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二百五十一章 拦路

第二百五十一章 拦路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掌气携带真元,无比澎湃,势能崩毁河山,虚空为之震颤,扭曲。

    “小侯爷!”

    叶甲看七皇子突兀出手,当即变了脸色,他怒吼一声,倾尽一身真元,就要挡下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一击,地裂云飞,叶甲倒飞而回,口吐殷红,血洒遍地,“扑通”一声坠落至地面,整个人都无力再起身。

    “叶甲……”

    墨白见叶甲受伤,脸色微微变化,但他依旧没有动作,叶甲身为侍卫,敢对七皇子出手,这已是大不敬,况且两者之间,修为差距明显,他不敌也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而且最主要的是,叶甲只受伤,并未伤及根本,显然,七皇子手下留情,从而也验证他的想法。

    并不是想要自己的性命,而是想要自己吃些苦头罢了。

    念及此处,他似有所感应,抬眸看向远处,就见远处楼阁上,后仪之姿显露,皇后娘娘神情淡然,正遥遥注视这一幕。

    墨白沉默,暗道果真是这位存在试探。

    “呵,没想到你还有这么一个忠诚之下属。”

    七皇子本想镇压墨白,没想到这名侍卫果断挡下这一击,看他难以起身,口吐鲜血,而坐在轮椅上的白衣依旧平淡如常,不由得嘲弄叶甲道:“看到没有,你如此舍生取义,还换不回神策的一个眼神儿。”

    “不论如何,叶甲这条命是侯爷给的,这身修为是小侯爷给的,虽死无憾。”

    叶甲捂住胸口,知道七皇子故意挑拨自己与小侯爷的关系,他嘴角有血迹,怒声道:“只要你胆敢伤害小侯爷,叶甲就算与你拼命也不会让你得逞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七皇子闻言,眸中闪过杀意,白衣神策,他不敢镇杀,但一名侍卫而已,即便杀了又如何,他撇了一眼神色淡然不曾理会的墨白,这一次再起手,真元滚滚,发出惊雷怒吼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如天崩地裂,无尽真元汇纳右掌,而后果断出手,轰向叶甲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要取下叶甲性命,给墨白一个警告。

    不过很快,他就要失望了。

    因为随着气劲临身的刹那,远处狂风大作,紧接着流光漫天,数道剑气崩落,拦在叶甲身前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随着剑气炸开,气劲瞬间溃散,气浪翻滚,全数涌向七皇子。

    “谁!”

    被气浪掀退数步,稳住身形的七皇子怒吼一声,旋即就看到远处身穿紫色战甲的战者缓步而来。

    “是战云尊。”

    楼台上,看到七皇子要下杀手,仙月公主欲出手保下叶甲,但没想到有人快了一步,而且是位列四尊之一的战云尊,让人意外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她也不急于出手,就这么静静观望。

    一旁,星月公主本看到七皇子对墨白出手,心中还有些高兴,别人不知道墨白的手段,但矗天壁上,她可看的清清楚楚,但没想到被战云尊搅局,哼了一声,有些不满地道:“七哥最近越来越放肆了,不就是晋升地神境吗,有什么好显摆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……”

    仙月公主听到星月言语,倾城容颜上露出一抹笑意,摇头道:“继续观望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皇宫正门外,侍卫守护四方,但都充耳不闻。

    一者,白衣神策,深受人皇青睐。

    一者,七皇子,更为人皇子嗣。

    两人,都不是省油的灯,自己这群侍卫,帮谁都得倒霉,所以都干脆装作看不见,继续站岗。

    如今倒好,身为四尊之一的战云尊也出现了,这更让两人之间的争端升级,只是不知道战云尊来帮谁。

    “战云尊,你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七皇子看到战云尊出手,皱了皱眉,瞳孔里也闪过一丝忌惮之意,四尊个个都有地神巅峰的修为,驭风尊更是屹立人道顶峰百年,即便眼前的战云尊,也有踏入人道之境的意思了,他不敢过多得罪。

    “七皇子,你应当明白人皇离去时所言。”

    战云尊落至地面,一袭紫色甲胄更显威严,他眸光冷漠,凝视七皇子,沉声道:“神策乃是人皇钦点坐镇皇城之人,岂容你随意挑衅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被战云尊呵斥,七皇子一时之间有些无措,不知如何应对。

    他只想着教训墨白一番,但没想到会引出战云尊。

    毕竟战云尊等人乃是皇族至高守护者,按理而言,他应该站到自己这边保护自己,但此刻却站在了墨白身边。

    他哪里知道,此刻战云尊所作所为,正是为了保护他。

    在战云尊看来,墨白心思难测,虽年轻,却好似活了几百年,且经过这段时间的了解,他身边不论出现的是何人物,都乃人中之龙,世间少有,与白衣神策作对,七皇子不是找死,是什么!

    如今训斥七皇子,也是怕墨白不悦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身为至高守护者的战云尊,也对当初不屑一顾的白衣神策,心生忌惮了。

    ”七弟,你在这里作甚。“

    就在七皇子神色阴沉,骑虎难下的时候,六皇子从远处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姬祥一直在暗中关注,他知道姬越性格,若不将体内积郁的愤怒发泄,日后一定会更加极端,他只盼望此事过后,一切风平浪静,但没想到战云尊出手,让七弟更加难堪了,不得已,他只得站出来,给自己七弟一个台阶下,避免再生事端。

    姬祥走至姬越身边,佯作生气的怒斥道:“七弟,神策受到父皇信任,乃是咱们大周重臣,你怎能如此拦路,快跟我离开吧。”

    “六哥!”

    姬越闻言一怔,却不经意间看到姬祥冲自己使眼色,也很快明白自己此刻的处境,战云尊站在墨白一方,他毫无胜算,微微一怔后,也当机立断,哼了一声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神策,真是抱歉,七弟年纪尚幼,不识礼数,还望莫怪!”

    虽然白衣神策是臣,但姬祥听得清楚,父皇将生杀大权交予他,自己等人也难以脱逃制裁,为避免七皇子被眼前白衣算计,他只得拱手表达歉意。

    “不敢!”

    看六皇子如此怕事,墨白意外,要知道他可是皇族啊,竟然给自己道歉,不过想到人皇之令,他很快释放,露出诚惶诚恐之色,拱手道:“六皇子严重了,墨白身为人臣,就为负责保护大周疆土以及皇族,这点小事,墨白并不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看到墨白如此通情达理,姬祥也露出喜色,再次拱手道:“那吾便先离开了,神策好走。”

    “请。”

    目送姬祥离开,身边战云尊依旧沉默不语,墨白看了他一眼,收敛神色,拱手点头道:“多谢战云尊出手相救。”

    “无须客气,吾之本意在救七皇子。”

    战云尊微微摇头,一双紫色如雷霆的眸子凝视轮椅上的白衣,沉吟片刻,声音有所柔和,道:“希望神策莫要怪罪。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墨白闻言,轻笑一声,摇头道:“墨白是个恩怨分明的人,我与七皇子并无恩怨,想必七皇子也是受了挑拨,我不会放在心上,但也要请战云尊多加照看,避免节外生枝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若有深意的看了战云尊一眼。

    战云尊闻言微微一怔,也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,沉默片刻后,他点头道:“吾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转身看了一眼叶甲,此刻的叶甲体内气机不稳,但已勉强站起身子,他挥手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紫色氤氲瞬间包裹叶甲,叶甲只觉得通体舒畅,有一股暖流游走,很快,那些伤势就好转了几分,他重重松了口气,朝战云尊拱手道:“多谢战云尊。”

    “无须客气,既无他事,吾便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战云尊挥了挥手,示意小事,无须挂心,朝坐在轮椅上的白衣微微点头,旋即化作流光,消失在虚空深处。

    皇城之中,没有任何限制的除了四尊,再无其他。

    “咱们也离开吧。”

    看了一眼叶甲,墨白缓缓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叶甲忙擦干嘴角鲜血,快步走上前,推着轮椅,往皇宫外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咱们也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凝视墨白离去,楼阁上,两女也没有继续驻足的必要,仙月公主拉着星月公主,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岂料,星月公主似乎想起什么,挣开仙月公主的手,摇头道:“我要往无双神侯府,去找墨白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他那里作甚?”

    仙月公主看星月一脸的倔强,美眸微蹙,劝阻道:“现在正值多事之秋,父皇赴战,一定会有皇族宗门高手陪同,墨白被父皇青睐,得以坐镇皇城,需要时间来准备,否则有人趁机来攻,这里免不了要生灵涂炭。”

    星月年纪还小,对此中事情不甚了解,但仙月公主精通人情世故,也知道如今大周看似强盛,但内中隐患颇多,她不愿在父皇离开皇城的这段时间,出现不好的事情,自然也会尽量阻止星月公主。

    姬星月本想去找墨白,但听闻仙月公主一番言语,觉得很有道理,但内心的思念之情不减,虽然两人不过数日没有见面,但她内心思思念念,皆是这位白衣神策,看仙月公主那略带责怪的疼爱眼神,姬星月嘟了嘟嘴,只好同意:“那好吧,咱们回去。”

    两人很快下了楼阁,往皇宫深处走去。

    在两人离开后,另外一处楼台上,皇后娘娘神色冷漠,不言语,转身后,就往寝宫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ps:今天一号,有保底月票的都丢一丢,今天三更。求推荐,求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