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二百二十二章 太子临

第二百二十二章 太子临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缓步向前,紫衣太子与白衣神策首都会面。

    这或许会被有心人猜测。

    但对眼前的两人而言,不足为道。

    “你便是神策?”

    紫衣负手,缓步向前,轻声询问。

    “微臣墨白,因双腿缘故,不能行礼,还望见谅。”

    墨白拱手,君臣之礼依旧,哪怕眼前人并非人皇。

    “哈,无须客气。”

    轻笑一声,姬云不以为意,他瞥了一眼石凳子,问道:“吾可能坐?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墨白闻言,颇为意外,倒不是他要坐下,而是称呼。

    大太子,最有望继承人皇之位的人选,自称或是本太子,本宫。

    但眼前紫衣却是以吾称谓,显然自降了身份。

    虽是一些小小细节,但对聪明人而言,总会得到不少的信息。

    就比如墨白。

    墨白已经明白了眼前太子的意图,微微点头,嘴角含笑:“自然。”

    “却之不恭了。”

    紫衣拱手,旋即坐下,他瞥了一眼白衣身后的叶甲,不自禁点头道:“地魂中期修为,足以在大周担任不错的官衔了。”

    “自然。”、

    不置可否,墨白也跟着点头,挥手为紫衣倒茶,轻声道:“殿下不妨有话直言吧。”

    “哈,神策果真快人快语。”

    微微错愕,看着那沉稳双手为自己倒满香茶,轻轻点头,再次起身,拱手道:“吾前来,是因父皇下令,希望能铲除逆周势力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微微一顿,抬眸看了白衣一眼,略带歉意地道:“神策莫要怪罪,听闻神策败战而归,为减少伤亡,铲除此势力,姬云前来,特地请教。”

    他很顾忌墨白的感受,但有些话,总会不知不觉的揭开伤口。

    一句抱歉,总比没有的好。

    很会做人。

    这是墨白给这位大太子的评价,他点头,做了个“请”的姿势,道:“殿下坐下谈吧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可谓给足了面子。

    墨白也不隐瞒,直言了:“不知太子打算以多少兵力,铲除逆周。”

    “遮……”

    不明所以,紫衣太子仍旧回答道:“吾打算率领九大武君前往,另有宗门高手不计其数,相信应无意外。”

    “若无意外,殿下何必来找我呢。”

    墨白摇了摇头,也是做足了派头,叹气道:“九大武君虽强,但终究不入道之境,怎能与魔武皇匹敌。“

    魔武皇……

    听到这三个字,淡然的紫衣太子也不淡定了。

    他微微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三百年前的密辛,知道的人大多身亡了,但身为皇族长子的姬云,记忆犹新。

    自己父皇功参造化,也不敌那位大伯,最终还是三教之道门出手,方才化解此中灾难。

    紫衣太子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这引起了墨白的好奇。

    “莫非魔武皇真的这般强?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轻笑一声,紫衣太子不答,反问道:“神策可知晓当年影神卫有多少人?”

    “不知……”

    墨白摇头,这很久远了,他确实不知。

    “三百年前,影神卫有三万三千人。”

    紫衣太子语出惊人,就是墨白也为之震慑。

    三百年前,三万三千人。

    三百年后,只剩三千人……

    这其中差距之大,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看白衣不语,姬云笑道:“不知神策还能提供何消息?”

    “这嘛……”

    回过神来,墨白点头道:“大周四大绝地之一—修罗血海,此刻已被逆周势力占领,太子殿下若想剿灭,恐怕要在此中费些功夫。”

    修罗血海被血魔等人控制,那里镇压的是谁,墨白知道,眼前紫衣太子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果然,姬云闻言后,再次起身,拱手道:“多谢神策提醒,吾知晓该如何做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不送了。”

    白衣点头,可谓是做足了范儿。

    这一幕,看在叶甲眼里,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自家小侯爷虽强,但始终受伤非轻,何以如此居高自傲,让太子殿下服服帖帖?

    “哦对了……”

    姬云拱手后就要离去,但很快他又转过身来,似想起了什么,忙提醒道:“神策,据我所知,您双腿被废,但天下有一种奇骨,名为玲珑骨,若是神策能想办法得到,恢复也非难事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墨白眼眸里闪过一丝光亮,那是复生的希望之光,他有些激动,点头拱手道:“多谢殿下提醒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,那吾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似乎微不足道,姬云看墨白那一丝光亮,心中冷笑:还不是一样上钩了,于是转身离去,很快在侍卫的带领下,出了无双神侯府。

    目送大太子离去,山水亭中,也仅剩墨白与叶甲二人。

    最终,叶甲压抑不住心中的疑问,小声提醒道:“小侯爷,这毕竟似太子殿下,您的呃……所作所为,似乎不太妥当。”

    “哈?”

    听到叶甲的提醒,墨白摇头笑问道:“你觉得大太子此人如何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叶甲一介武夫,不懂得阴谋诡计,他也只得摇头道:“人中之龙。”

    “那只是表面现象罢了。”

    墨白摇头否认。

    “不知小侯爷何意。”

    叶甲更加迷茫了。

    “龙有真龙,更有蛟龙,真龙威仪,表里如一,让人臣服。蛟龙之能,看似和善,实则阴险难测,这位大太子虽使得一手好的假面孔,然其心阴险如针,更善攻于心计,我之所以这般居高自傲,就是让他对我放松警惕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属下还不是太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白衣一时语措,看那叶甲迷惘模样,只得挥了挥手道:“罢了,这些无关紧要,你去打探一下大太子所言玲珑骨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玲珑骨虽只是一提,但听闻能帮小侯爷恢复,叶甲已经心动,他正要出发,但又为难道:“不知小侯爷,我该往何处寻?”

    “不用麻烦,你只需在皇城中散布消息,神策侯墨白重金求玲珑骨之下落即可,自会有人告知你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真有这般神?”

    看白衣神态自若,叶甲心怀疑虑,不过他不敢质疑,当即拱手,下去安排了……

    湖光山色,映照波光粼粼,双腿残废的人,在最终一人离开后,终于露出疲惫之色。

    有时候,人最大的悲哀,莫过于不能以真面目示人了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紫衣太子离开无双神侯府,从进到出,不过半个时辰。

    但这半个时辰发生了什么,谁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也无人敢打听。

    不说紫衣太子修为恐怖,但论无双神侯之威势,就无人敢擅自探访。

    出了侯府的紫衣太子,一路马不停蹄,往皇宫赶去。

    他没有面圣,面见自己的父皇,而是去了深宫自己母后所处的寝宫。

    深宫深锁,不问朝政,却时刻关注着国家大事。

    “母后……”

    来至殿门前,紫衣太子负手而立,轻声敲门,两旁侍女侍卫似乎什么都未曾看见,连眼眸都没有眨一下。

    这里,都是皇后娘娘的心腹之人。

    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内中传出威仪声音,带了几分慈爱之意。

    “吱呀……”

    轻叩殿门,缓缓打开,紫衣太子缓步踏入,并且再次将殿门关闭。

    “咚”的一声,殿门关闭,转过身的刹那,紫衣太子就见雍容华贵的皇后娘娘负手而立,背对自己。

    “母后……”

    紫衣拱手,声音恭敬。

    “你去见墨白了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对于眼前栽培自己的母后,姬云从未想过隐瞒。

    “如何?”

    对于姬云此举,耗尽心血的皇后娘娘也很满意,因为他知道自己所教过的谨慎。

    “墨白此人有心计,但居功自傲。”

    姬云说出自己的看法,在其眼里,墨白确实是个人才,但还不至于处处防备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皇后娘娘闻言,美眸微蹙,有些不悦,转身瞥了姬云一眼,提醒道:“看事无须看表面,也许有些人比你想的更加深远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微微一顿,姬云点头说道:“皇儿受教,但还有一事需要向你禀报。”

    “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“是关于玲珑骨。”

    姬云恭敬说出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宫殿内,气氛骤然下降,就是跟随在母后身边几百年,姬云也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半晌,皇后娘娘凝视姬云,沉声道:“你可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!”

    “知道。”

    暗自抹了一把汗,姬云点头道:“玲珑骨乃是母后传承至宝,但其功效却对症墨白,儿臣想,倘若将一些消息透露给墨白,或许能收为己用。”

    沉默。

    沉默使大殿内的气氛变得诡异,良久不曾变化,好似陷入静止。

    静止的自然是身体,但真正决策的人仍在思虑。

    皇后娘娘已经明白姬云意思,玲珑骨,乃是至宝,墨白双腿被废,若能以玲珑之骨代替,不仅可使其双腿恢复,修为更能大幅度提升。

    但这可能吗?

    玲珑骨至关重要,她不会选择用在墨白身上。

    一个很有可能是紫微帝星的少年身上。

    但姬云不肯放弃,他看母后模样,知道没有太多转圜余地,他拱手道:“母后,玲珑骨虽重要,但母后倘若在其中施加一些手段,不仅可以保证玲珑骨不丢失,而墨白也能为咱们所用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一语惊醒梦中人,皇后娘娘闻言,美眸流转一丝异彩。

    她只顾着保住玲珑骨,却忘记了此宝物能擅加利用,得到更多利益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姬云的言语为她提醒了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也为白衣带来危机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