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二百一十六章 朱颜去

第二百一十六章 朱颜去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血气环绕周身,转瞬昏迷。

    血红,红如血,甚至携带丝丝血腥气味。

    “皇月血脉!”

    魔夜声音微微变化,他不迟疑,身形瞬闪,来至姬问雅身前。

    没有靠近,因为那血气恐怖,强大如他也不敢近身。

    他看向幽玄之主:“事情已了,吾要带此女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自然。”

    没有阻拦,或者说,这只是个骗局。

    骗的是白衣,倒落血泊的白衣。

    “告辞。”

    得到答复,魔夜不再逗留,挥手间,魔气包裹姬问雅,旋即破空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白衣倒落尘埃,双腿残废,只余残躯,这一生,当真要落寞下去?

    漠刀,血毒老祖一旁静待后续发展,对白衣举动很震惊。

    神州大地,强者争锋,弱者终究只是牺牲品。

    为何,本该前途无量,却自断生途?

    不解,血毒老祖不解,漠刀不解。

    幽玄之主沉默。

    倦九霄沉默。

    白衣艰难抬头,看向金衣道影:“带我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回过神来的倦九霄重重点头,心头被莫名情绪感染,他走至身前,扶起墨白。

    染血的人,不能再站立,或许一生都如此。

    但搀扶的人,不会放手,同样一生都如此。

    “你让我明白了一些道理。”

    倦九霄露出笑容,很勉强,勉强的几乎看不出是笑。

    “明白吗?”

    自言自语,意识模糊,墨白也勉强地笑了笑:“解药拿到了,姬问雅安全无虑,这就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他一生,最怕的是人情,最难还的也是人情。

    “离开!”

    微微一怔,倦九霄会意,旋即化光而行,离开天外方山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追吗?”

    目视流光远去,回过神来的血毒老祖快步走上前。

    他不放心,询问幽玄之主。

    负手而立的黑影,周身围绕黑气,他沉默不语,任凭墨白离去,半晌才笑了笑,笑得有些残忍:“本座说话算数,三招过,解药给他,自断双腿,放姬问雅生路,但山下的血魔,究竟能否让路,本座就无须过问了。”

    血毒老祖闻言一怔,旋即醒悟。

    险些忘记静默以待的血魔,那名来自修罗血海的可怕强者。

    他放心了,沉声道:“那这次墨白插翅难飞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轻笑一声,幽玄之主转而看向漠刀。

    漠刀不语,似心有思绪。

    “漠刀,怎么,方才墨白给你触动很大?”

    漠刀闻言,回过神来,就见幽玄之主盯着自己,那一双混沌眸子仿佛看透人心,让他心中惊惧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属下不敢。”

    漠刀拱手,恭敬回答。

    “最好如此,莫要忘记你之身份。”

    幽玄之主声音沙哑,挥手道:“离开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犹豫一下,漠刀拱手应下,三人化作流光,消失在天外方山。

    良久,风拂过,为再次经历大战的旧地覆上一层薄纱,带着鲜血,带着人情恩义,掩埋刻下痕迹。

    那一道剑痕,做了证明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荒野之中,流光疾行,金芒破空,速度快到极致。

    “撑住,吾会救你。”

    不多言,倦九霄要带墨白往安全地界,治好他残废双腿。

    “无用的。”

    声音虚弱,白衣勉强回答:“幽玄之主神秘难测,无法隐瞒。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,双腿已废。

    倦九霄摇头,悲从心来,速度更盛先前:“吾带你往天寸山,半仙会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半仙,天寸山。

    或许会有办法吧。

    白衣不确定,但也知道,半仙说话算数,他制止倦九霄道:“带我回明月城,天寸山,我与他约定,六个月后,会登门前往。”

    六个月!

    倦九霄瞪了他一眼,道:“六个月,你之双腿,怎可能再复原。”

    “哈,若是天注定,何须强求。”

    墨白苦笑一声,催促他道:“苏辛还等着我的救命药呢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内心不忍,倦九霄不再勉强,点头应下。

    “轰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,行至中途,一片荒野密林,深处,有血色气劲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气劲恐怖,倦九霄忙出手抵挡,伴随气浪翻滚,他之身形被止住,倒退而回,落至地面上,凝视密林深处。

    “前面是鬼门关,还要继续前行吗?”

    阴森声音响起,血腥气息漂浮,蔓延至荒野密林中。

    “何人?”

    金衣凝眸,就见密林深处,血气蔓延,染红天际,伴随着脚步起落,一袭血红长袍,头戴血鬼面具的古怪男子出现在此地。

    “是你,血魔。”

    墨白眸子凝视密林深处,看到来人,微微错愕。

    但也只是错愕,一切又在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白衣叹气:“没想到你还要出手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吾不能放你离去,你之威胁太大了。”

    不讲信用的魔,看到残废的双膝,有些意外,哑然失笑道:“幽玄之主的手段,让人意外。”

    他指的是废除双腿。

    对一名前途无量的武者而言,废掉双腿,比丢了性命更加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墨白知道,如同老城主一般,为了保住性命,他不得已废除其修为。

    表面看来,稀松平常,不以为意,但真正失去了,谁又能无动于衷呢?

    不能……

    即便活了一辈子的老城主也不能,身负更多性命的白衣,更不能。

    他趴在金衣背上,声音虚弱,凝视血魔:“你还不肯放过我吗?”

    “放过?哈!”

    血魔嘴角微微翘起,血鬼面具下谁都看不出的真容,眸子里释放凌冽杀意,摇头叹气道:“吾不似幽玄之主,他肯让敌人活着,吾却要他连活着的机会都不能拥有。”

    血魔负手,踏步,身形在下一刻化作血色流光,携起无尽威势,轰向两人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一击,裂地千里,风云涌动,草木摧折。

    金衣道影迅速后退,撤去这股磅礴力量。

    因为背着墨白,倦九霄无法全力施为,他环顾四周,要寻逃生之路。

    然而血魔一人,好似封锁全部退路,退无可退。

    “很奇怪的两人啊。”

    血魔终于察觉背着墨白的人,面孔如此熟悉,原来与白衣一模一样,简直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但试探的交手,让他察觉眼前金衣道者不简单。

    “小小魔者,也能猖狂了吗?”

    背着白衣,倦九霄凝视血魔,嘴角微微翘起,露出嘲弄之意。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陌生的气息,却拥有一股诡异力量流转,眼前的金衣道者如克星一般,让他谨慎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是纯阳之体?”

    倒退了两步,不敢确定,血魔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纯阳吗?”

    微微沉吟,倦九霄响起起与墨白共生,乃道体转化,且是吸收无尽道火形成。

    “没有关系,即便纯阳之体,也难逃生机。”

    血魔自信,有把握。

    修为高低判断,地神顶峰与自己这等半步入道的存在,差距显然,天壤之别。

    “今天,你二人同赴黄泉吧!”

    血衣起手,血芒破空,席卷荒野,形成无尽血浪,翻涌而来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事实上,出现的一道剑芒,阻断血浪。

    血浪分开,轰然溃散,化作血气四散而去。

    “嗖嗖嗖嗖……”

    旋转的剑声,破空而来,落至地面“铿然”一声,银白剑鞘插入地面,裂地方圆,拦下血魔。

    “是谁?”

    狂涌而来的剑意,血魔生出几分警惕之心。

    “终于又轮到我出场了……”

    远处,熟悉的声音出现,有些憨厚,紧接着白芒落地,挡在倦九霄身前,回头傻傻一笑,道:“你们离开,我来断后。”

    是剑孤寒。

    无敌剑侠—剑孤寒。

    那个傻傻的白衣,他又出现了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露出会心笑意,墨白一点也不意外,因为剑孤寒就是安排的后手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出现的帮手,让倦九霄微微皱眉,察觉到了熟悉气息。

    但他没有时间思考,再次化作金芒,往明月城而行。

    “想走?”

    有人不愿,因此血气狂涌,化作通天锐芒,要再次拦下金影。

    然而他错估了形势,错估了眼前白衣剑者的修为。

    “嗖……”

    微微起手,银芒破空,斩断血气。

    然后,金影顺利脱困而出,越飞越远。

    “可恶!”

    破裂的关系无法弥补,又被逃脱,血魔怒了。

    他盯住眼前的白衣剑者,怒声道:“墨白跑了,你就留下性命吧。”

    说罢,血影化血芒,携滔天血浪,袭向白衣剑者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明月城,城主府大厅,晨曦破晓,渐渐泛起鱼肚白。

    大厅内,房门打开,迈步而出的驭风尊与霜寒尊,面色微白,那是真元消耗过度的缘故。

    “还没来?”

    凝视天边,渐渐泛白,晨曦将升,本寓意着生机,却为屋内的人带来丧讯。

    头一次,驭风尊希望天可以亮的慢一些。

    “该不会出事了吧!”

    霜寒尊是个乌鸦嘴,说话口无遮拦。

    “胡言乱语。”

    驭风尊瞪了他一眼,怒斥一句。

    虽然知道,这多半是事实,但他不愿相信。

    年轻的神策,前途无量,受人皇重视。

    人,重情重义,勇于承担,有天资卓越。

    面面俱到的人不多,偏偏白衣做到。

    这么一个人,是大周之福,是苍生之幸,知道一些密辛的驭风尊负手不语,心中祈祷。

    “来了,快看!”

    突然,霜寒尊伸手指向天际,欢呼出声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驭风尊抬眸,就见金芒破空而来,速度极快,他露出喜色,但下一刻,他的脸色就阴沉下来。

    年轻的神策被人背回来了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