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二百二十五章 意识深处

第二百二十五章 意识深处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天剑院后山,闭关的神秘山洞内,暗芒落入其中,现出身形,黑衣褪去,一袭白袍猎猎,正是盛华年。

    他露出不悦之色,十分恼怒。

    “怎么?失败了?”

    身后,不知何时,黑衣映冥出现,负手而立。

    “有神秘高手介入。”

    盛华年言语里有些惋惜,这次,他冒着暴露的危险,就是想解决邃无邪,安心突破入道境,但最终,仍被其逃走,更增添几分危机。

    “你似乎很担忧?”

    “呵,我只是奇怪,扰战的神秘高手,明明只有地神巅峰的修为,比我如今还要差上半分,但其出手果决,剑式惊奇,隐隐含有克制吾修为的能力,很值得注意。”

    盛华年摇头,说出他最担忧的问题。

    神秘天虎面具高手,一口墨黑长剑,所学尽皆带有魔气,整个大周境内能有地神巅峰修为的强者,屈指可数,这人到底是谁,已成了谜团。

    最可怕的是。

    天剑院的危机,邃无邪被他所救。

    那神秘高手的目的显然,要救走邃无邪。

    邃无邪的朋友,自然也就是盛华年的敌人。

    “吾要继续闭关,争取早日突破入道之境。”

    盛华年不敢继续想下去,他决意利用天剑之能,突破入道境,届时,将再无隐瞒的必要。

    “拭目以待。”

    映冥依旧淡然,仿佛事不关己,但白袍中年人知道,只要自己有危险,他会第一个冲在最前面。

    因为什么?

    约定!

    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“哈!”

    自信一笑,盛华年缓步踏入洞中,随着他脚步踏入,洞口外,紫色光华覆盖,将之包裹,里面什么情形,也就不能看到了。

    黑衣映冥凝视巅峰武者步入,沉默不语,只是静静守候在外,一切风轻云淡,他只盼望早日度过黑暗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荒野之中,暗芒疾行,破风穿云,月明星稀之下,唯见一道流光穿梭而过。

    最终,来至一处无名山巅上,流光落地,现出身形。

    头戴天虎面具,墨剑负于身后。

    是黄泉。

    他搀扶着昏迷的邃无邪落至山巅上。

    冷风吹拂,更添凉意,刮得长袍猎猎作响。

    “喝……”

    为防止邃无邪伤上加伤,他挥手,暗芒将之覆盖,形成罡气不灭,护住邃无邪周身。

    最好这一切后,他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再过三个时辰,邃无邪便能完好如初。

    念及此处,他盘膝而坐,坐在山巅上,静候晨曦破晓,旭日降临。

    黄泉不语,静候破晓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然此刻的邃无邪虽昏迷,但混沌意识内有万千流转。

    昏暗,一无所有的混沌空间内。

    飘忽不定的神识模模糊糊来到此地。

    邃无邪凝视眼前一切,突兀觉得陌生,但也有一股熟悉之感。

    “这是哪里……”

    混沌的空间,无人响应,唯有暗气流转,再无其他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邃无邪突兀变得紧张,他清晰记得自己被那神秘黑影所伤,而后出现的神秘剑者救了自己一命。

    黑影神秘,剑者同样神秘。

    不同的是,一者杀,一者救。

    眼前的混沌景象,让他感到了恐怖力量流转,拥有一定威胁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

    浓郁的呼吸声,响彻在耳边,邃无邪以为听错了。紧接着,伴随诡异嗡鸣。

    在其面前,虚空扭曲,黑影凝形,很快化作身穿黑袍的男子,漂浮空中,威武之姿,霸气绝伦。

    “邃无邪。”

    黑影凝形,面孔渐渐露出,眉清目秀,震惊邃无邪。

    是自己的面孔,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究竟是谁!”

    回过神来,倒退了两步,邃无邪眉头转冷,凝视那相同面孔。

    “吾……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是谁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是我。”

    莫名其妙的对话,牵扯出神秘黑影,他负手而立,屹立虚空,俯瞰邃无邪。

    同样的面孔,不同的威仪。

    邃无邪,很年轻,一袭白衣,虽天资卓越,始终没能脱去那一抹稚嫩。

    黑袍之影,却脱去稚嫩,成为一代皇者,威仪之姿,天地动容。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邃无邪不语,因为他已经无话可说了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眼前的是真,是假,是虚是幻,或许这只是个梦吧。

    “这是梦,但真实存在。”

    似乎能看穿邃无邪心里在想什么,半晌沉寂过后,黑袍开口,说出邃无邪心中所念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再次一惊,倒退了一步,白衣不知说什么好了。

    “你的秘密,吾都知道,吾说过,你是吾,吾是你,你吾一体,只是自认正义凛然的你,将吾抛弃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抛弃,吾为何抛弃你?”

    邃无邪觉得好笑,这黑影神秘,但说出的话却让人嘲弄。

    “十三年前,父母离开天剑院,传出死讯,你可还记得?”

    黑影开口,一语惊醒梦中人。

    这句话,如刺骨血刀,深入骨髓,痛彻心扉。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邃无邪摇头,露出悲色:“我不会忘记,也不敢忘记。”

    “不,你忘记了。”

    黑袍声音变得凌冽,同样的面孔,说出的话字字诛心。

    “没有!我没有。”

    这世上,邃无邪自认修道之极,很少心境再起波澜,唯独父母,那曾经亲切熟悉的面孔,让他险些崩溃。

    他否认,因为他记在心里。

    “若没有,你为何将吾抛弃?”

    “可笑,你不过是邪念罢了!”

    邃无邪面色悲痛,凝视一模一样的自己,咬牙切齿,沉声道:“我杀了你!”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他起掌,毫不留情,伴随恐怖力量翻涌,直击向黑袍的自己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一掌命中,黑袍邃无邪瞬间粉碎,化作齑粉,然而下一刻,他再次凝形,出现在距离其身侧三丈处。

    负手而立,一如既往,没有因这一掌而受到任何伤害。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

    反倒是邃无邪,这一掌将幻影击碎,自己却如遭受重创,吐出一口鲜血,倒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“你对吾有深仇大恨吗?吾是你,是你的希望,是你的复仇之火,你杀我,就是在灭绝自己的生机。”

    凝视受创的白衣,黑影依旧,神情冷漠,不似原本的邃无邪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邃无邪凝视黑影,捂住胸口,皱眉道:“你究竟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报仇……”

    黑影吐出两个字:“这是吾存在的目的。”

    “找谁报仇?”

    微微一怔,邃无邪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,吾也知道,何须多言。”

    黑影摇头,负手而立。

    “不,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邃无邪摇头,试图否认。

    “哈!”

    然黑影轻笑,不以为意,道:“知道今日,是谁要杀你吗?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突然转移了话题,让白衣微微一怔,下意识地开口询问。

    “盛华年。”

    黑影开口,说出那人身份。

    “是他……”

    邃无邪没有意外,沉默下来,他也早该猜到,但那滚滚魔气,磅礴至此,让他意外。

    “昔年,邃渊本该继任副院主之位,但盛华年不允,他设计请来剑塔之人,以剑道武学吸引,最终让邃天渺离开天剑院,而你母亲席渊虹跟随,最终双双陨落,盛华年,也是你的仇人,你要忘却吗?”

    黑影负手,循循诱导,不知前方是深渊,还是复仇希望,无边炼狱。

    “盛华年!”

    听闻事情始末,邃无邪瞬间握紧了拳头,咔吧响动,悲从心来,怒上眉头。

    “盛华年盗取天剑,诬陷于你,目地在于继任天剑院院主之位,而你,不过是无知的受害者罢了。”

    无所不知,无所不晓,黑袍邃无邪神情转冷,冷声道:“这些你都知道,但你选择沉默不语,是怕别人不信,还是顾忌什么?还用吾说出吗?”

    “别说了!”

    低下头颅的白衣挥手,缓缓抬眸,变得冷漠,道:“我会杀他!”

    “杀?哈!”

    不屑的嘲弄,肆无忌惮,黑衣邃无邪讥笑道:“盛华年已半步入道,凭你地神修为,如何抗衡?”

    “你究竟要说什么?”

    白衣声冷,凝视黑影,一模一样的自己,他知道,眼前是魔鬼,但魔鬼有复仇的办法。

    “吾会与你融为一体,让你获得强大力量,面对盛华年也只强不弱。”

    “条件呢?”

    “条件?呵,你我本就是同一人,谈何条件!”

    “你认为,我会相信吗?”

    邃无邪不傻,所以他也不会认为天下有掉馅饼的好事。

    眼前黑影,或许真是自己当年分离出去的复仇怒火,但倘若融合,他多少会受到影响,连带着性格也是。

    他不能确定自己是否会变成大奸大恶之人。

    也不能为了复仇而置他人生死于不顾!

    “你会认可吾的。”

    岂料,黑影轻笑,笑的阴冷,狠毒,默然,身形缓缓后退,直至没入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黑影消失,眼前景象也跟着变化,黑暗阴霾退去,映入眼帘的是晨曦,是霞云,伴随阵阵暖意,和煦晨风,让人神清气爽。

    随着眸光四下观视,自然而然的也就看到了一袭长袍的面具剑者……

    “是你救了我?”

    邃无邪觉得自己身体已经无大碍,他起身,凝视远处,盘膝而坐的神秘剑者,小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,天虎剑者不语,闭上双眸,吸纳天地之间的晨曦昊阳之力,汇纳己身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很古怪的一个人,但有些熟悉的气息浮现。

    邃无邪皱眉,没有因天虎剑者的漠然而感到不悦,他换了个问题:“现在,我们该做什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