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二百二十三章 玲珑骨

第二百二十三章 玲珑骨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皇宫深阙,后仪之姿,经紫衣太子稍一提醒,便醒悟过来。

    不错,倘若有玲珑骨,牵制墨白,这背后能带来多大利益,不言而喻了。

    “你要如何做?”

    建议是紫衣太子提出,自然也该有他说出计谋。

    “母后传有缔结魔血,只要将其根植在墨白心头,他之生死便由您来掌控,以玲珑骨为代价,将魔血植入,他便不能反抗了。”

    姬云说出心中毒计。

    是很毒,不过一面之缘,便落入险关,紫衣太子的手段,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皇后娘娘闻言,同样很满意,铲除墨白不如将之化为己用,她挥手道:“此事,本宫会安排,你前往调集九大武君,去剿灭逆周势力,切记,小心为上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母后关心,儿臣知晓。”

    紫衣点头,拱手退出宫殿。

    炉烟袅袅,透过窗户,外面月明星稀,一双明亮眸子带有威仪,雍容的面容上露出一丝诡异笑容,皇后娘娘喃喃自语道:“墨白……你纵使是紫薇帝星,依旧难逃本宫掌心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时日一晃,数天过去,一切都有条不紊的在发展,神策闭关不出,就是姬星月等人也不得见,谁也不知道其中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这日,晨曦破晓,旭日东升,神辉洒落,一片晴空万里,独对氤氲混沌,如日中天的大周皇城,万载不朽。

    叶甲去忙着四处公布寻求玲珑骨的下落,自然而然地引动众多王侯子嗣,世家动心。

    然而玲珑骨神秘,有些人甚至未曾听闻,又如何能提供帮助?

    于是,一位臭烘烘的乞丐见到告示后,不动声色地来到了无双神侯府。

    无双神侯府内,本不是谁都能轻易进入。

    但似乎病急乱投医,能找到恢复方法,任谁都要迫切不已,于是这乞丐在叶甲带领下,轻而易举见到了平日里无法见到的年轻神策。

    “神策老爷。”

    乞丐年岁很大,头发乱槽,浑浊的眼眸,苍老面容,无不验证他之萧索,他之迟暮。

    “听闻您有玲珑骨的下落?”

    年轻神策并没有以貌取人,因此也带了敬称。

    有些意外,受宠若惊的老乞丐没想到这位神策这般和颜悦色,颤巍巍地自怀里掏出一副卷轴模样的东西,恭敬递给墨白,恭声道:“老朽日前在城外捡了一个包裹,包裹内有这么一个卷轴,是路观图,或许能对神策有所帮助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墨白闻言惊讶,看了一眼叶甲。

    后者会意,当即走上前,接过卷轴,递给墨白。

    轻轻挥手,卷轴哗哗展开,落至石桌上,展开后,上方密密麻麻,有山峦地界,粗细不一,显然是一个路观图。

    路观图标注的位置很多,囊括小半个大周国境,以皇城为始,绵延不绝,西至西海,北至边荒,然在边荒有一座神山,高达三千丈,直入云霄,又名矗天壁。路观图,截止至此处,再无其他,令人意外。

    “矗天壁……”

    墨白皱眉,卷轴并没有合上,他这么静静看着,内心也陷入了思考的疑问。

    矗天壁,这是个略微熟悉的地方。

    但究竟是什么所在,有什么秘密,他却记不太清楚了

    念及此处,墨白又细细打量了一番这位老乞丐。

    老乞丐穿的破烂,臭气熏天,面容褶皱,双眼无神,体表没有一丝气息散发,如此看来,就是一个普通乞丐。

    “老人家,我想问问,这路观图,你如何确定是玲珑骨的下落呢?”

    上面并没有标记有关玲珑骨的任何记载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老乞丐犹豫片刻,如实回答说道:“在三十年前,老朽当时还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壮年,因北部边荒战乱频频,一些边城之地的百姓都选择往内中迁徙,老朽也不例外,当时跟着众人翻山越岭,途径矗天壁时,发生了一些意外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的时候,老乞丐浑浊眼眸中露出了惊恐之色,仿佛这无数岁月的时间依旧不能让他忘却当年的恐惧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微微皱眉,这老乞丐有些变化,白衣忙问道:“发生了何事?”

    “当时……当时是深夜,大概有数千人从矗天壁经过,行走的时间久了,大伙儿便选择休息一晚,但就是那一晚……”

    老乞丐的嘴唇哆嗦,恐惧不已:“那一晚……山上出现了一块骨头,晶莹剔透,它出现后,发出婴儿的啼哭声,但凡听到这啼哭声的人们,都缓缓睡去,而我……因为当时我去打水,看到那天空漂浮的晶莹骨头,没有敢靠近,等时间久了,那骨头又回到山上,我才悄悄过去,但……但那些人……他们都……”

    老乞丐没有继续说下去,老泪纵横。

    墨白也没有继续再问,或许那其中有他很多的亲人,自此长眠不起。

    “后来,老人家您便来到了皇城?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

    老乞丐摇头,他说:“那一天,我吓得精神紊乱,一路跌跌撞撞,这些事情,我本记不得了,但前些日子,因为在皇城官道外捡到了这个包裹,才让我又突然记起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,那可真是奇怪了。”

    白衣没有再问下去,即便他想知道这包裹哪来的,恐怕老乞丐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,于是他问道:“老人家,多谢您提供消息,不知道您想得到些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老乞丐似乎没想到神策说话算数,竟要报答自己,感叹道:“我年纪大了,也无多少日子可活,只求能安度个晚年便好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沉吟片刻,白衣吩咐叶甲道:“那你便去取千两黄金来送予老人家,让他能过个安生日子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一千两黄金,真不是个小数目,叶甲也有些惊讶,但回过神来,就打算去办了。

    不过老乞丐显然没有这个打算,他忙挥手,恭敬道:“神策,您可能误会了,老朽的意思,是希望神策能收留老朽,哪怕在无双神侯府打个杂什么的也行。”

    这倒是令人意外了。

    白衣瞥了老乞丐一眼,沉吟半晌后,方才点头,问道:“老人家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老朽名叫原上智。”

    听到收留,老乞丐那脏乱浑浊的面孔上也露出几分激动之意。

    原上智。

    这倒是个不错的名字。

    嘴角微微翘起,白衣也不多虑,当即挥手道:“叶甲,去为这位老人家安排住处吧,他若喜欢些什么,就去做一些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叶甲拱手应下。

    “多谢神策,多谢神策。”

    老乞丐激动的很,最终被叶甲带离山水亭中。

    无人打扰,这一副路观图,却给了墨白无限沉思。

    矗天壁,一个奇怪的地方。

    他的眸光盯着路观图那高耸入云,栩栩如生的山峰,皱眉不解。

    看来,唯有到了这个地方,才能解决疑难。

    “在看什么?”

    突兀的,有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吓我一跳。”

    墨白忙回头,就见一袭白衣出现在这里,探着脑袋,满脸茫然。

    剑孤寒,无敌剑侠剑孤寒。

    他又来了。

    似乎最近有些勤快。

    因为自己的出现,剑孤寒很少回草炉了,多数时间都要在无双神侯府度过。

    虽不清楚原因。

    但自认聪明的墨白也能猜出几分。

    想必那老先生黄延稀不放心自己此刻的状态,特地请他来的吧。

    但他不知道,眼前剑者内心也隐隐有想亲近年轻神策的怪异感觉。

    “是地图,有关于玲珑骨的地图。”

    墨白没有隐瞒,对剑孤寒,他也很信任。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有些时候,不需要原因,仅仅感觉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“地图,玲珑骨,那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剑孤寒挠了挠脑袋,表示不明白。

    “能治好我双腿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墨白指了指自己那残废的双腿。

    这下,剑孤寒恍然大悟,他点头说道:“那我陪你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?”

    墨白有些不放心,上下打量了剑孤寒一眼,最终问了一句:“行吗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于是,在接下来的半日光景,白衣神策就开始吩咐叶甲收拾行李,准备出发了。

    有些时候,忙碌起来的年轻神策,真不敢相信自己是个废物了。

    就在即将出发的时候,前院内,突然一阵吵闹,伴随着熟悉的声音,看到轻灵步伐,就是一阵香风袭来。

    “墨白,你……怎样了!”

    来到身边,没有扑上来,因为白衣还坐着轮椅,但一双噙着泪花的美眸不能作假。

    “星月公主?”

    微一抬眸,墨白就看到这位俏美人儿。

    “你要去哪?”

    星月公主开口询问,有些赌气,似乎这么长时间不让自己进入,心中不开心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要去找治愈双腿的方法。”

    墨白实话实话,因为,也没有隐瞒的必要,更何况,真正废掉不思进取的人,恐怕再人皇眼中,也没有价值了吧。

    那自己现在唯一的价值就是这年轻的本事,卓越的天资。

    但这一切的前提,还是要恢复如常,顶着残废的双腿,什么都做不了。

    “我陪你去!”

    姬星月没有任何犹豫,用不容置疑的口气回应。

    “当然,还有我们。”

    府门口,灵彩儿,九皇子,姬仙月也同样出现,三人都来了,算上星月公主,有四人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墨白有些发懵,难道要带着一群皇族远赴边荒吗?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