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二百三十八章 重逢

第二百三十八章 重逢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大周北部边荒,环境恶劣,仅有山城在此,也蛮武成风,一是为了适应此地环境,二也生怕哪日,再起风云,殃及无辜,最起码拥有一些自保能力。

    边荒城主府,守卫森严,外人不许进入,哪怕一些位高权重的将军,也需要通传方可。

    这里与普通城池有很大区别,并无百姓,皆是守军,百万守军蔓延方圆万里,守卫边荒,防止北荒来犯。

    这一日,有轮椅自远处缓缓而来,一袭白衣,神色淡然,环顾四周,并没有因这铁血杀戮的气势而感到惊惧。

    这引起不少驻军的注意,纷纷观望,议论不已。

    “这是谁家的少年?双腿残废,还敢来此地,是要面见神侯吗?”

    “可惜神侯闭关多时,不是谁想见就能见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看他那模样,估计又是别有用心,想求咱们神侯帮忙了,嘿!”

    守军指指点点,议论纷纷,却没有人赶靠近,因为在其身边,推着轮椅的中年人体表气息磅礴,不似普通人。

    而在其身侧,跟随的白衣剑者,也彰显不凡。

    总之,此三人不简单。

    一路走走停停,最终来至城主府前。

    城主府,气势非凡,大门虽开,但两旁甲士身上散出铁血杀戮气息,手执天戈,雄武之姿,令人动容。

    “站住,城主府重地,不得擅闯!”

    看到白衣被推着要进入,护府甲士天戈拦路,挡住去处。

    “放肆,你们是新来的吗?”

    叶甲见有人拦路,当即变了脸色,怒斥那守府之人。

    “哼,我等乃神侯禁卫,此地谁都不能擅自进入。”

    那两人高傲,身上气息也非同小可,有地灵巅峰之境,看到双腿残废的白衣,露出不屑之色,道:“是想请神侯医治吗?神侯闭关,不会接见他人。”

    “呵。”

    推着轮椅的叶甲闻言,怒极反笑,这两人看着面孔陌生,想必是从边荒被撤换回来的禁卫,他怒声道:“这位是无双神侯府小侯爷—墨白,神侯子嗣,岂容你们在此地放肆。”

    “小侯爷?”

    两人闻言错愕,上下打量了白衣一番,面面相觑,不知真假。

    沉吟片刻,一人冷笑道:“神侯子嗣,我等只认白衣枪神,这位,恕不曾听闻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!”

    叶甲闻言,脸色巨变,此二人真是找死,这等话也说得出来,就不怕眼前小侯爷怪罪吗?

    “无妨,请通传一声,就说墨白来此拜见母亲彩阳夫人,父侯无双神侯。”

    就在叶甲准备出手教训两人之际,墨白挥了挥手,制止叶甲,他不想徒生事端,更不会因为其三言两语而怪罪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这次,两名禁卫闻言,倒是心里多了几分疑虑,也不怪他二人,常年在边荒守护,他们只道是神侯有子嗣墨无踪,而且那小侯爷远在京城,根本不可能来到此地,眼前白衣假冒,但现在看他如此淡然,心中反倒多了几分不自信。

    犹豫片刻,一名禁卫语气也平和许多,不悦道:“那你等候片刻,我进去通传。”

    说罢,那名甲士便快步往城主府内赶去。

    因为叶甲声音很大,也引来许多守卫的指指点点,更有人在远处观望,心中疑虑不少,难道真是那位在京城娇生惯养的小侯爷?

    他的腿怎么回事?

    “小侯爷,您这脾气也太好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环顾四周,尽管被人指指点点,眼前坐着的白衣依旧没有任何不悦,或者说被破坏心情,他有些尴尬,小声道:“不知为何,这里的所有守护都换了一遍,没有属下熟悉的面孔,不然也不会让小侯爷这般等待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墨白闻言,颇为诧异,他只以为是规矩,没想到这里守卫都换了一遍,内心多了几分疑惑,问道:“莫非出了事情?”

    他隐隐有不安预感,毕竟与大哥约好,要前往矗天壁,结果不曾等到,莫名其妙没了消息,这让他感到奇怪。

    “应该不会吧,边荒守卫森严,而无踪小侯爷修为很高,怎会出事。”

    叶甲也不确定,语气有些迟疑。

    “白儿……”

    正在谈话时,突然有熟悉声音响起,这让墨白心头一震,当即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就见城主府内,熟悉的人被白衣倾城女子搀扶着出来,一张略显憔悴的脸上,全是喜色。

    “母亲!”

    看到来人,墨白心中激动,心中有千言万语,付诸嘴边的一刻,也只剩下了这两个字。

    “白儿,你怎会来此。”

    彩阳夫人快步赶来,眼中满是慈爱之色,但很快,她就注意到了此刻墨白的情况,惊的花容失色:“白儿,你的腿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事,一些小伤罢了,修养一段时间即可。”

    看到近在咫尺的熟悉面孔露出担忧之色,墨白心中不忍,只得撒了个小谎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……”

    彩阳夫人不懂这方面的问题,看墨白一脸轻松的模样,信以为真,拍着胸脯松了口气,拉住墨白的手,满脸心疼地说道:“走,先跟娘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墨白点头,身后叶甲会意,推着轮椅往城主府内走去。

    一行人很快进入城主府,徒留下满脸茫然的两名侍卫。

    “喂……刚才,咱们拦的真是小侯爷?”

    “我看……像!”

    半晌,两人喃喃自语,互相回了一句,均看出对方眼中的懊恼之色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城主府内,不似皇城无双神侯府,到处寒冷如刃,届时兵器甲胄,偶尔有巡逻士兵路过,身上都散发出铁血的杀戮气息。

    穿越过长长走廊,来到后院,这里倒是很僻静,也有花草树木,昊阳神辉洒落,平白增添几分暖意。

    比之外面好了不知多少倍,也多了不少人气儿。

    “夫人……”

    两旁有侍女守护,个个生得如花似玉,但身具地神修为的墨白看了一眼,就感到惊讶,因为这两名侍女都有地魂中期的修为,暗道这城主府的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们先下去吧,备些吃的来,记住,要上好的山泉,配上我先前收集的露水,煮上一壶好茶,还有我早早准备的百花饼都一并拿来。”

    似乎因为墨白到来,让彩阳夫人心中欢喜,面上的笑容从未合拢,一一嘱咐那两名侍女去安排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两名侍女行礼恭声退下去准备了。

    墨白听在耳中,心底却是升起一股股暖流,彩阳夫人所言,皆是自己以往爱吃的东西,没想到在这边荒城主府,母亲也丝毫没有忘却。

    “这院子以及侍女都是你大哥无踪安排的,他怕我住不惯此地的杀戮无情,因此特地找人休整一番,才有了这番模样。”

    彩阳夫人幽幽开口,对墨白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轻笑一声,墨白嘴角含笑,点头道:“自然可以看得出来是大哥所为,不然谁又能如此细心。”

    墨无踪虽是义子,但彩阳夫人视他为己出,往昔皇城时,对他爱护有加,甚至超越自己这个亲生孩子,而墨无踪也对待彩阳夫人,十分尊重,关切有加,可以说不是母子,更似母子。

    “之前我莫名其妙跟着雪儿来到边荒,心中一直挂念你的安危,便托无踪去打探,后来才知道你不仅化险为夷,还被人皇封为神策,才让我安下心来,后来再问无踪,无踪却说你一直很好,而且上次还派叶甲前来询问,没想到你的腿……”

    每当看到墨白不能动弹的双腿,彩阳夫人眼中就难以掩饰那心疼之色,眼眸泛红,情不自禁,连带着也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墨白见状,忙出声安慰,笑道:“母亲别担心,这只是暂时的,过段时间便能康复,您不用担心!”

    彩阳夫人摇头,捂嘴轻轻泣道:“话虽如此,但双腿断去,身为母亲,我也能感同身受,那等滋味,也让你受苦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妨……”

    面对亲生母亲,墨白也很难再保持从容淡定,他是个重感情的人,但只是针对最亲近的人,这也是他一直不间断努力的原因,他强忍住眼角泪水,笑道:“修道之人,难免受伤,只要你们能平安,这一切伤害对我而言,可有可无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母亲在城主府很安全,你也要多注意才是。”

    彩阳夫人知道自己的儿子懂事了,脸上挂着泪水,但也露出欣慰的笑容,素手轻轻拍了拍墨白的脑袋,道:“你先在此地坐会儿,我再去为你准备一样你爱吃的点心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墨白没有拒绝,笑着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彩阳夫人起身,缓步往后院走去。

    周遭仅留下叶甲,剑孤寒,北冥雪等人。

    看了容颜倾城,一直左顾右盼的北冥雪一眼,墨白露出感激之意,道:“母亲安全,真是多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以为你将我忘了呢。”

    微微一怔,北冥雪捂嘴轻笑,不以为意地挥挥手道:“小事一桩,谁让我与彩阳夫人投缘呢。”

    “希望如此。”

    墨白点头,他知道眼前白衣女子是真心实意地,也不多客套,转头吩咐叶甲道:“你去看看父侯出关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叶甲恭敬拱手应下,如今他听命于无双神侯,却更忠诚于眼前白衣,如果不是墨白,他恐怕还只是通神境的一个蝼蚁,哪里有如今这等修为呢。

    因此,答应下来后,便往院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

    这时身后又传来墨白声音。

    叶甲闻言,诧异道:“小侯爷还有何事。”

    “顺便再查一查,大哥墨无踪发生了何事,如今可在此地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叶甲闻言点头,连带着此事,也一并去办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