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二百二十四章 天虎黄泉

第二百二十四章 天虎黄泉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姬星月,大周小公主,深受人皇宠爱。

    九皇子,不学无术,但被封疆裂土,也属必然。

    姬先月,长公主,一身修为高森莫测。

    灵彩儿,灵武君之女,同样位高权重。

    这四位,任何一人,放在大周,都将是响当当的存在。

    如今,非要和八竿子打不着的墨白牵扯。

    墨白有些头疼,也好心劝道:“一路上凶险难料,我自己尚且难保,诸位不怕危险吗?”

    “不怕。”

    姬星月第一个回答,毫不犹豫。

    在她看来,能跟在墨白身边,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一旁,姬仙月看自己这个妹妹如此果断,倒是诧异得紧,之前对墨白冷淡,如今又变成这般模样,如此多样的性格,总让人觉得不放心。

    “对啊兄弟,你现在都这样了,更不能少人照顾,有本皇子在,起码能帮上一些忙,不要忘了,兄弟我还有神辇呢。”

    神辇,确实是个有利的交通工具。

    墨白有些心动了。

    “为了安全起见,吾也请霜寒尊同行了。”

    姬仙月语出更是惊人,让墨白也跟着意外。

    霜寒尊。

    四尊之一的霜寒尊回来了?

    即便回来也不要紧,可怕的是,姬仙月竟然请他随行。

    这固然得到保障,但多少有些不方便。

    四双眼睛盯着,墨白皱眉,最终只得叹了口气:“好吧,但我也事先声明,此行或许会有些凶险,众人都要小心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自然。”

    见墨白同意下来,四人都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灵彩儿,虽然由始至终未曾言语,甚至与墨白也没有一刻的对视,但默认中,他们都不言语。

    故事,有开始,就有结束。

    夫妻不成,情义仍在,哪里又能即可沦为敌人呢?

    于是一伙人儿,就这么商议下来,决定一同前往。

    墨白更是转而吩咐叶甲,让他先赶往边荒,探视母亲彩阳夫人与北冥雪情况,顺便请大哥墨无踪协助。

    对此,叶甲毫不犹豫,只要白衣神策吩咐的事情,他必然完成。

    于是,一伙人,浩浩荡荡,自皇城出发了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大周皇朝,皇城中的人准备出发,而远在边荒的人却急急忙忙赶来。

    一路穿风破云,化作暗芒消失在天际,仿佛不曾存在,仿佛不曾出现,然实际上,就是有这么一个人。

    他的速度快到极致,身法也展现到极致。

    那就是黄泉。

    黄泉,墨白的分身,唯一可靠,值得信任的人。

    如果还有谁能值得信任?

    白衣神策会毫不犹豫的回答—黄泉。

    对黄泉的信任,恐怕要比那神秘的倦九霄还要多上几分。

    最起码,他们之间没有任何秘密隐瞒。

    黄泉来大周,也是希望能帮到墨白。

    而且他也有自己的私心。

    对黄泉而言,他是魔体生成,如今又借助神秘道经,踏入地神巅峰之境,怎会敢于寂寞,做一个冠军侯?

    不如大周错综复杂的势力来得刺激。

    他只有两个目地,一是将少离带回北荒。

    二是助邃无邪扫除祸患。

    但在此之前,要做的事情还有一点,那就是改变容貌。

    对黄泉来说,改变容貌不是太难。

    他一路行至天剑山下,凝视那流转的氤氲之气,蕴含剑道意志,令人惊心。

    随手一招,一张铁面具出现在手中。

    铁面具呈现虎形,不怒自威。

    配合他那黑白相间的粗糙布衣,身后负者的一口墨黑长剑,更显神秘诡异。

    此面具,黄泉又称之为天虎面具。

    寓意剑之极,虎之威,天下无双。

    “算算时间,也差不多了……”

    凝视天剑山,覆盖在天虎面具下的冷眼凝视天剑院。

    他身化流光,往高处而行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月明星稀,暗淡星空隐隐有风雨欲来之势。

    天剑院,大周境内,超然物外的剑道宗门,随着乌云盖顶,也带来几分沉闷之意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闷雷响,响彻天际,震撼天剑山顶。

    天剑山顶,是谁待得地方?

    是副院主盛华年。

    观水崖上,白衣枯坐,听着隆隆瀑布之响,但天际闷雷乍现,让他心中隐隐有不安预感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又是一声惊雷炸开,旋即狂风袭面,脚步起落间,黑影已然立于身后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察觉杀意凛然,邃无邪起身,转眸凝视那被光华覆体,不见真容的人,微微皱眉,沉声道:“你是何人?”

    “取命之人。”

    黑影不由分说,起手来攻。

    他很强大,强大到一举一动,暗合天地之势,随着掌风起落,天地变色,一掌释放恐怖威能,要轰杀眼前白衣。

    “去……”

    白衣沉着以对,微微后退,伸手一指。

    倒插地面上的四口神剑之一。

    赤芒闪耀夺目,化作流光破空而来,南明离火铺天掩地,要将黑影击杀。

    “天真……”

    黑影很自信,那是因为他有相应的实力。

    邃无邪拥有地神境修为,又有绝学傍身,神兵加持,地神巅峰他也有自信一战。

    但很可惜,黑影似乎要超过地神巅峰,随意一击,剑意争鸣,旋即倒飞而回。

    “怎会……”

    有些意外,突然出现的黑影,似乎强大得有些离谱。

    但这又如何?

    邃无邪不语,他负手而退,落至悬崖边际,旋即整个人漂浮在空中,再招手。

    “铿然”两声脆响,就见黑白双剑腾空,于天空划出耀目之彩,黑白二色绽放光华,要绞杀黑影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黑影不语,猛然一对,起掌落地一刻,磅礴力量震撼观水崖,草木瞬间摧折,山石崩裂,化作磅礴气劲轰向双剑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恐怖力量瞬间爆发,双剑倒飞而回,连带着邃无邪也受到一定创伤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闷哼一声,邃无邪于虚空屹立不稳,他招手,最后一口青剑也腾空而起,释放无尽生机之力,护住己身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就在此时,黑影再次袭来。

    速度极快,眨眼已至身前,再攒一掌。

    毫无悬念,猝不及防的邃无邪瞬间重创,张口呕红,再次倒退百丈,于虚空屹立不稳,捂住胸口,皱眉凝视黑影,沉声道:“你究竟是何人?”

    “去问阎罗吧。”

    黑影猖狂,高傲,那是因为有猖狂,高傲的本钱,他自信的修为,足以碾压邃无邪。

    本以为随意而为就能斩杀,不曾料,此子如此顽强。

    但终究受到重创了。

    “暗影灭尘!”

    黑影起手,无尽黑元澎湃而出,携起魔氛滚滚,铺天掩地。

    绝望,绝望情绪瞬间蔓延而出。

    邃无邪万万没料到,突兀出现的神秘人手段之强大,让他五重抵抗。

    喜悦,喜悦情绪在黑影内心肆虐。

    终于等到了这个机会,只要铲除邃无邪,那天剑院,将再无威胁。

    可有些时候,天不遂人愿。

    人,自也不随其愿。

    就在黑影准备出手之际,突然有一丝危机感临身,他抬眸一瞬,就看到远处高山上,一双冷眼冷觑战局,盯住了自己。

    “高手!”

    只是一眼,黑影做出判断。

    然而下一眼,他就看到一道流光破空而至,化作锐利剑芒,那凭空而生的魔气更是恐怖。

    “是谁!”

    黑影怒吼,声音嘶哑,让人辨别不得身份,然而他凝聚一身暗元的掌劲也只得轰向那口足以威胁生命的一剑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剑气纵横,真元滚滚而出,气浪翻滚,将受创的邃无邪击打落至地面。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

    落地的白衣很惨,再次吐出一口血,凝视黑影所处位置。

    “嗖嗖嗖!”

    旋即,一口墨黑长剑空中旋转而落,插入地面,登时恐怖剑气四射而出,很有规律,围绕剑身旋转过后,尽数倾泻于黑影。

    “轰轰轰!”

    黑影不得已,只得连续抵挡,随着最后一道剑气被挡下,在抬眸,就见月下,一道绝世身影缓缓飘落。

    “剑至九霄风云起,

    贯通碧落叹无渊。

    天无影,虎凝形。

    傲视人间笑黄泉!”

    伴随响亮诗号,绝代之姿自九天而落,负手之余,单足踏于剑上。凝视黑影,沉声道:“离开,否则黄泉路开!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来人英姿霸气,头戴天虎面具,白发飘飘,如黑夜中的杀影,如修罗炼狱的使者,又隐含一丝正气沛然。

    诡异的人影,诡异的剑者,使黑影心中警惕,但他不退,冷笑道:“邃无邪之命,吾必收下!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杀声起,人瞬动,黑影瞬化而出,暗芒破空,袭向天虎黄泉。

    然黄泉不语,面对袭来攻势,他足踏起落,落至地面,再招手,墨剑出,鬼神惊。

    “呲……”

    火花四溅,鬼神诀斩,魔气翻腾而出,瞬间破除黑影护体罡气。

    “不好,退!”

    罡气被破,发丝斩落,险些露出真身的黑影当即掩面,化作黑雾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来得快,去得也快。

    邃无邪在远处观战,受伤颇重,看黑影退去,这才松了口气,凝视那头戴天虎面具的剑者,声音虚弱,拱手问道:“多谢阁下,敢问阁下是谁,为何救我?”

    “你的话,太多了……”

    故作高深莫测,黄泉并不打算暴露身份,他瞥了一眼邃无邪,便看出其体内黑气纵横,颇为严重,当机立断,伸手连连点出,封锁其体内穴位,暂时堵住邪气去路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邃无邪突觉眼前一暗,当即昏迷过去。

    “唉,麻烦。”

    黄泉见状,无奈摇头,走上前将其扶住,旋即化作流光,离开观水崖……

    ps:看简介有惊喜,有问题第一时间联系水波,水波会第一时间解决,水波说过,这是一本书,一本人情恩义且带装逼的书,故事很精彩,咱们慢慢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