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二百三十四章 今生果

第二百三十四章 今生果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远离矗天壁三百里,一处荒野密林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流光落地,墨白现出身形。

    他睁开眸子,环顾四周。

    郁郁葱葱的密林遮掩视线,不见其他,月明星稀,无物可看。

    他沉默不语,坐在轮椅上。

    半晌,微微挥手,伴随金芒璀璨,面前浮现出一根散发佛光的骨头。

    那是佛骨,醒世经纶这一世修为的转化而成,内中孕育无穷佛元。

    这是大礼,因果的开端。

    白衣凝视佛骨,犹豫不决。

    若把佛骨与自身融合,他将再恢复如常,甚至修为大进。

    而且佛骨内,蕴含有关佛门的无上法门,他将无师自通,继承这位无上佛者的今世之能。

    但只要接受佛骨,便意味着接下一段未名因果,将来会有何种变化,他也不知。

    佛之因果,有因有果,因果循环,生生不息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难以抉择的问题。

    沉默,犹豫,在白衣心中不断萦绕,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他本意,护住父母周全,安然度过一生即可。

    然现在醒世经纶出现,甚至赠佛骨,就注定结下一段因果。

    因为,佛门的因果想要种下,无人可以躲避。

    他墨白也不能。

    但若用了佛骨,那将会出现更大的因果。

    因果因果,佛门最信的东西,也从未失言。

    但这是修道者最惧怕的东西,一旦沾染,无休无止。

    “罢了,先将佛骨寄存,待有朝一日,再遇醒世经纶,便将此骨归还,了结一段因果。”

    半晌,白衣叹息,只得收起佛骨,他之双腿残废,是如今的保命之计。

    怎会动用这等神物?

    更何况半仙早已答应自己,再过一段时日,天寸山破封后,自己将会找到恢复方法,也不急于这一时。

    “墨白,发生何事?”

    正思虑见,恰巧远处银芒破空而至,现出剑孤寒身形,此刻的他脱去傻傻模样,漆黑明亮的眸子如星辰一般深邃,让人捉摸不透。

    “无碍,一段过往的因果罢了。”

    最终,墨白选择隐瞒,这些事情,越多人知道,越是危险,不是不信任剑孤寒,哪怕有万分之一的可能,泄露出去,这也将会引来无尽杀戮。

    佛骨,佛之骨,这等神物,哪怕入道之境的存在也会觊觎,他怎敢泄露半分?

    知道墨白心有顾虑,剑孤寒也不追问,他点头说道:“那具骷髅给我很熟悉的气息,或许能从中找出我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身世成谜,这一直是剑孤寒内心的苦痛,一个没有过去的人,活在世上,懵懵懂懂,不知生来何意,不知归去何时,这种感觉,太过痛苦。

    墨白闻言沉默不语,佛骨秘密不能暴露,但他对剑孤寒承诺道:“放心,终有一日,你之身份也会水落石出,我墨白答应,待得事情了结,一定助你彻查!”

    剑孤寒露出感激之色,道: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此时,远处紫色光华也落地,现出姬仙月等人的身形。

    “墨白!”

    看到坐在轮椅上的白衣平安无事,姬星月叫了一声,走上前来,满脸担忧道:“你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墨白微微点头,道:“这矗天壁上应该没有玲珑骨的存在,咱们恐怕来迟一步。”

    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墨白语气也低落了几分,当然这是装的。

    不过对姬仙月等人,却信以为真。

    姬仙月笑着安慰道:“自然还会有办法,既然如此,咱们先会皇城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。”

    墨白却是摇头道:“我要往边荒一行,去探望父母。”

    既然来至此地,哪怕没有玲珑骨下落,他也要往边荒城主府去看母亲彩阳夫人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姬仙月闻言,与九皇子等人互视一眼,均看出对方眼中的犹豫之色。

    边荒一般情况下,皇族是不能涉足的。

    墨白自也看出两人犹豫,当下笑道:“既然如此,也多谢诸位一路陪伴,那咱们就此分别吧,待我事情了结,会再回皇城,登门拜访。”

    姬仙月知道墨白肯定有许多不为之知的心思,一味跟在其身边,只会越加增添其谨慎程度,只得点头道:“那咱们就此别过吧。”

    “请!”

    墨白拱手,送姬仙月,姬星月,九皇子等人离开。

    姬星月虽心中不舍,却也知道规矩,只得跟着离开。

    眼见流光破空而去,霜寒尊不知何时出现,看了看离去的皇族子嗣,又看了眼墨白,分析利弊之下,当即果断离开。

    这荒野之中,也仅剩下叶甲,剑孤寒,墨白三人。

    “那就随我往边荒一行吧。”

    眼下,已无外人,他也无须谨慎,而且墨无踪本答应要来协助,却莫名消失,这也需要回去好好问问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两人点头,三人旋即离开荒野密林,往边荒赶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大周北部边荒,一行人寻找玲珑骨不得果,暂时分作两方离去。

    而在大周腹部,天剑院,尚有惊变发生。

    身处无名山巅修养的邃无邪,黄泉,七叶等三人不曾离去。

    但随着一封飞信的突兀出现,也揭开新的篇章。

    “可恶!”

    翻开书信过后,白衣登时怒上眉梢,指尖碾动,飞信瞬间化作灰飞,不复存在。

    “发生何事?”

    七叶走上前来,轻声询问,这几日的相处,他对邃无邪的敌意渐渐放下,而且有了共同目标,那就是天剑院副院主—盛华年。

    邃无邪咬牙切齿道:“盛华年以两位长老为要挟,要我孤身往天剑山顶赴会。”

    七叶闻言,美眸微蹙,问道:“你如何决定。”

    邃无邪起身,沉声道:“不论如何,我都要救下两位长老。”

    七叶犹豫道:“你的修为……”

    她没有继续说下去,不过意思明显,以邃无邪此刻修为,如何是盛华年对手。

    “不是对手也要去,我不能放任两位长老,置之不理。”

    邃无邪很果决,两位长老待他甚好,他不愿意让两人出事。

    头一回,邃无邪对自己的无能出现恨意。

    如果有一身无可比拟的修为,即便身闯龙潭又如何,但是现在……

    他不敢想下去了。

    最终,邃无邪仍旧做下决定:“我要往天剑山顶一会,你们在此等候吧。”

    七叶拒绝道:“不行,你与他修为天壤之被,此行无异于送死。”

    邃无邪摇头道:“即便死,我也会救出两位长老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就要往天剑院方向赶去。

    但七叶还是拦住他怒道:“你死脑筋吗?这是送死,没有任何用处,我等无须做不必要的牺牲。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轻笑一声,邃无邪看了七叶一眼,摇头道:“你不明白……”

    不明白什么?

    七叶微微一怔,然而邃无邪转身刹那,已经化作流光,往天剑院方向赶去了。

    “喂!喂!”

    七叶忙大叫,然离去的白衣不回头,速度极快,转瞬消弭在天际。

    目送邃无邪离去,七叶看向远处自始至终不曾言语,也不劝阻的天虎剑者,不悦道:“你难道不该劝阻他吗?”

    “有些时候,有些事情,该面对的,始终要面对。”

    黄泉摇头,覆盖在天虎面具下的眸子清冷,绽放蓝色深邃光华,缓缓开口道:“该明白的,他也很快都将明白……”

    听得云里雾里,七叶不耐烦了,沉声道:“你究竟要说什么,邃无邪已经赶往天剑院,你若不出手,他将死无葬身之地。”

    然而黄泉不急,他依旧盘膝而坐,挥手道:“静观其变吧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流光疾行,不言语,任凭狂风扑面,内心冰冷,寒魄慑人。

    月明星稀,云蔽无声,凝视远处被丝丝黑气包裹的天剑山顶。

    饶是知道龙潭虎穴,勇往直前的人,不悔,不退,势要救出两位长老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天剑山上,随着流光落地,荡起无尽剑芒,璀璨耀目,磅礴气势几乎压塌山顶。

    白衣落地,眸光凝视前方,就见远处两道木桩上,被捆绑的大长老二长老,他们脸上有血痕,面色惨白,奄奄一息,显然受到折磨。

    “邃无邪,你终于来了。”

    很快,自暗中,一袭白袍,缓步踏入,他负手,神情平淡,嘴角微微翘起,更显阴谋诡计踊跃而上。

    邃无邪凝视来人,沉声道:“盛华年,放人!”

    白袍闻言,却是哈哈大笑,放声嘲弄眼前年轻剑者:“哈哈哈,邃无邪,本座步踏入道之境,你拿什么与本座谈条件?”

    言语猖狂,如惊雷破空,引动雷霆涌动,紫电闪烁,使得天剑山降下数道紫雷。

    “呲呲呲!”

    雷霆敕地,登时封锁四周,形成一片绝地,笼罩邃无邪与自己,同时也将被钉在木桩上的两位长老笼罩。

    “今日,就拿你邃无邪一试吾之入道修为以及这口天地神兵!”

    盛华年狂傲,遥遥一指,登时恐怖雷霆伴随风云涌动,虚空深处,璀璨光华夺目耀眼,缓缓落下。

    一口神兵,释放万千道芒,璀璨夺目于一身,携带无匹威势,降临尘寰。

    是天剑!

    天剑院之天剑!

    “那今日,邃无邪将为天剑院铲除祸患,重振剑宗之威名!”

    即便天壤之别,白衣无惧,招手间,四象动,兽吼震天,赤、青、白、黑四芒齐现。

    四灵神剑。

    传承于无上道门的四灵神剑。

    白衣白袍,后期之秀对决强悍剑者,一场生死决即将展开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