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二百二十六章 战约

第二百二十六章 战约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恐怖魔气肆虐,伴随血腥蔓延,氤氲无上的皇城,顿陷修罗包围之中。

    “快看,那上面有人!”

    人们惊呼,议论纷纷,就见魔气翻涌之余,皇者莅临,俯瞰众生,仿佛这皇城在脚下,不过弹丸。

    “是魔武皇……”

    皇宫深处,有流光破空而来,速度极快,周身散布银芒,欲要拦下这通天血气。

    两道身影,凝烟尊,战云尊同时出现。

    “吼……”

    震天怒吼,凝烟尊招手,四灵再现,朱雀吞天,青龙纳海,白虎踏空,玄武撼地。

    四兽出,面对滔天血气,怒吼泄恨,撼动天地。一时间,虚空上,双方盘踞,互不相让。

    甫一出手,凝烟尊便全力施为,欲要拦下魔武皇。

    但其强横,无可比拟,很快,有汗水自凝烟尊额头上落下,俊美容颜上也露出紧张之色。

    “喝!”

    战云尊见状,知道凝烟尊撑持不了多久,再不犹豫,他挥手,纳无尽紫云为己用。

    “哗哗哗……”

    云如瀑布,通天之能,转瞬覆盖苍穹。

    合四兽之威,凝氤氲之能,这才勉强止住血气步伐。

    地面上,皇城百姓看到这一幕,惊为天人,也骇然不已,生怕这突兀出现的血气要了自己性命,他们纷纷躲避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护城阵法也开启,玄黄异彩遍布苍穹,将整个皇城笼罩其中,避免受到血气波及。

    做好这一切后,守城禁卫方才松了口气,这阵法乃是传承无上三教,足以保证皇城安全了,不过他们仍旧抬眸望天,紧张的看着那虚空中的伟岸皇者。

    “凝烟尊,战云尊,本皇莅临,还不跪拜吗?”

    皇者狂傲,凝视双尊,要其行跪拜之礼。

    “哼,吾等只跪人皇,魔武皇你尚无这等资格!”

    战云尊闻言,眸光凌冽,带有丝丝寒意,并不因为其强大而心生怯意。

    “本皇给你机会,投靠本皇,可免一死。”

    魔武皇还记得当初四尊尽心尽力,处处手下留情,方才护下了皇月城血脉问雅,否则他早下杀手。

    但很显然,双尊并不买账,凝烟尊摇头道:“魔武皇,三百年前的恩怨,已经让大周损失惨重,难道你还想当初惨案重演吗?”

    “惨案重演?”

    不说还好,岂料说出此话,魔武皇眸光瞬间冷漠如冰,他露出一丝冷笑,道:“惨案已经绝了本皇一切,今日,本皇就来讨回,让姬言出来!”

    他语出如惊雷,震撼雷霆宣泄,轰隆隆不断砸在护城阵法上,玄黄异彩散出阵阵波纹,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阵法即将崩毁一刻,突兀传来磅礴力量灌注,紫气氤氲,瞬间稳固阵法。

    而后在皇宫深处,紫气蔓延而出,囊括天地,与血气持平,旋即见氤氲紫气中,人皇迈步而出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吾又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人皇负手,一步迈出,神武之姿,令人动容。

    “吾皇!”

    凝烟尊,战云尊见人皇出现,收纳真元,分立两旁,拱手以应。

    “哼,姬言,你让本皇很失望。”

    一眼瞧出此刻人皇状态,魔武皇冷笑一声,负手道:“本皇今日前来,便是要告知你,准备好迎战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悔改!”

    人皇闻言不悦,负手而立,沉声道:“朕与你之恩怨,与百姓无关,你要如何?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也生出怜悯之心了吗?”

    魔武皇狂笑,出言讽刺道:“三百年前,皇月城惨案,本皇可历历在目,恍若昨日啊!”

    虽是兄弟,更是仇人,但魔武皇绝不会忘却昔年妻离子散,家破人亡的惨案。

    一切始作俑者,皆是眼前人。

    他不会放过姬言,更不会放过当年参战之人,他要让所有人付出代价,付出惨痛的代价!

    “昔年,朕一时糊涂,铸下大错,但大哥你当初与魔族勾结,已惹怒三教道门,这等天地不容之事,朕绝不姑息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人皇语气复又变得威严,皇者威严,不容践踏。

    “很好,三日后,太皇之巅,本皇与你一决,生死无怨!”

    魔武皇挥手,一缕光华落地,丢至人皇身前,赫然是一颗头颅。

    是大太子,姬云的头颅!

    “云儿!”

    人皇见状,登时怒上眉梢,一时间,风云涌动,紫气漫天,化作狂龙咆哮,震撼寰宇。

    怒怒怒,眼见亲子被杀,人皇怒极,他强行压抑住内心怒火,凝视魔武皇道:“三日后,朕会亲自收下你之头颅!”

    “本皇拭目以待。”

    看人皇愤怒模样,魔武皇内心生出畅快之意,他负手,转身刹那,虚空裂开,形成黑暗漩涡,就见魔武皇一步踏出,而身后魔主跟随,顷刻身影消弭。

    但虚空那道蔓延近万里的血色长河却不停歇,依旧盘旋虚空,仿佛定格,成为血云一般。

    随着魔武皇身形消失,天地间,响起魔音滚滚:“姬言,此血色长河乃昔年本皇旧部精血汇聚,你若敢违约,长河溃散,万里不存!”

    如魔之诅咒,要以无尽生灵陪葬,魔武皇此举,意在逼迫人皇就范,更要雪恨。

    凝视离去的魔影,不散的血河,以及……那惊愕已迟,死不瞑目的亲子头颅,人皇沉默不语,他负手转身,不忍去看,吩咐凝烟尊,战云尊道:“好生安葬云儿,另外,密切派人注意血河动向,设法阻止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凝烟尊知道,人皇便是如此,看似绝情,但内心挣扎程度,不亚于任何人,她不敢违逆,拱手去办。

    “另外,前往通知神策侯,命其回皇城!”

    最终,犹豫片刻,人皇负手,吩咐战云尊前往通知神策,在他看来,自己要前往赴约,为防止皇城生变,神策侯墨白的回归,便拥有绝对的必要。

    “但,神策双腿已废,即便回归,恐怕也做不了什么!”

    战云尊闻言不解,墨白已成为半废之人,来之有何用?

    “尽管去做便是。”

    人皇不答,转身化作流光,往皇宫深处而去,转瞬消弭不见踪迹。

    风簌簌,紫气弥漫,氤氲依旧,虚空之上,仅余下战云尊一人。

    沉默半晌后,尽管人皇已离去,他仍旧拱手,道:“遵命!”

    说罢,他转身,往边荒而去,凭借策神令上的气息,战云尊知道墨白此刻所在,毫不费力,因此立刻前往通知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轰隆隆……”

    修罗血海,随着血浪翻涌,虚空裂开,两道身影踏步而出,魔武皇与魔主已然回归。

    “本座不明白,凭你我二人联手,皇城不堪一击,何必约战人皇。”

    凝视血浪滔滔,喋血魔岛上,两人并排而立,最终,魔主问出心底疑惑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轻笑一声,魔武皇见魔主满脸疑惑,没有隐瞒,直截了当道:“一者,本皇修为未曾全部恢复。

    二者,皇城之中有阵法守护,人皇依仗地利,不易击杀,与之约战,将其引出皇城,你我联手,足以让其身死了。

    三者,皇城之中,本皇尚有内应,只要将其引出,皇城便能入本皇掌控,届时,即便人皇能侥幸逃回,等待他的,也将是天罗地网,死无葬身之地!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魔主闻言,惊讶不已,半晌回过神来,饶有兴致地笑道:“何时学会攻于心计了?”

    魔武皇闻言沉默,凝视这漫天血色,血红眸子里生出一丝憾恨之意,半晌沉声道:“三百年的封印,让吾明白了许多,昔年皇月城一战,人皇设计将吾封印在修罗血海,最终皇月城覆灭,三百年后,吾也要让他尝尝众叛亲离的滋味。”

    三百年前的一战,历历在目,魔主也记忆犹新,当初皇月城有魔武皇坐镇,更有自己为外援,一心只要打造和平之城,人魔共生,但人皇以勾结魔族为名,请出三教道门中的四灵尊,以身亡为代价,将自己封印于无尽深渊三百年,而魔武皇也惨遭封印,皇月城更是灭绝,不复存在,这一桩桩血恨,全是当年那位深受万民爱戴的人皇所为。

    回忆过往,魔主眸中也生出冷意,沉声道:“放心,本座会助你一臂之力,让人皇彻底葬身太皇之巅!”

    “最好如此。”

    知道魔主的诚意,魔武皇点头,沉声道:“此刻血魔想必已经潜入皇城中了。”

    他之前故意震撼皇城,打开一丝细微缺口,使得血魔进入其中隐匿,这等手段,饶是人皇也难以察觉。

    只待三日后,太皇之巅一决,让人皇彻底成为过往了……

    他转眸看向魔主,沉声道:“你放心,本皇答应你的事情,说话算数,待消灭人皇,本皇接手大周,届时你便可打开魔域通道,让魔族全数牵入,共同生存在这片神州大地上。”

    “呵,如此甚好。”

    魔主闻言微微一怔,有些感叹,笑道:“这本该是三百年前就该完成之事,不料经此惨烈一役,竟推迟数百年,想必他们已经等不及了……”

    魔武皇负手,冷笑道:“魔族中,不乏自私小辈,待得大计成时,你也要想办法清理内患,本皇不想届时与你反目。”

    “自然。”

    魔主见魔武皇神情郑重,当即点头,笑道:“待得大周落入你的掌控,你我联手,人魔共生大计,指日可待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