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二百一十九章 夜议

第二百一十九章 夜议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沉默书房内,烛火摇曳,随着威仪女子出现,灵应心情也紧张到极点。

    皇后娘娘,母仪天下,大周国境内,除却人皇,谁又能抗衡?

    他很庆幸,自己能与皇后娘娘搭上线。

    也很后悔,坐上了这条船。

    “你的手在抖?”

    皇后娘娘瞥了一眼跪地的灵应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灵应没有否认,也不敢否认,颤声道:“墨白回皇城,对我而言,十分不利。”

    “你怕他报复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灵应很聪明,以至于修为都没有提升,唯有脑子越来越狡猾了。

    在这弱肉强食的世界,没有相应武学根基,就要有足够保命的本钱以及聪慧的脑子。

    “本宫希望在墨白回来后,你能试探一番真伪。”

    皇后娘娘负手,叮嘱灵应。

    “但即便墨白双腿被废,他修为仍在,微臣这通魂境修为……”

    灵应没有继续说下去,意思明显。

    即便墨白成为废人,也不是他所能动弹的了。

    地神境高手,随意的元力波动,秒杀通魂境,再简单不过了。

    皇后娘娘也早预料到这一点,轻笑一声,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玉手轻挥,虚空扭曲,散发金芒的神丹出现在其手中,内中氤氲香气满溢,流转书房内,散出金辉,使得书房内更加明亮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轻轻一嗅,难以压抑内心渴望,灵应抬眸,就看到皇后娘娘居高临下的俯瞰自己,当即再次低下头颅。

    “造化金丹。”

    轻吐四字,震撼人心。

    “造化金丹!”

    灵应惊呼:“莫非是大周至宝,传闻共有九颗的造化金丹。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见多识广。”

    皇后娘娘没有否认,点头夸赞了两句。

    “不敢。”

    灵应谦虚,内心却是激动万分。

    造化金丹,传闻乃是开朝人皇请求无上道门协助炼制,又名九转金丹。

    乃是无上至宝。

    服用造化金丹者,不仅可改变体质,更能瞬间提升修为,哪怕一名从未修炼过的普通人,服用之,也可成为少有的高手。

    灵应激动,是因为皇后娘娘拿出了这等至宝,至于给谁?

    不言而喻了。

    “娘娘有何吩咐,灵应必会办到。”

    声音颤抖,灵应狂喜,低头谢恩。

    “此造化金丹,共有九粒,历经两千年来,仅余下三粒,本宫这里有一粒,便赠予你,助你提升修为,但你也该明白,这意味着什么。”

    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收买人心。

    灵应不傻,相反很聪明,否则也不会以通魂境修为安然存活至今。

    他知道皇后娘娘的意思。

    是要自己为其卖命。

    不过这又如何,只要能彻底摆脱墨白这个威胁,他便不惜一切代价。

    念及此处,灵应当即拱手,沉声道:“请娘娘放心,灵应当肝脑涂地,以报答娘娘之栽培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

    皇后娘娘不问此话中真伪,但既有相同目标,相信这眼前灵武君之子夜翻不起什么浪花儿来,将造化金丹交予他后,便叮嘱道:“本宫今日前来,不许向任何人提及,哪怕你父亲,灵武君也同样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灵应不敢多问,这位皇后娘娘太过于神秘,一身修为也难测,他接过金丹后便起身恭送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轻笑一声,黑袍化作紫色氤氲气息,旋即包裹皇后娘娘,消失在书房内。

    来得快,去得也快。

    “造化金丹,真是让人意外啊。”

    彻底离开后,灵应脸上的喜色再也抑制不住,看向手中那散出金芒的金丹,暗道有了此宝物,相信即便全盛时期的墨白,也有一战之力啊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月明星稀,皇宫深处,紫气弥漫,大殿之上,有威仪紫芒包裹,立身于皇座之上,其修为恐怖,一举一动,契合天地之力。

    人皇,功参造化,两千年来,将大周治理至最鼎盛时期。

    虽入夜,却无睡意,因有影神卫汇报消息,年轻神策侯战败,被废双腿。

    此等消息出现,人皇威信首次被挑战。

    大殿上,雕龙画柱,金碧辉煌,炉烟袅袅,沁人鼻息。

    殿内更有有九皇子,姬星月,姬仙月等皇族子嗣,甚至还有一位身穿紫色甲胄的年轻俊美男子,其剑眉星目,英姿非凡,儒雅之中又带威严,端得一位人中之龙。

    他便是大太子,皇族长子,被称为最有望继承皇位的人选之一。

    消息传来了,与墨白有关系的九皇子,姬星月,姬仙月,都有些意外,隐隐透露担忧。

    姬星月更甚,其早已芳心暗许,听闻这等噩耗,恨不得即刻出了皇宫,查看白衣情况。

    然人皇在位,众多皇族子嗣不敢有所动作。

    “父皇,听闻神策战败了?”

    大殿上,寂静得可怕,最终,还是这位紫衣太子首度开口。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人皇点头,不否认,因为这就是事实。

    “那儿臣请战,愿前往铲除逆周势力。”

    紫衣太子姬云声音沉稳,使人心生亲近之意,不明所以者,只闻其声,恐怕就以为这位太子殿下是真心要为父皇分忧。

    然而可惜,皇族之间,亲情淡泊如水。

    饶是不问朝政,只知享乐的九皇子也嗤之以鼻,对其装模作样的表现十分不屑。

    但他不表现出来,因为不参与,所以不理会。

    人皇不语,气氛就变得紧张,但殿上的大太子也跟着不语,连拱手的姿势都未曾变化。

    虽看似为父分忧,隐隐有几分威胁之意。

    父与子之间,似乎掺杂了一些东西,使之变味儿。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半晌,极端气氛达至最**,随着两字轻吐,气氛骤然缓解。

    人皇沉声道:“之前皇后曾与朕建言,希望你率九大武君铲除逆周势力,朕问你,有几分把握?”

    “十足把握。”

    人皇问,身为太子便答,答的毫不犹豫,或者说,早有准备。

    “哈。”

    轻笑一声,人皇满意点头:“既是如此,朕便等你凯旋消息了。”

    “儿臣定不负父皇所托。”

    宠辱不惊,即便如愿以偿,依旧保持平淡如水。

    这一幕,看在姬仙月眼中,暗道这位大哥的可怕,心机太重了。

    紫衣太子得令后,便缓缓退出大殿。

    直至其消失在大殿的尽头,姬仙月方才拱手对高座皇位的存在道:“父皇,不知您打算如何处置墨白一事?”

    “长姐这是何意。”

    九皇子闻言眉头一挑,他与墨白乃是兄弟,以为姬仙月此举是要父皇定罪于他,当即站出来拱手道:“父皇,儿臣以为,墨白与逆周势力多次战斗,事实证明,非其能为不够,实在乃是逆周势力强大,需要从长计议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父皇,墨白这么年轻,虽然被废除双腿,但相信未来一定会有办法痊愈的,您可不能卸磨杀驴。”

    姬星月也忙跟着瞎掺和。

    一句卸磨杀驴,吓得姬仙月与九皇子身躯一震,这小丫头真是什么话都敢说啊……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大太子离开,似乎大殿内的气氛也有些变化,多了几分人情味儿,或者说久而不遇的亲情气息。

    人皇轻笑一声,对姬星月的不敬言语不以为意,他挥手道:“神策之位,一旦继承,非死不能卸任,既然墨白受伤,便回到这皇城养伤吧,其余之事以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姬仙月闻言,颇为意外,印象中的父皇虽多半在闭关,但杀伐果断,一向是他之写照,似墨白这等大败,损失众多影神卫,下场决计不能好了,但眼前这位皇者竟如此宽容,反常的很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回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皇者不愿多语,挥手示意众子嗣离开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三人闻言,尽皆拱手退出大殿。

    行至殿外,姬先月欲会住所,却被姬星月拦住。

    “星月,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不明所以,姬先月美眸微微一怔,凝视拦路的女子。

    “我倒要问问长姐是何意?”

    姬星月有些愤怒,大殿内的言语,好在父皇放了墨白一马,不然可就出事了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稍微一顿,便回过神来,姬仙月哑然失笑道:“即便我不问,也终有会下出判决的一天,如今深夜,只我等三人在,若满朝文武下定论墨白,届时才难以收场,星月妹妹应该感谢姐姐的帮忙。”

    的确,墨白首战失利,多少会受责罚,便看轻重了,倘若当着满朝文武的面去袒护,判罪定然不能轻了,但当着眼前三人的面儿,即便定罪也能求情。

    人皇金口玉言,岂会更改,只是她没料到父皇会如此袒护墨白,竟丝毫不提他之过失。

    姬星月也反应过来,暗道却是这个道理,她俏脸一红,声音低沉:“是星月错怪姐姐了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,都回去休息吧,相信很快,墨白就要回来了,届时你可去探望一番。”

    姬仙月玉手轻挥,出言调侃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姬星月不念其他,只心中想着白衣双腿被废,此刻该是何等落魄,她的心也跟着难受。

    九皇子豁达,却不理会,嘿声道:“不就是双腿被废吗,相信一定会有办法的,大周境内,奇人异事多不胜数,这点小事儿,应当不是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但愿如此。”

    三人也不多逗留,各自分开,往寝宫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