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二百三十七章 入魔

第二百三十七章 入魔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荒野之中,白衣狂奔,流光肆虐,周身黑气翻腾,所过之处,草木尽皆失去生机。

    而一股更加可怖的魔能还在运转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白衣跌跌撞撞,头疼欲裂,脑海中挥之不去的血腥一幕。

    自十三年前,父母双亡,天剑院内的自己扪心自问,可曾快乐过?

    多少委屈,多少不甘,吞入肚中,不敢显露,不愿显露。

    然而即便如此,也依旧难以逃脱这注定的命运。

    宿命啊……真的无法避免吗?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仰天长啸,宣泄心中的不甘,宣泄内心的怒火。

    似乎声嘶力竭,白衣跪在地上,双拳紧握,攥出血来。

    为什么……

    为什么一心向善的人要沦落至此。

    为什么与世无争的人要这般狼狈。

    谁能告诉白衣?

    没有人?

    任凭黑气肆虐,体表力量越来越强大,侵蚀心扉,侵蚀一切,让他最后的一抹良知也化作苦笑,消散在空中。

    “吾邃无邪一生不愿做人棋子,更不会轻易被人玩弄,盛华年,你将为今日的所作所为,付出代价!”

    愤怒的白衣,狂暴肆虐的气劲,翻江倒海一般,使得方圆数十里尽数枯萎。

    “喝……”

    沉元纳气,吸进无尽魔元,满头黑发翻飞,转瞬成为白发,眉心一点,化出魔之印记,深邃的双眸不复,取而代之的是冷漠,无情,混沌一般的深沉,他眸光不带情感,转而看向天剑院的方向,身化流光,如恐怖陨石一般,狂袭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天剑院,经历大战之灾,房屋倒塌,一片狼藉,有受伤的天剑院弟子自废墟中被人救起,也有人正在疗伤。

    四长老,七长老,八长老等人都在安排相关事宜,凝视来来回回疲惫不堪的院中弟子,也颇为不耐。

    “两位剑御离开,现在副院主也不见踪迹,万一那神秘剑者再折杀回来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八长老满脸担忧,方才那头戴天虎面具的剑者,强大得离谱,如今没有高手坐镇,再返天剑院,恐怕会更加惨烈。

    四长老闻言,挥手冷笑道:“无须担心,邃无邪狼狈逃走,身受重伤,他们一定想办法去医治了,怎会突然折返。”

    “呼呼呼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,话语甫落,就感狂风袭面,一股震慑人心的魔气吹来,让众人无处抵抗。

    “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快看,有人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天剑院弟子凝视天边,议论纷纷,同时也个个拿起武器,凝神戒备。

    四长老等人也抬眸望天,就见远处黑芒破空而来,速度极快,散出无尽魔威,震慑人心,待得近了一些,才看清来人模样。

    七长老惊呼道:“是邃无邪!”

    “他怎会突然来此!”

    八长老等人纷纷运转真元,凝视远处流光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流光落地,磅礴气劲翻滚而出,如狂风掠境,将众多天剑院弟子扫飞出去,个个口吐鲜血。

    待得光华散尽,一袭白衣缓步踏出,没有往日眉清目秀,更冷漠无情,他凝视四长老,冷声道:“盛华年呢?”

    四长老闻言,心中不明所以,但他仍旧怒斥道:“放肆,副院主的名讳,岂是你能随意称呼?”

    “呵!”

    轻笑一声,邃无邪眸光一冷,就见剑光突起,化作滚滚魔气,速度极快,袭向四长老。

    “噗嗤”一声,在众人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,剑气落至身前,四长老头颅高高飞起,旋即鲜血喷涌而出,尸首分离过后,那头颅中满是惊愕的眼神再也无能为力,倒落尘埃。

    一击,斩杀天剑院四长老。

    “四长老!”

    回过神来,七长老八长老齐声惊呼,露出悲愤之色,他们万万没有想到邃无邪会如此果断无情,将长辈杀害。

    七长老怒上眉梢,指着邃无邪骂道:“孽子,你已叛逃天剑院,如今又斩杀四长老,未来,天剑院将视你为必杀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今日,天剑院不存。”

    然而对于口口声声的威胁,邃无邪不以为意,或者说,他来此地,早已做下决定,那无情的眸子,恐怖的魔气翻腾,他好似换了一个人,手中锐利杀剑,一步,一步,走向天剑院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七魔山,魔气纷扰,隔绝于世,哀嚎声不绝于耳,不见天日。

    这里原本是七魔所在,如今七魔仅余两人,奉命守护修罗血海,再无其他。

    前些日子,有幽玄之主来此隐匿,无人知晓。

    “呼呼呼……”

    但随着风声过耳,有脚步声响起,昏暗无光的山道上,一袭白袍负手,身背天剑,缓步而来。

    是盛华年。

    盛华年神情冷肃,一步一踏,尽皆伴随磅礴力量,周遭魔雾妖邪不敢侵犯,纷纷退让。

    七魔殿上,大殿关闭,他来至殿前,凝视这高达数十丈的大门,沉声道:“幽玄之主,本座前来赴约了。”

    “吱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话语甫落,殿门缓缓打开,一股汹涌的魔气自内中扑面而来,饶是其步踏道境,面对这股令人心悸的魔氛,心中也微微动容。

    深深吸了口气,盛华年一步踏入,登时,周遭景色瞬间变化,再入目,森冷如狱的大殿上,那高高在上的王座前,负手而立着一袭黑袍。

    黑袍遮掩面目,不见其真容,一股股黑色气息萦绕周身,足以验证眼前黑袍人的恐怖之处。

    “幽玄之主。”

    盛华年自认已经突破道境,又有天剑在手,不肯俯首称臣,直呼其名,声音冷漠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似乎看穿了盛华年的心思,轻笑一声,黑袍转身,一双深邃眸子盯住盛华年,一如既往,令人心悸。

    “恭喜你突破道境。”

    皮笑肉不笑,连带着语气也森冷如寒,不见一丝情感。

    面对幽玄之主的赞赏,盛华年没有一丝喜悦,他皱眉,直奔主题:“近日,吾欲取邃无邪性命,但有一位头戴天虎面具的剑者,接二连三阻拦,数次救走此子,吾前来讨个说法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幽玄之主闻言诧异,饶有兴致地道:“这与吾何干?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不说还好,一说,盛华年就一肚子怒火,他沉声道:“那头戴天虎面具的剑者会使传闻中的魔剑道,难道与你无关吗?”

    “魔剑道……”

    岂料,幽玄之主闻言,颇为意外,陷入短暂沉默。

    魔剑道乃是初代魔神所创,虽是魔域至高武学,却也是魔族克星,但凡修炼魔道武学之人,都会被其压制,功体无法完全发挥。

    但此世上,少有人会。

    他转过身子,语气中也带了几分疑惑:“莫不是墨白又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盛华年闻言摇头,他也听了那白衣神策的事迹,摇头道:“听闻其为了恢复双腿,已赶往边荒了,不可能是他。”

    说到此处,他突然顿了顿,抬眸露出一丝若有深意的模样,凝视幽玄之主道:“难道是御苍玄?”

    “哈!”

    幽玄之主闻言却是摇头否定道:“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“何意?”

    “若是御苍玄,你还有命来此吗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盛华年无言以对,的确,若是御苍玄,凭借他一身通天彻地的修为,即便自己踏入道境,也不会是对手,而那出手的天虎剑者,修为并没有踏足道境,否则依靠魔剑道,足以要了自己的性命。

    但此刻这些都不是重点,他将这些紊乱想法抛诸脑后,凝视高高在上的幽玄之主,沉声道:“可有破解魔剑道的方法?”

    他不想被其压制,否则一身道境修为也难以展现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但幽玄之主给出的回答让他失望了。

    幽玄之主摇头,一双混沌深邃的眸子撇了盛华年一眼,叹气道:“魔剑道乃初代魔神所创,其威能哪怕领略一二,也足以让身具魔功的人受制,你先前为求强大力量,汲取太多魔元,功体有所转换,自然也难逃魔剑道的束缚。”

    “可恶!”

    听到没有破解方法,盛华年露出恼怒之色,邃无邪一日不除,终究是心头大恨,但那神秘剑者护持,让他屡屡失手,一时之间,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看着恼怒的白袍,幽玄之主不语,混沌眸子中异彩流转,不知在想些什么,半晌,他幽幽开口道:“既然那神秘剑者会使魔剑道,吾也颇为好奇,若再相遇,便将之引往七魔山,吾助你一臂之力,也试探其真正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此话当真?”

    盛华年闻言,颇为意动,凝视黑影,欲要看出其内心真实想法,不过黑影神秘,他以失败告终,但这些都不重要,只要幽玄之主肯出手拦住那神秘剑者,邃无邪便不足为惧了。

    “自然。”

    幽玄之主也心有盘算,魔剑道神秘,鲜有人会,他倒想看看,那神秘剑者究竟是谁。

    “那好,既然你同意,那吾便回天剑院,让众多院中弟子帮助查探其下落,再派人通知你,一同铲除此二人。”

    既心有算计,盛华年也不多言,拱手之后,转而踏出七魔殿,化作流光,往天剑院赶去。

    凝视远去的流光,幽玄之主负手,深邃眸子里不知在想些什么,良久不语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