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二百五十四章 黑白无常

第二百五十四章 黑白无常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月明星稀,冷风簌簌,随着夜幕降临,大周皇城的玄黄异彩更盛,远处天际,血色长河如万里长龙,化身猛兽,俯瞰皇城,似随时都有将之吞噬的可能。

    守城禁卫个个露出紧张之色,眸光视线从未离开过那横跨长空的血色河流。

    随着夜渐深,皇城氛围也变得古怪。

    “轰隆……”

    皇宫外,有流光破空,虚空扭曲,出现莫大裂缝。

    裂缝呈现黑色,紧接着一道道流光凭空而出,体表散出恐怖气息,足有地神境,数十道流光全数出现,袭向皇宫!

    “看,那是什么!”

    有禁卫见流光漫天,释放恐怖力量,手中天戈还未来得及抵抗,就见杀芒瞬间赶至。

    “噗嗤”

    一声,气劲入体,禁卫身躯瞬间粉碎成虚无,连惨嚎也未来得及发出一声。

    “快,有人行刺!”

    随着禁卫惨亡,皇宫内,轰轰轰传出数道恐怖气息,皆有地神境,是影神卫。

    一袭金色甲胄,眸光锐利,天戈上释放凌冽锐芒,与众多来袭者战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嗖嗖嗖!”

    接连不断出现的影神卫,随着战端激烈,地面瞬间炸开,禁制因守护城外,而在内中的争端没有任何用处。

    所以,皇宫正门外,起了一场惨烈厮杀。

    战端越演越烈,地面炸开,金铁交鸣不断,血洒长空,正门外,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悍不畏死的金甲神卫,神出鬼没的黑暗幽影,交击,战鸣,划出最锐利的交锋。

    神秘幽影,足有数十人,个个气息磅礴,拥有地神境能为,接连厮杀使得皇城守卫节节败退,甚至被攻入正门。

    凌冽的刀,恐怖的杀机骤临。

    “噗噗噗……”

    幽影镰刀飞旋,自影神卫身躯斩断,旋即一掌轰向楼门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气劲横飞,宫墙炸开,有侍卫惨嚎,被气劲波及,整个人惨爆而亡。

    “快,速往秘境求援!”

    有禁卫统领大吼,希望能调动更多影神卫。

    然而突兀出现的敌人速度极快,根本来不及通知,战场上,呈现一边倒的局势。

    禁军被杀的节节败退,血流成河,更显可怖。

    “今日,吾等将踏平皇宫!”

    领头者一袭黑衣,遮掩面目,他声冷,眸冷,手中锋芒更冷。

    冷锋旋转,月色下更显锋寒,闪过刺眼光华,旋即身躯爆冲,斩向那禁军统领!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面对杀机临身,禁卫统领毫无抵抗能力,眼看就要被收割一瞬,虚空深处的氤氲紫气突兀出现变化,旋即紫气蔓延,战云密布,伴随雷霆涌动,一道恐怖闪电猛然落下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闪电骤临,震散气劲,就见一口雷兵落地,释放无尽霹雳,入地一刻,震动方圆数里气劲爆冲,拦下众多死士。

    “是战云尊!”

    为首领头人看到身穿紫色甲胄的恐怖战者降临,一双阴沉眸子里露出惊色。

    “擅闯皇城者,杀!”

    这时,虚空氤氲秘境内,伴随阵阵龙吟,一袭紫衣乘着百丈神龙盘旋而出,诺大龙威蔓野,使得众多死士心悸。

    “凝烟尊也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那名受伤的禁卫统领看到倾城紫衣落地,终于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有双尊在此,这些人不足为惧了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众多死士见尊者降临,心底也慢慢沉了下去,但他们知道此行目的,那就是拖住眼前两人,当即心一横,沉声道:“杀!”

    话语甫落,众多流光飞窜,袭向双尊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无双神侯府内,月色依旧,有红芒漫天,隐隐约约,不详之预感,越来越浓郁。

    凉亭之中,天色虽暗,坐在轮椅上的白衣没有丝毫睡意。

    这里,他一人独坐,凝视天际月色,风簌簌,卷起一地凄凉。

    远处,也隐隐飘来血腥味儿。

    “踏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脚步声起,浓郁的血腥味儿越来越近,直至来到身后。

    “墨白,你吾又见面了……”

    血气蔓延,飘来红衣,头戴血鬼面具的死神,今夜盯上了白衣神策。

    “血魔,你能潜入皇城,不简单。”

    似乎早有预料,坐在轮椅上的白衣推着轮椅转身,神情淡然,仿佛早就知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看到墨白淡然的神情,血魔心里没来由的出现一股不好的预感,但很快,他压下内心不安,伸手指向皇城方向,凝视白衣神策,道:“此刻,皇城方面战火连天,你应该有所察觉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没有否认,在第一时间,墨白就察觉到那里气息变化。他也点头道:“若吾所料不错,你们的目的在我。”

    “很聪明,可惜你之身份,注定你吾死敌。”

    血魔有些惋惜,凝视坐在轮椅上的白衣,不得不承认,白衣天资卓越,乃是人中之龙,可偏偏就是这么一个人,他成为人皇的走狗,否则凭借他的手段,未来将会成为魔武皇最得力的助手。

    时至如今,血魔也未曾放弃劝降的打算,他凝视墨白,幽幽开口:“墨白,吾很欣赏你,你之聪明才智,,武学修为,皆是上上选,如今皇城不保,你若肯投靠吾皇,吾血魔保证,未来你之地位依旧,甚至更高于如今神策。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是一个权衡利弊之后,最好的方法,只要墨白答应,那么皇城将彻底沦陷,但墨白还是摇头道:“之前,吾给过你机会,但你放弃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血魔闻言,微微一怔,旋即响起当初月夜下自己出手拦杀的行为,说实话,他确实有些后悔,不过他也知道,这只是墨白的借口罢了。

    “如此,那吾皇统治之下,只能再添亡骨了。”

    面对双腿残废的人,血魔有十层把握将之拿下,见墨白不肯屈服,他也只能下杀手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随着血魔血元运转,登时红芒冲霄,磅礴气劲激荡山石,草木皆催,无双神侯府顿时如遇灭顶之灾。

    “不好,有人闯入神侯府!”

    这时,守护神侯府的侍卫也终于察觉了,他们修为低下,对付普通人还可以,但遇到血魔这等存在,哪怕一个眼神就能要了他们的命。

    “哗哗哗……”

    甲胄声音响起,从四面八方出现众多侯府侍卫,他们手中执着长戈,密密麻麻,将血魔围住,个个眼里,露出警惕之色。

    “难道你想靠这群人拦住我吗?”

    环顾四周,血魔不以为意,饶有兴致地看向坐在轮椅上的白衣。

    “你们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墨白挥手,这些人的确不是对手,如此盲目冲上去,平添伤亡,这不是他想看到的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不明何意,但小侯爷的命令,他们不敢违逆,当即收起兵器,往后方退去,但眼眸里的警惕之色依旧,仿佛只要一声令下,众人便会围杀。

    “呵。”

    看到墨白如此护住这群侍卫,血魔摇头冷笑道:“有时候,心软,也是一种败因。”

    话语甫落,他身形如风,瞬化血芒,携带无尽威势,袭向轮椅上的白衣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初交接,面对磅礴攻势,白衣双指并拢,旋即金辉起落,剑芒腾空,将之拦下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

    突兀出现的磅礴道火让血魔受到压制,他不得不退回。

    落至地面后,他看向白衣,就见白衣身侧,一口闪着金色锋芒的神兵悬浮,其上北斗罗盘辉映,不曾出鞘,却自有一股天地正气,周遭道火丛生,焚灼虚空。

    这对他身上的血元会造成极大伤害。

    看到坐在轮椅上的白衣,血魔冷声道:“吾不知晓你哪里来的自信,以残躯来挡下吾,但此行,吾必收下你之头颅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要看阁下有几分本事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话同时,白衣一手握住剑柄,缓缓拔出。

    “哧—”

    剑与剑鞘分离,阴阳珠旋转,登时璀璨金芒划破天际,映出漫天霞光,金芒在夜空下,显得极为耀目,而与此同时,墨白身上的气息也开始攀升,瞬至地神巅峰,恐怖力量,让血魔首次现出凝重之色。

    “你似乎比之前更加强大了。”

    血魔神情凝重,但出手果断,血元漫天,一掌轰向墨白天灵。

    “叮!”

    面对血魔杀掌,墨白单手提剑,剑气纵横,拦下血魔这一击,面对不足一丈的一掌,墨白轻笑道:“除了腿脚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真元再催,金芒耀目,地火隆隆,旋即伴随金色剑气出现,剑意临身,无孔不入,避退血魔。

    “轰轰轰!”

    血魔一退再退,金色剑意却如影随形,步步紧逼,最终似乎厌烦了,血魔止步,沉声一喝,血元爆冲,将剑意击溃。

    试探过后,他不再留手,这一掌,血元倾泻,如狂风暴雨,全数袭向轮椅上的白衣。

    “抵抗不了了……”

    漫天血红染地,伴随血腥气味流转,墨白凝视这惊天一掌,微微摇头叹气,如今轮椅成了他的限制,无法发挥全部实力。

    血元爆冲,瞬间赶至,就要斩杀墨白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然而,就在这时,虚空突然颤抖,光阴似乎都在这一震颤抖之下,缓缓慢了脚步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一道流光缓缓出现,不急不缓,肉眼可见,但就是这么慢的一道流光,却挡下了血魔的一击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气劲争鸣,血魔真元当即溃散,而后一切恢复如常,磅礴气浪翻涌而出,让守护在四方的侍卫受到无妄之灾。

    那些侍卫被气浪冲击,“啊啊啊”惨叫不断,旋即倒飞,撞在假山上,古树上,凭栏上,比比皆是,倘若再地上,生死不明。

    “是谁?”

    硝烟散尽,本想全力出手,斩杀墨白的血魔,在这股力量突然出现下,猝不及防被轰退。颇为狼狈的他扫去身上灰尘,再看向气劲来源。

    “叮铃铃……”

    “叮铃铃……”

    “叮铃铃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,不知从何处传来铃铛轻响声,因为夜已深,温度下降,这串铃铛的声响也变得阴森森。

    “呼呼呼……”

    浓雾飘来,这皇城之中,莫名起了大雾,大雾之中,就见缓缓地,有一顶黑色轿子隐约出现。

    两人抬轿,一黑一白,黑色衣服上有一“无”字,白色衣服上有一“常”字。

    他们面色惨白,仿佛来自地府的使者,抬着黑色轿子,在无尽白雾中隐约浮现,这让血魔皱起眉头,不知是哪里出现的怪异现象。

    “无常到,送死无生。”

    白无常开口,一双暗淡无光的眸子盯住了坐在轮椅上的白衣,声音自四面八方传来:“白衣神策,请上轿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