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二百二十八章 惊变(下)

第二百二十八章 惊变(下)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月明星稀,流光破空,自天剑山飞出,不敢停留,生怕有人追击。

    但好在,后方没有动静,因此七叶松了口气,带着邃无邪落至山下荒野中。

    “你怎样?”

    现出身形,邃无邪受伤颇重,不能及时恢复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无事。”

    捂住胸口,白衣面色惨白,倒在树下,挣扎着要起身,但尝试多次,都以失败告终。

    “不用白费力气了,那道剑气贯穿你的气海,险些将你废掉。”

    这时,密林深处,头戴天虎面具的剑者出现,缓步而来。

    一双暗淡的眸子在天虎面具的覆盖下,更显神秘,深邃,他瞥了一眼邃无邪,就已看穿其体内伤势。

    “好在,那人稍微留情,没有将你彻底废去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黄泉还是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何以见得?”

    七叶闻言皱眉,那黑衣剑者很强,与自己在伯仲之间,但拥有地气加持,此消彼长,自然不能对抗,而且他出手剑式精妙,犹如身经百战,经验十分丰富。

    “你认为真正的剑道高手,会有偏差吗?”

    黄泉没有回答,反问了七叶一句。

    七叶闻言一怔,是啊,自己若想废除他人,就方才邃无邪没有抵抗,完全有能力,甚至将其击杀。

    但那黑衣剑者没有,他手下留情,甚至气海也偏差了一分,让邃无邪不仅活下来,除了皮外伤,没有留下任何伤患。

    但为何要如此?

    明明可以击杀,却选择放过。

    如果有心,又何必拦路。

    那人,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?

    没有人知道,

    邃无邪沉默,他也明白过来,同样在思虑,既然左剑御选择投靠映冥,又何须手下留情呢。

    “莫非,他有不得已的苦衷?”

    半晌,邃无邪试探性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每个人都有苦衷。”

    没有否认,黄泉负手点头,问道:“接下来你想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我想怎么做……呵!”

    自嘲一笑,邃无邪看了黄泉一眼,道:“你究竟是谁,为何要帮我?”

    “黄泉,帮你,只是在帮我自己而已。”

    黄泉很直白地再次说了自己的名字,并且阐述了自己的理由。

    但很显然,这个理由太过于敷衍,以至于没有任何作用。

    “那你为何不出手?”

    邃无邪捂住胸口,抬眸凝视天虎剑者,他知道,眼前剑者有足够修为斩杀映冥,而且也能对付此时的盛华年。

    “正如你所言,每个人都有苦衷,吾不会对一名有苦衷的人下手,而且,这本就该是你的事情,吾不会过多干预。”

    沉默片刻,黄泉开口回答。

    “你究竟在说什么!”

    邃无邪简直要被逼疯,他挣扎着起身,这次很幸运,凭借强大的意志力,他终于站了起来,但摇摇晃晃,随时都有可能跌倒。

    “你此刻的状态已经不能支撑了,吾带你去疗伤。”

    黄泉没有继续说下去,转移话题,临行之前,他转身看了一眼七叶。

    七叶也受伤了,但不严重,不过依旧需要疗伤。

    “你也跟来吧。”

    黄泉没有拒绝七叶,他不知道这是谁,但显然,与墨白有些牵扯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七叶点头,没有拒绝,他觉得这戴天虎面具的剑者有一丝熟悉感,不仅仅是气质,其修炼的剑法同样如此。

    很快,黄泉卷起邃无邪,与七叶化作流光,消失在夜空下。

    他们的目的地是天外方山。

    一路疾行,远离天剑院,终于来到了熟悉的地方。

    天外方山,不居凡尘,本该山清水秀,但上次一大战的痕迹仍在,那恐怖,深邃的剑痕,如天之痕,刻在山巅之上,观之惊心,近之动容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落地一刻,任凭天风吹拂,邃无邪凝视此地,熟悉的感觉,却又陌生的很,让他诧异。

    “天外方山吧。”

    七叶环顾四周,不太确定的说道,显然后面又发生了争斗,很强横的战局。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黄泉负手点头,他来到大周,接到墨白的信,也经有倦九霄讲述,他已经琢磨的差不多了,眼前的地方,前不久,就断去了墨白之双腿,很有纪念意义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轻笑一声,黄泉摇头不语,总觉得自己是墨白,却又不是,这种怪异的感觉,让他觉得自己很可悲。

    不过这又如何呢?不论做什么事,总是要有牺牲的,只是恰巧轮到了自己。

    “这里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邃无邪不敢相信,眼前的情景,那恐怖剑痕,简直鬼斧神工,超越人道界限。

    “前段时间,墨白经此一役,残废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会!”

    邃无邪闻言,登时脸色更加惨白,他回过神来,忙问黄泉道:“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“没死,双腿残废而已,你无须担心。”

    黄泉不以为意,他知道邃无邪与墨白关系要好。

    果然,邃无邪立刻变了脸色,阴沉地可怕,凝视黄泉,询问道:“是谁所为?”

    “这都不是目前的你该关注问题。”

    黄泉拒绝回答,他不希望墨白的事情,让此刻的邃无邪分心,眼前白衣不需要理会任何事,只要按照自己的计划走即可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邃无邪冷静下来,平复心情,想再询问黄泉的真实身份,但很快就放弃了,因为他知道墨白,而且与其是朋友,那就没有继续追问的必要,仅此一点足矣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我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养伤。”

    “但大长老等人需要我去救。”

    “你如果不养好伤,大长老等人见到的,恐怕也只是一具尸体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邃无邪点头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他盘膝坐下,招出四灵神剑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生灵之剑出现,漂浮在半空,紧接着将之包裹。

    源源不断的力量输送至体内,进入了入定状态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邃无邪养伤,七叶却在一旁沉默,他也听到了墨白双腿被废的消息。

    对于那个白衣少年,她心里总是有些难以言明的滋味。

    她还记得当初那白衣少年拦下商子洛,甚至交给自己剑谱,那份同情,或者说怜悯,她一直记在心里。

    但往后发生的事情,多数不愉快。

    自己究竟在做什么?

    七叶已经分不清了,这些日子以来,虽得到了强横的修为,却失去了自由,自己最初的目的,险些被遗忘。

    现在,终于找到了覆灭藏剑山庄的凶手,这次,她说什么也不会放过。

    念及此处,她回过神来,却见天虎剑者负手,往远处山巅走去,她快步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山巅之上,云海翻腾,哪怕只是月夜之下,依旧巍峨壮观,浩瀚翻涌,别具一番韵味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墨白现今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跟在其身后,犹豫半晌,七叶还是开口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他?好得很,现在无人问津,逍遥自在呢!”

    黄泉言语虽平静,但也难以压抑那一股子酸味,羡慕。

    “呵,真是奇怪,我看到你,总以为看到了墨白。”

    七叶闻言,哑然失笑,摇头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很多人会这么说,可惜,我不是。”

    黄泉也很惋惜,他认为如果自己是墨白,那现在就不用奔波了。

    冠军侯的日子很安逸,他不喜欢,大周境内,危险的事情太多,确实挺符合心意,不过这么明目张胆的去招惹一个即将入道的人,他总觉得吃亏,心里不安。

    但不能表现出来,因为他要扮演一个冷漠,帅气的面具高人,一名绝代剑者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微微一怔,七叶点头赞同,虽然像,但终究少了那么一丝熟悉感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去疗伤吗?”

    天虎剑者回头,暗淡眸子看了黑衣美人儿一眼,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,这点伤不算什么。”

    七叶摇头拒绝。

    “那你在这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只是无聊而已。”

    言语有些吞吐,甚至俏脸在天虎面具下的那双暗淡眸子注视下,微微变红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轻笑一声,早已看穿一切的黄泉不再言语,转过身去,继续凝视欣赏这浩瀚云海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天剑院内,四长老来到大牢。

    大牢内,大长老,二长老被丢在牢中,十分虚弱。

    而在牢中,还有一位身穿紫衣的女子,是右剑御映雪。

    她盘膝而坐,身上修为已被禁锢。

    她没有想到,映冥会对自己出手。

    “诸位,想通了没有。”

    四长老出现在监牢外,凝视三人,毕竟几百年的同修之情,他还没有完全放下,试图劝阻大长老,二长老投靠盛华年。

    “哼,老四,我真是瞎了眼,听信你的话。”

    二长老虽然虚弱,但语气依旧强硬,不肯屈服。

    “二师兄,你平日里喜好炼丹而已,投靠盛华年,你还是住在自己的地方,整日里炼丹即可,总比待在这森寒监牢里好得多吧。”

    印象中,四长老只喜欢炼丹,至于谁当家做主,又有什么关系呢?

    只不过,很显然,这次他错了,只见二长老抬眸,嘴角鲜血尚未擦干,怒斥道:“老四,我虽平日里不问宗门事情,但也知道,盛华年此人心思叵测,即便投靠他,也只是一枚棋子而已,早晚会送了命,与其作恶多端,最终惨亡,不如现在就让我归西!”

    “哦,你现在就想归西吗?呵,很可惜,现在还不是时候。”

    这时,突然监牢里再次响起了阴鹜声音,从远处飘来一阵黑气,旋即凝成身形,露出真容,竟然是盛华年。

    他出关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