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二百四十章 紫薇帝星

第二百四十章 紫薇帝星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映冥以为自己末路将至,他半跪于地,静候死亡来临。

    但随着磅礴力量滚动,快速赶来救援,他睁开眸子,就看到一袭白袍随风猎猎,踏空而来。

    熟悉的身姿,厌恶的面孔,却在这最危急的时刻,救了自己一命。

    谈不上是欢喜,或者自我嘲弄,映冥松了口气,最起码生命得到了保障。

    他从来不是怕死的人,但抱着憾恨而亡,他绝不愿。

    “邃无邪,你做了不可原谅之事。”

    盛华年放目望去,天剑院不复存在,这让他怒上眉梢。

    “呵,看到此情此景,一生所求,毁于一旦,这种滋味,不好受吧。”

    报复,报复的心理,邃无邪看着面色阴沉如水的白袍盛华年,心底没来由地一股畅快之意产生,那是报复的快感,更是恨意的发泄。

    他却不知,因自己一私之利,赔上了近千人性命……

    “很好……很好……”

    盛华年咬牙切齿,怒火中烧,他这一生所做,为了什么?

    不就是为了这院主之位?

    如今天剑院,竟被邃无邪毁灭,经营数百年的心血毁于一旦,让他愤怒了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他招手,流光突起,将受伤的映冥包裹,送离战场。

    只见流光破空而去,很快消失在天际。

    做好这一切后,盛华年身形缓缓落下,伴随磅礴罡风肆虐,席卷四面八方,他与邃无邪对视,沉默良久,最终挥手,背后天剑铿然出鞘,划出锐利剑芒,出现在其手中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遥遥一指,剑气纵横,在地面划出深壑,盛华年凝视邃无邪,沉声道:“今日,本座要你死无葬身之地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大周北部边荒城主府,经过一番叙旧,彩阳夫人彻底放下心来,而随着夜幕降临,边荒恶劣的环境气候也显得更加寒冷。

    月明星稀,却非是美景,取而代之的乃是森冷寒意。

    彩阳夫人与北冥雪都已休息,剑孤寒似乎不喜屋舍居住,反而跃至远处一棵树上,卧在了上方,凝视皓月,心满意足。

    院落内,坐着轮椅的白衣静静等候,等叶甲的回归。

    打探消息,自然要确保真实无误,终于,随着远处流光出现,急速而来。

    很快现出身形后,叶甲出现在了院落里。

    “小侯爷。”

    忙碌了一天的叶甲气喘吁吁,拱手道:“属下查探了神侯闭关居所,那是边荒的一座神山,名为化天峰,高有千丈,其中禁制重重,属下修为仅有地魂境,尚无法进入,也不能查探其中虚实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墨白闻言,颇为诧异。

    化天峰,他也是第一次听闻,既然布下禁制,恐怕也为了防止一些人前往打探,至于真假,已经昭然了……

    他不以为意,凝视叶甲,询问道:“我大哥下落呢?”

    “回禀小侯爷,无踪小侯爷之前已带领大批边荒高手,前往矗天壁协助,但中途似乎出了事情,无踪小侯爷派遣一名高手前往报信,因为咱们动作太快,那人赶去的时候,咱们已经离开了,因此错过。”

    想起中午遇到的那人,叶甲也颇为尴尬地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错过了……”

    墨白闻言,沉默片刻,再次抬眸,问道:“大哥去办何事了?”

    “这属下不知。”

    叶甲面露歉意,摇头道:“只是听闻无踪小侯爷抽调了大批亲卫,足有数百人,这也是城主府尽皆更换成新面孔的缘故。”

    数百人!

    墨白心中一震,全数抽走城主府的禁卫,显然是在寻找什么东西,能如此大费周章,甚至连自己的事情都要耽搁,显然已经严重到了一定程度。

    白衣沉默不语,心中思量,究竟是什么事,能让墨无踪如此紧张,派遣众人守卫离开,难道这边荒也还有什么秘密在守护不成?

    “叶甲,你从军跟随父侯有多久了?”

    半晌,墨白突兀开口询问。

    叶甲闻言愕然,不明白此言何意,但还是恭敬如实回答:“回小侯爷,已有二十一载!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墨白闻言,倒是来了兴趣,他笑问道:“听母亲讲过,我出生自边荒,十九年前,这里也曾发生过大事,不知你晓得多少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岂料,叶甲闻言,露出为难之色,支支吾吾道:“小侯爷……属……属下当年只是一名小卒,还不在神侯身边办差,对当年之事,也只是一知半解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哈,无妨,你只管回忆当初情形给我便是。”

    墨白笑着安抚叶甲,不以为意,要他说说当年发生的变故。

    “好吧……”

    犹豫片刻,叶甲也只得点头,眼眸里露出缅怀之色,道:“二十年前,北荒与大周关系十分僵硬,,但双方都有克制,大战仅爆发数次,不过小型摩擦却是不计其数。”

    “当年,属下只是一名守城卒,属下犹记得十九年前,小侯爷出生的那数个月,北荒也大周出现短暂的和平时期,没有任何征战发生,但长久经历杀戮的士卒都知道,这只是暴风雨前的平静罢了,一场更为恐怖的阴谋在酝酿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一个夜晚,冷风肆虐,虽然乌云遮天蔽日,但一颗星星璀璨,散发出紫芒,甚至比皓月还要明亮,然后就开始了这二十年来,最猛烈的厮杀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叶甲微微一顿,眼眸里闪过惧色,哪怕已经过去二十年,他仍记忆犹新。

    “那一夜,北荒数十万大军倾巢而出,而且有其余三大皇朝增援,要突破北部边荒,当初仅地神境的高手,就有近千人,而我方全部加起来,也不过百人,差距极大,但即便如此,神侯也丝毫不惧,他手执神枪,以一人之力,血战四大王朝联袂,接连斩杀数十位地神境高手,但最终,仍旧不敌,数百万大军损失惨重,几乎全军覆灭,好在当初神侯两位好友,席渊虹,邃天渺两位绝顶剑者帮忙,而且一直不问世事的五方神帝也出手,这才瓦解了这一场危机。”

    “当初,五方神帝,两位绝顶剑者以及神侯,他们与四大王朝顶尖高手,将战场迁移至域外,血战数日,方才回归。”

    “但说来也奇怪,四大王朝顶尖高手并未有折损,而神侯这方也得以保全,不过自那一战结束后,星空深处的那颗紫色巨星消失了,因此众多幸存下来的守卫纷纷议论,那是一颗紫薇帝星,他降落边荒,投胎成人,四大王朝都想争夺,但最终落至何处,无人知晓……”

    叶甲说的有些混乱,似乎记忆也很模糊,不能全数概括。

    但墨白听到了重点。

    十九年前,紫微帝星成型的那时,五方神帝也跟着参战,阻拦四大王朝进攻。

    直至帝星消弭,血战方止。

    念及此处,他饶有兴致地询问叶甲道:“那颗紫薇帝星到底是什么来头,有这般重要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属下不知……”

    叶甲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,道:“但据当时传言,好像是身具紫薇帝命的孩子十九年前降临,四大王朝的潜藏高手,都欲抢夺,因为传闻中,得紫薇帝命者,可一统神州。因大周强盛,那紫薇帝星原本就要落入大周境内,四大王朝惧怕,因此不惜一切代价,要转移帝星方位。”

    “结果呢?”

    “最终结果如何,属下不知,但神侯当时面色沉重,而且五方神帝也各自离去,成了谜团。”

    叶甲摇头,但说这话的时候,他有意无意地撇了坐在轮椅上的白衣一眼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墨白见他模样,哑然失笑,挥手道:“有什么话直言即可,你我之间,无须隐瞒。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叶甲恭敬点头,突然凑上前来,小声道:“其实当初紫薇帝星消失的时候,小侯爷便出生了,所以很多人怀疑,小侯爷您便是紫薇帝命,但出于对神侯的敬畏,无人乱传,生怕传到了皇城人皇耳中,不过这潜在的言语,恐怕也早传入了宫中,所以小侯爷您行事,也务必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墨白闻言,皱起眉头,紫薇帝命落在自己身上,这似乎有些不合情理,但又有几分可能。

    不然何以自己进入北荒,被认出身份,却还能享受冠军侯的待遇?

    而且即便人皇出关,也封自己为神策侯,这等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的荣耀。

    甚至太白剑阿选中自己,还有三公的青睐。

    这一切的一切,落在同一个人身上,实在有些耐人寻味。

    倘若自己真是紫薇帝命,却为何在前世经历中,无双神侯府被灭门,而且人皇口口声声说,自己仅余下五个月的性命,那四年后要发生的血案,是何人所为?

    倘若另有他人,那人皇身亡,谁又能冒充人皇下达这等旨意?

    这一切的一切,谜团重重,让墨白理不清,剪不断,但唯一值得肯定的是,不管自己是不是紫微帝星。

    至今为止,已经有很多人认可了……

    所以接下来会发生何事,也不难预料,他暗自庆幸自己的谨慎,如今双腿被废,成功转移了不少注意力,否则,他恐怕会受到更多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当今之际,需要找到刀神商子洛,只有他在身边,自己的性命才能得到保障。

    撇了一眼躺在树梢上的白衣,墨白轻轻挥了挥手,对叶甲道:“你先去休息吧,明天一早,咱们离开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叶甲点头,恭敬去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