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二百四十一章 决

第二百四十一章 决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位于半山腰的天剑院,战火依旧,越演越烈。

    早已移平的天剑院,黄土蔓延,生机尽失,草木摧毁,烈火不息。

    白衣身负无尽魔气,如万魔之神,一步一踏,尽显魔之威能。

    白袍手持天剑,眼锐如鹰,剑意赫荡苍穹。

    一者正,一者邪。

    一者邪,一者魔。

    分不清谁对谁错,谁好谁坏。

    但他们都知道,今日出手,将是不死不休的局面。

    “喝……”

    压抑不住的杀声破空万里,响彻寰宇,沉元纳气的邃无邪一双眸子彻底暗淡下去,不见星辰明亮,不见皓月生辉,有的是死气,无尽的死气,令人动容。

    前仇新恨,随着手中赤芒翻转,铿然出鞘。

    锐利杀声穿风破云伴随磅礴剑气,直斩白袍脖颈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初回眸,就见凌厉一击袭身而至,盛华年瞳孔猛地一缩,不留手之余,天剑出,白芒耀千里,双强交汇之余,天地共撼,整个天剑山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一击过后,迎接的便是无休止,无限制的杀招。

    “叮叮叮!”

    快,快得不及眨眼,战,战得地裂云飞。

    不语的白衣,盛怒的双眸,尽付手中朱红。

    朱红泣血,内心点点滴滴回忆过往,此时,无声胜有声。

    “轰轰轰!”

    自信的白袍,自信的盛华年,在不间断的攻势下,现出败势。

    不断后退,身旁地面炸开,深坑不断,他后退,退至边缘,察觉身后便是万丈深渊,眉头凌冽,沉喝一声。

    “藏剑式—剑动玄黄!”

    “嗡”

    轰退邃无邪之余,盛华年腾空踏跃,跃至九天上,旋即无尽剑气汇陇,诺大剑威震慑寰宇,八荒云动。

    “你见过真正的藏剑式吗?”

    熟悉的剑招,卑劣的小人,让邃无邪怒极反笑,他招手,赤芒旋转,横陈胸前,双手结印的刹那,口诀再出:藏剑式—剑动玄黄!

    同样的剑招,截然相反的威能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双强交汇,剑气纵横,瞬间将远处高山洞穿,荒野遭遇灭顶之灾,一击之下,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磅礴气浪中,伴随璀璨银芒,一袭白袍倒飞而出,嘴角仰天飚出鲜血。

    “踏踏踏……”

    脚步不止,接连倒退,虚空中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。

    盛华年嘴角溢血,凝视立于半山腰的绝代魔姿,内心动容:曾几何时,这白衣少年,强大到不可抵抗的境地。

    “今日,你盛华年将为所作所为付出最沉重的代价!”

    一步一踏,踏在生死之上,踏在黄泉路上。

    谁的黄泉路开,谁又染血山巅?

    邃无邪手持赤芒,如朱红晕染鲜血,红的可怕,红的心悸。

    那上方,沾染了太多鲜血。

    无辜者有,助纣为虐者有,现在,该轮到始作俑者了……

    “哈……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凝视渐行渐近的邃无邪,盛华年突然放声大笑,那内中的恨意不曾稍减,更加浓郁。

    他凝视白衣,恨声道:“邃无邪,本座不会坐以待毙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尽力挣扎吧。”

    白衣冷笑,身形瞬闪,化作一道赤色长虹,伴随无尽剑气,袭向盛华年。

    “藏剑式—断!”

    面对执意逼杀的人,盛华年手中天剑释放十层威能,藏剑式绝学配合天剑再现身威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剑啸千里,银芒破空,直入九霄天际,捅破魔云笼罩,再现夺路曙光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赤芒与银芒交汇,无形气劲翻涌而出,蔓延方圆百里,地面上,隆隆作响,草木摧折,尽数化作飞灰。

    但见光华耀目,一道人影被再次击飞,肩头被洞穿,鲜血喷涌而出,血洒天际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闷哼一声,盛华年再退,他震撼,凝视那魔气纷涌走,缓步而来的白衣剑者,终于露出了恐惧之色。

    为什么,为什么。

    为什么眼前的孽子会变得如此。

    为什么他能拥有这等超越鬼神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我不甘心!”

    盛华年愤怒,任凭鲜血喷涌,他双眸被癫狂覆盖,通红的眸子,象征嗜血的光辉,手中天剑颤抖,嗡鸣作响,几欲脱手而出。

    “我不甘心啊!”

    盛华年怒,怒不可遏,面对这等无从抵抗的力量,他倾尽一身真元,要奋力一搏。

    “藏剑式—剑啸八荒!”

    藏剑式最终式,绝望愤怒的人手握天剑,自其足下,生出六芒星阵,耀目璀璨,散布无尽金光,旋即,金辉起,剑芒遍布苍穹。

    “嗖嗖嗖嗖嗖!”

    剑气丛生,在其身后,生出数千道剑芒,每一击,都要有人道顶峰的一击,全数涌向入魔的白衣。

    “绝望吧,吾要你抱着憾恨绝望而亡!”

    面对漫天剑芒袭身,邃无邪冷笑,暗淡眸子中乍现魔之异彩,旋即赤芒翻转,在剑气临身刹那,朱红泣血,伴随滔天魔气,护住周身,任凭剑气纵横,却始终无法寸进分毫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

    剑气斩落,尽皆被魔气挡下。

    待得剑气落尽的刹那,魔气翻涌中,白衣再执剑而出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剑意争鸣,回神一刻,剑至身前,已是避无可避。

    “叮!”

    求生的**,在盛华年心底丛生,不甘心的盛华年他拼尽全力,天剑横陈胸前,要挡下这一击。

    然而赤芒之威,大不似过往,猛烈气劲透过天剑剑身,直达五脏六腑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剑气入体,盛华年瞬间溃败,连带着手中天剑也失落,倒插于一处高山山壁上。

    “铿然”一声,天剑入石,迸的山体四分五裂,寸寸龟裂之余,也终悄无声息。

    “谋划百年,功亏一篑,这等滋味可让你彻底享受了吧?”

    邃无邪凝视倒落尘埃的盛华年,眸子里生出畅快之意,这是他期盼许久的结果,此刻如愿以偿,报复的快感,无从说起,却又无比痛快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咳出鲜血,咳出百年大计,怒极,愤极,盛华年抬眸凝视眼前杀神,早已绝望。

    原来,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虚妄,尽头深处,得到的仍旧是血染一身,难道这数百年来的算计,终究成空?

    不甘,不甘的心不愿意屈服,更不愿意认命,但面对白衣杀神,所有的一切都显得卑微,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“享受够了,吾便送你入黄泉。”

    有些厌倦,即便眼前仇人濒临死亡危机,他也生怕出现意外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抬手间,锐芒冲霄,掌中魔元澎湃,化作无匹雄劲,要一举轰杀白袍盛华年。

    一切都已尘埃落定,倒落黄土的人无力抵抗,他只能眼睁睁、眼睁睁看着那毁灭一击临身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同样的绝望,却在千钧一发之际,再现曙光生机。

    远处,澎湃力量汹涌滚动,旋即剑芒破千里,直斩邃无邪!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本要收割盛华年性命的白衣察觉危机临身,登时皱起眉头,果断撤招之余,那暗芒便杀向身前。

    “呲—”

    火光四溅中,鬼神诀映入眼帘,旋即头戴天虎面具的剑者一手持剑,震退邃无邪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邃无邪被震开,凝视来人,露出愕然之色。

    一直救自己于水火的人,此刻竟然反过来帮助自己的仇人,短暂错愕过后,邃无邪眸光阴沉下来,凝视天虎剑者,沉声道:“你要帮这该死之人吗?”

    “该死?”

    黄泉一手负后,拦在盛华年身前,同时鬼神诀倒插入地,闻言摇头道:“他还不能死。”

    “但吾邃无邪要杀之人,谁都不能阻拦。”

    白衣赤芒挥舞,遥指天虎剑者,冷声道:“让开,否则,休怪邃无邪不念旧情。”

    “邃无邪……你真是邃无邪吗?”

    黄泉没有丝毫退让意思,他凝视眼前白衣,覆盖在天虎面具下的深邃蓝眸中露出满含深意的色彩,,摇头道:“吾身具魔剑道,但凡魔族武学功体都将受制,如今的你也不例外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邃无邪闻言一怔,清冷的面容上露出一丝迟疑,但很快,他就将眸光看向盛华年,沉声道:“此次放你一条生路,但你要记住,吾迟早会来讨回!”

    说罢,他收起赤芒,转身化作暗芒,消失在天际。

    一场厮杀过后,走的又是这般突然,倒在地上的盛华年见邃无邪离开,重获生机的他很意外,勉强挣扎着站起身来,凝视帮助自己的天虎剑者,声音虚弱,问道:“你为何帮我?”

    “我说过,你还不该死。”

    黄泉没有回身,他不屑眼前人的为达目的,不择手段,但出于不得已,他必须出手,黄泉挥手道:“你离开吧,下次生死,将不再吾之过问范围。”

    “呵,多谢!”

    不明所以,但既然救了自己一命,盛华年也松了口气,拱手冷笑一声,旋即化作流光远去。

    一场大战,死伤无数,甚至赔上整个天剑院。

    眼前再无其他,唯有黄土过膝,风簌簌,草木不存,罡风凌冽,伴随剑意争鸣,远处天剑嗡嗡作响。

    黄泉抬眸,瞥了一眼天剑,他招手,运转莫大真元,将天剑拘禁。

    “铿然”一声,天剑自坚硬石壁中拔出,于虚空划出锐利剑芒,最终落至黄泉手中。

    凝视这口神兵,其上剑与剑柄浑然天成,内中蕴含莫大灵力,乃是一口不可多得的神兵利器。

    但若以此作恶,实在浪费。

    念及此处,他抬眸看向天剑山顶,那隐于云雾中的天剑阁,将手中天剑轻轻一抛。

    “嗖……”

    就见天剑划出锐利剑芒,直入九霄,最终没入天剑阁内。

    这是天剑院的毁灭,也是天剑院的新生,终有一天,天剑院会再次崛起,比任何时候都要强大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ps:除夕,水波祝大家新年快乐。有问题第一时间联系水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