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二百一十七章 叹白衣

第二百一十七章 叹白衣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白衣染血,血迹斑斑,映入眼帘。

    年轻神策受创。

    伤的很重。

    双腿都已废除。

    “发生何事?”

    驭风尊脸色难堪,走上前来询问。

    “小伤。”

    倦九霄落地,墨白挥手,将绿色药瓶递给驭风尊:“快去救苏辛!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驭风尊不敢相信,眼前白衣伤重如此,心系者仍是那黑衣剑者,他叹了口气,转身往大厅内走去。

    霜寒尊一旁屹立,看到这一幕。

    残废的双腿,很难有机会复原。

    难道一名年轻神策即要陨落?

    这太扯了,似开玩笑一般。

    “是苍天的捉弄吗?”

    霜寒尊凝视墨白,不知说些什么好。

    “苍天?人为罢了。”

    轻笑一声,几分苦涩,几分不甘,白衣被倦九霄背着,挥手道:“麻烦霜寒尊命令下去,即日起,退出明月城,回返皇城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放弃这次任务?”

    “不然呢?”

    沉默,霜寒尊沉默,他出手,是因看好年轻神策。

    岂料,一场变故发生的如此突然,让人还未回过神来时。

    年轻卓越的人,已坠落深渊,再难恢复往日巅峰。

    “好……吧。”

    叹了口气,有些可惜,霜寒尊仍旧点头:“你之伤势不轻,好好休息。”

    刀者转身,去吩咐众多影神卫。

    回到皇城……

    败战的人回到皇城,会受到怎样的待遇?

    霜寒尊不知,墨白不知,但他们都知道,多半离陨落不远了。

    霜寒尊离去,大厅外,剩下倦九霄以及背上的白衣。

    “怎样?要我帮你订做一副轮椅?”

    声音沉重,并不好笑,连说话的金衣也笑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自然。”

    白衣豁达,笑着点头,他觉得心头一块巨石落下,原来,当放下一些东西的时候,会无比自在。

    “哈!”

    摇头轻笑,倦九霄不知道这小子哪里还有这般开朗心态,只得摇头往后院儿走去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再说荒野,白衣剑者,无敌剑侠—剑孤寒。

    神秘剑者对决血魔。

    血魔,来自修罗血海的强者,面对一名地神巅峰,他把握十足。

    然而很快,在出剑的刹那,他就觉得自己错估了形势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说是出剑,实则不过一道剑芒,银白剑芒如皓月挥洒银辉,所过之处,连草木也被染白。

    死寂的气息与血气相似。

    却又相反。

    “喝!”

    沉声一喝,掌运血元,血魔双掌纳力,化无尽赤龙袭向白衣所挥出的剑芒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一声巨响,两处极端,战场湮灭,气浪翻滚,古树一根接着一根,排山倒海之势,全数折断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硝烟四起中,又见锐芒袭身而至。

    快,快得不及眨眼。

    血魔惊讶,惊讶这恐怖速度,身形侧偏,剑气“嗖”的一声没入地面,击出深坑。

    反应极快的血色魔影转身之余同样一掌印向白衣胸口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白衣沉稳,剑指相对,一层层剑气流转,化作护盾,挡下这恐怖力量,旋即借势足蹬虚空,瞬化白芒而去。

    速度之快,无从追击,连带着那裂地方圆的皓月神兵也跟着消弭。

    “高手!”

    凝视远去的银芒,血魔并未再次追击,猩红眸子里闪过郑重之色。

    虽只有地神巅峰的修为,但速度,剑式,皆超越巅峰之境,有入道之能。

    “看来墨白不似表面看的这般简单。”

    血魔心头沉重,受伤的白衣,自残的双腿,背后却还有一股股惊人力量出现。

    他,年轻的神策,究竟要做什么?

    不知道答案的血魔只得暂时放下心思,往修罗血海方向而行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修罗血海,血海无尽,满怀心思的血魔落至喋血魔岛上,就见有魔夜等人在此等待。

    魔夜身边,是昏迷的姬问雅。

    昏迷的美人儿身上环绕血气,不能靠近。

    即便身为地神境的魔夜也只能设法阻挡血气蔓延。

    “嗯?皇月血脉引动了?”

    血魔落地,只是一眼,就看出端倪,他挥手,同出一撤的血力环绕。

    “嗡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修罗秘境开启,他将昏迷的美人儿送往当中。

    做好这一切后,方才再次关闭修罗秘境。

    “发生何事了?”

    血魔负手,开口询问。

    “幽玄之主以公主为要挟的缘故。”

    魔夜知道姬问雅的身份,因此将过程全数说与血魔听。

    听到幽玄之主先是让墨白三跪,又以姬问雅为要挟断其双腿。

    由始至终,一袭红袍的人眉头未曾舒展。

    最终,他叹了口气道:“幽玄之主神秘,他与主上有约定罢了,吾也知之甚少,但其没有击杀墨白,反而让他残废终生,究竟有何深仇大恨呢?”

    “公主呢?”

    魔夜不管这么多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公主血脉之力被激发,下次出来,将是天下间少有的强者,吾等静待吧。”

    对此,血魔不甚在意,激发血脉之力是好事儿,但为何激发,这不是他考虑的范畴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我等该如何自处?”

    年轻神策溃败,短时间内,将不会再有动作。

    但皇城那边,或许会再出强者。

    “去……去继续召集逆周势力,一场真正的复仇即将开始了……”

    嘴角微微翘起,带了残忍之意,血魔凝视无尽血海。

    只要主上出关,大周皇朝将面临最严峻的考验了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明月城,大厅内,一袭黑衣盘膝而坐,缓缓苏醒。

    苏辛,做了一个奇怪的梦。

    梦里,有白衣浴血,双腿至残。

    惊了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他猛地睁开眸子,入目的是一处陌生环境。

    “你醒了?”

    这时,身边响起疲惫声音。

    苏辛转头,就见一袭布衣负手,神情疲惫。

    “阁下救了我?”

    体内伤患清楚,让他意外,他起身,拱手询问。

    “不,是神策。”

    驭风尊不想居功,尤其是浴血得来的功绩。

    “神策?墨白!”

    莫名心中一震,黑衣忙转过身去,就见大厅外,有人推着轮椅进入。

    是的,轮椅。

    苏辛以为自己看错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坐在轮椅上的人。

    熟悉的面孔,熟悉的含笑,他不自觉的撇向双膝。

    双膝无力,以神识查探,方发现多半是废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苏辛没想到,梦中情景,竟是真实发生的,顿时,心中五味俱全,尽皆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“吱呀。”

    大厅有很低的门槛,轮椅竟无法通过。

    白衣有些尴尬,瞪了后面的倦九霄一眼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无奈,倦九霄挥手,真元包裹,轮椅缓缓起身,旋即平稳落至大厅内。

    这一幕,看得是让人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“你好多了吧。”

    白衣自己推着轮椅,询问苏辛,一如既往的语气,仿佛一切未曾变化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盯着轮椅上的人,千言万语堵在嘴边,不得宣泄,付诸于一个轻“嗯”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不觉得现在的轮椅与我很相配吗?”

    白衣笑着,显摆了自己这灵活多变的轮椅,嘿声道:“马上回皇城了,听闻皇城有位前辈,做轮椅一流儿,回去一定要订做一副试试,这个虽然舒服,但还不够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说了……”

    看白衣洒脱,莫名地,苏辛眼眶泛红,出言打断,久不落泪,不知何为落泪的人,几乎压抑不住。

    他挥了挥手,抬眸望向屋檐,争取不让自己出丑,尽量用平和的语气问道:“我昏迷多久了?”

    “三天。”

    察觉出异常,墨白闭口不语,轻声回答。

    实际上,他也昏迷了一天,当醒来之后才确认了情况。

    那这轮椅自然也是找人临时做的。

    毕竟,倦九霄不能一直背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还有什么需要我去做。”

    他理解这种痛苦,当初武脉被废,是墨白给了自己一线生机,如今却又成了这幅模样,于其心中,掀起滔天巨浪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,哪怕牺牲性命,在所不辞。

    “有。”

    犹豫片刻,白衣不希望眼前人陷入内心自责,点头道:“少离下落不明,你去寻找吧。”

    总归要找些事情做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剑少离也是兄弟,苏辛不会放任其失踪,但他没有即可离去。

    因为还有事情需要注意。

    “你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比起剑少离的失踪,成为废人的墨白或许更需要关心。

    “我?回皇城啊!”

    说的不以为意,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皇城,真正的王侯牢笼,一名废人再次回去,会受到怎样的待遇?

    无人知晓。

    “好,待我找回少离,便往皇城寻你。”

    苏辛郑重点头,少言少语的他只要认定了一件事情,至死方休。

    对于了解黑衣性格的苏辛而言,他自不会阻拦,遂点头:“好,等你往皇城,一路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自然!”

    黑衣点头,负手化流光而行,转瞬消弭在月夜下。

    “有人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,霜寒尊又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众人还看得见。”

    驭风尊没好气回答,言下之意,这时废话。

    “嘿……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有些尴尬,霜寒尊挠了挠头,看了墨白一眼,问道:“神策,咱们接下来要如何?”

    “回去。”

    再无其他言语,仅此二字。

    回去,意味着失败。

    霜寒尊,驭风尊面面相觑,均看出对方眼中的凝重之色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最终,驭风尊点头,大步往大厅外走去。

    新星陨落,是否太过于突然了?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