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二百二十九章 天罗

第二百二十九章 天罗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天剑院,监牢内,诡氛流转,随着白袍中年人出现,默不作声,盘膝而坐的右剑御映雪也睁开眸子,凝视来人。

    白袍化形而出,依旧仙风道骨,但周遭携带的黑气,加上那暗淡冷漠的眸子,让人看得出,他已经入魔了。

    或者说入道?

    “盛华年,你究竟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即便面对入道之境的盛华年,抱着必死决心的大长老也丝毫不怯,出言质问。

    “院主身亡,你却盗取天剑,诬陷无邪,到底安了什么心?”

    “心?呵,本座所做的一切,都为了天剑院,以前如此,以后亦然。”

    盛华年冷笑一声,盯住了监牢内的三人,在映雪身上微微扫过后,便盯住了大长老,二长老:“现在,本座给你最后一个机会,投靠本座,免除一死!”

    “妄想!”

    大长老拒绝。

    “没错,我等不会与你狼狈为奸。”

    二长老同样声音冷然,果断。

    “很好!”

    果然,似乎早就预料到这个答案,盛华年的眸光冷若锐芒,仿佛能刺透人之身躯,他挥手,命令一旁四长老道:“传信邃无邪,若要救这两人,天剑之巅一会,只许他一人前来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四长老微微一怔,旋即拱手,缓缓退出监牢。

    “你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看盛华年吩咐四长老去引邃无邪前来,大长老面色一变,质问道:“你想趁机设计无邪?”

    “天大地大,他逃走,本座不好追杀,只能请君入瓮了,哼!”

    拂袖转身,盛华年在离去之前,嘲弄道:“这是你们唯一能帮本座做的最后一件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大长老怒上眉梢,可已经来不及说了,因为盛华年已经化作黑烟,缓缓消失在天牢尽头。

    监牢内,诡氛流转,寒气慑人,有滴答水声传来,在这寂静空洞监牢内,显得格外醒目。

    被困的人腑脏受创,几乎成为废人。

    他们痛恨,恨自己的无能,恨世道人心的险恶,更恨自己无法帮助白衣,解决眼前麻烦,甚至还要被迫当成诱饵,去设计最后的希望。

    “师兄,咱们该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半晌,二长老老泪纵横,询问大长老。

    “怎么做……怎么做……”

    大长老喃喃自语,已经要被盛华年逼疯,最后他浑浊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精光,旋即暗淡下来,咬牙切齿道:“我不会让盛华年得逞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大周北部边境,随着破晓晨曦出现,万里无云之中,有神辇飞来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异兽拉辇,震撼天地,有雷霆破空,令人动容。

    大周有很多百姓不曾修炼,即便身处边荒,或许不足千里便是血腥疆场。

    他们正在农作,当抬头刹那,就见神辇破空,灵兽释放恐怖威压,让他们匍匐。

    “快看,那是什么!”

    一处僻静村落,仅有数百户人家,坐落于矗天壁附近,人们指指点点,凝视那破空而来的神辇,眼神中充满了敬畏。

    “是神仙吗?”

    有人惊呼,神情激动。

    “不,一定是边荒的那些大人物。”

    一个小孩跪在地上,闻言反驳众人。

    “哈,你这个长不大的小屁孩懂什么。”

    有人看到小孩后,认不出放声嘲弄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我不是长不大的小屁孩!”

    小孩涨红了脸反驳,他看起来粉雕玉琢,仅有**岁的模样,十分可爱,讨人喜欢。

    跪在地上水汪汪的大眼睛内,满是不悦。

    “嘁,说你小屁孩已经便宜你了,你都快二十岁了,还是这幅模样,简直就是个小怪物。”

    那些年轻人见神辇破空而去,那股压抑感消失,也纷纷起身。

    “走,咱们不要搭理这个小怪物!”

    那些年轻人三三两两,都快速离开,显然很嫌弃小家伙。

    “哼,我不是小怪物!”

    小孩涨红了脸,鼓着腮起身后,快步往家的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他叫天罗,是一名怪胎。

    没错,今年十九岁了,但却自有七八岁的模样,生得十分缓慢。

    甚至连牙齿尚未完全替换,这等速度,急坏了身边的亲人。

    说到亲人,他也十分可怜,身边没有什么亲近的人,唯有一位母亲,今年有四十岁的年纪了,是他唯一的亲人。

    因为他的父亲在边关战死了,尸骨无存,这些年来,每隔一段时间,都会有一位中年人来看望自己。

    据母亲说,那是父亲生前的统领,体恤下属的后代,并且会给他带来很多生活所需,还有不少钱财。

    但这长不大的怪病,却无法解决。

    同年级的朋友,纷纷长大成人,甚至都有娶了媳妇的,但他,还是老样子。

    这个怪病成为别人的诟病,经常嘲弄他,甚至还限制自家小孩与之接触,生怕也变成他那样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怪物……”

    越想越气,天罗哭了出来,任凭眼泪挥洒,终于回到了家里。

    他虽年幼,心智也尚未成熟,但十分懂事。

    母亲拉扯自己,已经十分不易,他不愿意再让母亲难过,于是在进家门之前,擦干了泪水,换成平日里的笑脸,一蹦一跳的进了院子。

    “母亲,我回来了!”

    天罗大吼大叫着,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,好像玩的很开心,但只有他自己知道,这是假的。

    “小天罗回来了?”

    这时,屋内缓缓踏出一袭黑衣,黑衣年轻,剑眉星目,又有几分儒雅气质,令人不由得心生好感。

    “无踪哥哥!”

    天罗微微一怔,看到来人后,更加开心了,忙跑上前去,一把抱住了黑衣。

    黑衣也露出久违笑容,他蹲下身子,任由天罗抱住自己,柔和笑容温暖心扉。

    墨无踪,大周北部边境的白衣枪神。

    “无踪哥哥,大叔呢!”

    天罗松开墨无踪的脖子,满脸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叔,他最近比较忙,不过,再等一段时间,他会来看你的。”

    想了想,墨无踪只得这么回应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啊……”

    天罗闻言魔,有些失落,但一闪而逝,很懂事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天罗,最近外面世道比较乱,你就不要再跑出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,屋内,走出身穿素衣的中年妇人。

    妇人足有四十多岁,岁月在其眼角留下痕迹,但依旧难以掩饰年轻时的美貌,她嘴角含笑,问天罗道:“最近先生教你的四书五经,可有认真学习?”

    “学了,当然学了。”

    天罗很听话的回答,但内心十分不屑的,毕竟这四书五经已经学了十几年,就差倒背如流了。

    “这就好,快听话,先进屋内去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妇人笑了笑,慈祥的看向天罗。

    “嗯嗯!”

    天罗小跑着进了屋内。

    待得天罗走后,妇人才看向墨无踪,道:“最近神侯没有来看望天罗,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“这倒没有。”

    墨无踪负手,微微摇头,嘴角露出一丝笑意,道:“义父闭关至紧要关头,要有突破了。”

    “突破!”

    妇人美眸中露出惊讶之色:“神侯前些日子已至人道顶峰,莫非要突破传闻中的境界了?”

    “很难。”

    墨无踪点头,却叹了一口气。入道之境,说难不难,说简单也不容易。

    契机最为重要,即便有相应的能力,把握不住突破契机,恐怕一生都难遇到,如今无双神侯把握住机会,很有可能突破,但若失败,此生都将无望。

    “你来此又是为何事?”

    妇人点头,她只盼望墨云逸安好,但墨无踪前来,显然也非是看望天罗这般简单。

    果然,墨无踪闻言,顿了顿,摇头道:“小弟要来,但却是为了玲珑骨,我需要助他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“玲珑骨!”

    妇人闻言,颇为好奇,询问道:“那是何物?”

    “是一种神奇之物,倘若能得到玲珑骨,便会改造躯体,恢复常人状态,小弟双腿被废,若能得玲珑骨之助,不仅可以恢复,甚至功体大进,但矗天壁危险重重,我也不确定传闻中的玲珑骨是否还在。”

    对于妇人,墨无踪似乎很信任,连这些密辛都毫不避讳的告知。

    “墨白双腿被废了。”

    妇人闻言,美眸里闪过一丝痛色,紧张问道:“现在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“夫人无须担心,小弟并无大碍,我会全力辅佐的。”

    墨无踪露出一丝笑意,示意无妨,虽心中担忧,却不显露。

    “最好不过了。”

    妇人点头,道:“既是如此,你先去忙吧,千万记得,托人给我捎信来。”

    捎信,捎谁的信?

    墨无踪知道,是墨白的,当即“嗯”了一声,应下后,转身化作流光消失在院子里,往约定地点赶去。

    “希望一切平安。”

    凝视远去的流光,妇人心中默默祈祷,眼眸中也满是期待,等她回身时,就见屋内,一个小影子快速跑了进去,是天罗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又在偷听说话,妇人哑然失笑,也不追究,只道是孩童心性罢了。

    他却不知内中的人,听到玲珑骨后,心中莫名一震,这一震,就让他生出了许多想法。

    一个七八岁的孩童身躯,却拥有一个十九岁少年的灵魂。

    虽然懵懵懂懂,但对身体恢复正常的渴望,比谁都迫切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