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二百二十七章 惊变

第二百二十七章 惊变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熟悉的影,略显陌生的黑衣。

    映冥,左剑御,乃是除却院主,副院主之外,最为强大之人。

    他缓步而来,越过重峦叠嶂,拦住七叶,邃无邪去路。

    出乎意料。

    邃无邪微微一怔,旋即拱手道:“我有疑惑需要证明。”

    他不想与天剑院反目,最起码眼前映冥,身为左剑御,不能出手。

    但这不代表相安无事。

    “可惜,你进不得,退不出了。”

    映冥微微摇头,挥手间,虚空变化,铿然声响中,一口暗芒神锋旋转而出,落至其手中。

    冷锋所指,剑气纵横而出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似有所牵引,地面隆动不已,宛若地陷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屹立不稳,突兀出现的变化让白衣谨慎。

    “是地气。”

    七叶跟在身旁,察觉这里气息变化,沉声道:“此地有阵法,你我陷入阵法中了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话语甫落,地面下陷,两人半只脚登时陷入地面,体表功力也被压制三层。

    “原来你早有算计。”

    凝视映冥,其神情淡然,不以为意,邃无邪的眸光当即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非是吾算计,只是你自寻死路罢了。”

    映冥微微摇头,眼前两人功体受制,他毫不担忧。

    这里这么大的动静,天剑院内,却无人回应,甚是奇怪。

    “大长老他们呢?”

    邃无邪心中一紧,出言问道。

    “被囚禁了。”

    映冥没有隐瞒,直接回答,旋即冷笑道:“很快,你二人也会成为阶下囚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听闻大长老等人被囚禁,邃无邪皱眉,暗道盛华年反应之快,竟然这般对待天剑院弟子。

    “这里吾来挡住,你进入阻止盛华年吧。”

    眼见地气加成,压制己身,七叶不再犹豫,身形瞬闪,化作暗芒刹那,软锋铿然出鞘,划出数道剑芒,将地面划出深壑,袭向映冥。

    “天真!”

    眼见七叶攻来,映冥眸中露出不屑之色,剑锋所指,同样迎击而上。

    “叮叮叮!”

    暗芒交击,剑气纵横而出,地面转瞬形成千沟万壑,恐怖无比。

    “进入。”

    心知没有多少时间了,邃无邪怕再给盛华年一段时间,他会更难对付,当即出手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他招手,赤芒腾空,旋转而出,化作朱雀唳鸣。

    “鸣!”

    朱雀展翅,携带万千怒火,轰向洞口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伴随一声巨响,朱雀撞向洞口,发生猛烈爆炸,赤芒大盛刹那,但闻“怦然”一声清脆,洞口迷蒙气息如玻璃一般顷刻碎裂,露出洞内真容。

    “盛华年,你究竟是谁!”

    洞口破开,里面一片黑暗,邃无邪眸光转冷,他竟然囚禁了大长老等人。

    “邃无邪,本座未入道时,你已不是对手,如今再来,结果也同样可悲。”

    洞内深处,传出熟悉的声音,是盛华年。

    少了仙风道骨,多了几分人情味,但这个人情味,是杀戮的冷意,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“呼呼呼……”

    洞内,有黑色气体喷薄而出,席卷四方。

    洞外,本被阵法笼罩,随着黑气加入,阵法更加强盛,隐约可见黑雾席卷,闻之入五脏六腑,顿觉火烧一般,十分痛楚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远处,同样受到影响的七叶被瞬间击退,虎口裂开,鲜血喷涌,血流如柱,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“剑道三章!”

    微微擦干嘴角,黑衣女子不语,口诵剑诀,软锋刹那间划出三道强横剑气,呈品字形攻向映冥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

    映冥不急不缓,暗芒转动挥舞,将之一一挡下。

    但挡下之后,迎接黑衣女子的才是恐怖力量席卷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映冥身化流光,暗芒旋转,临近身前的刹那,猛力一挥,剑气瞬间纵横而出,足有百丈之长,裂地惊云。

    “小心。”

    眼见七叶陷危,邃无邪果断出手,身形瞬闪,赤芒唳鸣,再化朱雀之能,展翅刹那,南明离火喷涌而出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千钧一发之际,将这杀招挡下,但邃无邪也跟着身受创伤,倒退两步,嘴角溢出鲜血。

    没有想到,两人联合,都不是映冥对手。

    映冥获得地气加持,此消彼长,明显不利。

    邃无邪眸光看向洞口,洞口阴森森,毫无生气,也看不出内中情形。

    但很显然,盛华年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他似乎有意为之,又或者现在正之紧要关头,无法离开?

    疑问,在心头升起,他心底有了想法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,远处有急促脚步声响起,吸引了白衣注意。

    “那是!”

    抬眸看向不远处,就见四长老带着两名弟子出现,而两名弟子,各自持剑抓着大长老,二长老出现。

    “长老!”

    邃无邪心中一惊,怒上眉梢,没想到他们竟然真的如此做。

    “邃无邪,这里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,若还执迷不悟,我这两位师兄可就要被你害死了。”

    四长老负手,声音阴鹜,没有了往日模样,很显然,他已经投靠盛华年。

    “四师弟,你太让我失望了。”

    大长老被抓,体内真元封锁,无法抵抗,他万万没有想到,数百年的同修,竟然会对自己下手。

    大长老心中悲痛,溢于言表,他看向邃无邪,忙道:“无邪,你不用管我们,盛华年正在突破,无法分神,只要杀了他,一切就都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大长老抱着必死的决心。

    但出手的人却没有牺牲的打算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不能让两位长老涉险。”

    邃无邪摇头,声音坚定,两位长老对自己爱护有加,他绝不可能任由其牺牲。

    “盛华年盗取了天剑,此刻正借由天剑之力,进行突破,倘若被其突破至传说中的境界,到时候大家都得死!”

    二长老平日里只顾着炼丹,但眼下也分清利弊了,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,看着邃无邪。

    “是啊,都怪我们老眼昏花,没想到副院主会有这等心机。”

    大长老痛心疾首,盛华年一向闭关,不轻易处理门派中事,以至于天剑被盗,也无人怀疑是他,甚至冤枉邃无邪,如今还了邃无邪清白,却不料,一直蓄势待发,将四长老,六长老等人全数收买,甚至左剑御也与之同流合污,他们已经没有希望了,邃无邪是天剑院最后的希望,他们不想看到邃无邪也身亡在此。

    “你快离开,要想办法杀了盛华年,为咱们死去的弟子报仇!”

    “不,我会救你们离开。”

    邃无邪摇头,握住赤芒的手跟着颤抖,丝丝鲜血流下,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“就凭你们二人吗?”

    映冥冷笑不语,那口暗淡长剑在其手中,释放森冷光华,仿佛黑色之影,令人心悸。

    他微一抖手,暗芒瞬间袭来,攻向邃无邪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邃无邪见状,正欲躲避,但眸光不经意间瞥到了大长老,二长老等人,顿时一怔。

    就是这么一怔,势若雷霆的一击瞬间击中其胸口。

    “噗嗤”一声,胸口被贯穿,气劲翻腾,一下子冲出去数十丈远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体内真元倾泻,邃无邪只觉得气空力尽,无力支撑后,“扑通”一声跪倒在地上,赤芒入地,勉强支撑身形。

    “无邪!”

    惊呼一声,大长老,二长老露出震惊之色,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,挣脱束缚,将两名弟子击飞,而后同时出手,轰向映冥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察觉背后气机袭身,地魂境,他还不放在眼里,嘴角露出一丝漠然,眼眸中,最后的犹豫闪过之后,出手毫不留情,长剑起手,剑气纵横而出。

    “砰砰!”

    两声巨响,大长老,二长老张口吐出鲜血,身躯如坠线风筝,无力地倒下后方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!”

    四长老回过神来,就看两人被击败,无奈叹了口气道:“这又是何苦呢!”

    血泊里,大长老,二长老无力起身,他们挣扎着,任凭鲜血流淌,大长老抬起头看了四长老一眼,呸了一句,恨声道:“我不会如你一般,卖友求荣。”

    “卖友求荣?呵,识时务者为俊杰,天剑院,自院主身亡,一落千丈,倘若副院主能突破至入道境,他将会带领咱们天剑院再入往昔辉煌,这不正是你我所希望的吗?”

    四长老有些不解,为什么这两位师兄,平日里很精明,到了此刻,却笨拙不堪。

    “哼,自欺欺人,我天剑院一向光明磊落,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岂是正道中人所为?盛华年若真带领天剑院,只会沦为魔道,不得超生!”

    大长老嘴里吐着血沫,态度依旧强硬。

    “罢了。”

    四长老摇头叹气,挥手道:“将两人带下去,听候发落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两名天剑院弟子拱手,走上前,将没有抵抗能力的大长老二长老拖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长老。”

    邃无邪声音虚弱,眼看两人要被带走,却无力解救,有些绝望。

    “还是关心一下你自己吧。”

    映冥冷笑,凝视跪地的白衣,再出手,要一击必杀。

    但很可惜,他似乎忘记了另外一人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叮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七叶从一旁闪过,软锋释放锐芒,拦下左剑御,同时快速出手,流光破空,斩出数道气劲。

    “嗖嗖嗖!”

    剑气凝形,无穷无尽,轰向映冥。

    “叮叮叮!”

    映冥无奈,只得挥剑格挡,一时间,难以突破。

    “退!”

    七叶不犹豫,她也受伤了,转而化作流光,卷起邃无邪消失在夜空下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最后一击落下,硝烟散尽,现出映冥身形,他凝视远去的流光,哼了一声,后退两步,身形缓缓消失在黑夜中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洞口内,阵法再次汇聚,将内中包裹,显然,盛华年没有出手的打算,因为他已经进入最紧要关头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