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二百二十一章 回皇城的人

第二百二十一章 回皇城的人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大殿上,炉烟袅袅,尽管深夜,也不妨碍此中尴尬。

    轻笑一声,邃无邪不语。

    自知失言,左剑御微微拱手:“抱歉。”

    虽说抱歉,却没有一点儿要抱歉的意思,让大长老,右剑御都微微蹙眉。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

    邃无邪挥手,态度也冷淡几分。

    气氛弥漫着几分诡异,因此盛华年站出来打圆场道:“好了,众人无须介怀,既然邃无邪回归天剑院,那咱们也就事论事,此事调查的如何了?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话是对邃无邪说的。

    “尚无进展。”

    邃无邪也直接回答。

    这番话说得理直气壮,让人听了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那你此行是为何事?”

    “吾要在天剑院内静修一段时间,彻底领悟藏剑式。”

    邃无邪说了个谎,调查内奸的事情不能急,很有可能在座几人便有奸细,而且盛华年他不敢信任。

    “静修?”

    听到静修,盛华年负手,心里不知在想些什么,半晌,他点头说道:“也好,你之修为精进,需要巩固一段时间,那就再回观水崖吧。”

    观水崖,就是当初邃无邪被迫离开的地方,也是他枯坐十三载之地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求之不得的地方,邃无邪决意先安分守己一段时间,再暗中调查,能回到观水崖,确实不错。

    “既是如此,那便各司其职吧。”

    盛华年点头,挥手,示意众人可下去休息了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众长老拱手,各自离去,连带着邃无邪也返回观水崖。

    一切似乎都风平浪静,在众人离开后,诺大殿中,只剩下了两人。

    一是黑衣左剑御映冥。

    一是副院主盛华年。

    “方才,你险些暴露,知道吗?”

    半晌,确认四周无人后,盛华年缓缓开口。

    “邃无邪此行回来不简单,我之所以如此,也怕你被发现。”

    岂料,左剑御映冥开口,似处处为之着想。

    “哈……”

    轻笑一声,盛华年不以为意:“本座天剑即将功成,届时突破至入道境,邃无邪又如何,一样要败亡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声音,阴冷,狠毒,完全少了方才的仙风道骨。

    很难让人联想到一袭白袍的盛华年会是这种人。

    事实上,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映冥负手沉默,点头道:“我会替你引开邃无邪注意,使你专心悟剑,但也切莫忘记答应我之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本座说到做到,你放心便是。”

    什么事情?

    没人知道,或者说,不为人知的秘密,只有知道的人了解,不知道的人漠不关心罢了。

    见盛华年应下,映冥点头,旋即退出大殿,化作一缕青烟离去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目送映冥离去,盛华年冷笑摇头不语,凝视这大殿内的炉烟袅袅,感受最后一丝人情味儿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青烟远去,飘荡在天剑院上空,摇摇摆摆,飘忽不定,最终落至后山山巅上。

    月色如钩,清冷依旧,因为深夜的缘故,温度又下降了几分。

    但对修道者而言,聊胜于无。

    年轻的左剑御映冥剑眉星目,英姿逼人,他落至山巅上,负手而立,一袭黑衣猎猎作响,在夜风吹拂下,更显出尘,或者说阴沉。

    “踏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脚步声响起,山巅后,一袭紫衣缓步而来。

    是右剑御映雪。

    “你还不肯收手吗?”

    来人轻叹,言语之中多有劝阻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身躯微微一颤,不知为何,映冥不语。

    或许除了高层,没人知道他两人的关系。

    是兄妹,亲兄妹。

    黑衣为兄,紫衣为妹。

    任凭冷风吹拂,随着温度降低,黑衣声音也跟着转冷,他摇头道:“我别无选择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,你大可不必为我如此作为。”

    映雪微微摇头道:“人生在世,寥寥光阴,终有一天,你我都会尘归尘,土归土,执着眼前,只是自取灭亡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,此事你无须过问,作为兄长,吾有必要警告你一次,闲事莫问,上次你擅自出手,已经惹怒盛华年,吾不希望有下一次。”

    想起之前的雷霆之怒,映冥尚有些后怕。

    “我会阻止你的。”

    女子摇头拒绝,她想保下眼前的人,却不知该如何做。

    或许有些时候,只能凭借一点本心吧。

    “呵。”

    黑衣没有回头,因为他怕被这个妹妹看到眼眸中的杀意,冷笑一声,身形化作青烟,再次消失在山巅上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大周皇城,消息铺天盖地传得道出都是。

    大周神策侯,最璀璨的新星突兀陨落,这等消息令人震撼。

    很多人要拜访无双神侯府,却都被制止。

    是的,墨白回来了,趁着月色朦胧,便悄然回京,他不想让太多人注意。

    因为,这实在不是光彩的事情,虽然知道会被议论,但眼不见心静啊。

    无双神侯府内,很寂静,落魄萧索。

    叶甲出关了,成功步踏地魂境,而且是中期,这太出人意料,连他自己也喜不自禁。

    可看到白衣坐着轮椅回来,所有的喜悦又瞬间消弭。

    这位小侯爷究竟经历了什么……

    他愤怒,可也知道自己帮不了什么,因此寸步不离守护在白衣身边,甚至甘愿为其推着轮椅。

    倦九霄离开了,送回之后就未曾停留。

    一来,人皇出关,太敏锐了。

    二来,他需要去找黄泉,让黄泉来大周,帮助墨白解决眼下的麻烦。

    当然,这很有可能会牺牲。

    但争端中,哪有不死人的?

    谁都做好准备了,只看值不值得而已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湖水澄澈,泛出波光,昊阳神辉照耀下,有刺目光华。

    杨柳轻摆,微风拂过,更显风景如画。

    凉亭中,轮椅上,白衣安静坐着,凝视这湖光山色,神情惬意。

    身后是叶甲,他陪在一旁,穿着黑色劲装。

    来自边关的习惯并没有让他有所变化,尤其是晋升地魂境之后,一举一动,更显杀伐恐怖。

    在这山水画中,显得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远处,有身穿甲胄的侍卫走来。

    “启禀小侯爷,外面有很多王侯子嗣要拜见小侯爷。”

    在无双神侯府,这群侍卫依旧很难改口,但外面那不少等候的王侯子嗣却让人厌烦。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皇城之中有很多眼线,来自各大世家或者侯府,这是大家心知肚明却从不开口的事情。

    以至于皇城地下组织出来一张巨大秘网,来自于各侯府世家的探子组成。

    即便深夜,也很难瞒过他们。

    年轻神策回京,自然也不例外,因此一大早上就有众多王侯子嗣来拜访。

    不为其他,至少要探一探此中真伪。

    “不见。”

    白衣很果断,这群人来者不善,自然没有接待的必要,至于有没有后患,这不是自己该关注的重点。

    但是侍卫没有离去,他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,颤声道:“来了一位身穿紫衣的年轻人,他……他自称大太子……”

    白衣闻言,举起茶杯的手放至嘴边后,微微一顿,旋即一饮而尽,放下茶杯后,他点头道:“请太子殿下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得到回复,侍卫松了口气,忙退出凉亭,往侯府前院走去。

    无双神侯府大门外,早已聚集了各类来客。

    不说三教九流,最起码各大王侯子嗣,有名的京城世家都来此。

    他们熙攘,议论纷纷,但声音都不大,因为一名等候的紫衣年轻人引起所有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“那不是大太子吗,他怎会来此?”

    “听闻昨夜人皇颁旨,命大太子全权处理让逆周势力之事,但不知为何,他选择来到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大太子有意接近墨白?年轻的神策双腿虽废,但人皇不予怪罪,未来恐怕依旧前途无量啊……”

    小声议论着,但再细微的声音也能传入紫衣太子耳中。

    对此,他微微一笑,不以为意,静静等候。

    对于自小在皇族宗门修炼的大太子而言,无双神侯府,还是第一次来,但第一次,就被拒之门外,等候良久。

    也算难得的感慨了。

    “请大太子进入。”

    这时,侍卫自侯府内走出,恭敬拱手,并为这位皇族太子让出一条道来。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大太子儒雅有礼,言语中,无论对方三教九流,总会带上一丝和煦微笑,让人心生亲近之意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自信,是一种习惯,也是一种手段。

    皇者驾驭人心的手段。

    大太子学得很好,以至于在其进入后,众多王侯子嗣也纷纷四散而去。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很显然,年轻的神策在,但并不给自己这些人面子,唯有皇族才可以,他们还待在这里作甚?喝西北风吗?

    开玩笑,回家吃喝玩乐,不是更好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都说了是第一次来到无双神侯府,穿越走廊,四通八达,往后面的山水亭走去。

    无双神侯府虽大,但比之皇宫,依旧天壤之辈。

    而大太子,对这里也不甚上心,唯一上心的,也就属那白衣神策了。

    远远地,他便看见山水亭中,白衣神策的轮椅,他静静坐在轮椅上。

    仿佛成了废人,又好像一位迟暮老人。

    一个年纪轻轻,却璀璨大周的神策侯,此刻经历巨变,依旧平淡无奇。

    原本就有一丝兴趣的紫衣太子,登时又多了几分兴趣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