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二百二十五章 魔武皇

第二百二十五章 魔武皇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时光荏苒,转眼数百年已过,眼前的人,除了一身纯正魔气,再无其他相似之处。

    血魔内心激动,魔主,一代王者,受魔族敬仰,但因道门可恶的四灵尊,最终被封印于无尽深渊。

    而魔武皇因失去援手,被封印于修罗血海,这数百年来的仇恨积累,已让血魔达到极致,他期盼着,期盼着终有一天。

    魔主,魔武皇,双王再出,覆灭大周,夺回属于他们的一切!

    但眼前的魔主,似乎出了些异变。

    “本座借由邃无邪躯体保留神魂,如今已将其吞噬十之**,只待最后功成,这副躯体便彻底归本座所有。”

    见血魔眼中露出犹疑之色,魔主负手解释,也颇为不悦。

    邃无邪顽强超乎他之想象,借由大长老,二长老之死,他方才有机可乘,与邃无邪做下交易,让他一部分神魂主导躯体,如此一来,他便可吸纳无尽魔气为己用,以自己无上魔魂孕养,使得这副躯体成功踏入道境!

    “如何功成?”

    血魔恍然,暗道怪不得大江南北寻不到魔主踪迹,原来是隐藏着白衣少年体内了,他忙询问功成方法,毕竟邃无邪神魂存在,多少都会影响魔主决策。

    魔主闻言,眸光转冷,沉声道:“杀盛华年,这是邃无邪最后愿望!”

    “盛华年!”

    血魔一怔,旋即笑道:”这好办,就由血魔代劳便是。“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岂料,魔主挥手,摇头道:“此事要与幽玄之主商议决定,暂不着急,本座先以魔族秘法,唤醒魔武皇为要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血魔拱手,当即退开,内心颇为激动,他终于等到了主上复生之机,而且还迎来了魔主,可谓双喜临门。

    一袭白衣猎猎,魔主负手前行,身化流光,往喋血魔岛深处走去。

    远处,有漠刀与血毒老祖守护,他们看到白发少年缓步而来,均露出警惕之色。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?”

    察觉来人非同小可,漠刀握住刀柄,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得乱来,此为魔主,乃是吾魔族一脉之主。”

    这时,血魔看到两人谨慎神色,忙出言阻止。

    “魔主。”

    血毒老祖与漠刀闻言,面面相觑,他们都听过魔主威名,却不见其人,没想到是这么一个年轻少年,他们怎会知道,魔主借体重生了。

    不过还是很识相的退开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两人退开,魔主轻笑一声,眸光最后定格在倒落魔岛岸边的巨大魔躯,见到魔躯,他一双暗淡眸子里露出缅怀之色,缓步上前,凝视魔首,感叹道:“姬允,许久不见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一直不曾动作的巨大魔躯,随着魔主声音响起,魔躯内,有波纹阵阵,往外扩散,伴随奇异声响传出,晦涩难懂,但魔主却闭目感应,似乎在交流。

    半晌后,魔主睁开眸子,笑着点头道:“你放心,本座先救你出来再说!”

    “喝……”

    话语方落,魔主眉头一挑,旋即掌运无尽魔元,通天彻地,魔气丛生,伴随血色流转,登时天地变色,血云退去,取而代之的是雷霆闪电,噼里啪啦响彻天际。

    “发生何事了……”

    魔岛震动,似乎要倒塌一般,血气涌动,魔气翻滚,屹立不稳的漠刀与血毒老祖震撼不已,看向那缓缓升空的白衣,眸中露出敬畏之色。

    “魔神引!”

    升至半空,整片修罗血海都跟着爆发,血浪翻滚,可怖无边,待得气息达到最高值后,双眸不曾睁开的魔主突兀睁开眼睛,就见一缕黑芒闪过,自其周身,无尽魔气汇陇,全数纳入那巨大魔躯内。

    “吼……”

    吼声震天,传遍方圆千里,紧接着高达百丈的魔躯开始有所动作,巨爪探地刹那,无尽魔元瞬间炸开,伴随血涌九霄,直欲捅破天地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地面隆动,天际遥相呼应,紫色天雷落下,击中魔躯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天雷与魔躯撞击在一起,登时蓝芒大盛,让人不能直视。

    一瞬间的失明,让所有人五感尽失,良久,光华散去,漠刀与血毒老祖凝视前方,皆露出惊骇之色。

    就见百丈魔躯消弭,取而代之的是一袭黄袍加身,头戴五色神冠,白发翻飞,英气逼人,体表散发出恐怖气息,令人惊悚。

    这就是魔武皇吗?

    血毒老祖与漠刀内心疑惑,但不敢多言。

    “龙图霸业

    一将功成万骨枯。

    魔枭争锋

    唯吾独尊绝千古!”

    霸者再临,伴随响亮诗号,天地共撼,魔武皇负手而来,足踏虚空,一步一踏,血色生花。

    如绽放的死亡艳色,又如即将展开的烽火狼烟。

    “恭迎吾皇!”

    一向高傲的血魔,在皇者再临尘寰的一瞬,再也难以压抑内心喜色,单膝跪地,高声恭迎!

    不明所以,但漠刀与血毒老祖也不敢再站立,纷纷跪地,恭迎皇者降临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雷霆不绝,如烽火蔓延,皇者立身半空,俯瞰血魔,傲声道:“你召集四方部众,随本皇再战神州大地!“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强行压抑内心的激动,血魔拱手,颤声应下,旋即化作流光,往修罗血海外赶去。

    血毒老祖与漠刀两人感受来自皇者的无上威严,不敢起身。

    “魔主,可有兴趣随本皇往皇城一遭?”

    皇者不理会二人,直接看向魔主。

    屹立半空的白衣闻言,嘴角露出一丝冷笑,负手道:“有何不可?”

    “哈!人皇,三百年前的血仇,本皇要你一一偿还!”

    再不犹豫,携带滔天恨意,皇者一飞冲天,无尽血浪汇身,旋即破空消弭。

    身后白衣紧随,两名绝代强者联袂,往皇城而去。

    魔武皇与魔主离开,修罗血海的血气尽数消弭,连带着那股恐怖威压也消失不见,血毒老祖与漠刀这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血毒老祖沉声道:“如今魔武皇复生,他之修为,世所罕见,咱们也没有留在此地的必要了,与幽玄之主汇合吧?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漠刀闻言点头答应下来,两人也很快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此刻的修罗血海外围,伴随恐怖力量自内中传来,不少影神卫受到影响,紫衣太子也露出凝重之色,心中疑惑不定。

    良久,伴随那股恐怖力量消弭,迎接他的则是一股强悍至极的魔威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血海深处,血魔携带无尽魔气赶来,一掌,摧毁影神卫布下的防御阵法,数多影神卫心神受到影响,当即吐血倒飞而回

    “发生何事!”

    察觉外面有变,紫衣太子忙化光而出,凝视外面状况。

    “启禀太子殿下,是修罗血海内,有逆周势力杀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身旁影神卫拱手回答,心情紧张。

    果然,话语甫落,就见血海翻涌,在一道伟岸魔影的带领下,于空中划出血河痕迹,不断蔓延,往皇城而去!

    “那是!”

    而在另一处,血魔也出现了,一袭血色长袍,鲜艳欲滴,他手中握住一口血色长刀,释放锐利杀芒,所过之处,影神卫尽皆殒命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看到此情此景,再笨的人也猜出魔武皇复生了,大太子再不犹豫,他吩咐大军道:“快,全数撤离血海外围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得到命令,那些早已吓破胆的宗门人士如蒙大赦,仓促之下,四散化光而去,丝毫未曾犹豫。

    而驭风尊也带着受伤的霜寒尊快速离去,血海外围,瞬成修罗炼狱,但凡离去慢者,尽皆身亡。

    “吾也该离去了!”

    大太子见众人开始撤离,心头那股挥之不去的阴影却越来越浓郁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突然,就在大太子准备离开之际,虚空深处,一道磅礴气劲临身,恐怖之能,震撼寰宇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大太子见状,忙运转真元抵挡,然而磅礴之力五重卸去,他整个人被击中,呕血倒飞,与此同时,一道剑芒破空而至,但闻“噗嗤”一声,大太子露出惊愕之色,旋即尸首分离,头颅高高飞起,被一道血光包裹,快速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一击,大太子败亡!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!”

    众多影神卫还未察觉,待回过神来时,紫衣太子竟然尸首分离了,他们悲愤至极。

    “好好关心一下自己吧。”

    然而,一袭血衣负手而来,凝视众多影神卫,嘴角微微上扬,掌运无尽魔元运转,使得苍穹变色。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面对此等存在拦路,众多影神卫见无路可退,全力出手,要博得生机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恐怖力量伴随滔天血海划破长空,蔓延千里,所过之处,无论黑夜或白昼,尽皆成为通天之桥,直逼皇城。

    “看,那是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该不会又有祸世妖魔出现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有可能,咱们还是躲一躲吧。”

    村落里,正在农作的百姓抬眸,就见血河横撑,蔓延无边际,隐隐散出血腥气息,令人动容,忙四散回家通知去了。

    但很快,长河留痕,不见其终,血浪翻滚,惊得天下皆知,囊括大周境内千万里。

    巍峨皇城,屹立两千载不朽,早已没有当初建朝时的无尽守卫,安静祥和数百年,连带着警惕也放松,直至血河降临,搅动风云,万千紫气氤氲也难以缨锋,纷纷退陇,回归皇宫深处。

    刹那间,天青日白,被血气笼罩,天色暗淡下来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