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二百五十章 魔厌身份

第二百五十章 魔厌身份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道塔内,随着墨白问题问出,黑暗空间内出现短暂寂静。

    寂静无声,风拂可过。

    黑暗空间内,碧绿眸子闭合,不见魔厌踪迹。

    这是隐秘,魔厌知道,眼前白衣有意打探,探听自己虚实,但他别无选择。

    半晌过后,他再次睁开眸子,黑暗空间内,绿芒再现:“论修为,吾胜他一筹,论地位,他高吾一头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墨白闻言惊讶,魔厌口吐真言,却是这般结果,他曾想过,魔厌修为之高,恐怕早已臻至地神巅峰,但直到如今,他才发现,依旧看不穿眼前魔者。

    而魔主此人,早已臻至道境,哪怕刀神商子洛也颇为忌惮,倘若魔厌比魔主还强,那神州大地,又有几人是其对手呢?

    而且魔域诡异,魔主修为虽不如魔厌,但地位还要比后者高上许多,这难道就是两人目前处境的关系吗?

    墨白沉默,心中疑虑,思考此中关系。

    这时,碧绿眸子开阖间,闪过诡异光华,魔厌又叹了口气,道:“两千五百年前,三教六道之战,吾身为魔域战者,联合其余五域高手,欲困杀太白剑阿,阻止其领导三教镇压六域,不曾料,反落入太白剑阿算计之中,其他五人身死,唯吾被镇压在浮世道塔内,接下来之事,吾只知晓只言片语,再无其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为何说魔主地位高你一头呢?”

    墨白闻言,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轻笑一声,黑暗空间内,魔厌回答道:“魔域有魔神之子掌控,其下有三脉共存,分别以魔主,魔尊,魔皇三者掌控,可谓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,而吾之身份,乃是魔神之子守护者,你……可明白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墨白已经了解,守护者相对而言,修为更加强大,但他之职责只在保证最高统治者的安全,就如皇族身边的影神卫,但比之影神卫却又强大了无数倍。

    如今的魔厌,似乎无所不知,无所不答,但墨白知道他的目地,是想看看自己究竟要谈何条件,才能让他得到一条生路。

    墨白抬眸,再次看了一眼黑暗空间,那双碧绿的眸子深沉,无法堪破,他与之四目相对,最后问道:“若我放你出去,你可愿与魔主为敌?”

    “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魔厌闻言,古井不波的碧绿眸子终于露出动容之色,动容过后,他选择沉默,不做回答。

    因为在思考,或者说斟酌。

    与魔主作对,便是与魔域为敌,他很清楚自己要付出的代价,倘若以自由为代价,要换取对魔域的杀戮,他绝不会妥协。

    墨白也看出魔厌的犹疑,呵呵轻笑道:“你也无须紧张,吾与你之条件简单,只要你答应我,脱离魔域,不再与神州作对,且帮我再做一件事情,我便放你离去。”

    “何事?”

    魔厌突然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太皇之巅上,将有双皇对决,我希望你能设法保下人皇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!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墨白闻言一怔,万万没有想到魔厌会答应的如此爽快,这让他有些犹豫了,半信半疑道:“你该不会是敷衍我吧?”

    “呵!”

    黑暗空间的魔厌闻言,不屑一笑,碧绿眸子里也露出讥讽之色:“吾说到做到,魔,也是守信用的。”

    “最好如此!”

    看到魔厌如此郑重眼眸,墨白点头,笑道:“我相信眼睛不会骗人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他盘膝而坐,以神魂沟通道塔二层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再入意识深处,道塔二层一切瞬间出现在识海当中。

    这是太白剑阿留给自己最贵重的礼物,他会好好珍惜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神识牵引,道塔二层突兀震动起来,紧接着黑色空间摇晃,隐约可见的金芒开始浮现,一道道如锁链般的金芒开始晃动。

    “铿铿铿!”

    紧接着,锁链崩碎,金芒散去,黑色空间内,滔天的汹涌魔气纵横而出,直欲毁天灭地。

    这股莫大魔元冲击,饶是道塔二层也出现不支之像。

    不过魔厌很谨慎,在魔气翻腾而出的刹那,黑色空间内,一只手探出,旋即将魔气吸纳。

    “呼呼呼……”

    如狂风一般,魔气转瞬消弭的同时,那股惊天魔威也跟着减弱,最终,魔气翻涌,全数没入一道魔影身上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魔厌吗?”

    解除封印,墨白睁开眸子起身后,就见眼前出现一位英姿非凡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他神情冷漠如冰,眉心一点黑芒闪烁,浓郁黑气转化为紫色魔气,萦绕周身,更显魔威非凡。

    他身穿紫色长袍,负手而立,凝视墨白,这名将自己放出的人族。

    被魔厌盯着,墨白只觉得通体发凉,尽管自己此刻只是神魂状态,但这股力量足以让他感到惊惧。

    半晌,魔厌缓缓开口道:“你放吾出来,便是吾魔厌救命恩人,他日若有需要,吾会助你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……”

    墨白闻言一怔,笑着摇头道:“但你不要忘记,是我师尊将你封印。”

    “太白剑阿是太白剑阿,你是墨白,虽神似,但终究不是一人,吾与他之恩怨,早就在两千五百年前一笔勾销,今日你放吾出来,便是吾之恩人。”

    说完话,魔厌大手一挥,就闻“嗡”的一声轻鸣,旋即虚空漂浮一道黑色气体,它盘旋游走,化作一块黑玉,最终落至墨白身前:“此为吾之信物,你拿着他,但凡有需要,可将之捏碎,吾会感应你之存在与请求,仅此一次,好自为之。”

    话语甫落,似乎迫不及待,魔厌再也不犹豫,或者说,他一刻也不愿再待在此地,转瞬化作光华,消失在浮世道塔内。

    “走的可真快!”

    随着魔厌的消失,这股恐怖力量也跟着散去,墨白凝视盘旋在身前的黑玉,将之收下,旋即闭上双眸,意念一动,再出现,已经回到了大殿内。

    他坐在轮椅上,细细打量那黑玉,发现上面缠绕一股不可小觑的魔元,而内中,更拥有一道恐怖力量,仿佛能毁灭一切。

    这,就是魔的力量吗?

    墨白凝视黑玉,上下打量。却始终看不透此中旋即,无奈作罢,将之收起后,转而推着轮椅,缓步往大殿外走去。

    出了大殿,有近卫在旁边守护,他们看到白衣转动轮椅走去,纷纷拱手,恭敬道:“参见神策。”

    “无须多礼。”

    微微一怔,发现这些都是皇宫的守卫,平日里高傲的很,没想到有朝一日,他们会对自己这般恭敬,回过神来的墨白笑了笑挥手示意无妨。

    “小侯爷,您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,远处身穿甲胄的叶甲也快步跑来,要为墨白推着轮椅。

    “咱们回无双神侯府吧。”

    对于叶甲,墨白十分信任,点头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叶甲恭敬回应,旋即推着轮椅,缓缓往皇宫外走去。

    皇宫很大,但禁止飞行,只能一步步行走,寓意对大周之敬意,身为神策,尽管此刻人皇不在皇宫,他也要循规蹈矩,否则容易落人把柄。

    但随着轮椅缓缓前行,来到皇宫正门外后,墨白神色一怔。

    因为前方,一道负手而立的身姿挺拔,拦住去路。

    是七皇子姬越。

    “墨白,你舍得出来了?”

    似乎察觉有人从正门踏出,姬越转身负手,神情倨傲,凝视墨白,嘲弄道:“难道轮椅走路需要这么长的时间吗?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墨白尚未言语,一旁推着轮椅的叶甲已怒上眉梢。

    “闭嘴。”

    墨白皱眉,训斥了叶甲一句,后者闻言,登时不敢再言语。

    看到叶甲不说话,墨白才转眸看向七皇子姬越,拱手笑道:“这位便是七皇子吧,不知拦住墨白去路有何贵干?”

    “哼,不必假惺惺,本皇子拦你去路,就是要向你问一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看墨白一副老好人的模样,姬越就越是不悦,他凝视墨白,沉声道:“吾皇兄姬云上次专程去你府内请教讨伐逆周之事,你究竟说了什么,让吾皇兄惨死?”

    墨白闻言,皱眉摇头道:“大太子问我逆周势力组成划分,我实话实说,但也确实未曾料到,逆周势力如此庞大,竟连大太子也遭遇不测。”

    “你少在这里装模作样,一定是你与逆周势力勾结,谋害我大哥!”

    “七皇子,有些话不能乱说的。”

    看七皇子一脸愤怒,但眸子深处带了几分狡黠以及不甘,墨白就明白过来,他恐怕是内心争强好胜,不满自己这个双腿残废的人来坐镇皇城,故意挑衅,不过他还是出言提醒,毕竟胡言乱语的话,也很容易出现风波。

    “那好,若你要证明清白,那就全力出手,保下自己的生机吧。”

    七皇子早已蓄势待发,这所有的一切不过是借口罢了,他的目地在于教训墨白,让他知道自己的厉害,同时明白自己的无能,这坐镇皇城的职责,还轮不到眼前白衣。

    “喝……”

    不由分说,沉喝一声,七皇子举掌来攻,地神境修为全面爆发,登时雷霆震爆,猛烈气劲汇聚,就要镇压轮椅上的白衣。

    “老七!”

    远处楼阁上,仙月公主与星月公主正在关注,但看七皇子突兀出手,仙月公主瞬间变了脸色,她万万没有想到七皇子如此莽撞,竟想伤害白衣神策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