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二百四十七章 坐镇皇城

第二百四十七章 坐镇皇城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边荒,战云尊奉人皇之令,要请墨白赶回皇城,凭借策神令上的印记,他轻而易举找到了正在奔波的神策。

    年请神策与战云尊相遇,乃是在一片无名荒野之中,其实墨白也已往皇城方向赶去。

    毕竟这个消息,乃是紫衣太子姬云告知的,那其背后之人,必定是皇后娘娘无疑,如今耗费时日不得寻,也算是尽心尽力了,现在回去,与其条件交换,玲珑骨要拿到,也非是难事。

    “神策!”

    战云尊落地,看到墨白身边有白衣刀神商子洛,瞳孔微微一缩,选择性的忽略,凝视墨白,拱手道:“人皇有令,命您回皇城!”

    墨白闻言,诧异问道:“不知皇城方面发生何事,人皇竟派战云尊前来告知!”

    战云尊也不隐瞒,拱手道:“魔武皇破封而出,约战人皇,此役惊天动地,人皇特名本尊前来通知。”

    “竟有这等事!”

    墨白闻言一惊,他只道魔武皇复生不可违逆,却不曾料,竟会如此快的功成,念及此处,他忙问道:“太子殿下呢?”

    “大太子他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,战云尊露出犹豫之色,难以启齿,脸色也变得难堪。

    墨白心里隐隐有了不安预感,看了战云尊一眼,试探性地问道:“身亡了!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战云尊叹了口气,点头道:“头颅被魔武皇收下,赠予吾皇,吾皇盛怒,此战不可更改了。”

    “既是如此,那便同行吧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墨白知道事情严重性,也不拖延,看了商子洛一眼,旋即众人同行,往皇城赶去。

    四人速度极快,哪怕相隔万里之遥,也不过一日光景赶到。

    但此来回,已过去两天,距离人皇约战,也迫在眉睫。

    大殿上,众多皇族子嗣齐聚一堂,哪怕皇后娘娘,也坐在一侧,众人商议,没有王侯将相,没有三公为辅,有的皆是嫡系子弟。

    九皇子,姬仙月,姬星月,华妃娘娘,皇后娘娘,甚至还有两位不曾见过的皇子也分立两旁,静候神策到来。

    “这神策,究竟什么来头,需要咱们皇族来等!”

    等候良久,不见来人,六皇子姬祥有些不悦,小声议论。

    “呵,听闻是父皇近些日子册封的一名王侯子嗣。”

    七皇子姬越负手,眸中露出不屑之色,摇头道:“在吾等眼里,依旧是臣子,不值一提。”

    “但这么多人等他来,似乎不合情理。”

    六皇子姬祥小声说道,他长居皇族宗门,鲜少入世,对此中事情也不了解,不过能受到父皇如此重视,决不能小觑。

    “哼,待他来时,本皇子会给他个下马威看看。”

    但姬越明显不将新晋册封的神策侯放在眼里,他觉得自己身为皇子,一名侯爷子嗣还能让自己屈身等待,实在令人不爽。

    “禁声。”

    这时,一旁姬仙月闻言皱眉,听闻他们要对付墨白,做了个手势,小声道:“若墨白前来,你二人不能得罪,以免徒生祸端。”

    “哈,长姐似乎多虑了。”

    姬越见平日里清冷似月的长姐竟也看好墨白,更加不悦,眉头一挑,冷笑道:“长姐等着看吧,一名神策而已,终究是臣子,皇弟会让他好看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见姬越冥顽不灵,姬仙月美眸微蹙,但很快舒展开来,暗道不知所谓,给他们一些教训也好,念及此处,她也不多言与,静静等候了。

    “神策侯到!”

    时间转瞬流逝,直至天色即将暗淡之际,外面传来太监尖锐的声音,旋即就见殿门外,一袭白衣坐在轮椅,被身穿甲胄的叶甲缓缓推上大殿。

    听闻神策侯到来,一直闭目凝神的人皇突兀睁开眸子,眸光看向大殿上,缓缓被推进来的白衣身影。

    “墨白参见人皇!”

    墨白因双腿不便,只是拱手,以示敬意。

    “无须多礼。”

    见墨白露出恭敬神色,一如既往,人皇的心,稍微放下许多,他挥手,声音威严,道:“朕千里迢迢将你召回,乃因约战在即,朕离开后,望你能担负起坐镇皇城之责,谨防逆周来犯。”

    一语震惊在场众人。

    大殿上,陷入沉默。

    坐镇皇城,不是谁都有这个资格的。

    更何况,皇城之内,尚有四尊坐镇,而且皇后娘娘同样位高权重,足以胜任。

    但这些,人皇都没有考虑,反而交给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。

    怎么看,似乎都不合情理。

    “吾皇,本宫认为,神策年幼,尚不足以担此重责。”

    终于,坐在一侧的皇后娘娘耐不住寂寞,神色阴沉,出言相劝。

    “是啊,父皇,坐镇皇城责任重大,关系大周命脉,神策侯双腿似乎残废,让此等人物坐镇皇城,未免儿戏。”

    姬越见皇后娘娘说话了,他也忙跟着掺和一脚,拱手劝阻。

    倒不是两人有深仇大恨,姬越觉得,眼前白衣少年甚至比自己还要年幼,哪里有资格承担重任,万一在其指挥不当下,皇城覆灭,那才是真正绝了大周命脉!

    这等决策,就连与墨白交好的仙月公主等人也未曾料到,但她选择闭口不言,毕竟自己等人与白衣神策是朋友,而且墨白手段之多,人脉之广,令人咂舌,于情于理她都没有反驳的必要。

    不过皇后娘娘乃是她生母,她也不可能反对母后,只得沉默以对,静候人皇决策。

    相反,此刻身为主角的墨白依旧平淡,一双金眸中隐含浩然正气,古井不波,在他看来,人皇既然选择自己,即便众人如何反驳,也绝无用处,他何必心急呢,相反,他对另外即将发生的事情有几分期待。

    果然,人皇见皇后与七皇子劝阻,大手一挥,皇者威严尽显,不理会,直接看向墨白,沉声道:“你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“微臣无异!”

    墨白拱手,这是莫大荣誉,代表人皇对自己之信任,已经到了推心置腹的地步,而前世的灭门之祸,他心中疑虑更多,却排出了眼前人,而且他毕竟是大周子民,守护皇城,责无旁贷。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

    见墨白同意,人皇露出满意之色,挥手道:“朕会命四尊辅佐你,同时给予生杀令,但凡有不听命者,可直接斩杀,即便皇族也不例外,在朕回来之前,务必保证皇城安全!”

    人皇一番言语,可谓是给足了墨白全力,生杀大权在手,皇城众多王侯子嗣,尽皆在一念之间,甚至皇族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此话一出,七皇子姬越明显感到一阵通体发凉,这是父皇在警告自己啊……

    他不敢相信,父皇会如此绝情,但他哪里知道,皇城中镇压大周数千年的气运,倘若被魔武皇攻破,气运剥夺,整个大周都将覆灭!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饶是墨白听到这等权利也内心震惊,不过他是不敢真的斩杀,暂时关押倒还可以,他拱手沉声道:“只要墨白尚存一口气,大周皇城便不覆灭!”

    “哈!”

    听到墨白豪言壮语,人皇轻笑一声,满意至极,他挥手道:“除神策之外,众人尽皆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吾皇……”

    皇后娘娘闻言,欲要再言,却被人皇拦下。

    人皇眸光转冷,沉声道:“朕之言语,你听不到吗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皇后娘娘闻言身躯一颤,只得拱手告退。

    众多皇子,公主,妃子一一退去,很快大殿上只余下两人,一是墨白,二是人皇。

    “吱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最后一人离去,大殿铿然关闭,殿内灯火通明,亮如白昼。

    高居王位的皇者起身负手,从百丈台阶下,缓步踏下,由始至终,他的眸子都未曾离开墨白。

    随着脚步声渐行渐近,墨白的一双金眸也不再东张西望,与皇者对视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,均看出对方眼中的疑惑。

    白衣有,皇者亦然。

    终于,随着最后一阶落下,皇者来至白衣身前。

    皇者高大威严,中年模样,撤去了氤氲紫气,露出真容。

    一双威严的眸子难以掩饰其中的疲惫,人的一生,背负太多,或许会很累。

    但这个世间,谁又能逍遥自在,如愿以偿呢?

    墨白看着,看到了三分威严,三分疲惫,三分不甘,甚至带了一份无奈。

    他,第一次这般近距离接触人皇。

    “此地已无他人,你我都可以放松一下了。”

    半晌,皇者开口,似乎长长松了口气,再也难以压抑的疲惫显露,似乎片刻间,这位伟岸皇者就老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吾皇……”

    墨白见状,欲言又止,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第一次,他觉得自己一直以来要杀的对象,错了……

    皇者凝眸,看向坐在轮椅上的白衣,笑问道:“可愿随朕去个地方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请人皇安排。”

    虽然皇者随意,但墨白依旧谨慎,君臣之礼不少,心中警惕更甚,他隐约感觉,眼前皇者要为自己揭开一桩大秘,同时,自己恐怕也会成为一个身负重担,不得解脱的人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人皇点头,缓缓伸出一手,就闻空间震动,眼前突兀出现漩涡,弥漫无尽紫气,扑面而来,让墨白整个人都觉得置身仙境,体内真元不可遏制的不断上升,竟有突破的征兆。

    他惊骇,凝视人皇道:“这难道便是传闻中的大周国运之气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