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二百二十四章 现魔主

第二百二十四章 现魔主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荒野战端起,诸多影神卫分立四方,没有得到命令,不做无谓牺牲。

    战局中,霜寒尊抽刀一瞬,就见急速一剑斩来,当机立断,白芒再闪,刀气破空而出,斩向白衣。

    “叮!”

    剑至,响彻清脆颤音,震耳发聩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霜寒尊只觉一股巨力袭身,虎口崩裂,血流如柱,闷哼一声后,身形瞬间退开,卸去这股磅礴之力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已入道了!”

    勉强稳住身形,凝视立于半空的白衣,霜寒尊语出惊人。

    什么,入道!

    众人闻言,尽皆震撼,不敢置信地看向半空沉默以对的白衣。

    这才多大年纪啊,竟有这等武学造诣,几百年不曾突破的人,都要为之汗颜啊!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白衣不答,魔气翻涌,赤芒泣血,朱雀展翅腾空,旋即唳鸣而出。

    “鸣……”

    朱雀鸣,天火动,他再出手,身化流光,瞬至霜寒尊身前。

    霜寒尊见状,忙出刀格挡,就见红芒大盛,他整个人被轰退,撞击在远处山石上,出现深坑。

    “老四!”

    驭风尊见霜寒尊被击飞,露出惊愕之色,叫了一声,就见远处山体倒塌,硝烟滚滚中,现出霜寒尊萎靡身形。

    强大!

    灵武君与威武君互视一眼,均看出对方眸中的惧色,霜寒尊,比九大武君还要强横,却一招败北,自己三人,恐也非对手。

    “一齐出手吧。”

    这时,远处一直默不作声的紫衣太子突然开口,吩咐众人,要拿下邃无邪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灵武君闻言,心头一凛,但既然下出命令,面对这等罕见高手,他们也不敢藏拙,沉喝一声,纷纷出手,袭向邃无邪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面对三人来攻,邃无邪冷哼一声,众人只觉如闷雷在耳畔炸开一般,震耳欲聋,他收剑招手,旋即自四面八方涌来无尽魔气化作巨魔虚影,抬掌间,要镇压三大武君。

    “灵神劲!”

    “一点方寸!”

    “刀龙斩!”

    三大武君见状,纷纷全力抗击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虚影抬掌镇压,就见三道磅礴气劲俯冲而上,与之撞击在一起,登时乾坤震破,日月皆惊,气浪翻滚自余,地魂境影神卫被扫飞,不得靠近,方圆数十里转瞬毁于一旦。

    这还是有意压制的结果,否则更加骇人。

    然而还未截止,就在邃无邪气竭一瞬,远处废墟中,突现刀芒,势若雷霆,冲入战场。

    一刀,只一刀,迎面斩来,避无可避。

    “喝!”

    面对夺命一刀,邃无邪眉头一挑,身侧赤芒悬浮,再次握在手中,“叮”的一声,刀剑相交,磅礴之力瞬间爆发,白芒炽盛,将邃无邪轰退。

    “霜寒尊,你出乎吾之意料了。”

    接连倒退数十丈,屹立半空,邃无邪沉元纳气,体内魔元迅速补充,同时一双暗淡眸子也盯上了白衣刀者。

    “嘁!”

    霜寒尊见半空白衣瞧不起自己,有些不悦,不屑道:“还有更厉害的呢!”

    话语甫落,他挥刀再攻,登时漫天残影令人眼花缭乱,而无尽刀气却是凝虚成实,自四面八方斩向邃无邪。

    “天真。”

    眼见残影遍布苍穹,刀气无所不至,无处不在,邃无邪深邃眸子里闪过一丝冷意,他手持神锋,一剑劈开天关,登时万千风云汇陇,化作无尽虚空。

    “嗖嗖嗖!”

    无所不至的刀气化作利刃落下,直斩邃无邪,然而落至半途,却尽数被无尽虚空吸纳,转瞬消弭。

    “怎会……”

    霜寒尊见状愕然,空间乱流可怖,即便入道,也不敢轻易动用,若想彻底运用自如,也需入道后数百年苦心钻研,但眼前白衣,前段时间还是地神境,如今即便入道,也不过一月光景,这等感悟力量,太令人惊惧了。

    他哪里知道,此刻的邃无邪,早不是当初的白衣剑者了……

    “再有一招,吾便收你性命。”

    邃无邪凝视愣神的霜寒尊,神情冷漠,语更森寒,决意要为其洞开黄泉路。

    “那就看你有没有这等本事了!”

    接二连三的蔑视,霜寒尊也来了火气,他沉喝一声,双手握刀,登时雷霆敕地,霜寒天降。

    转瞬,暗淡天际下,再现大雪纷飞之景。

    “霜刀天斩!”

    立身风雪中的人,刀冷,人更冷,他口诵刀诀,雷霆破空,伴随万千风雪加身,一尾冰晶霜龙化形而出。

    “吟……”

    龙啸九天,腾空而起,足有千丈,盘旋虚空,震撼的风云涌动,草木摧折,待得啸声过后,冰龙诺大灯笼眸子中闪过凶悍之色,旋即俯冲而下,直撞向立身半空的邃无邪。

    “朱雀斩!”

    面对霜寒尊全力一击,邃无邪声音转冷,赤芒在手,看似随意的一击,虚空瞬间静止,而后火光冲天而起,蔓延方圆数里。

    “鸣……”

    火光中,但见朱雀展翅,腾空而起,它周身覆盖火焰,在风雪世界中显得格格不人,但又无所畏惧。

    朱雀腾空,化身数千张大小,比之冰龙更加恐怖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双强交汇,地裂云飞,雷霆震爆中,霜寒与烈火尽皆消融,而后就见两道流光破空而至,撞击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叮!”

    刀剑再对诀,争鸣乍响,响彻虚空,气浪翻滚,裂地穿云,地面隆动之余,激起尘沙万丈,遮掩视线。

    “不好,快退!”

    影神卫感受那两股不容的力量相继爆发,露出惊色,就要退走,然而气劲飞快,瞬间击中众多影神卫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被击中的影神卫不能动弹,紧接着气劲流遍全身,旋即猛然炸开,身形爆碎成血雾,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“老四!”

    磅礴气浪翻滚,强大如三武君,驭风尊,也不得不暂退,狂浪之中,驭风尊看到熟悉的身影倒飞而回,血流不止,当即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他不顾磅礴气浪,逆向而行,掌运飓风之力,劈开生路。

    适时,邃无邪出手,乘胜追击,赤芒化作锐光,袭杀霜寒尊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千钧一发之际,驭风尊赶来,狂风骤起,拦下邃无邪,同时迅速出手,接连挥出几道剑气,阻拦邃无邪。

    “叮叮叮!”

    剑气纵横,邃无邪力竭,倒退而回。

    驭风尊扶着霜寒尊落地,后者面色惨白,肩膀被洞穿,血流不止,这让身为大哥的他怒上眉梢。

    许久没有这般怒气,眼前,白衣剑者成功将之激发。

    “喝……”

    沉喝一声,驭风尊一掌抵住霜寒尊后背,同时,源源不断的生机之力汇入其体内,帮助其巩固伤势,也驱除伤口上的魔气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看到这疗伤的一幕,邃无邪微微一怔,似乎想起了熟悉场景,他冷哼一声,不再言语,身化流光,往修罗血海赶去。

    “要追吗?”

    来不及阻拦,灵武君将眸光看向紫衣太子,恭敬请示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大太子挥手叹了口气,那白衣剑者强大,不是在场众人能比拟的,再阻拦,徒添伤亡罢了,只是吩咐灵武君道:“请武君往皇城一行,通告父皇,就言魔武皇要复生了,希望能再请一些援手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微微一怔,灵武君点头应下,旋即化作流光,往皇城方向赶去。

    目送灵武君离去,大太子看霜寒尊伤势不轻,当即吩咐威武君道:“快去请宗门神医前来,为霜寒尊疗伤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威武君点头,拱手退下。

    驭风尊运用真元,保下霜寒尊后,松了口气,露出感激之色,对大太子道:“多谢太子殿下。”

    “驭风尊严重了,这都是吾该为之事。”

    大太子露出受宠若惊的模样,忙摆手示意无妨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苦笑一声,驭风尊也不多言,只得扶着霜寒尊往山上赶去。

    “真武君,请你率领众多影神卫布下阵法,围困修罗血海,同时前往,请出一些宗门高手来协助,这将是一场苦战了。”

    大太子心思缜密,知道那人进去,距离魔武皇复苏便没有多久了,他有随时准备撤离的打算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真武君也不想平白消耗自身势力,当即点头,前往安排了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修罗血海内,喋血魔岛上,血浪翻滚,哗哗作响,天际,有血云翻涌,一片黯然。

    一袭血红长袍,负手屹立岸边,凝视血海外围方向,那一层层血色结界禁制,成功阻拦了大周禁卫的步伐,但很显然,也为魔夜,魔月的回归带来困扰。

    虽然血色结界,对拥有特殊印记的他们而言,轻而易举,但外面的千军万马却是寸步难行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突兀地,有轻响传来,旋即空间波动,就见黑芒破空而来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血魔抬眸,察觉异常,皱起眉头,凝视那越来越近的流光,隐约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是魔主……”

    不敢相信,血魔露出震撼之色,那股纯正浓郁的魔气,除却魔主,还有何人?

    但很快,就见破空而来的黑气散去,一袭白衣现出身形,眉清目秀,但那一双阴沉暗淡的眸子彰显了其身份。

    是魔主,或者说,拥有魔主的大部分神魂力量。

    但他终究不是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白衣落地,邃无邪负手而来,凝视血魔,嘴角微微翘起,露出一丝莫名笑意,道:“许久不见了,血魔。”

    “血魔拜见魔主!”

    终于,随着来人言语,血魔惊喜,再不犹豫其他,倒头便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