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二百零九章 公主

第二百零九章 公主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姬问雅离去,前往修罗血海,出人意料。

    “何时离开的?”

    沉吟片刻,墨白抬眸询问,声音不容置疑。

    “昨夜,留下一封书信便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青儿从一旁跑来,急切说道:“请神策大人一定要救救小姐!”

    “修罗血海……”

    墨白负手,沉默不语,似乎想起什么,旋即转瞬,花醉金芒离去。

    速度飞快,转瞬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青儿无须担心,有神策出手,相信能救回城主的。”

    目送流光远去,青儿焦急万分,然一旁叶龙云轻声安慰,但他之声音也带了几分颤抖,毕竟他的命,还在城主手中攥着,倘若其身亡,自己也难活。

    “希望神策大人能救回小姐!”

    青儿抹了一把泪水,抽泣着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修罗血海,无尽血云笼罩,成就一片绝地之景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有血色怨魂缠绕,鬼哭狼嚎,封锁四周,真是闻着惊心,遇着忧惧。

    参天古树缠绕血丝,血腥气息笼罩方圆,连踩踏的地面都变成红色。

    “哗哗~”

    远处,血海翻涌,浪可吞天,潮声不断。

    岸边,随着脚步的落下,一袭素衣的俊俏女子出现在此地。

    素衣美眸微蹙,凝视血海,不着边际,心中担忧:“修罗血海诺大无边,我该去哪里找寻黄泉花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了,幽玄之主说过,会帮我的。”

    念及此处,姬问雅伸手,血色印记缓缓发光,释放赤芒,如一条红线一般,不断延伸,穿越血浪,照射在远处一道孤岛上,那里隐隐散发光华,死气弥漫,却又生机不断,如此诡异的现象,引起其注意。

    “莫非,黄泉花在那座孤岛上?”

    眺目远望,血丝流转,形成一条红线,落至远处血海当中一处随时可能被淹没的荒岛上。

    素衣女子踌躇,这是修罗血海,传闻中的绝地,能来至岸边,她已经感受到非同小可的恐怖气息,压抑体内气机流转,远处荒岛随时可能被血海淹没,不得不谨慎。

    “嗖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,她手心处,红芒迸射,输入至体内,登时一股强横力量流转周身,让他被血海压制的气机瞬间流通,甚至更加强大。

    “怎会如此!”

    姬问雅不解,美眸中满是惊讶之色,很快回过神来的她凝眸看向远处荒岛,决意奋力一搏。

    “喝!”

    沉喝一声,她运转真元,腾空而起,化作流光自血海上空穿梭而过,赶向荒岛。

    “哗哗哗……”

    突兀地,血海翻腾,行至中途,就见恐怖血浪袭身而至,磅礴恐怖的力量迸发,让人变得十分压抑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而此时,血浪临近的刹那,自其手中,血色印记再次泛出红芒,形成光华,将姬问雅包裹,旋即整个人穿风破浪,透过血海,直达荒岛之上。

    “踏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脚步落地,血浪停歇,天际血云遮天,形成一片暗红世界。

    荒岛不大,方圆数里之遥,上方枯红无一物,有的皆是残肢断骸,释放死亡之气,让人头晕目眩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鬼哭狼嚎之声再起,那些不知死去多久的骸骨之上,突兀汇聚血色光华,形成一团团妖氛邪气,飘荡在孤岛之上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眼看越来越多的妖氛邪气汇聚,足有数百个大小不一的血色光华,漂浮在空中,有择人而噬的动机。

    “是怨灵。”

    突兀的,身后响起平静声音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姬问雅自言自语,没想到会得到回应,她转身刹那,就看到头戴血鬼面具的红袍男子负手出现,吓得素衣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突然,那些妖氛邪气似乎受到触动,疯狂涌来,发出瘆人嚎叫。

    “退下!”

    血魔开口,声音平稳,却有一股不可侵犯之威严,让众多血魂顿时止步,有些敬畏的看着这位血衣男子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终于,血魂不敢向前,往四面八方而去,转瞬消弭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你是谁?”

    素衣声音颤抖,见这么多妖灵听他的话,知道一定是修罗血海恐怖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呵呵,吾是谁不重要,你来此地做什么?”

    血魔负手而立,声音柔和,挥手间,虚空变化,出现诺大血色漩涡,他轻声道:“进去吧,里面有你想要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要的?”

    姬问雅诧异,没有立即动作。

    “黄泉花在修罗秘境,里面并无危险,去拿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会知道我要找黄泉花?”

    “哈,自你踏入的那一刻,你所有的心思都将暴露在吾之眸光下,进入修罗秘境,拿到黄泉花,一个月后,吾会放你离开。”

    血魔挥手,一股飓风席卷姬问雅,旋即将其送往秘境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在姬问雅进入刹那,秘境发出声音,旋即愈合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随着修罗秘境愈合的刹那,似有所感,血魔抬眸凝视远处天际,就看到有金芒破空而来。

    由远而近,金芒落至孤岛上,现出身形,一袭白衣,眉清目秀,身背金锋,凝视血魔。

    “问雅姑娘呢?”

    白衣并没有消磨时间,直奔主题而来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公主吗?”

    岂料,血魔语出惊人,反问墨白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墨白闻言皱眉,但很快平静下来,沉声道:“原来,你早就知道姬问雅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不,我也是刚知道。”

    血魔微微摇头,缓缓说道:“自其踏入修罗血海的一刻起,其体内血脉与血海产生共鸣,唯有皇月城血脉才能引动,公主身份自然也就确认下来。”

    白衣不语,老城主上次便是将此秘密告诉了他,但他一直保守秘密,不曾泄露,但他没有料到,姬问雅会来到修罗血海。

    沉默片刻,墨白抬眸,凝视血魔,问道:“是你引诱其来的?”

    “不。”

    血魔缓缓摇头:“是幽玄之主,一个神秘的人,或者说—魔。”

    “幽玄之主?”

    白衣不语,这是个陌生的名字,思虑片刻,他抬眸,看到血魔嘴角微微翘起,有几分杀意流转,遂笑道:“要卸磨杀驴吗?”

    “你太聪明了,让我感受到一丝威胁。”

    血魔没有否认,微微抬手,血元运转,释放恐怖力量,通天彻地,搅动血浪滚滚。

    现在公主回归,那眼前白衣,自然就没有合作的必要了。

    “我早就说过,咱们之间合作,将会有更多收获,错过这个机会,也许你将留下遗憾。”

    白衣负手,依旧没有出手的打算,他沉声道:“你我之间,有共同的敌人。”

    说到“共同的敌人”,血衣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“人皇吗?”

    血魔诧异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事到如今,墨白也没隐瞒必要了,否则血魔下杀手,他毫无胜算。

    “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果然,血魔闻言后,收手,风云缓缓趋于平静,饶有兴致地盯着墨白。

    “人皇有铲除我无双神侯府的打算,我墨白,自不会坐以待毙。”

    墨白没有将实情说出,若提出自己来自三百年后,血魔一定不会相信,所幸三言两语解释便可。

    于是,接下来迎接墨白的,是一阵沉默。

    血魔收手,锁定墨白的气机依旧没有收拢,在思虑,判断其中真伪。

    然白衣神情淡然,不存任何虚情假意,这让准备出手的血魔最终放弃了打算。

    “公主已归,若要合作,重新拿出诚意吧。”

    血魔袖袍轻挥,在话语方落之际,整个人也化作一缕红烟,消失在孤岛之上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见血魔离开,白衣松了口气,这是修罗血海,他没有必胜把握,而且此刻也非退出时机。

    只是令他没有想到的,中途杀出一个幽玄之主,险些破坏了他的计划,现在,他终于明白半仙所言了。

    眼下,血魔自己都非对手,倘若被镇压修罗血海的霸主破封而出,自己如何能逃过一劫?

    急流勇退,设法回到皇城坐山观虎斗,才是明智之举。

    时至今日,退兵的想法在其心里,愈加壮大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修罗秘境内,随着虚空扭曲,姬问雅落至地面上,她抬眸望去,却被眼前景象惊呆了。

    四处花鸟相闻,蓝天碧水,万里无云,一片神仙之境,氤氲灵气流转,远处溪水潺潺,流至未知方向,更有仙禽展翅翱翔,药香扑鼻,脚步踏足在草地之上,柔软舒坦,完全不似方才的血海无尽只景。

    “这是何地?”

    姬问雅不解,四下打量,远远看到一朵释放迷蒙异彩的花朵绽开,生机勃勃的力量自其中传来,只是轻嗅,就有通体舒畅之感。

    她本以为那生机力量是来源于孤岛,没想到孤岛上另有乾坤秘境,从这秘境当中传来的力量才是源泉。

    “喜欢这里吗?”

    突兀地,有柔和声音在秘境内响起,仿佛来自外面,又好似无处不在,飘忽不定,久久回荡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!”

    姬问雅警惕,环顾四周,却不见踪影,顿时心生警惕,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呵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那声音变得沧桑,似乎有无尽言语要述说,然而话至嘴边,又无能为力,最终又消弭不见。

    “喂……”

    久久没有声音响起,姬问雅突然觉得不安,忙叫道:“这是哪里,你是谁?”

    然而回应她的,只是风声不歇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