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二百一十一章 算计

第二百一十一章 算计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喋血魔岛,巨鼎落幕,风云复归平淡,然幽玄之主一语再惊众人。

    沉默不语,血衣凝眸,负手而立,沉吟思虑,年轻神策之命,是否该收下。

    苏辛,剑少离闻言,神情平淡,然内心波澜,对幽玄之主身份,十分好奇,不知为何其总要针对墨白。

    “怎么,还需要考虑?”

    幽玄之主声音转冷,哼了一声道:“吾无太多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哈,或许你说得对,英雄扼杀,总该落幕摇篮之内。”

    微微一怔,血魔点头答应,眸光却是撇向素衣女子,询问道:“你欲如何手段?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,听闻墨白重情重义,此女与其关系匪浅,稍微以其动作,逼迫他就范,再简单不过。”

    幽玄之主,声音嘶哑,诡异难测,言语之中,杀机显露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血魔负手点头,吩咐魔夜道:“你众人查探墨白下落,有了消息,迅速告知,以幽玄之主为开端,将之拦下,如若不行,最终吾会出手。”

    他希望借幽玄之主的手,解决墨白,倘若最后仍被其逃脱,自己再出手也不迟。

    “哼,墨白在吾手上,绝无逃脱可能。”

    被蔑视,幽玄之主冷哼一声,身形化作缕缕黑烟,连带着素衣姬问雅也消失在喋血魔岛上。

    “你们还不去做?”

    幽玄之主离去,血衣负手,凝视魔夜等人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魔夜心中虽不悦,但墨白是大敌,况且主上尚未出关,他也只得听命,挥手示意众人离开。

    旋即,众人化光而行,离开孤岛。

    “呵,幽玄之主,吾真是好奇你之身份啊……”

    凝视远处消弭黑芒,血魔负手感叹,隐藏在血鬼面具下的嘴角微微上扬,自信浮现。

    虽然他不知道幽玄之主的身份,但主上既愿意与其合作,就证明他之价值,不可估量,因此血魔也想趁此机会,探探其底,在未来能为主人博得一些有利条件。

    知己知彼,任何时候,都是胜利的关键因素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离开修罗血海的魔夜等人落至地面,苏辛率先开口道:“神州之大,人海茫茫,要找墨白下落,实在不易,不如你我分头行动,几率便要大上几分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魔夜闻言一怔,转身看了黑衣一眼。

    黑衣神情淡然,不为所动,身躯挺拔,似在说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倒不失为一个办法。”

    微一沉吟,魔夜也点头,觉得苏辛没有欺骗自己的必要,于是点头道:“那好,众人分头行动,切记不要惊动墨白,以查其下落为要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苏辛如愿以偿,看了剑少离一眼,道:“咱们两个离开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剑少离内心也担忧墨白被算计,毕竟喋血魔岛上,两名强者修为恐怖,不是年轻墨白能敌的。

    话语甫落,两人化作流光远去,很快消失在夜空下。

    “大哥……”

    凝视两人离去,魔雷突兀开口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魔夜自然知道其心中想法,沉吟片刻,为以防万一,他挥挥手点头道:“暗中跟着他们,看看其是否要搞鬼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魔雷拱手领命,悄无声息的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咱们也出发吧。”

    安排好后,魔夜领着余下三魔很快消失在荒野之中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苏辛与剑少离离开后,一路不停歇,往与墨白约好的位置前行,然而行至中途,他突兀驻足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剑少离看苏辛突然停下脚步,有些诧异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,咱们还是分开而行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苏辛朝剑少离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“分开?”

    剑少离猛然醒悟,暗自感应周围,觉得有一股熟悉气息流转,很隐匿,难以发现,但终究暴露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他知道这是魔夜不放心,念及此处,点头答应下来,道:“你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自然。”

    苏辛点头,旋即两人分南北两个方向而行。

    暗中,密林环绕,魔雷踏步而出,看到两人各自离开,顿时有些犯难,不知道该去追哪个好!

    剑少离修为有地魂巅峰,而苏辛却是踏入地神初境,为了保险起见,他只能选择跟随剑少离而去,避免被黑衣剑者察觉。

    “罢了,就追剑少离吧。”

    叹了口气,魔雷转而踏步,往北方而行!

    月明星稀,星云汇陇,荒野之中,足迹隐隐消失在黑夜中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次日,晨曦破晓,万里无云,旭日东升之际,传出阵阵温热之感,普照神州大地。

    天外方山,不居凡尘之间,世间有土地万千,唯独此处凡尘妖邪皆不染。

    山巅之上,犹留有当初战痕剑印,但随着时日过去,也隐隐恢复,氤氲灵气流转山水之间,堪称仙境。

    一袭白衣,盘膝屹立,眉清目秀,身前,一口金色神锋倒插于地,剑鞘包裹,金色流苏流转,丝丝道韵不绝,乃天地之奇。

    墨白盘膝不语,一直在思量,自己该如何退出争端,以及更多悬疑问题待解。

    人皇为何要覆灭无双神侯府?

    自己父亲墨云逸究竟做了什么,会让人皇如此果决。

    太白剑阿沉浮道塔数千载,更以大神通,令自己追溯未来,获得天机,这岂是常人所能做到?

    眼下,人皇命自己为神策侯,给予兵权,要铲除逆周势力,神秘出现的幽玄之主,牵扯出三百年前的血案。

    他清晰记得前世,大周并无魔武皇作乱,为何此生反而看到这等结局,冥冥之中,有人在改变自己的命运轨迹,同时也在改变周遭一切。

    如今的自己,是否该隐匿世间,静候变化?

    “或许半仙说的对,如今局面我已经掌控不了,不如退居幕后,但看风云争端。”

    最终,白衣坐下决定,这一切,都该有个结果,魔武皇若破封而出,凭借如今修为,无异于送死,不如保存实力,退出苏辛等人,再候时机。

    “踏……”

    突兀地,身后响起脚步声,熟悉的气息流转,来到了天外方山。

    “吾来了。”

    一袭黑衣,来至天外方山,凝视墨白。

    “少离呢?”

    墨白起身,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为了确保无人跟踪,吾与少离分头而行,那魔雷已经追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苏辛回答,眉头紧锁:“我听闻幽玄之主要以那素衣女子为诱饵,将你铲除,因此来报信。”

    “素衣女子,姬问雅吗?”

    墨白微微一怔,旋即摇头道:“你先离开吧,带上少离,回到北荒,魔武皇不是你我再能插手之事。”

    “但现在已经回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岂料,苏辛语气一变,旋即嘴角溢出鲜血,连带着手臂上,有丝丝殷红出现,滴答滴答,落至地面上,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墨白见状,脸色一变,身形瞬闪,来至身前,真元运转,为其疗伤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磅礴真元汇聚金芒覆体,罩住苏辛,他闷哼一声,身躯颤抖,内中有无尽妖元充斥,道邪争锋,在其体内交锋,更多鲜血不住的流淌出。

    “怎会如此,发生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墨白声音沉重,眉头紧锁,苏辛的伤势很重。

    “你先离开吧,吾来至中途,就觉得体内不对劲,待我探查时,方才发现身中剧毒,很难有方法破除。”

    苏辛声音虚弱,微微摇头。

    “吾带你离开。”

    墨白不听,身形化作流光,带起苏辛,往远处而行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不多时,天外方山,再有足迹踏临,一袭黑袍覆体的幽玄之主,身后跟着血毒老祖与漠刀。

    山巅上的血迹犹存,散出丝丝绿华,那是毒气侵袭。

    “他们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血毒老祖走上前,蹲下佝偻身躯,查探血迹变化,转而对幽玄之主恭声道:“不超过一炷香的时间,我可以凭借所下蛊毒跟踪上去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

    幽玄之主负手,满意点头,问道:“此毒可有解药?”

    “有,在属下这里。”

    血毒老祖对幽玄之主十分敬畏,闻言,露出谄媚笑容,挥手间,绿瓶出现,释放诡异光华,嘿嘿笑道:“没有解药,苏辛必死无疑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手段,倒是让本座意外了,何时下的毒?”

    “嘿,是主上第一次见到苏辛与剑少离时,曾经说过这两人不对劲,属下才暗中下毒,只要经我秘术催动,他便会察觉,倘若属下不出手,便一如往常,没有任何危害。”

    “哈,本座就要看看,一个姬问雅若引不来你,加上一个苏辛,你还能无动于衷吗?”

    接过药瓶,听到原委,幽玄之主声音沙哑,阴鹜至极,吩咐道:“你做的很好,派人送信至明月城,本座要让墨白单独赴会,就是这天外方山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血毒老祖得到夸赞,微微自得,但听闻要墨白单独前来,有些犹豫道:“万一墨白带影神卫杀来呢?”

    “放心,本座自有考量。”

    幽玄之主不以为意,负手道: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虽心有担忧,但血毒老祖无奈,只得往明月城方向而行,前往送信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