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一百九十章 剑道宗师

第一百九十章 剑道宗师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皇宫深处,册封殿内,众人震惊。

    饶是皇后娘娘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墨白手段之高,令人意外。

    四尊出手,连败两人,而墨白此刻,体内真元绝不会超过半数,他还能继续前行吗?

    要知道,最后一人是驭风尊,一代剑道宗师啊!

    谁也不知道结果,青烟弥漫,册封殿内,凝烟尊化形而出,面色微白,对高座皇位的存在拱手道:“墨白所使招式,乃佛门不传密招—不凡圣掌!”

    一语撼动在场众人。

    人皇也跟着微微有些动作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不凡圣掌乃是佛门传承之秘,墨白如何会使?”

    姬仙月露出疑惑之色,发出质疑。

    “但此密招与昔年那位高僧所施展一模一样,虽力量天壤之别,但本质一样。”

    凝烟尊罕见的有些焦急,争辩了一句。

    众人再次沉默,没有谁比四尊更加了解这绝学,尤其是凝烟尊。

    因此,凝烟尊召唤防御力惊人的兽灵玄武,以力著称,若要击败,唯有以力破力。

    而不凡圣掌号称佛门不传密招,正有此惊人威力,不会有错。

    “那墨白岂不是佛门继承者?”

    皇后娘娘开口,美眸微蹙,这绝对不是一个好消息。

    倘若墨白真与无上佛门有所牵扯,整个大周,又有谁能动得了他?

    “不见得……”

    凝烟尊微微摇头,否定道:“佛门久不入世,其最高指导者超然物外,寿元无尽,不会就此身亡,而且这神州大地,尚有一人,还会此招。”

    “哦?是谁?”

    皇后娘娘意外,没想到除了佛门中人,还有这等存在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凝烟尊,你的话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凝烟尊要开口之际,人皇突兀出言,将之拦下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凝烟尊猛然回过神来,暗道自己险些露陷,拱手不敢再言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

    看人皇如此,皇后娘娘不悦,轻轻哼了一声,也不多说,继续关注镜像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战败凝烟尊,墨白体内真元多数不存,即便如此,他也不曾稍作停留,金光肆无忌惮,在皇宫上空飞逝,最终,册封殿的宫阙显露在眼前,让他松了口气,以为就此结束。

    他落至册封殿前,大殿雄伟,殿门紧闭,墨白皱眉,伸手推开,旋即步踏入内。

    果然,在踏足刹那,虚空变化,再现荒野奇妙之景。

    月色笼罩,一袭布衣负手,背对墨白,谈不上英姿非凡,却自有一股清圣之气流转,而同为剑者,一股足以湮灭一切的剑道意志,笼罩方圆。

    “墨白,你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驭风尊负手,转过身来,凝视墨白,神情平静。

    “驭风尊吗?”

    墨白记得驭风尊曾出手,但对上的是倦九霄,而且两人都意在试探,未曾全力出手。

    “不错,你我之间,单以剑道武学争胜,让驭风尊看看你真正的武学修为。”

    驭风尊露出一抹笑意,增添几分战意,破空穿云,引动八方惊变。

    “如你所愿!”

    心知面对的是剑道宗师,墨白不留手,双指并拢,神辉洒落,登时身后金锋缓缓升起,浮于身侧。

    “逆天地,转乾坤。”

    沉声一喝,极道神锋上,北斗罗盘旋转,辉映夺目异彩,伴随铿然清响,金锋现芒,贯通天地。

    “喝……”

    剑出一瞬,墨白握剑刹那,身形如金影流光,转瞬至驭风尊身前,一剑斩落。

    “呲—”

    驭风尊微微侧身,剑芒入地,顿时一道百丈沟壑形成,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

    墨白转身,又是一道金芒应运而生。

    “叮!”

    驭风尊不闪不避,双指并拢,将之挡下,然而很快,他就察觉锐芒袭身,再出手,指尖露银芒,与之一对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轰然巨响,气浪翻滚,驭风尊只觉得一股巨力袭身,让他不得不退。

    “不简单。”

    驭风尊倒退数十丈,稳住身形后,嘴角露出一抹笑意,凝视墨白。

    “无须试探,交手顷刻,我已不耐烦了。”

    墨白心知,此刻内中真元无以为继,只得冷漠出招,短暂刹那,就让驭风尊少了继续消耗下去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很好!”

    驭风尊负手,旋即朝天一指,登时雷霆电闪,锐芒不断,旋即化作紫芒冲霄,龙吟震天。

    “吟……”

    龙吟盘旋,猛然落地,在其身前炸开,激起万丈尘沙。

    硝烟散去,一口紫色神兵浮现,倒插在地面上,紫色氤氲流转,谅是非凡之兵。

    “铿然”一声清脆,旋即布衣动,划出一道紫芒,直取墨白。

    “叮!”

    一击,金锋紫芒交击,迸射星火万千,登时,紫芒大盛,墨白倒飞而回。

    “剑吞江海!”

    击退墨白,驭风尊不留情,剑诀起运,登时紫色匹练如银河挂天,猛然坠落,卷向墨白。

    “双阳!”

    被震退,面对不世绝学,墨白不犹疑,剑诀起运,双阳同出,登时无尽剑气汇聚,猛然轰落。

    “嗖嗖嗖!”

    金色剑气撞向紫色匹练,绵延不断,层出不穷,两者交汇虚空,炸开,草木被斩断,山石跟着遭殃,方圆数里,被夷为平地。

    好在这里只是异境,否则皇城内,将毁于一旦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

    闷哼一声,墨白倒退而回,嘴角溢出鲜血,先是四天骄围攻,又遇霜寒尊,凝烟尊拦路,如今面对的更是四尊之首驭风尊。

    墨白天资卓越,武学罕见,也露出败相。

    “墨白要输了吗?”

    观战的九皇子凝视镜像,喃喃自语,也该输了,倘若三尊都败在其手中,墨白堪称大周皇朝第一人了。

    “尚在未定之天,若是墨白再使出不凡圣掌,相信驭风尊也难以匹敌。”

    凝烟尊摇头,说出真相。

    不过不凡圣掌再次使出的可能极小,基本无法实现,因为这一招太强大,同样,消耗的真元也太多,不能及时补充,墨白如今,强弩之末了。

    高坐在皇位上的人不语,凝视镜像,似有斟酌,或者说在等待。

    凝烟尊美眸流转,看了一眼皇者,心中诧异,人皇究竟在等什么,墨白难道还有绝招未出?

    “元神一剑……”

    似乎突然醒悟,凝烟尊猛然想起墨白很有可能是那位存在的弟子,而那位存在自创的元神一剑,乃是剑道之巅,至今无人超越。

    念及此处,她呼吸逐渐急促,想起皇城天牢发生的一幕,顿时露出紧张之色。

    为谁紧张?

    为驭风尊!

    驭风尊剑道修为超绝,然而面对元神一剑,他是否真能挡住?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异境之内,双方毫不留情,招招搏命,剑者交锋逼至最高端。

    金芒耀目,挥洒如晨曦破晓,所过之处,尽皆化道火焚灼。

    紫芒迫人,流转万千星韵,招招式式,尽显剑道极端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

    剑气纵横入地,满目疮痍,草木摧折。

    虚空漫天残影,付诸剑上锋芒,凌冽交击一瞬,刹那烽火点燃。

    恐怖力量流转,气浪翻滚,交战的人进入忘我之境。

    无关修为,无关境界。

    两人唯有一念,胜!

    “轰轰轰!”

    战势逼至极点,凌冽锋寒化作道火蔓延,紫芒星辉尽成无边星海。

    “噗嗤”一声。

    两人错身而过,墨白肩头染血,紫芒不曾离去,氤氲侵蚀。

    驭风尊衣炔灼烧,转瞬焚为灰烬,两人之战,高下立判。

    “墨白,再不使出引以为傲的一招,你将饮恨。”

    驭风尊负手,剑指墨白,神情郑重。

    “呵,当真如此着急命下黄泉吗?”

    嘴角鲜血落下,肩头更有黑血溢出,紫芒侵蚀,不断焚灼身躯,让他痛苦难忍,但眉宇带笑,好似风轻云淡。

    “口舌之利。”

    驭风尊叹气,高举紫色锋芒,登时灌注无尽星辉,形成紫色飓风,旋转,化作无匹狂暴之力,卷向墨白。

    “四阳!”

    墨白声音变得沙哑,体内最后一丝真元倾泻。

    “砰,砰,砰,砰!”

    接连四声巨响,地底阳火瞬出,化作火舌耀目,旋转撞向紫色飓风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……”

    阳火与紫色飓风碰撞,恐怖骇人力量蔓延,方圆数十里顿成绝地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巨力袭身,墨白倒飞而回,屹立半空不稳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

    闷哼一声,驭风尊首现红,他也跟着腾空,与墨白遥遥相对,沉声道:“还不出招吗?”

    “一身修为尽皆倾泻,为何还不见最终那一息。”

    墨白只留下最后一丝元力,强弩之末,不能再闯过驭风尊的杀阵,但体内剑息汪洋如大海,仍旧没有逼至最极端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难道就此终结吗?”

    看墨白萎靡模样,册封殿上,九皇子,姬仙月都露出担忧之色,反观姬星月依旧平淡如常,仿佛事不关己一般。

    一旁华妃看在眼里,眉头紧锁,她在关注姬星月,从头到尾都是,这番古怪变化,令人意外,要知道姬星月十分喜欢墨白的,怎会如此淡然,按照以往性格,早就翻天了。

    “可怕的墨白……”

    终于,凝烟尊开口了,美眸流露出震惊之色,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“何以见得?”

    一旁,九皇子忙开口询问,他可不信墨白还有转圜余地,但潜意识里,仍旧希望这位兄弟能过关。

    “元神一剑,至极一剑,但凡七情六欲,皆可为剑,墨白此意,在于逼出自己的潜能,唯有如此,才能发挥出至极,至神的一剑啊!”

    凝烟尊感叹,言语中也多了几分震撼,没有料到,墨白敢如此逼迫自己,就不怕丧命吗。

    “如果他再不使出元神一剑,下一招,将会要了他的命。”

    不知何时,一旁银芒闪过,霜寒尊回来了,他凝视镜像,也露出郑重之色。

    “继续等。”

    突兀地,人皇开口,声音也微微有些变化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众人不解,却只能静观其变,无法扰乱战局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异境之内,月明星稀,屹立半空的白衣随风猎猎作响,眉头紧锁。

    “元神一剑,为何还不至极端。”

    墨白沉默,欲要吐出剑息,然而汪洋大海,唯有细流运转,让他无以为继。

    “怎么,认为皇城天牢的那一剑,无法击败我吗?”

    驭风尊凝视墨白,嘲弄一声道:“看来你没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话语甫落,驭风尊紫芒再起,划破天际,身形瞬闪,斩向墨白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ps:三更送到,明天一号,求保底月票走一走,谢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