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二百零三章 密谈

第二百零三章 密谈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七魔殿前,七叶见墨夜受创,质问苏辛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苏辛闻言,眉头一挑,有些不悦,回答道:“我与魔夜往明月城,却遇到墨白,因此败退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魔夜忍住伤痛,艰难开口道:“我先去疗伤,七魔殿仍由你来打理,谨慎影神卫来犯!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七叶点头应允。

    魔夜化作暗芒消失在七魔殿前。

    这里唯剩下苏辛与七叶。

    “你最好不要耍什么把戏,否则后果如何,连我也不知。”

    半晌,七叶突兀开口,凝视苏辛,出言提醒。

    “哈,多谢,此事就不劳烦您操心了。”

    苏辛皮笑肉不笑地回应,旋即化光而去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目送苏辛离去,七叶负手,叹声道:“你恐怕还不知道幽玄之主的手段吧。”

    风无语,无人回应,留一人缅怀过去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行至后山,魔夜并未直接修养,他运动秘法,挥手间,数道流光出现,落至地面。

    是魔风等人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受伤了?”

    看到魔夜面色惨白,血流如柱,魔风等人瞬间变了脸色,忙走上前来。

    “我不要紧。”

    魔夜声音虚弱,轻声道:“你几人速往修罗血海求援,另外加快收集魂元的速度,相信不久,墨白便会率军而至。”

    “修罗血海!”

    魔风闻言,与众人面面相觑,最终他才拱手为难道:“修罗血海封印三百年,我等也未曾进入,其中不知有何隐匿,恐会生出祸端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,咱们身为皇月城之人,不会受到攻击,请主上指示,也该是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魔夜挥手,示意众人放心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好吧。”

    犹豫片刻,魔风点头,旋即化作流光,消失在夜空下。

    “你们几人继续收集魂元。”

    凝视魔风离去,魔夜继续叮嘱魔雷等人,要早日收集完毕。

    “是,大哥。”

    几人点头,也快速去忙了。

    做好这一切后,魔夜才松了口气,步入后山深处,消失在魔气当中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苏辛离开七魔殿,往暗魔阁前行。

    暗魔阁,乃是为众人准备的休憩之地。

    这里方圆无尽,囊括数十里,高手不多,仅有数十人,因此人人都能有个独立居所,倒也安静闲事。

    僻静小院里,魔气纷涌,四周破败,一片萧条。

    院子内,身穿暗红长袍的俊美男子盘膝打坐,吸纳四周魔氛之气,壮大己身。

    “少离,你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随着脚步响起,苏辛负手赶至,他看到剑少离在吸纳魔气,微微蹙眉。

    “师兄来了!”

    剑少离醒悟,睁开眸子,暗红光华一闪而逝,恢复如常,旋即起身笑道:“这里魔气精纯,我修有魔剑道,适合将之运用,争取早日突破地神境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苏辛闻言诧异,仔细打量剑少离一番,方才发现此刻其已臻至地魂巅峰,隐隐有突破预兆,露出惊讶之色,道:“本以为还需要一段时日,不曾想你又要突破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是,天才的手段,你岂能猜测。”

    剑少离拍了拍胸脯,得意不已,问道:“有没有看到墨白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苏辛点头,感叹道:“没想到短短时日,墨白修为精进如斯,饶是我,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恐怖?”

    剑少离意外,微微一怔,要知道眼前的黑衣剑者就有不亚于地神中期的修为,而墨白更加可怕,短短时间,接连突破。

    念及此处,他更感受到一股危机感,摇头道:“不行,我也要加快速度了,避免落在你们后面。”

    “修炼一事,切记燥进,你之修为已是难得了。”

    苏辛可不想剑少离偷鸡不成蚀把米,反过头来被反噬。

    “我自有斟酌。”

    剑少离不喜欢被人教导,不耐烦的挥了挥手道:“有什么事情再找我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他就往院子深处走去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凝视年轻剑者离开,苏辛轻笑两声,摇头不已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明月城,大战方兴,恢复平静,满目疮痍无法更改,损毁的城墙更是破败,诸多士卒开始修补城墙,尽管对那些魔者而言,形同虚设。

    晨曦破晓,清晨一缕光华投射而出,挥洒大地,增添几分暖意。

    城主府的后院,老城主也已走出院子,锻炼身体,或许修为不再的原因,让他颇为清闲。

    “外公,墨白来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,院子大门被打开,姬问雅带着一袭白衣的墨白缓步踏入,她脸上洋溢着几分喜悦,显然墨白的到来让她心情转好。

    “哦?小恩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老城主回头,就看到当初的白衣剑者出现,露出喜色,走上前,微微拱手道:“多谢小友救明月城于水火啊。”

    “理所当然。”

    墨白忙伸手扶起老城主,他可不敢接受这等大礼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看墨白一如既往的谦虚,这等气质可非常人能模仿出的,他满意点头,看了一旁姬问雅一眼,沉吟片刻,和颜悦色道:“问雅,你先出去吧,我有事要对小友说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情,还需要瞒着我吗?”

    姬问雅闻言,露出疑惑之色,凝视老城主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就先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老城主笑呵呵挥了挥手,丝毫不见不耐烦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好吧。”

    姬问雅不敢违逆外公心意,当即拱手退出院子。

    临出之前,还不忘将院门关上。

    院子里,此刻只剩下老城主与墨白,再无他人。

    “老前辈有话不妨直言。”

    墨白环顾四周,确认并无人偷听,拱手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很谨慎。”

    墨白的动作,老城主都看在眼里,知道他怕有人偷听,特意查探一番,露出郑重之色,道:“小友,老朽有个不情之请,不知小友可愿意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前辈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墨白没有着急答应,他隐约知道要面对的是什么,但还不确认。

    “有关于问雅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老城主突然叹了口气,语出惊人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小院外面,姬问雅独自一人徘徊,她没有偷听,但内心好奇外公会有何要对墨白说的。

    毕竟两人只是一面之缘,连话都未谈上几句,而且最近外公越来越古怪,看似平淡无奇,却有迟暮之感,让人心中隐隐有担忧。

    “吱呀……”

    突兀地,院门打开,一袭白衣缓步而出,看到姬问雅站在不远处翘首以待,微微错愕,旋即恢复如常。

    “你出来了,外公与你说了些什么?”

    姬问雅见墨白出现,忙走上去开口询问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老城主说,希望我能设法保下明月城。”

    沉吟片刻,凝视那张精致俏脸,墨白开口回应。

    “当真如此?”

    姬问雅看墨白眼神闪烁,显然有些隐瞒,哼了一声,不满道:“无妨,总有一天,会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轻笑一声,带了几分莫名情绪,墨白点头笑道:“不错,终有一天,你会知道的,现在,我还有事要处理,这便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与你一同前往。”

    姬问雅忙跟上墨白步伐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城主府大厅,原本是四大世家与城主议事之所,但此刻已被墨白与影神卫统领代替。

    炉烟袅袅,映入鼻息的清香两人心神安宁。

    济世名与盛游宣两人立在一旁,听候墨白安排。

    金眸扫视两人,墨白负手,无形之中,前世的傲骨显露,让人心生敬畏。

    “不知神策唤我等前来有何事?”

    盛游宣拱手,恭敬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关于讨伐逆周之事。”

    沉吟片刻,墨白缓缓开口说出目地,这让两人一惊。

    眼下逆周势力盘踞七魔山,且高手层出不穷,贸然闯入,恐会增加伤亡,但这等顾虑两人并不开口,互视一眼后,盛游宣拱手道:“不知神策要如何安排?”

    “逆周势力非除不可,若我等迟迟不动,逆周势力便会持续潜伏不出,唯有主动出击,将七魔山据点拔去,才能引出更多秘密所在,而乐渊统领方面,久经沙场考验,更能获得魔夜等人信任,这是个机会,因此不必我多言,全力备战吧。”

    墨白挥手,稍微解释了一番原委,便决定下来,由始至终都未曾问过两人意见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两人虽心中不太舒服,但墨白所言,皆是正确方案,更何况身为神策,拥有调动的权利,而非商量,可以说,只要神策一句话,他们即便身死也不能反抗,这就是神策侯的权利,大周神策侯的威严。

    一场杀伐即将再起,姬问雅看在眼里,心中凛冽,觉得眼前白衣少年变了,变得更让人敬畏,不知是错觉还是什么缘故,她也觉得有些陌生。

    一场会议结束,盛游宣与济世名转身离去,调遣影神卫准备出发。

    待得两人离开后,墨白才恢复如常,嘴角也露出和煦笑容,对姬问雅道:“只要拔出七魔山,这明月城便会多几分保障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看墨白模样,姬问雅方才醒悟过来,原来墨白是为明月城安危,才如此着急动作,嘴角露出一抹笑意,道:“那可真是多谢了。”

    “分内之事罢了。”

    墨白挥手,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