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二百零七章 合作

第二百零七章 合作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修罗血海,无尽血魂环绕,恐怖无边,血云涌动,不复生机。

    被困的人不语,凝视滔天血浪上的血红魔影。

    “修罗血海,生人勿进,莫非你不知道规矩?”

    带了几分不屑,或者对瓮中之鳖的嘲弄,血魔负手,不急于斩杀眼前白衣。

    “知道规矩,因此特来请教。”

    白衣起身,手持锐锋,眸中淡然。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诧异的语气,让血魔意外了,他笑道:“请教也是需要本钱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墨白抬眸,收剑刹那,指尖一缕极阳之火蹿腾而出,释放灼热温度,焚烧一切。

    “极阳道火?”

    血魔声音带了几分凝重,隐藏在血鬼面具下的嘴角也微微一滞。

    道火之能,乃是血魂躯体的克星,万邪惊惧,眼前白衣年纪轻轻,拥有此等奇火,不容小觑。

    “现在,有资格请教了吗?”

    墨白挥手,道火消弭,温度骤然落下,他负手起身,与血魔上升至同一高度。

    白衣胜雪,红衣胜血。

    白与红,雪与血,最鲜明亮丽的对比,在修罗血海,形成极端对立,尽管雪色渺小,虽时都有可能被血浪拍打的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“说吧。”

    沉吟半晌,红衣开口,声音平静。

    “据我所知,修罗血海乃是三百年前人皇对决皇月城之地,昔年双方死伤惨重,这内中,便是无尽亡魂血怨,成就一片沉沦苦海,不知是否如此?”

    墨白缓缓开口,自老城主那里所得信息,他有必要透露几分。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血魔点头,没有隐瞒。

    “若无意外,此地镇压者,该是当年一战,存活下来的魔武皇姬允,不知是否正确?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血魔声音转冷,并未回答:“你若想活命,就说出本座需要的,否则修罗血海,不介意再添亡魂。”

    白衣也不着急,负手沉吟,半晌,他抬眸道:“我助你救出魔武皇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血海瞬凝,血浪翻滚,血衣不语,血色眸子里明灭不定,似在思索沉吟。

    “说出你的条件吧。”

    血魔知道,天下没有免费午餐,而眼前白衣,也不似这等好心人物。

    “没有条件,就当交个朋友吧。”

    墨白挥手,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“朋友?哈,与魔做朋友吗?”

    血魔好似听到了笑话,忍不住哈哈大笑,伴随他恐怖声音穿云破空,血浪翻滚,修罗之海涌动不息。

    在无尽血海中,墨白勉强稳住身形,说道:“但求他日,我有难,尔等能助我一次即可。”

    “有难吗?”

    血魔自言自语,上下打量白衣,缓缓点头道:“说出你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墨白。”

    “墨白?很好,我皇破开封印,需要皇月城之血脉,你若能找到,那咱们就算初步达成合作了。”

    “皇月城血脉?据我所知,魔武皇乃是大周皇族,莫非皇族不可?”

    “不,吾皇与月之女结合,血脉产生异变,唯有其子嗣鲜血为引,方能破开血海封印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墨白点头,答应下来:“一言为定。”

    “不送。”

    血魔挥手,血色屏障消融,缓缓破开一道出口,墨白见状,不犹豫,转身化作流光而出。

    “哼,墨白,与魔做交易,太天真了。”

    凝视离去白衣,血魔冷笑着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转身刹那,血海翻涌,整个人也消失在深海之内。

    海面恢复平静,依旧血色如潮,除却漫天血红,与平时大海无异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荒野之中,流光急速而行,转瞬化作两方,各自分开。

    一处无名山上,济世名带领众多影神卫高手落至此地,检查众人伤势,都非同小可,被血气侵蚀,不能动用真元,需要静养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他翘首以待,等候神策归来,然随着时间流逝,月上如钩,依旧不见来人,让他心中颇为急切。

    莫不是出事了?

    济世名心中有不安预感,终于,当他看到远处有金芒破空而来,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嗖……”

    金芒落地,一袭白衣缓步而来,落至山巅上。

    “神策。”

    济世名拱手,心中感激,若非有墨白出手相救,他恐怕就要殒命至其中了。

    “众人伤势如何?”

    墨白环顾四周,余下的八名影神卫个个面色惨白,都受到不小创伤。

    “不容乐观。”

    济世名声音变得沉重,明尘明奉都已身亡了,他不希望再有损失。

    “送他们会皇城疗养,就说逆周势力诡异,暗中有恐怖存在接应,咱们不敌,若可以,再派些高手前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济世名也见识了血魔可怕,当即点头,挥手,卷起众人,往皇城方向赶去。

    “我也该去会一会所谓半仙了。”

    凝视流光远去,墨白负手,自言自语,转而往天寸山而行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处战局方解,一处战局也终,无名荒野,月明星稀,草木遮掩,密林深处,七叶等人也最终驻足,脱离盛游宣等人追杀,已入不知名地界。

    放目望去,山峦无尽,远处有高山耸入云霄,好似一柄天剑,贯通天地,令人心惊。

    “这是天剑院所在地界。”

    血毒老祖凝眸,声音沙哑,说出此地名称。

    天剑院?

    七叶闻言,心中一动,这不正是判断邃无邪所在之地吗?

    斩杀藏剑山庄之人性命的恶徒。

    七叶眸光转冷,握紧了拳头,这个仇至今未有着落。

    虽是夜幕,氤氲笼罩天剑山,随着一道流光破空而出,急速赶来。

    “是邃无邪!”

    七叶眸光一凝,就看到来人,也不犹豫,软剑开锋,瞬化剑芒,将之拦下。

    一袭白衣,负手前行,欲要找寻凶手下落,然而行至中途,地面赫然出现一道恐怖气劲,袭身而至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感受莫名杀意,邃无邪皱眉不解,挥袖间,磅礴气劲应运而生,将之拦下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一击过后,他也随之落至地面。

    “邃无邪,你该死!”

    甫落地,再闻杀声,旋即剑气划破生死界限,满怀杀意而至。

    “阁下是?”

    眼见夺命一剑,邃无邪不明原因,身形瞬闪,接连挡下。

    “叮叮叮!”

    两人交手,速度极快,剑气纵横,草木摧折,顿成一片焦土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错身而过,交手一刻银芒大盛,两人彻底分开。

    邃无邪倒退数步,这才有机会打量眼前出手之人。

    就见一袭黑衣,容颜俊美,精致无暇,明亮如星辰的眸子怒火炽燃,让他错愕。

    “阁下是谁?”

    沉下脸色,邃无邪警惕,开口询问。

    “藏剑山庄,你可还记得?”

    记忆再出,脑海中闪过无数血腥景象,让人悲痛,七叶神情淡然,软锋遥遥一指,狂风骤起,尽数袭向白衣。

    “藏剑山庄?”

    邃无邪闻言,身躯一震,旋即握紧拳头,沉声道:“听闻藏剑山庄被人所滅,乃是冒充我的人所为。”

    “冒充?”

    七叶闻言一怔,旋即冷笑道:“你以为这般说词就能逃过一劫吗?”

    “呵,邃无邪行所当行,何惧之有。”

    邃无邪不悦,他负手道:“今日,我便去查找真相,你若不信,可随我一同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真相!”

    七叶微微沉吟,收起软锋,凝视邃无邪,冷笑道:“就让吾看看你所谓真相,倘若有假,吾便要了你的命!”

    她希望查到真相,但并不代表相信邃无邪,他觉得,当初藏剑山庄被滅,没有这般简单。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邃无邪没有拒绝,藏剑山庄被滅,他心中有愧,毕竟是被自己所连累,带上眼前黑衣女子也无妨。

    “发生何事了?”

    远处,血毒老祖与漠刀赶来,警惕邃无邪,开口询问远处七叶。

    “无事,你二人与魔夜汇合吧,吾尚有要事,暂且离开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七叶挥手,身为幽玄之主钦定之人,血毒老祖与漠刀也不敢不服从。

    “好吧,保持联系。”

    血毒老祖沙哑着说道,旋即与漠刀离开荒野,找寻魔夜等人下落。

    两道流光飞逝,荒野簌簌无他人,一袭黑衣的俏美人凝视白衣邃无邪,沉声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呵。”

    看七叶警惕模样,邃无邪不以为意,轻笑两声,旋即化光离去。

    而七叶,则紧紧跟随,不敢分开半步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天剑院内,夜幕降临,大殿之上,也随之寂然,但很快,灯火“腾”的瞬间点燃,明亮若白昼。

    一袭紫色长袍,头戴高冠的中年男子负手而立,不怒自威,他抬眸凝视大殿供奉的画像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“踏踏……”

    很快,脚步声自殿外响起,由远而近,有人踏步而来。

    “大哥。”

    来人一袭黑衣,是盛游宣,他看到紫色长袍的中年男子,沉声叫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游宣,你怎会有时间来吾天剑院?”

    有些诧异,紫袍男子转身,看向来人。

    两人看起来年纪差了许多,但偏偏模样颇老的人,要喊这中年男子一声大哥。

    “近些日子,吾随天策缉拿逆周势力,碰巧路过此地,顺道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盛游宣平静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逆周势力,最近看来又不太平了。”

    盛华年叹了口气,再次将眸光看向黑袍老者,皱眉道:“你与上次来时,变化颇大。”

    “哈!更老了吗?”

    盛游宣自嘲一笑,他停滞地魂中期多年,不曾寸进,加上南征北战,受创颇多,因此显得老态。

    “为兄这里有几枚炼制的反生丹,你可服用。”

    盛华年挥手,一枚玉瓶出现,释放迷蒙光华,内中药香扑鼻,溢满大殿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