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二百一十四章 秋风离

第二百一十四章 秋风离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秋风离,烽火时

    战鼓喧腾谁听见

    草含悲,朱颜去

    乱世儿女怎堪别离

    “出手吧。”

    不语的白衣,金色的双眸,展现不屈意志,他金锋斩,流光破空,制敌为先,心中难存杂念。

    这是机会,唯一的机会。

    为自己,为苏辛,更为身边的一切。

    无杂念的一剑,有迹可循,偏偏无处可避。

    “嗖……”

    金芒穿风而来,璀璨夺目,环绕丝丝道火,划出真正的生死界限。

    “你当真天才。”

    饶是幽玄之主,入道之境的他,一双混沌眸子中,也露出赞叹之色。

    但他没有留情,同样的一指点出,释放暗淡光华,势若雷霆,划出深壑,轰向白衣。

    “叮!”

    清脆声响,诺大力量袭身,墨白当即倒飞而回,血再染,人半跪于地。

    这就是差距吗……

    天壤之别,造就真正的剑者交锋,从幽玄之主的身上,他看到了影子,苏辛的影子。

    前世,那屹立剑道巅峰的魔界神话苏辛。

    尚未出剑,迫人之势,压抑得白衣不能抬头。

    “哧……”

    虎口崩裂,握剑的手,被鲜血染红,顺着衣袖流淌,白衣染血,更显悲悯。

    幽玄之主的强大,果真不是说说而已。

    “三招,本座只给你三招机会,三招不能伤到本座,本座送你入黄泉。”

    声音沙哑,杀意凛然,虽有惜才之心,却无留患之意,幽玄之主负手而立,如天之高绝,不望尽头。

    “五阳!”

    白衣不语,起手间,运转天诀,神锋贯地的刹那,地面隆隆作响,如天塌地陷一般。

    “轰轰轰轰轰!”

    随之而来的是晨曦,昊阳,破土而出,以神锋引动地火,腾空而起的五阳旋转,应彻夜空,即便双阳同天,璀璨金芒也难以湮灭。

    “喝……”

    墨白不知道自己还有几分胜算,但他知道,这是搏命,他一跃而起,跃上九天,晨曦旋转,汇纳千江万流,形成金色剑芒,通天彻地,千丈之长,猛然挥落。

    “很好,值得本座出手。”

    凝视巨大金色剑芒,黑袍被狂风扑面,刮得猎猎作响,幽玄之主挥手,手中一团乌光化形而出,吸纳天地魔元,汇聚无上幽能:“玄极武经,造化无穷。”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魔气吞寰宇,震撼天地人心,迎接金芒而去,伴随恐怖力量炸开,天地隆动,地面颤抖,有山石滚落,有草木摧折。

    “砰……”

    恐怖气浪翻滚,击退了一干人等,魔夜,漠刀,血毒老祖,皆不例外。

    众人还是第一次见幽玄之主出手,此威势,堪称绝巅,下意识地看向虚空金影。

    磅礴力量,使得他手中神锋旋转而出,倒插于山巅之上,裂地万千,险些崩碎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剑意争鸣,是不甘,是愤怒,一切的一切,尽付剑上锋芒,使得山体龟裂,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虚空上的白衣,借着磅礴气浪,再跃苍穹,紧接着乌云溃散,真正绝学展开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墨白双手合十,盘坐虚空,魔夜心头凌冽,有不安预感。

    “不凡圣掌!”

    伴随威严之声,虚空神佛之像撑持天地,梵唱漫天,圣华耀目,一片天地宁和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……”

    佛开天目,口诵佛言,人有怒,佛亦然,清圣华耀过后,迎接天外方山的,便是毁灭一掌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……”

    如来神像起手,风云骤变,其身前盘膝而坐的墨白,渺小几乎不可见,然真正的神佛之威,从他起手开始……

    “不凡圣掌,太白剑阿,你究竟有多么强大。”

    自言自语,幽玄之主的声音,凝重至极,他倒退半步,凝视天际巨大神佛之像。

    “退!”

    无可匹敌的一掌,震撼天地,魔夜等人心生忌惮,身形瞬化流光,远离战局,再出现时,已到了一处山巅之上。

    真正的对手没有任何动作,抬眸望天,望着神佛之像,望着那似是而非的影子,他看到了熟悉的面容,一辈子不能忘却,一辈子不可超越。

    “轰……”

    掌气崩毁天地,震塌寰宇,方圆百里如临灭顶之灾。

    一掌,倾尽真元的一掌,再无保留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轻笑一声,负手而立的黑影再起手,真元起落,烽火再开:“玄极武经—洞开天门!”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起手了,仰望金芒璀璨,可将天外方山夷为平地的一掌,幽玄之主依旧淡然,伴随阵阵巨响,乌云溃散,在金掌迎来的刹那,虚空裂开一条巨缝,出现猛烈吸力,金色掌气落下,出乎意料的被隔断,全数没入虚空裂缝之中。

    “怎会……怎会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真元倾泻,寄托希望的一掌,在巨缝出现的瞬间,轰然落下,消失在逆流夹层之中,不知落在了哪里。

    白衣面色惨白,染血一身,他不敢相信,不愿相信,不凡圣掌,是他最大的依仗,连佛门密招都有办法破除,难道自己真的没有希望了?

    有,还有……

    白衣无力落下,缓缓落地,屹立不稳,半跪在山巅之上。

    天际乌云滚滚,持续笼罩,一切又恢复如常,日月同天,星辰遍布,即便乌云遮天,也清晰可见。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真元倾泻,再无余力,墨白闷哼一声,鲜血顺着手臂落至地面,缓缓凝聚,染红了黄沙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最后一招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脚步起落,缓步向前,黑袍负手而立,居高临下的盯着白衣。

    “你让我太惊讶了。”

    半晌,幽玄之主感叹:“不凡圣掌是佛门密招,威力无穷,本座若想毫发无伤的接下,实在不可能,但你忽略了天地自然伟力,即便入道,乱流空间,仍旧不是能掌握的所在,同样,这佛门毁灭的一掌,也足以容纳,至于它会落在何处,都不是你我要考虑的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或许因为墨白无礼再战,幽玄之主,生出几分爱才之心,也唠叨了几分,对这个白衣少年,或者说,一生中再难遇到的敌人—太白剑阿。

    “我要解药……”

    血水顺着嘴角落下,背部血肉模糊,白衣意识渐渐模糊,脑海中浮现的,皆是熟悉面孔,他的手抓着地面,划出血痕,痛苦的支撑,让他几乎丧失心智。

    “解药?”

    幽玄之主冷笑,他挥手,碧绿药瓶出现,落至手中,问低下头颅的白衣:“是这瓶吗?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白衣艰难抬头,声音虚弱,他要伸手,却怎么也抬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现在,你若给我磕三个响头,我或许会大发慈悲,将它交给你。”

    岂料,幽玄之主的声音变得冷漠,玩弄的笑意浮现在被黑袍包裹的面容上。

    什么!

    白衣闻言,脸上现出冷色,他不语,亦不跪。

    “呵,男儿膝下有黄金有黄金,男儿有悔,悔之莫及,本座要看看,你之傲骨重要,还是内心在乎的人重要。”

    幽玄之主挥手,绿瓶悬空而起,释放柔和光华,他俯瞰白衣,沉声道:“若不跪,你得到的,将会是一具尸体。”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墨白忙出言阻止,这是苏辛唯一的生机。

    “那还不跪吗?本座耐心有限。”

    似乎想起了久远前的对手,不可一世的剑者,孤傲白衣,屹立剑道顶峰的绝代剑者,幽玄之主盯上了墨白—他的传承之人。

    “我跪!”

    纵使心中千般不愿,万般不肯,但苏辛的性命,他不敢不要,不敢放弃,墨白咬牙,怒火一刻,化作平淡如水,头颅轻低,重重落下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一落地,恨妖邪四起,剑不平是非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二落地,恨知己命短,剑不护周全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三落地,恨白衣无能,剑不荡魔氛。

    三叩之后,鲜血染地,血流成迹,人,要承受多大的屈辱,付出多大的代价,才能换来身边人的平安?

    白衣不知,苍天不知,若有泪,化血水流遍,是否就能如愿以偿?

    如果可以,自有人甘愿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哈……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半晌后,幽玄之主莫名哈哈大笑起来,肆无忌惮的笑,狂笑中,带了几分不甘,带了几分不解,笑得莫名其妙,笑的悲痛凄凉,笑的众人惊心。

    “幽玄之主怎么了?难道疯了?”

    从未见过如此失态的黑袍主上,漠刀与血毒老祖面面相觑,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印象中,幽玄之主神秘,活了不知多久的老怪物,心境早已平淡如水,早已再难波动,如今他却要这般折磨一个后生晚辈,究竟为了什么?

    “现在,可以把解药给我了吗?”

    山巅上,声音虚弱,伴随血水滚落,面目狰狞,白衣伸手,要取解药,再也不见昔日光彩。

    “解药吗?呵,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天真。”

    一如既往,不知说的是谁,幽玄之主冷漠挥手,药瓶瞬间飞出,往山巅之下落去……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药瓶飞落,墨白大惊失色,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,猛地扑了上去,纵使万丈深渊,纵使粉身碎骨,该做的,依旧要做!

    “嗖……”

    突兀地,远处有流光飞逝,瞬间赶来,紧接着金芒接住药瓶,同时,另外一道金光包裹住墨白,使之不落深渊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突兀出现的熟悉气息,接住药瓶,救了墨白,让幽玄之主身躯一震,混沌眸子瞬间转冷,凝视远处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金芒蔓延,乌云溃散,日毁月灭,星辰暗淡,再现天地清明之景,重复圣地模样,而远处有金芒破空,其言语中潜藏的怒火隐隐宣泄而出,携着无上道威,席卷天外方山。

    “幽玄之主?这般对待一个少年,你不觉内心有愧吗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