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二百一十三章 烽火时

第二百一十三章 烽火时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晨曦携着圣芒,落至山巅上,磅礴气浪伴随无尽道火,汹涌而出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气劲扑面,修为弱的一些人,尽皆忍不住闷哼一声,感受体内气机被封锁,露出警惕之色。

    “墨白,你果然来了。”

    幽玄之主负手而立,凝视眼前白衣。

    “解药,我要解药。”

    墨白伸手,神情冷漠,凝视幽玄之主,头一次,他觉得自己这一生,背负太多。

    苏辛,本是一代天骄,魔界剑道神话,前世,两人恩怨纠缠,但始终都以剑道争锋,如今重生转世,昔日情分,如今情义,根深蒂固,墨白决不允许苏辛这般身亡,决不允许。

    “解药在本座这里,但看你有没有本事带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幽玄之主声音清冷,挥手间,绿瓶出现,是血毒老祖给的解药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冷哼一声,白衣负手,沉声道:“你要如何,才肯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端看你有几分能耐了。”

    黑影翻飞,往后飘去,立于远处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血毒老祖,漠刀,魔夜等人分作四面八方,欲困杀白衣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魔夜率先出手,暗刀飞旋,猛烈气劲破浪穿云,斩向墨白。

    不待言,白衣挥手,神辉点点,金芒破空,“叮”的一声,双强交汇,墨白微微倒退半步,冷眼凝眸,沉着以对。

    “此地乃是天外方山,也是你葬身之所,区区地神初境,如何与我等争锋!”

    血毒老祖出手,漫天绿色毒氛扩散,卷向墨白。

    “山河拳!”

    面对铺天盖地的毒氛来袭,白衣沉元纳气,手握成拳,登时龙吟啸空,化作百丈青龙,盘旋而出,张牙舞爪,扑向血毒老祖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

    毒气猛烈,即便龙影化形而出,与之交融,也发出可怕瘆人的撞击声,转瞬,青龙破碎,化作虚无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此时,两道黑影瞬间出手,化两团魔元轰来。

    “双阳!”

    接连不断的攻势,让白衣心头沉重,然想到身患剧毒的兄弟,他内心怒火上涌,双指并拢,登时暗夜之下,晨曦破空而出,旋转撞向两人。

    “砰砰!”

    两声恐怖撞击,伴随两声惨嚎,黑影瞬间粉碎,化作虚无。

    “魔应,魔渊!”

    眼见有兄弟身亡,魔夜悲恸,但他知道,这便是战场,战场,哪有不死人的道理?

    “纳命来!”

    怒吼一声,魔夜身形腾空,刀纳四方之力,化作百丈刀气,猛然斩下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刀气落地,击在白衣身前,却被其双掌挡下,但恐怖冲击力让年轻神策一退再退,落至山巅悬崖边际。

    悬崖,依旧当初,剑痕斑驳,硝烟散尽,白衣嘴角溢出鲜血。

    魔夜这一击,倾尽真元,幽玄之主负手而立,立于一处古树旁,凝视战场,要觑破墨白关窍,一击必杀。

    然白衣不语,谨慎非常,初次交锋试探过后,他招手,虚空扭曲,璀璨金芒映圣华晨曦而出。

    流苏晃眼,道火蔓延,往四面八方卷去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漠刀身形瞬退,提醒众人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扑面而来的道火,释放灼热温度,欲要焚灼一切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血毒老祖挥手,毒气蔓延而出,将道火拦下,与此同时,再攒一掌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巨大绿色光球急速砸向白衣。

    白衣持剑,铿然出鞘的刹那,化作流光破风穿云而出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剑意争鸣,避无可避的一剑,伴随流光飞影,斩向血毒老祖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血毒老祖大惊,身形倒退,但不及金芒速度,眼看命丧之际,突兀白芒闪过,刀气纵横而出,于千钧一发之际,挡下墨白。

    “叮!”

    银刀出现,与金芒撞击在一起,登时金芒大盛,漠刀皱眉,倒退而回。

    血毒老祖,也趁机捡回了一条命。

    “可怕的年轻人!”

    劫后余生,血毒老祖露出惊骇之色,不敢置信,这白衣功力似乎又有所提升。

    一心一意,心无杂念,全在闯关,杀人,不过一念之间。

    一击不得手,金芒瞬间折返,但闻“噗嗤”一声,一袭黑衣被透体而过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不敢置信的一幕,魔惑瞪大了眼睛,艰难伸手,摸向自己脖颈。

    “嗤……”

    血水喷涌,尸首分离,道火弥漫的刹那,他整个人都被焚烧成灰烬。

    “魔惑!”

    魔夜双眼通红,未曾料,短短一瞬,再次损失一名兄弟,他露出疯狂之色,暗刀飞旋而出,恐怖力量击向墨白后背。

    “噗嗤”一声

    饶是白衣反应极快,在斩杀魔惑的一瞬,他就已做好负伤的准备。

    后背被切开,鲜血瞬间涌出,染红白衣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倒退而回,落至地面,一手执剑,溢出的鲜血不断流出,但他好似无所觉,眸光微抬,依旧落在幽玄之主身上。

    解药,这是他唯一的动力,金锋倒提,于地面划出深壑,这次,他将目标锁定在了黑袍老者身上。

    “喝……”

    沉喝一声,孤注一掷,剑气剑落一瞬,他整个人都化作一道金光,无端可破,无迹可寻,斩向幽玄之主。

    “你很不错,但可惜遇到的是本座。”

    幽玄之主声音清冷,即便流光飞快,漠刀,血毒老祖等人还未反应过来,但他依旧负手,直至金芒临近刹那,方才缓缓伸出一根手指,遥遥点出,暗芒丛生。

    “叮!”

    随着一声金铁交鸣,回过神来时,那速度快到极致的一剑,被其一手止住,难动分毫。

    “怎……怎会!”

    任凭鲜血流淌,全力以赴的一剑被挡下,墨白现出愕然之色,旋即收手,倒退而回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倒退刹那,再闻杀声起,暗银两道光华瞬间斩来。

    “三阳!”

    转身刹那,面对双刀联手,白衣猎猎作响,剑指并拢刹那,剑诀再起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登时,三阳腾空,挡下双刀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恐怖力量伴随气浪翻滚,白衣五脏六腑顿如火焚灼,喉咙一甜,再次呕红,身形倒飞而出,坠落至地面,他艰难起身,依旧不语,脸色阴沉的可怕,凝视众多强者。

    “墨白,该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恩怨纠缠,纠缠许久,魔夜早已有绝杀之心,却无相应之能,如今把握机会,看到白衣这般狼狈模样,新仇旧恨,当一刀斩断!

    意识有些模糊,伴随血水流淌,覆盖眼帘,眼前的一切,瞬成血色,暗夜依旧,血色已出。

    谁的生机不复,谁的黄泉路开?

    “墨白,你还不肯放弃吗?”

    “不,吾相信,你我再次一战,吾终会突破。”

    思绪飞旋,内心深处记忆浮现,那是过往,前世的过往。

    “我苏辛一生不会有朋友,唯有一名知己,但知己这个东西,不是用来说的,苏辛很挑剔,也很苛刻,即便是你,也不例外。”

    知己,谁的知己,墨白不记得了,孤独的剑道,孤独的争锋,何时才是头?

    这一生,他不会放弃任何东西,若非要放弃,在此之前,就以命来说吧……

    任凭鲜血落地,任凭殷红染白衣。

    年轻的少年起身,再执剑,金锋释放璀璨光辉,无视血毒老祖众人,遥遥一指幽玄之主,沉声道:“你我一决,败者死,胜者存!”

    来自剑者的强横意志铺天盖地,无尽剑域掀起尘沙万丈,顿成烽火狼烟之地。

    “这是!”

    瞬变的景色,到处皆是断剑残骸,昏黄的杀机,彰显陌路黄泉,魔夜皱眉,凝神感应,觉得体内气机有所压制了。

    “是剑域。”

    凝重的声音响起,漠刀神情肃穆,握刀的手,紧了紧,真正的剑道强者,以自身意志设下剑域,这里便是他的天地,以其为主,所有人都会被压制,但这需要极其强大的剑道意志,没有数百年光景,不能实现。

    他看向墨白眸光有些变化。

    究竟是什么,能让一名不至二十的白衣少年迸发出如此恐怖的意志。

    但很快,他将眸光放在了黑袍老者身上,因为那里也缓缓生出变化。

    幽玄之主,最恐怖,最神秘的存在,谁也不知,他之修为有多么恐怖,就是这么一个老者,被黑袍覆盖,遮掩面目。

    他会应战吗?

    半晌不语,任凭狂风扑面,剑意通天,幽玄之主负手而立,仿佛一座不朽不灭的神山,山之高,高有无尽,不可攀跃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气机突兀变得恐怖,黑芒充斥天地,但闻怦然巨响,剑域如玻璃一般粉碎,取而代之的是诡异景色。

    日月通天,星辰遍布,星辉洒落,清冷至极,昊阳升腾,满覆死亡杀机,月之迷蒙,被暗淡遮盖,释放一圈圈涟漪黑光,诡异至极。

    恐怖的威压横扫天地,使得天外方山不复存在,一切都消弭于日月通天的奇景之中。

    “幽玄之主!”

    魔夜回头,看向古树下的黑影,心中震撼,这已不是地神境所能触碰之屏障了。

    “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幽玄之主声音变得威严,仿佛一名绝代强者,屹立此地,使人心生臣服之意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血毒老祖,魔夜,魔月,漠刀,知道眼前黑影要出手了,他们尽皆退开,这里已成为幽玄之主与白衣的真正生死战场!

    “本座应战,你能挡下几招?”

    眸中日月星沉浮,神秘难测的幽玄之主,展其神威,凝视白衣,声音沙哑,满含杀意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