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二百三十六章 鬼神诀

第二百三十六章 鬼神诀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沉默,

    邃无邪当初,出手斩杀九长老,乃是因早已不和,没想到这都是盛华年的手段。

    盛华年看着沉默不语的邃无邪,知道他已没有抵抗能力,冷笑道:“以至于后来,你所过之处,本座皆派人跟踪,斩草除根,藏剑山庄等地也不例外。”

    邃无邪闻言,沉声问道:“当初将我关进监牢,也是你派人假冒,栽赃嫁祸?”

    “不错!看来你似乎还没有绝望。”

    有些意外的看着邃无邪,盛华年颇为惊讶。

    因为邃无邪体表的伤害渐渐减少,甚至恢复,而且体表力量也开始强大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对劲!”

    盛华年皱眉,为避免夜长梦多,不再犹疑,当即出手,天剑斩出,要结束邃无邪性命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剑气纵横而出,但远处山巅上,同样一道磅礴气机袭来,与之撞在一起,恐怖力量爆发,掀起尘沙万丈,也将邃无邪再次击退,击落至山巅。

    但此刻的邃无邪沉默不语,他的身形也没有坠落,体表开始散发出恐怖的魔气,一层一层,包裹自身,悬浮于半空中。

    强横力量袭来,盛华年皱眉,再次凝视远方,就看到一双锐利的眸子如天虎噬人,锁定住了自己。

    “又是你。”

    盛华年怒上眉梢,接连两次捣乱,让他心中不悦了。

    高山上,天虎剑者负手而立,背后神锋不出,他看了七叶一眼,叮嘱道:“带无邪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七叶点头,旋即两人各自行动,化作两道暗芒分别往盛华年与邃无邪所在方向赶去。

    “拦住他们。”

    远处,一直默默等待的映冥见状,就要出手,然而这时,他察觉身后劲风袭来,身形瞬移而出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映冥转身,就见原本所处位置,一道剑痕出现,触目惊心,他皱眉,凝视映雪道:“你在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映雪眼里有挣扎之色,她痛苦摇头道:“吾不希望你再如此堕落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打算杀了我吗?”

    映冥不敢置信,自己的亲妹妹会对自己下杀手。

    映雪点头,凄惨一笑,道:“放心,你死后,映雪也不会独活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运转真元,攻向映冥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天剑山巅,人未至,剑先至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流光破空,剑芒入地,如天塌地陷,天剑山巅也跟着颤动。

    剑不出鞘,睥睨之姿随风而落,落至地面,拦住盛华年。

    “又是你。”

    凝视眼前头戴天虎面具的剑者,盛华年怒不可遏,天剑在手,再无保留,剑气瞬间斩出,扫面而来。

    “魔剑道—星流!”

    天虎剑者不答,口诵剑诀,双指并拢,鬼神诀出,环绕虚空,盘旋在其头顶。

    “嗖嗖嗖!”

    不断有剑气扫落,如流星疾出,尽数轰向盛华年。

    “轰轰轰!”

    面对无尽剑气,每一道都有地神巅峰的修为,即便初入道之境,盛华年也不得不全神应付。

    而在他处,立于半空被魔气包裹的邃无邪尚在发生蜕变,七叶化作流光赶来落至其身侧,不有分说,当即卷起邃无邪就往远处遁去。

    “哪里逃?”

    盛华年见邃无邪被救走,大惊失色,天剑击中最后一道剑气,就要追击,然而天虎在前,无路可去。

    黄泉剑指并拢,虚空上的墨剑旋转而出,如坠月之能,化作无匹暗淡玄黄异彩,轰向盛华年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玄黄之力狂涌而出,盛华年被再阻步伐,他愤怒至极,手中天剑挥舞,旋即沉元纳气,口诵剑诀:藏剑式—剑动玄黄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话语甫落,地面隆动,登时现出五芒星阵,旋即五道光彩溢出,化作赤,青,白,黄,黑,五色凝聚周身。

    他整个人如同被虹光包裹,旋即天剑运转,无匹剑气携带狂暴真元,涌向虚空那道恐怖剑气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两股不容于世的力量相撞,登时玄黄震荡,寰宇变色,整个天剑山巅在这一击之下被削去两百丈,无数巨石滚落四方,连天剑院也不能幸免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被这股磅礴力量震撼,初入道之境的盛华年尚不能运用自如,被磅礴气浪击中,体内气机不稳,倒退数十丈,方才稳住身形。

    反观虚空天虎,气浪翻滚,他整个人再入九天之上,两招过后,再运绝式:魔剑道—殒日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墨剑旋飞,月明星稀之下,皓月隐去,取而代之的乃是死亡暗淡之气,如黄泉之门洞开,四处生机枯萎,天地一片暗黄。

    “藏剑式—斩!”

    面对不世绝学,盛华年毫无保留,藏剑式出,天剑应鸣,登时雷霆敕地,有天雷滚落,汇聚剑端,而后化作一道千丈剑气,斩向虚空中的天虎剑者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击,倾尽全力,天地瞬间黯淡,唯有碰撞声,不绝于耳,如天雷灌顶,远在半山腰的天剑院,自遭遇巨石滚落后,再临灭顶之灾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无穷气浪翻滚,压塌房屋,天剑院弟子死伤惨重,亡命奔逃,一时间天地愁惨,末日降临。

    “退!”

    虚空之上,借着气浪翻滚,黄泉身形瞬闪,化作暗芒消失在天际。

    “哗哗哗……”

    而在天剑山巅上,盛华年承受不住恐怖魔气,嘴角飚出鲜血,不住后退,他凝视远处遁走的流光,已经追之不及,恼怒之余,吸纳天地元力,开始修复己身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天剑山巅一战后,远处高山也落至尾声。

    任凭映雪千般手段,也难敌映冥。

    最终被擒下,映冥抬眸看向远处天剑山巅,凝视被自己束缚的映雪,沉声道:“不想死的话,待会儿不要说话,否则谁也保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映雪冷哼一声,撇过头去。

    映冥松开映雪,就见远处流光赶来,很快落至地面,现出身形,是盛华年。

    “院主。”

    映冥拱手,十分尊敬。

    盛华年负手,环顾四周,发现有战斗痕迹,一双锐眸凝视映冥,不悦道:“方才你在何处?”

    若是映冥接应,邃无邪根本不可能逃脱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映冥闻言,犹豫片刻,只得撒谎道:“方才有神秘人扰战,吾与映雪抵挡,但那人诡异,已经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冷哼一声,如重锤一般,击中映冥。

    映冥当即倒飞出去,嘴角溢出鲜血,他勉强起身,捂住胸口,不敢抵抗。

    盛华年人老成精,怎会看不出此地发生的情况,他撇了一眼映雪,再看向映冥道:“下不为例,否则你我约定作废,本座还会要了你的命!”

    映冥虽心中百般不愿,但不敢表现出来,他松了口气,再次拱手点头道:“多谢院主宽容,绝不会再有下次。”

    “再好不过,去追查邃无邪下落吧,本座会要了他的命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映冥闻言拱手,冲映雪使了个眼色,旋即两人一起离开。

    两人离开后,高山之上,仅剩盛华年一人,他神情阴鹜,接二连三被破坏好事,而且使用的竟是魔剑道,这让他心中更为谨慎,当即化作流光,往北方而行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三招过后,黄泉一路疾行,往天外方山而去。

    这是他与七叶等人相约的地点,然而当他到达之后,却意外发现一袭黑衣昏迷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怎会如此?”

    黄泉皱眉,快步走上前,查探情况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一缕缕暗芒流转,查探其体内伤势,半晌后,才松了口气,自言自语道:“只是昏迷过去,并没有大碍。”

    念及此处,他运转真元,输入七叶体内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闷哼一声,源源不断的生机之力让七叶转醒,她美眸微蹙,睁开眸子后看到是头戴天虎面具的剑者,忙道:“邃无邪半路突然发疯一般,将我击晕,消失无踪了。”

    黄泉闻言一怔,沉吟片刻,将之扶起来,声音不含感情道:“放心,邃无邪会平安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这般肯定?”

    七叶上下打量了一番黄泉,觉得此人神秘,修为更是高绝,但不知为何,一定要接近邃无邪,而且亭他语气,似乎一切都在掌握之中,她皱起眉头,问道:“你究竟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帮邃无邪找回真我。”

    黄泉言语,颇为古怪。

    真我……难道现在不是真正的邃无邪吗?

    七叶看向黄泉的眸光多了几分古怪,但也很快回过神来,问道:“接下来要如何做?”

    “等……”

    半晌,黄泉吐出一个字。

    “等?等到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“等幕后之人真正现身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覆盖在天虎面具下的幽蓝邃眸如形成一般耀目,不可捉摸,缓缓开口回答。

    七叶闻言不语,她知道眼前剑者的不简单,很可能与墨白有着莫大关系,既然后者选择沉默,那她也只能跟在身边继续观察,而且如今局面明了,盛华年才是真正的始作俑者。

    那接下来,这笔账,要与他一并清算。

    想起藏剑山庄的惨案,死不瞑目的亲人,她眸光转冷,暗自握紧了拳头,要让盛华年付出沉重代价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