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二百三十三章 前世因

第二百三十三章 前世因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矗天壁很大,黄尘埋骨之地,四处风沙卷起,掩埋风干岁月的干尸,所过之处,无不是昔年残留骨骼。

    “呼呼呼……”

    风簌簌,卷起一地涟漪,更有几分荒凉。

    “咔嚓!”

    突兀地,有骨骼碎裂声音响起,引动众人注意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不小心。”

    九皇子看到众人眸子凝视自己,举起手来,讪笑着回答,一只脚高高抬起,抬也不是,落也不是。

    “众人都谨慎一些。”

    墨白挥挥手,示意无妨,他转着轮椅,一马当先,身边姬星月紧紧跟随,再往后,便是姬仙月与灵彩儿两位绝代佳人。

    至于九皇子,不紧不慢,跟着断后,小心翼翼,十分谨慎。

    “咔嚓……”

    突兀地,又响起骨骼碎裂之音,众人齐齐回头,看向九皇子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冤枉,这次不是我啊!”

    九皇子一只脚还未落下,满脸的委屈,而在下方,除却黄沙,空无一物。

    瞬间,所有人顿时紧张起来,环顾四周。

    “不对劲。”

    半晌,姬仙月终于察觉到异常,四下打量,手中真元运转,似乎随时准备出手。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”

    灵彩儿惊呼一声,美眸望向西南方。

    就见西南方位,一座高大两丈的山头上,盘膝坐着一副骷髅。

    骷髅身上覆着袈裟,显然生前是一名和尚。

    而且其骨骼晶莹,隐隐散出金芒,生前也是大能级别的人物。

    “众人小心。”

    墨白循着目光望去,当即挥退众人,招手间,金锋现芒,划出璀璨锐光,于空中旋转不断,最终落至身前悬浮。

    神兵吞吐剑芒,只待一声令下,便将那具骷髅粉碎。

    “这人的打扮很奇特。”

    姬仙月见多识广,但因没有近距离打量,因此看得不够清晰,而且一股骨骼能散出晶莹光华,非同凡响。

    “莫非是传闻中的玲珑骨?”

    姬星月突然开口,一语惊醒梦中人。

    是啊,骨骼晶莹,非是凡物,有可能便是玲珑骨了。

    念及此处,墨白心中一动,挥手道:“众人退开一些,我来试探一番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众人齐声应下,旋即退出方圆数十丈外,为墨白留下足够空间。

    周遭无人打扰,也不怕误伤,墨白真元提运,地神修为全面爆发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恐怖剑芒与金锋呼应,化作一道锐利锋芒,长达百丈的无匹剑气,贯入苍穹,震撼人心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剑意争鸣,包裹白衣,旋即纵横而出,扫向那具骷髅。

    “嗖嗖嗖!”

    剑气纵横,击打在骷髅身上,然而听到的却是“叮叮叮!”

    金铁交鸣的声音震耳发聩,剑气扫射过后,黄沙卷起,待得硝烟三今后。

    那具骷髅依旧没有任何变化,完好无损,甚至连披在其身上的袈裟也没有一丝痕迹。

    “怎会!”

    墨白震惊,姬仙月等人也同样意外。

    墨白手段,在地神境,也属佼佼者,尤其是剑道修为,天赋惊人。

    万万没有想到,即便如此,在这具骷髅上,也难以留下痕迹。

    这究竟是不是玲珑骨?

    每个人心底都有疑惑。

    以墨白最为关切。

    “嗖……”

    突兀地,远处天际,有流光破空而来,转瞬落至地面,来到墨白身边。

    “是他!”

    落下的第一句,白衣剑者开口,满是惊讶。

    “你认识此人?”

    墨白皱眉,凝视剑孤寒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好像有些印象,但又好像不曾见过。”

    剑孤寒挠了挠头,颇为矛盾,他缺失了很多记忆,甚至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,遗忘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墨白意外,凝视剑孤寒,试探性地问道:“可是玲珑骨?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知!”

    依旧摇头,剑孤寒不敢确定。

    “那有没有危险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

    剑孤寒似乎什么都不清楚,但问道有没有危险的时候,他突兀抬眸,郑重点头,十分肯定。

    但这种想法,从何处而来,他用迷茫眼神回答了墨白。

    “那好!”

    毫不犹豫,墨白点头,旋即转着轮椅往那具骷髅走去。

    “墨白!”

    姬星月见状大惊,就要拦下。

    然而白衣不语,轮椅疾行,很快,就到了那两丈高的山石旁边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在靠近刹那,山石隆动,地面摇晃不已,让人屹立不稳。

    “墨白!”

    姬星月见到突兀发生的变化,再也顾不得自身安危,往前方跑去。

    “星月!”

    然而姬仙月眼疾手快,瞬间拉住星月公主,忙制止道:“你要相信墨白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姬星月闻言,美眸里闪过犹豫之色,而此时,那股震动消失,她再看过去,就见山石瞬间矮了一丈有余,那盘膝而坐的骷髅与墨白等高,远远看去,两人如同对视一般,那骷髅也好像有了生命,令人意外。

    “不要去打扰他。”

    姬仙月轻声劝阻,她隐约觉得此地会有事情发生,而且绝非坏事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姬星月心中虽不情愿,却也知道不能骄纵蛮横,不甘不愿的嗯了一声,一脸紧张的看向远处轮椅上的白衣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神秘矗天壁上,白衣与骷髅对视。

    瞬间产生了幻觉。

    这是一具佛躯吗?

    白衣伸手,抚摸向骷髅,但闻“轰隆”一声。

    他眼前景色变化,瞬间成为混沌之境,内中空无一物,有的只是虚无,混沌,黑暗成霾。

    “这是哪里?”

    坐在轮椅上的白衣抬头望天,不见晨曦,不见云雾,唯有死寂,荒凉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似乎为了响应白衣,虚空深处,有佛之圣耀散出,仿佛挥洒万千佛光,使人身心俱暖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墨白抬眸,就见虚空深处,有佛者盘膝而坐,神佛之姿,望尘莫及,头顶有三花齐聚,坐下金莲耀目,身披紫金袈裟,清圣耀目,自虚空缓缓落下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!”

    口诵佛言,身披袈裟,其姿佛韵尽显,其容庄严神圣,双手合十,乘坐金莲而落,落至墨白身前三丈处,尽显佛之慈悲。

    “墨白,你吾又见面了……”

    佛者庄严,开眸一瞬,闪出金佛耀华,声音威严,却又满含感慨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是你!”

    墨白皱眉,觉得眼前人熟悉,待得仔细思量过后,方才猛然醒悟。

    前世修炼两百年后,已至人道巅峰,曾有幸遇到一位行者。

    僧者年轻,却有佛之慧眼,深不可测,一面之缘,曾于旭日之巅上,相谈甚欢。

    而佛者有言,其身具慧根,与佛有极深渊源,没想到前世之根,今世之果,竟再见佛者。

    “吾名醒世经纶,于二十年前,有感矗天壁之大祸,因此枯坐此地二十载,意在净化此地妖氛怨魂,如今功德圆满,再逢故人,颇为感慨。”

    佛者之言,令人感慨,但前世之事,他却知道,不免让墨白心中疑问。

    因果一说,对佛门而言,极为重要,但前世之因,今世尚未发生,又何来今世之果,他又如何认得自己?

    轮椅上的白衣沉默不语,眉头紧皱,佛者神秘,不是如今的自己能够参悟的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似乎看出墨白心中疑问,佛者轻笑,说道:“此乃因果,前世因,后世果,吾心不变,然你之经历变化颇多,于你于吾而言,皆是定数,皆是因果。”

    句句禅音,句句佛理,墨白听得云里雾里,不知所以然。

    但他还是抬眸问道:“阁下你我有缘,不知是什么缘,造就了什么果?”

    佛者沉默,半晌开口道:“你与吾佛有缘,吾与你有缘,你吾之间,因果不显,然面对天地之间,却循环不断,息息相关,日后衍生诸多造化,利天下,祸天下,皆在你一念之间,吾为醒世经纶,这条因果路上,将与你同行!”

    “与我同行?呵!”

    墨白摇头,轻笑道:“墨白之路,意在守护,然守护之人有限,难以利弊天下!”

    佛者闻言,不反驳,叹道:“未来之事,谁又能说得准呢?”

    墨白点头道:“既未来说不准,那今时今日,也说不明白,就待他日见分晓了。”

    佛者点头:“不错,吾亦有此意,你吾有缘,吾将再入轮回,便赠你一物,日后将会为此因果,再开新局。”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话语甫落,混沌变化,金莲耀目,**己身,熊熊业火灼燃,身在火中佛者双手合十,不闻不问,最终化作一缕金芒,伴随雷霆涌动,转而全数挥洒在白衣身上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矗天壁上,原本风平浪静,随着墨白触摸佛骨刹那,顿起风云惊变,天地黯淡之余,再抬眸,却不见墨白踪迹了,连带着那佛骨也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人呢!”

    九皇子瞪大了眼睛,亲眼看着一个大活人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,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“追!”

    然剑孤寒似有所感,他负手之余,身形化作银白光华,转瞬消失在矗天壁上,往矗天壁东方而行。

    “咱们也快速跟上。”

    不明所以,姬仙月无奈,只得挥手,卷起姬星月,九皇子,灵彩儿往东方跟去。

    虚空尽头,正在布阵的霜寒尊突兀察觉那天罗地网内,一股神秘力量消失,让他大惊,漆黑明亮的眸子凝视东方尽头,却不见有任何踪迹,很快,银白光华乍现,身后尾随紫芒,他才看清是剑孤寒与姬仙月等人,再不犹豫,也转身带着叶甲跟了上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