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二百三十五章 恩怨明

第二百三十五章 恩怨明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高山上,黑衣负手,映冥凝视天剑山巅,静观战局。

    而其身侧,一袭紫衣,容颜倾城,精致五官上看不出任何表情,是映雪,映雪不语,心中复杂,五味俱全。

    而在另一处山巅之上,覆盖在天虎面具下的一双锐眼,如幽蓝邃海,让人警惕,在其身侧,同样的黑衣,紧身劲装,衬托其英姿飒爽。

    天虎黄泉与七叶同样赶来。

    双方沉着以对,尽皆停手,这是一场武决,决胜负,诀生死,诀归属。

    在战局未定之时,他们都要互相牵制。

    “呵,邃无邪之修为,虽年少难得,但终究差距明显,天壤之别,此局,他必败!”

    映冥负手,凝视天剑山巅的两人,已经注定的结局之所以如此关注,只是好奇看看,无力挣扎的白衣究竟有多么顽强。

    映雪在其身边,美眸中蕴含难以言明的情感,凝视一袭黑衣,脑海中浮现万千过往。

    从来没见过如此冷漠,嗜杀,不带情感的大哥。

    就是眼前的人,让她无能为力,陪葬了整个天剑院。

    她恨,但该恨吗?

    她不知道,只能这般挣扎着,沉默不语,缓缓握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雷霆翻涌,紫芒覆空,双强交汇,任凭狂风掩面,执意相救的人不退却,心怀必杀的人不放过。

    极端的两人,随着雷霆涌动达到最高峰,动了!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一声长喝,积蓄在心底的无穷怒意释放,赤芒怒展,朱雀腾空,无尽火焰伴随罡风凌冽,环绕白衣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身形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叮!”

    再出现时,破风留痕,斩在盛华年身前的那口不曾出鞘的神兵上。

    白衣快,白袍更快。

    快到眨眼一瞬,神兵阻挡在身前,无处可破。

    “青龙破空!”

    一击不成,身形速退,同时再招手,青龙咆哮而出,化作千丈青芒,凝聚青色龙影,席卷向盛华年。

    “吟……”

    青龙啸,天地动,那双黑色双眸仿佛有了生命,要将眼前人撕成粉碎。

    “弱,太弱了……”

    龙影袭身,盛华年冷笑,摇头略带失望的语气,旋即指尖轻点,“嗡”的一声,虚空变化,一道银芒凝成,旋即冲向青龙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的一声,声音不大,然银芒所过之处,青色龙影开始一寸寸龟裂,自体内散出白光,再也无法前进分毫。

    “吟……”

    青龙惨嚎,龙吟至哀,然终究改变不了陨落的命运。

    “铿……”

    远处,与青色龙影心神相连的邃无邪也受到影响,闷哼一声,张嘴吐出一口鲜血,倒飞而回。

    “扑通”一声,白衣坠落至地面,他提剑倒插地面,划出一道深壑,勉强止住身形。

    强大,眼前人强大的离谱。

    再一次,邃无邪感受到自身卑微渺小,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“踏……”

    脚步声响起,白衣抬头,就见盛华年负手而来,神情冷漠,睥睨眼前一切的眸光盯住了自己。

    不屑,嘲弄,讥笑,玩弄于鼓掌的得意,一一体现,体现的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让白衣杀意更甚。

    “愤怒吗?可惜,你改变不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盛华年冷笑摇头,丝毫不将邃无邪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胜负尚在未定之天。”

    缓缓擦干嘴角鲜血,白衣再次挺直身躯,眸光瞥了一眼远处被钉在木桩上的人影后,手中青剑再举,同时再招手。

    伴随嗡鸣,远处赤芒也自行飞起,落至其手中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双剑在手,邃无邪遥遥一指,周遭气息再次变得强盛,雷霆滚动,直落天雷,击在盛华年身上。

    “呲啦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盛华年不躲不避,在天雷落下一刻,周遭泛起银芒,将自己包裹,雷霆之力击在罡气上,无法寸进,渐渐消弭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盛华年微微皱眉,感受到一丝元力涌动,邃无邪修为似乎强大了一些,不过杯水车薪,不足一惧。

    “就让本座看看,你有几分逆天本事吧。”

    “如你所愿。”

    白衣沉声一纳,足踏瞬间,地面隆动,旋即黑白双剑铿然出鞘,旋转于虚空,释放无尽剑气,一波接着一波,前赴后继,绵延不绝。

    “嗖嗖嗖!”

    在无尽剑雨攻势下,白衣身形化忙,青红双剑再展神威。

    “叮叮叮!”

    青龙守,朱雀攻,一攻一守,生生不息,掩杀盛华年。

    “轰轰轰!”

    剑气纵横,辅助邃无邪。

    这一刻,白衣变了,速度提升至极致,仅剩漫天残影,无尽剑气滚落,如惊雷炸响。

    饶是有罡气守护,也不得不退,转瞬,天剑山巅,一片狼藉。

    “邃无邪的修为,似乎提升不少。”

    远处高山上,七叶凝视战局,注意到邃无邪那细微变化,颇为惊讶。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黄泉点头,没有反驳,但他一直在注意着邃无邪背后,那丝丝溢出的黑气。

    邃无邪体内,一直有一股强大的力量,谁都没有发现,哪怕他自己。

    但前些日子重创,让他意外发现了,而与他同一时间知道的,还有黄泉。

    黄泉没有挑明,只是在静观其变,要看看邃无邪究竟能发挥多大的潜力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潜力无穷,也难抵入道之境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似乎白袍盛华年不耐烦了,他气一掌轰退邃无邪,旋即气机提升,招手间,那口天地之奇铿然出鞘,于空中划出锐利色彩:“本座厌倦了,你该也魂归黄泉了!”

    锐芒冲霄,宛若通天之柱,令人不能直视,而落下一刻,被盛华年握在手中,他的气息也跟着变化。

    提升,不断的提升,连带着山体巨石都在颤动,他体表气息爆冲,形成强横罡风,旋即挥剑一扫。

    一扫,只是轻轻的一扫,邃无邪只感磅礴力量轰来,任凭千般抵抗,终究如坠线风筝一般,横飞出去。

    “扑通!”

    白衣滚落至地面,接连翻了几个跟头,在悬崖边缘止住身形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邃无邪咳嗽,体内气机不稳,接连几口殷红吐出,更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怎会如此……

    邃无邪不敢置信,抬头凝视手持天剑的盛华年,天壤之别,当真无法跨越?

    可即便如此,他也不肯引颈就戮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闷哼一声,邃无邪勉强起身,他招手,赤芒如受到伤害一般,哀鸣不已,颤颤巍巍,落至其手中。

    一人一剑,在一击之下,已经没了抵抗能力。

    盛华年凝视邃无邪,冷笑道:“再有一招,便要你死无葬身之地了,不过在此之前,本座还想看看真正绝望的你,是什么样子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信手一挥,磅礴力量瞬间击向远处一根木桩。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邃无邪见状大惊,那是大长老,可即便他声嘶力竭,依旧挽回不了那磅礴之力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就见大长老惨嚎一声,被恐怖力量击中,连带着木桩瞬间粉碎,不复存在。

    一掌,轰杀了天剑院的大长老,那个待他如子嗣的亲切长辈。

    邃无邪眼睁睁看着大长老爆碎成血雾,脑海中一震嗡鸣,屹立不稳,险些昏迷过去。

    待他回过神来时,就见盛华年再次出手,掌劲袭向了二长老。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,这一掌更加凌厉,二长老甚至惨嚎也未来得及发出,便粉身碎骨,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“长老!”

    眼前两名亲切长辈在自己面前殒命,邃无邪像发了疯似的,双眼通红,不顾一切的杀向盛华年。

    “可悲的家伙。”

    盛华年声音冷漠,带有几分怜悯,那是对弱者的戏弄,更是对这些年来,自己所承受一切折磨的发泄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一掌,击中邃无邪,却没有致命,直接将他轰飞出去,砸断了一块巨石。

    盛华年凝视着要挣扎起身的白衣,似乎很久没有发泄,他冷笑道:“本座兢兢业业,为天剑院付出三百多年的光景,当初师尊选中叹无息,让他继承院主之位,本座虽有不满,但一直恪尽职守,为天剑院尽心尽力,甚至后来的你父要被敕封副院主,本座也秉公对待,甚至为其引荐往无上剑塔的名额,你父进入剑塔,本座才有了这副院主之位。”

    “但结果呢?结果叹无息与御苍玄一战惨亡,但他立下的遗嘱竟是要你继任院主之位,凭什么?凭什么?”

    盛华年的眸光转冷,甚至带了几分癫狂,他恨声道:“本座为天剑院付出这么多,最终院主之位,竟要你这一个小子来担任,叹无息也就罢了,他天资卓越,本座心甘情愿,你父亲算什么?不过是剑道修为卓越,与无双神侯关系密切,但即便如此,十三年后的今天,让你当院主,本座不甘,这不愿,你没有这个资格!”

    邃无邪闻言沉默,他挣扎数次,始终不得起身,他听着,听着盛华年的述说,通红眸子已经缓缓趋于平静,但恨意却没有丝毫减少,甚至更加浓郁,他咬牙切齿,抬眸凝视白袍,道:“所以,所以你便设计,盗走天剑,诬陷于我,目地就是为了这个院主之位吗?”

    “不错!”

    事至如今,盛华年没有任何隐瞒的必要,终于等到这一天,他的心情也畅快起来,居高临下,俯瞰邃无邪,沉声道:“当初,本座命九长老出手试探,为的就是要将你逐出天剑院,但没想到你竟将之斩杀了,哈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