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二百四十二章 魔踪(新年快乐)

第二百四十二章 魔踪(新年快乐)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昏暗的月夜,没有星芒点缀,行人断魂,草木生悲,黑色雾气流转,更生悲悯。

    “簌簌簌……”

    密林深处,草木簌簌作响,跌跌撞撞的白袍中年人,踉跄着行走在荒野之中。

    再无昔日风采,脑海里挥之不去的是那剑痕,剑式,剑诀。

    无法抹去的白衣面孔,冷峻杀气。

    为什么,为什么自己苦心经营数百年,却始终坐落成空,不复存在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不断咳血,血迹斑斑,挥洒在昏暗无人的山道上,白衣染成血衣,行走不知多久。

    渐渐恢复清醒的盛华年停下脚步,凝视前方高耸入云的七魔山。

    “哗哗哗……”

    月夜逢魔,黑袍猎猎作响,落至一棵枯萎古树上,居高临下,俯瞰踉跄赶来的盛华年。

    “幽玄之主……本座……本座回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体力不支,险些跪在地上,他勉强支撑身形,面色惨白,凝视黑影。

    “你受伤了,而且伤的很重。”

    声音依旧,幽玄之主凝视盛华年,不带一丝情感,因为在他眼里,眼前的白袍再强,再弱,都只是自己的一颗棋子罢了。

    “是邃无邪!”

    说到邃无邪,盛华年便怒不可遏,但受伤太重,声音如细蚊,不过仍旧难以掩饰那滔天的恨意。

    是他,一手粉碎自己数百年的经营成果。

    是他,让自己从云霄坠落地狱。

    这一生,他都要让邃无邪付出最沉重的代价,生命与血,一个都不能少。

    “很可惜,邃无邪身上凝聚的庞大力量,不是你所能侵犯的。”

    不去理会滔天的恨意,也不去问要如何报复,幽玄之主负手,微微摇头,示意其两人之间的差距,天壤之别,不可弥补。

    “这正是吾所疑惑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渐渐恢复冷静,盛华年声音也多了几分理性,他沉声道:“前些日子,邃无邪虽有地神之境,却不堪一击,但短短数日,让他修为突飞猛进,即便入道的吾,依旧不敌,究竟发生了何事!”

    幽玄之主闻言,沉默良久,突然抬眸问道:“可是那天虎剑者救了你?”

    盛华年闻言微微一怔,但不否认,点头道:“不错,是他救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呵,那此刻的邃无邪身份昭然若揭了……”

    岂料,幽玄之主轻笑一声,似乎已经猜出真相。

    “何意?”

    盛华年见幽玄之主把握十足,不由得一滞。

    幽玄之主瞥了盛华年一眼,轻声道:“此刻的邃无邪已非是邃无邪了,当初吾赠其进入无尽深渊的方法,目地便是为了救出魔主,邃无邪成功取得四灵神剑,连带着也被魔主侵入了神识,魔主心思阴沉,一直隐忍不发,直至如今,才趁机侵蚀其身躯神魂,现如今的邃无邪真正自主意识十不存一,只待魔主将其完全吞噬,届时,不用你出手,邃无邪便已灰飞烟灭了。”

    “竟有这等事?”

    盛华年闻言愕然,怪不得邃无邪修为大进,竟是借用了魔主的力量,不过他更加担忧,道:“魔主何时才能彻底占据邃无邪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微一沉吟,幽玄之主满含深意的瞥了一眼盛华年,摇头道:“恐怕还需要一段时间,因此,这段时间,你好生养伤,避免与其正面冲突即可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盛华年对邃无邪痛恨,却不代表正面迎击,若能兵不血刃,将其斩杀,自己何乐而不为呢?

    “你待在七魔山养伤吧,本座要离开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说罢,幽玄之主负手,身化流光,破空而去,消弭在月夜之下,

    凝视离去的黑影,盛华年露出冷笑,自言自语道:“邃无邪,你终究要身亡在此等算计之下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大周北部边荒,晨曦破晓,旭日东升,昊阳神辉普照万里,即便寒冷,也多了几分暖意。

    一早,坐着轮椅的白衣便在叶甲的推着下,告别母亲彩阳夫人,与剑孤寒往北方而去。

    虽然内心不舍,但彩阳夫人知道,自己的孩儿长大了,且拥有强大修为,深受人皇信任,甚至其位在父亲无双神侯之上,他的事情很多,身为母亲只盼望其能安好。

    凝视渐行渐远的白衣,直至消失在道路尽头,城主府门前的彩阳夫人依旧不肯离去。

    “干娘,放心,墨白福大命大,会平安的。”

    北冥雪在身边搀扶着彩阳夫人,轻声安慰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嗯……”

    彩阳夫人看着自己这俊俏倾城的义女,笑着点了点头,在其搀扶下,往城主府内走去。

    离开的白衣,三人一路前行,神州之大,广袤无边,至于商子洛会出现在何处,谁都不知,漫无目的的寻找,不知何时才能寻到。

    但白衣并不着急,因为行走在路上的他很快就看到远处有一道流光破空而来,速度很快,却又内敛不泄露丝毫气息。

    这只能证明此人已经到了功参造化的境界,收放运用自如,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落地的刹那,在荒野中,拦住三人去路,这一刻,恐怖气息显露,震撼天地。

    一袭白衣,满头白发,身背天刀,熟悉的面孔,明亮如星辰的眸子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墨白的双腿。

    他皱起眉头道:“双腿被废,是何人所为?”

    言语平静,但内中潜藏怒火,令人惊心。

    墨白见到来人,没有回答,只是笑呵呵道:“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功夫。”

    “找我吗?”

    商子洛略带歉意地道:“吾只听闻你受伤,没想到会伤重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!”

    挥了挥手,墨白不以为意,摆手道:“找你,是希望你能帮我做些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何事?”

    “最近神州不是很太平,但好像你的修为……”

    墨白本想请他帮自己找寻玲珑骨的踪迹,但很快,他就注意到商子洛显露的气息,已经有迹可循了。

    商子洛自然知道他想要问什么,倒也没有隐瞒的必要,摇头道:“最近雪獒需要生命之力稳固魂元,吾以自身真元为代价,助其能维持正常运转,如今修为已跌至入道初境,而且前些日子,无尽深渊中,魔主破封而出,吾将其封印在葬魂渊,也消耗不少真元,不过无须担忧,再过一段时间,便可恢复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墨白闻言颇为感慨,商子洛平日里虽冷漠少语,但所做之事,尽皆有情有义,令人敬佩。

    救雪獒是情。

    封印魔主为大义。

    商子洛,其性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“最近吾听闻玲珑骨能够恢复身躯,因此想拜托你找寻,既然你修为不稳,不如暂且修养一段时间吧。”

    犹豫片刻,墨白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无妨!”

    但商子洛闻言却是摇头,再次说了一句“无妨”,嘴角露出一抹高傲笑意,道:“这神州大地,能配做吾商子洛之敌的,少之又少,你无须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哈!”

    微微一怔,知道商子洛脾气的墨白轻笑一声,摇头道:“那好,最近我需要一个强大的保镖,就有劳这位大侠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商子洛点头,一本正经地模样,令人忍不住心生笑意。

    但很快,他注意到一旁白衣。

    剑孤寒一直盯着这位大侠,两人互相看了一眼,最终,还是商子洛开口。

    “许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商子洛凝视剑孤寒,轻声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们……认识吗?”

    剑孤寒挠了挠脑袋,诧异道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商子洛摇了摇头,说道:“或许吧?”

    两人对话,莫名其妙,看的轮椅上的人眉头微蹙。

    剑孤寒的身份一向神秘,没人知道。

    神秘到身为当事人的他也只是一知半解。

    剑孤寒对商子洛很陌生,但还是一本正经地说道:“如果你认识吾,那就请告知吾真实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自然。”

    商子洛点点头,却没有告知。

    一直坐在旁边的白衣看到这幕,知道肯定又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,但很显然,此刻不是时机,于是摆手道:“孤寒,此行既有商子洛保障,那便请帮我做一件事吧。”

    “直言无妨。”

    剑孤寒闻言转眸点头说道:“但凡力所能及之事,吾剑孤寒必不会推脱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墨白由衷感谢,道:“请你前往查询苏辛与剑少离踪迹,并且安全护送他们返回北荒。”

    “北荒……”

    剑孤寒闻言一怔,他虽然笨,但不代表傻,北荒是哪里?那是大周王朝的死对头啊……

    那两人竟来自北荒王朝,这让他不得不谨慎以应。

    墨白见状,忙开口解释道:“我两位朋友,并无其他意思,单纯因我缘故而来此,你尽管放手去做,即便出事,也是我墨白一力承担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沉吟片刻,见墨白如此坚持,剑孤寒也不推脱,郑重点头,旋即化作流光,破空而去,转瞬消失得不见踪迹。

    目送白衣远去,这里只剩下叶甲,商子洛以及墨白等三人。

    荒野风簌簌,晨曦耀目,昊阳普照万里光辉,一片祥和宁静,但对于剑孤寒的身份,墨白依旧好奇,或者说为了解决谜团,他不得不问出心中所想。

    念及此处,他转眸看向商子洛,这位绝世刀神:“现在,你可以告诉我剑孤寒真正的身份了吧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ps:祝大家除夕,新的一年,事业步步高升,家庭和睦平安,爱情幸福美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