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二百三十二章 人皇秘

第二百三十二章 人皇秘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“吼吼吼……”

    诡氛流转,惨嚎遍山,矗天壁上,再见修罗之景。

    任凭绿色火焰环绕,变幻万千,面孔惨痛,更有记忆流水般涌来,要占据人类身躯,摆脱无休止的灵魂之体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眼见绿色鬼火张牙舞爪袭来,墨白伸手,拉住姬星月,剑指挥动,横于胸前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伴随轻鸣,金芒乍起,有佛之圣耀,护住己身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“杀啊!”

    吼叫不断,满是恨意的怨魂,不断冲击金芒,“砰砰”声不绝于耳,但凡撞击在金芒上的怨魂,都被道火侵蚀,转瞬消弭,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但前赴后继,不断有怨魂袭来。

    强大如墨白也感到难以支撑。

    “噗噗噗!”

    金芒暗淡,墨白感受真元不济,就连轮椅也跟着慢慢后退。

    “墨白,你无事吧。”

    眼看撑持起的金光救了两人,又见轮椅不断后退,姬星月变得紧张,忙伸手挡住轮椅,因为后面是三千丈的高空!

    “无事,你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墨白摇头,心中却是苦恼,因为要保护姬星月,他无法全力出手,只得被动防御,可一味坚守,不是办法,他的真元,终有耗尽之时!

    “对了,父皇曾送我两张神兵符,应该可以抵挡一阵!”

    姬星月灵机一动,突兀从怀里掏出一张金色符咒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符咒一出,便散发出恐怖气息,镇压的虚空塌陷,扭曲。

    “神兵符咒!”

    正在抵抗的墨白见状,顿时一惊。

    神兵符咒乃是集大能手段炼制,可出现一道短暂抵抗的分身,有炼制者的所有手段,但修炼条件极为苛刻。

    哪怕到达地神巅峰也很难炼制出。

    但眼前的金色符咒,散发出强大力量,隐隐有熟悉的气息。

    是人皇!

    墨白皱眉,知道来人是谁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果然,姬星月口诵秘咒,那金色符咒瞬间变化,形成黑暗漩涡,伴随雷霆涌动,一只脚踏出漩涡,服一出现,那铺天盖地的皇道龙气肆虐,顿时冲散妖邪诡氛。

    “吟……”

    龙气凝形,化作一尾金色游龙,盘旋虚空,所过之处,怨魂消弭,被打的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“人皇?”

    远处,正在维护阵法的霜寒尊突然察觉其内传出熟悉气息,瞪大了眸子,旋即耳边再闻龙吟震天,就见远处金龙游走,威震九天十地,正是睥睨天下的绝代人皇!

    不对,是符咒!

    霜寒尊不愧是大周至高守护者,经过短暂的错愕过后,他就察觉那其中微微隐匿的变化,也就跟着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人皇又怎可能来到此地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吟……”

    龙吟震天,伴随金龙游走,天际翻腾祥云,而后黑暗漩涡中,足踏起落,伟岸身影落至山巅上,混沌眸子凝视黄尘埋骨之地,抬手间,金芒破空,龙气翻腾,旋即一掌轰出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天地动容,雷霆滚动,金芒所过之处,但凡妖邪,尽皆粉身碎骨,短暂片刻,便蔓延方圆数十里。

    连带着霜寒尊苦心支撑的天罗地网也瞬间告破。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

    天罗地网连接霜寒尊的心神,阵法被破,他也受到伤害,张嘴吐出一口鲜血,倒飞而回,屹立不稳,暗道自己真是倒霉,受了无妄之灾。

    “前辈,您没事吧!”

    叶甲看到,忙化作流光来到霜寒尊旁边,关切问道。

    “无碍,你退开,本座继续布阵!”

    体内气血翻涌,霜寒尊挥退叶甲,压抑体内伤势,再运绝学,天罗地网再出,无穷无尽,再次笼罩矗天壁。

    矗天壁下,姬仙月正护着灵彩儿与九皇子,抵抗怨魂袭击,正当体力不支的时候,磅礴金芒扫荡而来,将那些怨魂尽数消灭。

    而黑雾也跟着溃散,恢复天地清明之色。

    “发生了何事?”

    全力出手的姬仙月见妖邪溃散,黑气消弭,美眸中露出异色,但当她抬眸看到矗天壁上盘旋的金色云龙后,顿时恍然:“原来是父皇给星月的保命符咒。”

    这道符咒她也有,乃是人皇所赐,拥有莫大威能,只是令她意外的是,姬星月为了墨白,竟舍得动用,要知道,这可是真正的保命符!

    “现在妖邪退去了,咱们也赶快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九皇子回忆方才出现的无尽怨灵,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灵彩儿也是俏脸煞白,受到惊吓。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姬仙月点头,护住两人,往矗天壁方向赶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矗天壁上,风起云涌,金龙盘旋,震撼人心。

    伟岸的皇者,莫名的心思流转,他负手,皇者威仪显露,转过身后,一双混沌眸子,看不出心思,盯住了轮椅上的白衣。

    “吾皇!”

    墨白拱手,没有起身,因为他无法站立。

    按理来说,这只是一道符咒,寄存人皇一丝元力罢了。

    但墨白有预感,这是人皇的分身,拥有人皇的意识,因为那双眸子里带了几分情感。

    “随朕来。”

    果然,哪怕只是一道分身,人皇负手,缓步往远处赶去。

    “喂,父皇!”

    姬星月被无视,有些不悦,开口大叫。

    “禁声!”

    墨白吓了一跳,忙朝她做了个“嘘”的手势,因为那只是一丝元力所凝成的影子,最多不过一盏茶的功夫,就要消弭殆尽,不能受到影响。

    做好这些后,他才独自转着轮椅,跟上那伟岸身影的步伐。

    矗天壁上,范围不大,仅有数里,但错综复杂,更有山石林立,黄尘埋骨,似乎有意避开姬星月,到了远处后,人皇负手转身,盯住了白衣。

    被人皇盯住,一双混沌眸子,仿佛无物不破,任何事情都隐瞒不过。

    墨白心中惊讶,但丝毫不退让,与之对视。

    不言语,任凭风啸而过,对视的眼,始终没有退缩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半晌,似乎因为时间紧迫,人皇再次开口:“墨白,朕知晓你之身份,但朕命不久矣,有事相托。”

    “命不久矣!”

    墨白闻言,心中一震,记忆中,这是自己的杀父仇人,还有不过四年的时间,无双神侯府,将会彻底覆灭,然这一切都将是眼前皇者的杰作。

    但他现今说出的话,却如此震撼人心。

    命不久矣。

    一名功参造化的绝代人皇,竟然命不久矣。

    墨白恍惚,以为自己听错了,但事实便是如此。

    难道前世血案,当真有隐情?

    “吾皇请讲!”

    回过神来,墨白拱手,他隐约感觉,自己在这矗天壁上,将会得知一个天大的秘密。

    “替朕照顾星月,同时,助九儿坐上人皇之位!”

    人皇负手,声音威严,感叹,却语出惊人,让墨白也险些坐不稳了。

    照顾姬星月……

    或许这不是难题。

    但帮助人皇口中的九儿坐上人皇之位。

    九儿是谁?

    九皇子姬玄!

    这个不学无术的混混小皇子!

    虽然他是自己的好友,但无论如何观察,都看不出,其是人皇之选。

    “吾皇,此言何意。”

    最终,墨白还是问出心中疑问,他不知道,人皇究竟是在试探自己,还是另有隐情,隐秘到已经不能当面言明,而要利用这种机缘巧合来告知。

    “朕寿命仅有五月光景,未来朕归天,你便要承担起神策之责,护吾大周江山,决不能使其沦落成为魔之工具!”

    说出这段话的时候,人皇身躯已然暗淡,天风吹拂,隐有飘散之忧。

    “吾皇!”

    墨白还要再言,然人皇这一丝神魂已然消散,不能再多言了,最终化作一缕光华,彻底消弭在天地之间。

    凝视那散去的人皇分身,墨白心中掀起滔天巨浪。

    这个消息太过于惊人。

    人皇竟然知道自己寿元将近,这是试探自己,还是另有隐情发生?

    倘若不能逆转,五个月之后,大周岂不是要发生动荡。

    人子嗣众多,九皇子何德何能,坐上这天子之位?

    而且人皇早先便设立四大太子。

    分别是大太子姬云,四太子姬同,五太子姬霆,以及十太子姬嚣,如今却要自己辅佐九皇子登位,究竟有何盘算?

    “是了,半仙曾言明,要吾六个月后可上天寸山,如今已有一个月的光景,莫非也是在等待时机,等人皇身陨?”

    墨白突然想起当初半仙所言,心中一震。

    看来,半仙早就知道结果,但人皇如此谨慎,不让任何知道,究竟是在防谁?

    倘若人皇真在五个月后身亡,那无双神侯府覆灭,又是谁所为?

    毕竟前世,无双神侯府覆灭距今尚有四年光景。

    一系列的疑惑在墨白脑海翻涌,不得其果,这让他皱眉。

    “姐姐,你们来了!”

    这时,不远处传来姬星月的声音,这让墨白回过神来,转眸看去,就看到姬仙月,九皇子等人已经上山了。

    “喂,墨白,你一个人在那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九皇子大大咧咧,见墨白安全,心中也甚是宽慰,忙开口叫道。

    “父皇有一丝神魂借助符咒之力凝形,方才与墨白对话呢!”

    姬星月没有任何防备,直接将方才发生的事情告知众人。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姬仙月闻言,美眸中倒是多了几分诧异,上下打量了远处转着轮椅赶来的墨白一眼,心思莫名不语。

    “无事,人皇希望我能早日找到玲珑骨,恢复身躯,再担任神策之位。”

    姬星月的心直口快,让他内心不悦,但还是不动声色,笑着撒了个谎。

    “呵,那父皇对你可真是青睐有加啊!”

    心思玲珑如姬仙月,怎会轻信墨白这般言语,但也不点破,嘴角含笑,道:“既然怨魂已尽,那就赶紧找玲珑骨的下落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