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二百三十九章 杀戮

第二百三十九章 杀戮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许久未曾得到的安宁,随着尘埃落地,父母平安,墨白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下。

    环顾四周,院落精致宁静,花花草草摆设都很齐全,隔绝了外界的森冷杀气,能找到一丝过往痕迹。

    “小侯爷,点心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,远处有侍女走来,她们端着点心,还有一壶上好茶茗,虽然看似柔弱,但其内中潜藏修为波动,不容小觑。

    “你二人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白衣上下打量了一番,饶有兴致地问道。

    身穿粉色长裙的侍女闻言,恭敬回答道:“婢女名为夏春。”

    身穿紫色长裙的侍女也跟着回答道:“婢女名为冬秋。”

    墨白闻言点头道:“那就有劳两位照看我母亲了。”

    夏春恭敬行礼道:“这都是婢女份内之事。”

    她知道眼前坐在轮椅上的白衣少年,面露和煦,但体内一股恐怖力量流转,早已超越地魂境,是她们所不曾到达的境界,知道自己的修为不能隐瞒,她也放弃这个打算。

    毕竟,自己两人乃是神侯安排,就是负责彩阳夫人的安全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大周腹部,荒野之中,映冥,映雪欲要找寻邃无邪踪迹,然寻找良久,不见其踪,心中也颇为无奈,打算回返天剑院。

    荒野中,两人疾行,一路上映雪默不作声,心里五味俱全,她凝视前方的黑影,映冥气息不稳,是因为盛华年那一道攻击,因为没有抵抗,伤及筋脉。

    最终,映雪停下脚步,不肯再往前行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察觉异常,前方黑衣也驻足,他转眸,不悦道:“你又有何事?”

    紫衣五官精致,美眸中也露出不忍之色,凝视映冥回答道:“吾不想你一错再错。”

    “吾错?哈!”

    听闻映雪这般言语,映冥放声嘲弄,道:“吾所做一切,为了谁,难道你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!”

    映雪凄惨一笑道:“但你也该明白,小弟之命已无法改变,几百年过去了,难道你还不能放弃?”

    “不,吾不会放弃!”

    映冥摇头,声音转冷,道:“父亲临死前,让吾照顾小弟平安,但吾失信了,如今能救小弟的,只有盛华年,吾不能错过这次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但你也知道,盛华年十恶不赦,与他交易,无异于与虎谋皮,咱们不是他的对手,你若愿意,邃无邪也会藏剑式,咱们可以请他出手。”

    “邃无邪吗?呵!”

    沉默片刻,映冥摇头叹气道:“自当初吾与盛华年合作,多次算计邃无邪,他决不可能帮我,而且此事,知道的人越少越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再说了,吾给你最后一次机会,跟随吾,吾能保你平安,否则生死难料!”

    映雪要再苦心劝阻,然而映冥挥手,转身凝视紫衣,一双锐利眸子如锋利冷剑,让人不寒而栗,连带着她也不敢再多言。

    看映雪不语,映冥语气也缓和下来,他叹气道:“先赶回天剑院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映雪点头,两人化作流光,往天剑院方向赶去。

    行至天剑山下,突然出现的血腥气息,让人皱眉。

    “这股气息,不对劲……”

    映冥嗅了嗅,眉头皱起,凝视半山腰,一丝不详的预感在心底升起。

    “不好,有人犯我天剑院!”

    就在此时,远处有恐怖剑光冲天而起,如修罗炼狱一般的莫大威力,让映冥瞬间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他不由分说,身形运转至极致,下一刻,再出现时,已然来到天剑院上空。

    接下来,映入眼帘的一幕让活了几百年的映冥也震撼了。

    只见下方火光冲天,血流成河,房屋倒塌,残肢断臂,比比皆是,有死不甘愿的天剑院弟子,生前流露出恐惧,怒意,惊骇。

    他们横陈于地面上,通往天剑院大殿的路上,皆是尸体。

    很快,他也看到了几副熟悉的面孔,尸首分离,死状凄惨,宛若遭遇魔鬼袭杀。

    四长老,七长老,八长老。

    映冥脸色变得极为难堪,他凝视那通往大殿的宽阔道路上,此刻血流成河,成就修罗炼狱,那内中,一股庞大魔能运转,令人心悸。

    “怎会如此?”

    身边,出现映雪的身形,她看到横陈地面的尸体,四长老等人早已身死道消,虽然她对四长老等人很厌恶,但这满目的天剑院弟子是无辜的,此刻都已经失去了生命气息,被人斩杀。

    “究竟是什么人,如此狠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轰……”

    突兀地,话语甫落,天剑大殿内,一股恐怖魔气瞬间席卷而来,铺天掩地,恐怖无边,要吞噬眼前两人。

    “喝!”

    眼见磅礴魔气袭来,映冥不敢大意,他沉元纳气,虚空变化之余,一口暗黑长锋出现,他快速挥出数道剑气,要抵挡恐怖力量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

    然而剑气斩落在魔气之上,没有任何作用,下一刻,魔气袭身,他整个人都被撞飞出去。

    “砰……”

    魔气翻涌,一击,映冥倒飞而回,嘴角溢出鲜血,落至地面,屹立不稳。

    “大哥!”

    映雪见映冥受伤,美眸露出担忧之色,飞身而下,落至其身边,紧张问道:“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无碍……”

    映冥倒吸了一口冷气,擦干嘴角鲜血,眸光凝视天剑大殿的方向。

    就见魔气翻涌之中,一袭白衣踏步,踩在尸体上,所过之处,黑气侵蚀,生机不复,眨眼血肉之躯,瞬化白骨。

    仿佛地域勾魂使者而来,又如岁月使者留痕,恐怖无比。

    “邃无邪,你疯了吗?”

    映雪见到来人愕然,熟悉的面孔,冷峻的神情,魔气滔天汹涌,竟是超越地神界限,达到前所未有的境界。

    “右剑御,此事与你无关,离开吧。”

    虽魔气在身,但神识仍在,他知道映雪对自己有恩情,有恩必还,但眼前的黑衣左剑御映冥不能离开。

    因为、有仇必报!

    “不,吾要带大哥离开。”

    映雪摇头拒绝,倾城容颜上露出祈求之色,这一刻,她不再是高高在上的右剑御,而是一名只盼望身边亲人平安的平凡女子。

    因为她知道,邃无邪变得太强大了,自己两人合力,都没有任何一丝逃生可能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便同赴黄泉吧。”

    心性大变的邃无邪,虽有自主意识,但内心充满了杀戮气息,唯有鲜血,能让他陷入短暂安宁,眼前两人只能以死来换取自己的安宁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白衣招手,清冷,不带一丝情感的眸子里露出可怖杀意,旋即周遭气流变化,万千魔气升腾而出,千丈巨龙化形而出,在其身后直达九天,张牙舞爪,仰天咆哮。

    “吟……”

    黑龙咆哮,吐出恐怖魔气,不存生机,整个半山腰毁于一旦。

    “映雪,你快离开!”

    面对这股滅世之能,映冥由衷感受到绝望之意,他手中指着暗黑长剑,一把推开紫衣,拼尽全力,要挡下这恐怖一击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磅礴力量炸开,黑衣如坠线风筝一般,被掀飞出去,接连翻滚了数十丈远,撞在远处巨石上,“怦然”一声巨响,巨石粉碎,他整个人只觉得五脏六腑都要粉碎,那口长剑也倒插在地面上,嗡鸣作响。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

    忍不住气机翻涌,面色惨白的映冥再次吐出一口鲜血,生机萎靡,似乎随时都有可能丧命。

    “大哥!”

    映雪因为被推开,免收波及,尽管映冥所作所为令人愤怒,但终究是她的唯一亲人呀……

    映雪双眸通红,身形瞬闪,要扶起映冥。

    “离开!”

    映冥知道邃无邪已经不是自己所能抵抗的了,但他不希望自己的妹妹也被其所杀,怒斥了一声,要让她离开。

    然而紫衣不愿,她摇头,泣声道:“你是吾唯一亲人,吾不能舍你而去。”

    “笨丫头!”

    映冥无奈,趁其不注意,突兀出手,将之击昏,冰冷眸子里闪过一丝缅怀,运转最后一丝真元,将映雪送走。

    “嗖……”

    黑色光华包裹着紫衣往远处飞去。

    邃无邪负手,凝视这一幕,没有阻拦,他的目标是映冥与盛华年,而非映雪。

    看到黑色光华离去,邃无邪负手,缓步向前,居高临下俯瞰映冥,沉声道:“说出盛华年下落,否则,吾必杀你。”

    “盛华年,吾不知……”

    映冥摇头,盛华年一向神秘,谁又知道他内心真正想法呢?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邃无邪见映冥摇头,声音转冷,嘲弄道:“既然如此,留你无用,那便归西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轰隆……”

    话语甫落,白衣抬手,登时魔气翻涌,震撼九霄,旋即一掌按下,就要结束映冥性命。

    “嗖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千钧一发之际,就见远处有磅礴剑光袭来。

    那剑气恐怖,有千丈大小,划破空间现出丝丝乱流,恐怖无比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察觉来势汹汹,邃无邪收掌,身形后撤,同时再运左手,双掌合并,化作无匹魔劲,冲向剑芒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双强交汇,地裂云飞,磅礴之力激起尘沙万丈,原本仅剩残垣断壁的天剑院,在这一击之下,彻底夷为平地,尸体鲜血,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闷哼一声,倒退了数步,邃无邪收敛心神,凝视远处流光赶来,眸子在下一刻,变得冷漠至极,他凝视赶来的流光,恨声道:“盛华年,你终于来了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