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二百一十二章 赴战

第二百一十二章 赴战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金光破空,往明月城而来,速度极快,山河尽皆在脚下游走,任凭狂风扑面,白衣不语,背着逐渐昏迷的人一路前行。

    不敢有丝毫放松,生怕一丝的懈怠,便会换来黄泉路开。

    “怎样了?”

    血迹落至白衣上,染红一片,冒出丝丝青烟,墨白已经封住其心脉,短暂保命,但绝非长久之计。

    此毒猛烈霸道,似早已根植在体内,一直未曾发觉,待得察觉时,回天乏术。

    不!

    还有机会,墨白强忍心中悲恸,不肯停歇,眼见城楼在前,他一鼓作气,瞬间没入其中,连守城的侍卫都未曾发觉。

    “是神策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外面轰隆巨响,引起济世名注意,大厅内,多了两人。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刚提起茶的霜寒尊闻言,嘴角露出一抹笑意,道:“看不出来,这小子成长的挺快啊!”

    “哈,你以为谁都和你一般,不思进取。”

    驭风尊瞥了他一眼,笑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噫……”

    霜寒尊摇头,不以为然道:“修道,唯道自然,强求不来,现在就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。”

    轻笑一声,知道他一句话能扯出一堆道理,驭风尊摇头,不与之争辩。

    “两位前辈也在此。”

    突兀地,金芒破空而至,速度极快,携起狂风,吹得茶几摇晃,险些坍塌。

    “喂,你不能慢点动作?”

    霜寒尊十分不悦,是济世名请他们来的,如今却连口热茶也险些没喝上。

    “请前辈救命!”

    白衣落地,现出身形,带着受伤严重的苏辛赶至,语气变得极为低下。

    地面上,一袭黑衣,有鲜血溢出,血迹中,点点绿芒诡异,如毒气一般,流转在大厅之内。

    “嗯?是奇毒!”

    驭风尊人老成精,只是一眼,就看出这黑衣剑者受创非轻,他快步走上前,伸出一指,就见其上泛出银芒,查探黑衣体内气机。

    越查越是皱眉,让墨白跟着紧张不已。

    “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墨白急迫问道,他不希望苏辛有事,绝不希望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此毒罕见,本座听闻大周境内有擅使毒之高手,名为血毒老祖,其以身为蛊,中毒者皆不自觉,唯有施术人催动才会瞬间爆发,但届时,毒素深入五脏六腑,回天乏术。”

    “不!不可能!”

    白衣摇头,头和拨浪鼓一般,沉声道:“一定有办法的!”

    “有!”

    驭风尊看墨白失态模样,十分惊讶,在他印象里,这白衣少年成熟稳重,天资卓越,即便面对人皇都波澜不惊,然而眼前的黑衣剑者伤重,竟让他如此慌乱,他不禁对这黑衣多了几分好奇。

    “还有何方法?”

    听到有救,墨白眼眸里闪过一丝精光,忙开口询问。

    “除非抓来血毒老祖,或者拿出解药。”

    驭风尊看白衣模样,不忍心言语,然事情终须有个了断。

    抓血毒老祖,拿解药,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大厅内,众人不语,连带着霜寒尊也安静下来,他们感受到了不寻常,是眼前白衣少年的不寻常,悲痛情绪流转,让每个人都有所察觉,这是无法伪装的。

    “墨白请两位前辈设法护住其心脉,吾去求得解药。”

    最终,墨白拱手,声音诚恳,他已没有别的选择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驭风尊皱眉,看向白衣,本想问要去何地求得解药?

    然而话至嘴边,最终湮灭,叹了口气道:“本座与霜寒尊一同设法,可暂且保住他的性命,但时日无多,明日天亮前,你必须赶回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!”

    墨白点头,只要有一丝希望,他便不会放弃。

    “报!”

    这时,大厅外,有侍卫赶来,手中拿着字条,进入大厅后,跪倒在地,恭声道:“启禀神策,外面有一身穿黑袍的老者,将此字条送来,言明要神策您亲自过目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墨白心中一动,忙接过字条,只是看了一眼,就挥手,道火炽燃,将之燃烧殆尽。

    果然,他们是冲着我来的。

    “发生何事了?”

    驭风尊见墨白神色不对,开口询问。

    “无妨,一些小事罢了。”

    白衣摇头,并未实情说出,他拱手沉声道:“希望两位帮我护住苏辛性命,若天亮之前,我未赶回,请两位往天寸山一行,就说是墨白之请,请他救命!”

    他不敢耽搁,只能两头行动,谁也不知道半仙可有法子,倘若没有,那才是真正的断绝生机。

    “天寸山?”

    驭风尊闻言,与霜寒尊互视一眼,均看出对方眼眸中的惊讶之意。

    天寸山,那可是半仙居所,不问尘寰,世外高人,没想到墨白竟也与之有牵扯,这更加确定其身份背景可怕了。

    念及此处,驭风尊沉声道:“放心吧,吾二人会护下此子的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!”

    深吸了一口气,墨白眸光看向地上的黑衣,轻声道:“放心,我会来救你的!”

    说罢,他转身,化作金芒,再次往天外方山而去。

    流光渐行渐远,消失在晴空之下,云霾之中,不复得见。

    良久,霜寒尊起身,走上前来,上下打量昏迷的苏辛,诧异道:“这是谁啊?能如此受墨白重视!”

    “别多言了,替我把他扶起。”

    驭风尊叹了口气,转身吩咐济世名道:“尔等固守大厅之外,不许任何人进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对于四尊,济世名十分恭敬,拱手离去,踏出大厅后,还不忘将门关上。

    “裆……”

    大门关闭,大厅内,瞬暗淡许多,驭风尊挥手,凭空出现几簇赤火,释放灼热温度。

    在霜寒尊搀扶下,昏迷的苏辛盘膝而坐,驭风尊沉元纳气,掌中生出无尽之力,抵住苏辛后背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力量爆发,银芒将苏辛包裹,与此同时,其体内,真元澎湃,开始隔绝体内毒素扩散,为其护住心脉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血毒老祖送信过后,心中警惕,生怕被年轻神策抓住,化作流光,赶向天外方山。

    他心中始终不明白,墨白天资卓越,确实少见,但能被幽玄之主如此重视,太令人疑心。

    没有人知道幽玄之主的身份,他就好像凭空出现一般,但又会莫名消失,如此反复数百年,当众人都以为他身死道消的时候,那黑袍又出现在众人视野当中,成为所有人的梦魇。

    就是这么一个人,反复出现,让人谨慎,害怕,不得不服从。

    他从未如此处心积虑对付一个人,而且还是个年轻后辈,太反常了……

    “嗖……”

    流光破空,不知不觉,他抬眸,就看到天外方山映入眼帘。

    原本一片仙境,此时,乌云笼罩方圆千里,成为绝地。

    山巅上,一袭黑袍随风猎猎作响,黑云环绕,恐怖无边。

    “幽玄之主!”

    血毒老祖缩了缩脑袋,落至山巅上,恭敬道:“已经送信过去了,相信墨白很快前来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

    幽玄之主微微抬手,指向远处黑色乌云,乌云内有紫色雷霆闪烁,恐怖无比,他眸光混沌,不见真容,饶有兴致地问了一句:“此地,你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血毒老祖抬眸望天,除了变得阴森诡异,他实在不知晓其他,摇头道:“属下愚昧,还请幽玄之主明示。”

    “哈!”

    轻笑一声,黑袍老者声音沙哑,道:“墨白身具纯阳之体,越是昊阳汇聚之处,功力越是提升,天外方山便是其最佳之所,倘若将昊阳覆盖,不见天云,加上邪氛肆扰,血气环绕,他之修为,就会有所压制,这对众人而言,更多几分把握啊……”

    什么!

    血毒老祖闻言一怔,内心沉重,他没想到幽玄之主,如此重视墨白,内心疑惑甚重,最终,他压抑不住内心疑问,不解的问道:“墨白再强,不过地神初期,属下与漠刀尽皆有地神中期的修为,加上您出手,即便地神巅峰也要败亡,何须如此谨慎!”

    “三个人?”

    岂料,幽玄之主微微摇头道:“咱们还有援军未到。”

    话语甫落,忽闻狂风大作,旋即血气环绕,覆盖半边天际,紧接着消弭无形,化作一道血色魔影,出现在此地。

    一袭血红长袍,带着血鬼面具,身形伟岸,血气滔天,正是魔武皇座下第一强者,血魔!

    “吾来了。”

    血魔落地,掀起血气万千,让人闻之作呕,但这就是他的风格。

    “可怕的人物。”

    血毒老祖见到来人,感受气息可怕,不敢多言,恭敬站在一旁,但对墨白越发甚重了,一个幽玄之主不够,竟还有来至修罗血海的强者,这似乎太看得起墨白了。

    “就你一人吗?”

    幽玄之主负手,凝视血魔,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自然不是。”

    血魔摇头,就见其身后,魔夜等人踏步而出,跟着血魔身后。

    魔夜脸色并不好看,因为魔雷身亡了,是被剑者所杀,而杀他之人,乃是剑少离。

    不过一夜光景,兄弟天人两隔,令人心中沉重。

    “魔夜,吾提醒过你,那两人不能小觑,你为何还是这么大意呢?”

    幽玄之主似乎知道一切,言语中,多了几分嘲弄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魔夜握紧了拳头,不语,他实在没有想到,自己多次活下来,归功的两人竟然都是细作。

    他后悔,但后悔莫及了……

    “哼。”

    瞧见魔夜这般模样,血魔有些不悦,他看向幽玄之主,沉声道:“吾不方便出手,这里交给你们了,倘若墨白能逃离此地,吾自会要了他的性命!”

    说罢,他整个人化作血气,缓缓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山巅之上,剩下幽玄之主,漠刀,血毒老祖以及魔夜等四人。

    “来了……“

    就在血魔离开不久,幽玄之主负手凝眸,看向远处,声音变得凝重。

    就见天际有金芒破空,携晨曦圣芒而来,所过之处,乌云尽皆溃散,然而很快愈合,要吞没圣芒生机……

    ps:不知道这里写的有没有毛病,实际上,我并不太喜欢虐主,但纯爽文也不是我喜欢的,总而言之,有问题联系水波就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