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二百四十九章 再会魔厌

第二百四十九章 再会魔厌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凉亭中,姬越怒火越盛,皇后娘娘越心喜,但他她仍旧装模作样的劝阻道:“墨白身为神策,掌有生杀大权,你还是莫要招惹他的好。”

    果然,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姬越眸中不屑之色更加浓郁,他冷笑道:“本皇子倒要看看,墨白是否真的敢动杀手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姬祥闻言不语,他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皇后娘娘,沉吟片刻,这才拱手道:“七弟脾气一向暴躁,若是真出了事情,还希望皇后娘娘能照看一二。”

    “自然。”

    皇后娘娘点头,轻声道:“你们也算本宫皇儿,本宫也不会允许有人欺负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皇后娘娘。”

    姬越见皇后娘娘愿意为自己撑腰,更加来了底气,沉声道:“那皇儿便往皇宫门外,静候墨白出来,嘿,今天,一定要他好看!”

    说罢,他起身,气冲冲往皇宫外赶去。

    “七弟!”

    姬祥见事情不对劲,欲要劝阻,但姬越已经远去了,他顿足叹息道:“神策怎么能是他招惹的呢,父皇赋予其莫大权利,就是余下的几位太子也不敢与其抗衡,七弟太鲁莽了。”

    皇后娘娘瞥了一眼姬祥,知道他看似胆小,实则心细,做事谨慎,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蛊惑的,念及此处,她轻声叮嘱姬祥道:”越儿小打小闹可以,但切记不要真正惹怒墨白,你也跟着去看看吧,本宫相信你自有分寸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姬祥闻言起身,拱手告退,缓步退出后花园,去追姬越去了。

    一路上,姬越怒气重重和,遇到的侍卫,宫女,尽皆拱手行礼,但他毫不理会,直要往皇宫外赶去。

    皇宫正门,无论文武百官,尽皆要从此地经过,饶是白衣神策,也不能破空而行,姬越知道父皇有密旨传予白衣神策,而且旨意完毕,人皇便会前往赶赴战约,他只要再皇宫正门外等候,便能等到白衣神策出来。

    “七弟,你这是要去哪儿?”

    行至中途,迎面而来的仙月公主看到姬越怒气冲冲,心中一股不妙的预感生出,忙走至身前,将其拦住询问。

    “是长姐!”

    姬越见紫衣女子赶来,微微错愕,虽有怒气,但对仙月公主还不敢造次,只得微一拱手,声音不冷不淡道:“皇弟有事要往宫外。”

    “是为了墨白?”

    仙月公主见其模样不悦,隐隐有怒火上涌,不明所以,美眸微蹙。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姬越没有隐瞒,他冷哼道:“当初大哥前往剿灭逆周势力,曾请教过墨白,但其指点不当,使大哥丧生,皇弟要拦住墨白,好好问个清楚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仙月公主闻言也是一怔,她难以想象这两者会出现牵扯,不过看眼前皇弟模样,她暗道这恐怕只是借口吧,不过让他去找墨白也好,七皇子生性高傲,确实该教训一番,以免日后铸下大错。

    念及此处,她点头道:“那你万事小心,切记勿要做的太过。”

    “哈。”

    七皇子本以为长姐会劝阻自己,没想到她也赞成,心中更有了信心,点头得意道:“长姐放心吧,皇弟会让墨白知道皇族的厉害,也让他日后行事有所收敛。”

    “但愿如此。”

    仙月公主闻言,心中嘲弄其无知,但不挑明,只是点头叮嘱道:“小心行事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姬越点头,不再耽搁,继续往宫外赶去。

    凝视七皇子渐行渐远的背影,仙月公主美眸中神色莫名,想了想后,自言自语道:“罢了,叫上星月等人,看看老七究竟要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念及此处,她也很快,转了方向,往姬星月所在寝宫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秘境内,人皇已然离去,墨白独自一人坐在轮椅上,凝神感悟,来自这神秘异境内的九龙之力。

    九龙神秘,自数千年前就一直留有传说,且传说多变,版本不一,与人皇所讲述,多少有些出入,但具体变化不大。

    毕竟距离最近一次追溯,也要到两千五百年前了,能活数千年的老怪物,不能说没有,最起码世间难寻,要想探问九龙之秘,也难上加难。

    不过白衣很快想到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刀神商子洛,我怎么没有想到他呢!”

    墨白一拍脑袋,瞬间醒悟,商子洛与太白剑阿为同一时代的存在,这等密辛想必他也知道不少,应该去问问。

    念及此处,墨白停止吸纳感悟,自己修为稳固在地神巅峰,修炼速度已是天下少有了,只差临门一脚,便可步踏人道顶峰,这等修为境界,道境之下,堪称无敌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

    重重呼出一口浊气,墨白睁开眸子,与此地秘境坐下标记,以供自己随时可以掌握。

    做好这一切后,他方才推动轮椅,在紫色氤氲笼罩下,缓缓离开异境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再出现时,大殿上虚空扭曲变化,旋即白衣坐着轮椅缓缓落下,他再次来到了大殿内。

    大殿内,金碧辉煌,象征人皇之尊,然此刻寂寥,无一人驻足。

    他转眸看向那百丈台阶上的皇座,夹杂百般思绪,脑海中,挥之不去的皇者寂寥神色。

    人皇一生,究竟在扮演怎样的角色?

    从如今开始的所作所为,他都觉得人皇并非记忆中那冷血无情的皇者,前世,也有数次碰面,甚至交手,直到如今,真正与人皇近距离接触,他才醒悟,前世的人皇与如今的人皇可谓是两个人。

    若人皇真的大限已至,那前世人皇会是谁所假冒?

    如此悄无声息,不被人察觉,即便皇族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皇族……

    突然一怔,墨白愣神错愕。

    “切记,不许任何人知晓,哪怕皇后也不例外……”

    脑海中,人皇离去时的叮嘱响声音起,这使墨白彻底醒悟过来。

    人皇忌惮的不是别人,而是皇后娘娘啊!

    难道这一切都是皇后娘娘搞得鬼?

    疑团重重,倘若真与皇后娘娘有关,仔细想来,发生的诸多事宜,反倒合理了……

    不过,在一切没有查清之前,也不能妄下定论。

    念及此处,墨白再次闭上双眸,神魂离体,转而进入道塔之内。

    浮世道塔,他一直铭记于心,尤其是二层那位神秘存在,魔厌,现在,是时候完成约定的交易了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神魂凝形,一步落下,白衣再次屹立神秘黑暗空间内。

    “呼呼……”

    狂风呼啸,魔气滔天,携带阵阵汹涌魔元,让人动容,突兀地,深处一双散出绿芒的眸子睁开,凝视落地的白衣,魔厌幽幽开口道:“你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再次遇到这位“老朋友”,墨白负手,微微点头,笑道:“许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“许久?呵呵。”

    黑暗中的魔厌闻言,声音变得沧桑,他叹了口气道:“对吾而言,时间早已定格,黑暗中的吾一如既往了。”

    墨白闻言一怔,内心确实有几分感叹,魔厌被镇压在浮世道塔,不知有多少岁月,这几个月,对他而言,不过是眨眼一瞬罢了。

    想想倒也有几分可悲,这么一个强大人物被关押在此,不见天日,究竟犯下了什么弥天大错,才会受到如此惩罚?

    沉默良久,墨白突然开口,说道:“逆周势力复苏了,而且魔武皇破封而出,对此人,你有几分了解?”

    “魔武皇?”

    黑暗中的魔厌听到这个名字,碧绿眸子眨了眨,旋即否定道:“吾并未听闻这般人物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墨白闻言,心中一动,魔武皇乃是三百年前成名的强者,与人皇并肩,魔厌竟未听过,由此看来,他被关押在这里,超越这个时代了,顿了顿,他又抬眸问道:“那你可曾听闻魔主?”

    “魔主……”

    岂料,这次听到“魔主”二字,魔厌突然沉默下来,似乎在思虑什么,没有立刻回答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细微的讯息已经被墨白捕捉,显然,魔厌认识那所谓的魔主,他再次开口说道:“近些日子,大周祸乱频频,魔武皇与魔主联合,成立逆周势力,要占领神州大地,你若记得吾与你曾经的约定,可将此中信息告诉我,这才能让我决定是否放你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墨白,你与太白剑阿一样,都是不肯吃亏的主儿。”

    魔厌有些无语,碧绿的眸子隐藏在黑暗空间内,仿佛能看透人心,但就是这么一个人物,他始终看不透,能看到的是,阴魂不散,太白剑阿的影子。

    半晌,他缓缓说道:“魔主,在魔域也称得上少有的强者,三千年前,魔神之子降临,一统魔域,即便魔主也归顺于他,后三教六道之战,湮灭神州大地,魔神之子被打的魂飞魄散,不复存在,而魔域也被迫迁徙,离开神州大地,至于魔主等当初一系列的强者,则选择隐匿神州,伺机而作,但大多数皆被三教斩杀,吾也没想到,魔主竟在当初大战中活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三教六道之战!”

    又是三教六道,墨白感觉自己知道了一些了不得的事迹,但众说纷纭,每个人的经历也有所不同,而且魔厌身为魔域之人,所言也不能尽信,但看魔厌与魔主认识,沉吟片刻,他问道:“不知你与魔主谁更强一些呢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