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二百三十章 魔神之骨

第二百三十章 魔神之骨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边荒一如既往。

    大周皇朝屹立两千年,鼎盛不朽。

    北荒同样并立,却比之更加久远,久远到不能追溯。

    长达百年的征战不休,随着无双神侯到来,而出现短暂的平静。

    无双神侯,墨云逸一代天骄,年纪轻轻,便连败大周境内顶尖高手,已然无敌于地神境。

    有这么一位不可攀越的绝代神侯立足边境。

    饶是蛮武成风的北荒,也不敢缨其锋芒。

    一座高山之上,高达千丈,渐入云霄,风云涌动,神辉洒落,任凭天风吹拂。

    立足山巅,轮椅上的白衣不语,默默感受风拂面,内心波澜不惊。

    这里,已经靠近边荒,不足百里之遥。

    百里,对凡人而言,要消耗太久的时间,但对修道者而言,不过半日光景,尤其是地神高手,也只是半个时辰罢了。

    白衣不语,身后叶甲与剑孤寒陪伴。

    后者懵懂,憨厚,值得信任。

    而远处,似乎因为两人心中间隙,神经大条的霜寒尊有些胆怯,好像两人之间又有了什么动静。

    霜寒尊看剑孤寒的眸光已经变了,自神辇落下后,他就没有往昔的各种不顺眼,甚至不愿意正眼去瞧剑孤寒。

    对于剑孤寒的身份,墨白一直很好奇,但他绝不追问,一者,剑者自己或许都不知道,二者,刻意隐瞒,也自没有追问的必要。

    而且,从霜寒尊的眼神中,他看出了一丝忌惮,只这一点,白衣剑者的身份绝对不简单。

    在不远处,灵彩儿,姬星月,姬仙月,九皇子,四人翘首以盼,等待接头人。

    时间流转,转瞬即逝,流转的心思不明,逝去的时间不复,终于,随着远处流光破空,等到了该来的人。

    “嗖……”

    银芒璀璨,穿风破云,使得风云涌动,天地变化,但落地的刹那,现出白衣之姿。

    白衣负手,剑眉星目,比之墨白多几分神武,也多几分儒雅之姿。

    “是白衣枪神墨无踪!”

    惊呼一声,九皇子认出来人,很是惊讶。

    墨无踪,被封北部枪神,枪道修为绝巅,地神以下无敌手。

    三十岁的年纪能有这番造诣,堪称天骄。

    但比之此刻的墨白,似乎要差了一些。

    不过九皇子不敢小觑,姬仙月亦然。

    “公主,殿下?”

    墨无踪落地,循声看去,就看到是九皇子,而后撇到姬星月,姬仙月,颇为诧异,至于灵彩儿,他选择性的忽略。

    虽不在皇城,但皇城变化也瞒不过他。

    被退婚的是墨白,而对方是灵武君之女,灵彩儿,对此,他自然不会有什么好感。

    “墨……哦不,是小枪神。”

    姬仙月本想称呼墨无踪本命,但考虑到其在北部边荒之威名,当即改口,称奇为小枪神。

    “不敢。”

    “呵,小枪神不必过谦,我以为墨白会请边荒一位可靠人来当向导,但没想到,是您。”

    对白衣枪神的谦逊,姬仙月不以为意,饶有兴致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北部边荒,墨白信任的人不多,大哥自然可以。”

    这时,墨白接过话来,由叶甲推着轮椅,走至几人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最近感觉如何?”

    看到墨白被推着过来,墨无踪微微皱眉,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言语中有责怪之意,但更多的还是关心。

    哪怕墨白被封为神策侯,哪怕修为臻至地神境,在墨无踪眼里,他都是自己那个小弟,值得他去守护的小弟。

    “我无事。”

    会心一笑,墨白摇头,这是只有两兄弟之间才能体会到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墨无踪点头,也跟着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不经意的细节,看在姬仙月眼里,罕见地,美眸之中,艳羡之色,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皇族之中,子嗣兄弟众多,但又哪里能遇到这等温馨一幕呢……

    不过她很快从这种状态脱离,恢复平静后,询问墨无踪道:“想必小枪神也知道我等来此的目地了,不知您有何看法。”

    “看法倒是谈不上,但矗天壁,着实非善地。”

    在来之前,他就已经彻底打探过了,因为得知是墨白需要,在他心里,至关重要,因此没有半分马虎。

    但矗天壁的周遭,依旧让他难以言喻。

    “矗天壁高达三千丈,蔓延方圆数十里,乃是自成一格的通天之巅,地方不大,却寸草不生,仿佛生灵灭绝之地,昔年,有逃难者路过此地,尽皆埋骨,也成为怨魂居所,难以靠近,不能莽撞行事。”

    墨无踪实话实说,其实,以他之能为,探入矗天壁也非难事,不过怕其中有未知危险,惊动了内中,从而变得棘手。

    玲珑骨,谁都没有见过,那只是个传说,在墨白未通知之前,墨无踪也不知晓有这么一个东西。

    也是后来接到消息,才翻阅典籍,最终查到玲珑骨的记载。

    至于其中有几分真伪,难以揣测。

    “怨魂倒不是太过于棘手,棘手的是,我等都未见过玲珑骨,不知它以何种模样存在,是否通灵,而且最为重要的,也是矗天壁内,究竟有没有玲珑骨。”

    这时,远处霜寒尊走来,也开始分析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位是……”

    墨无踪抬眸看了霜寒尊一眼,就被其那内敛的刀气震慑,意外地看向墨白。

    “霜寒尊,大哥你虽没见过,但也听过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,四尊之一的霜寒尊。”

    墨无踪闻言大惊,四尊啊,那可是皇城最高守护者,尽皆是地神巅峰的修为,放眼大周,也无多少人是对手,没想到这位存在竟也来此。

    “呵,虚名罢了。”

    霜寒尊挥手,虽内心自得,但他知道,眼前墨无踪乃是无双神侯义子。

    无双神侯是谁?绝代神侯,一身修为通天彻地,饶是他自信大周无双,也非其对手,面对他的子嗣,自然也谦虚几分。

    “你们就无须互相恭维了。”

    墨白无奈挥手,并且撇了一眼剑孤寒,对墨无踪介绍道:“我的一位朋友,剑孤寒。”

    “阁下久仰。”

    “久仰?你认识我吗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这!”

    墨无踪看剑孤寒一脸的茫然,不是故意挑衅,有些尴尬地看了墨白一眼。

    “久仰的意思是呃……幸会!”

    墨白有些头疼,剑孤寒什么都好,就是这脑子有点……不正常。

    “久仰原来就是幸会的意思,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剑孤寒似懂非懂,也装模作样微一拱手,对墨无踪嬉笑道:“久仰久仰!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呵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墨无踪笑了,笑的很尴尬。

    在场众人看得愣神,半晌回过神来,都强忍住笑意,不知该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“好了,咱们商量一下玲珑骨的事宜吧,”

    墨白不欲在此中多做纠缠,转移话题对众人道。

    “玲珑骨,典籍记载,乃是出自魔族。”

    在这方面,最有发言权的,莫过于霜寒尊。

    他活了几百年,知道很多密辛,而且身为皇族最高守护者,能接触到更多隐秘的信息,因此他也直言不讳,说明玲珑骨的来历。

    “魔族?”

    墨白皱眉,不解问道:“何意?”

    霜寒尊看了墨白一眼,微一沉吟道:“此事说来话长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就长话短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好吧。”

    愣了愣,霜寒尊点头,道:“据传闻,玲珑骨乃是魔族传承之物,无尽岁月之前,魔族被魔神所创造,为其攻城掠地,要占领神州大地,但被无上三教所阻,最终被封印在魔界,不得再入神州,而此玲珑骨乃是初代魔神以自身神骨所化,拥有莫大威力,也是魔族象征,寓意魔神之子,拥有者,便是魔界之主,但在两千多年前的一场大战中,玲珑骨被击碎,散落神州大地,因此遗留的魔族后代不断找寻其踪迹,大多都被其收集了,此矗天壁乃是你机缘巧合下得知的,已经过去近二十年,也有可能被魔族后裔抢先一步,所以无论如何,都要做好相应准备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竟还有此等密辛?”

    长话短说,果然是长话短说,而霜寒尊寥寥数语,就将玲珑骨来历道尽。

    原来,它是传闻中的魔神之骨,怪不得能改变人之体质,不过也从言语中得到了相关信息。

    玲珑骨很有可能已被隐匿在神州的魔族后裔带走。

    “不论如何,我都要往矗天壁一探,不能放弃任何希望。”

    沉吟片刻,墨白也表达了自己的决心,这是恢复的希望,当然,也有可能是有心人布下的陷阱。

    不论是哪一个,矗天壁,绝对不能放过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就要好好规划一番了。”

    霜寒尊点头,知道墨白不会放弃,沉吟说道:“吾可设下阵法,笼罩矗天壁,而你们可进入一探,哪怕内中有东西存在,也不可能突围而出,倘若没有,那也只能证明咱们来迟一步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甚好。”

    墨白闻言点头,霜寒尊修为之高,世所罕见,他若布下阵法,笼罩矗天壁,即便玲珑骨有灵性,要跑,也很难逃脱,而且自己等人也有了相应保障。

    加上剑孤寒,墨无踪两位高手在身侧,那些怨灵也无计可施,他能放心查探。

    “那我便往边关再调遣一些高手前来协助,避免生出意外。”

    这时,墨无踪开口,他还是不放心,因为他太看重墨白了,不允许出现一丝差错,开口建议。

    “那就有劳大哥了。”

    墨白没有拒绝,多一个人多一分力量,霜寒尊虽强,多些帮手也绝不是坏事儿。

    “哈,无妨!”

    轻笑一声,墨无踪转身化作流光,往边荒赶去。

    “那咱们也出发吧。”

    既然商议好对策,墨白也不犹豫,对众人微一拱手,准备先赶往矗天壁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众人答应,再次乘坐神辇,往矗天壁赶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