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二百五十五章 入幽冥

第二百五十五章 入幽冥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大周皇城,血色长河横挂虚空,皇宫正门处,更是血染不断。

    战云尊,凝烟尊,双尊莅临,阻拦死士,

    一场纷争未止,流光破空之余,突兀出现的漫天大雾袭来,不惧阵法守护,无孔不入,渗透而来。

    “呼呼呼……”

    浓雾出现,遮掩视线,连皇宫正门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发生了何事?”

    “怎会突然起雾!”

    众多守卫疑惑不解,纷纷止戈,环顾这遮掩视线,无法令人堪破的怪异白雾。

    “奇怪……“

    感受这雾气的不寻常,战云尊欲要以神识探查,但意外发现神识海都无法堪破内中古怪,甚至处处碰壁,让他不得不收敛心神,凝视方圆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“发生何事?”

    凝烟尊也被浓雾包裹,她与战云尊一起,对这浓雾谈不上忌惮,但突然出现,未免引起心中疑惑。

    事出非常必有妖!

    “似乎无双神侯府的方向,更为浓郁。”

    下意识地,凝烟尊美眸流转,看向无双神侯府所在方向,发现那里浓雾更盛,仿佛大多数聚集到了那里,一眼望去,侯府上空,白茫茫一片,有恐怖气息流转。

    “不好,神策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战云尊醒悟过来,恐怕中了调虎离山之计,他对凝烟尊说道:“大哥正为老四疗伤,此时是紧要关头,你守住皇宫正门,吾往神侯府方向援助墨白。”

    说吧,战云尊便化作流光,往无双神侯府赶去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目送战云尊离去,即便雾气浓郁,不见敌人,倾城紫衣凝烟尊回身一刻,抬手间,兽灵怒吼再现,轰向浓雾深处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无双神侯府内,杀机骤临,夜幕落下,黄泉开道,黑白无常送死夺生。

    凉亭之内,坐在轮椅上的墨白骑虎难下。

    前面是一袭血衣,欲下杀机。

    后面是夺命鬼轿,黄泉送行。

    白衣收起金锋,知道已无处可去,他摆手无奈道:“诸位,墨白只有一人,究竟要死在谁的手上呢?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白无常闻言,惨白的面色变得冷漠,凝视血魔,幽幽道:“白衣神策上轿,拦路者死!”

    “夸口!”

    血魔本想收下墨白性命,但突兀出现的夺命鬼轿让他谨慎,此刻又逢蔑视,血魔冷眼一瞬,掌中真元运转,轰向白无常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血魔不敢试探,他知道两人神秘,因此全力出手,这一掌,无尽血元汇聚,但求一击必杀。

    但接下来的情景让他意外了。

    白无常不为所动,惨淡眸子中发出诡异光彩,在眸光注视下,血魔只觉得自己真元开始快速流失,而且速度也变得极为缓慢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黑无常也动了,他身化一道黑影,如幽灵一般,步伐诡异,前后数个方向过后,再出现时,已经来到了血魔身前,不由分说,这一掌便印向血魔胸口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仓促之下,血魔忙阻挡,但这一击势大力沉,即便全力阻挡,也难以抵抗那股莫大元力,倒退数步,嘴角溢出鲜血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声音幽幽,不急不缓,就见白无常挥手,墨白连带着轮椅整个人都被包裹成光华,送入鬼轿内,两人也再次抬起轿子,三步并作两步,消失在浓雾之中。

    “怎会!”

    血魔捂住胸口,目送黑白无常抓走墨白,无能为力,内心惊骇,就在刚才,他觉得自己体内真元流逝加快,无以为继,那双诡异的眸子更是让他感到一阵心悸,他知道这是两个不可小觑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嗖……”

    此时,远处流光划过,正快速赶来,恢复过来的血魔抬眸看了一眼,冷哼一声,不想被人发现,只得踏步,很快隐匿在黑暗中,消失无形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脚步踏足,战云尊现出身形,他清冷眸子环顾四周,就见倒地的侍卫昏死过去,现场一片狼藉,而白衣神策也不见了踪迹。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”

    他四下打量,眸光一凝,就看到地面上有一摊血迹,有浓郁的血腥味儿,这股气息让他有似曾相识的感觉,不过眼下更加重要的是,白衣神策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先解决皇宫外的麻烦,再动用众人力量找寻神策!”

    后悔自己来迟了一步,战云尊恼羞成怒,做下决定,眸光撇向皇城方向后,冷漠无比,伴随轰隆巨响,他一跃而起,再返皇宫正门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再说墨白,被强行塞进轿子内,就感觉轿子不断晃动,让他头晕目眩,他打量四周,发现这轿子内,有浓郁的死气,真如同来自地狱的气息,而且轿子内,刻画着各种图案,偶尔会散出碧绿光华,也有紫色星芒闪耀,诡异无比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墨白伸手,尝试轻轻触碰,就觉得一股头晕目眩的感觉传遍周身,险些昏迷过去。

    “不简单。”

    强行运转真元巩固自身的墨白收回手,心有余悸,不敢再乱碰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随着轿子起伏不断,终于落至地面。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,恐怖力量自轿身传来,墨白整个人连带着轮椅都被震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闷哼一声,轮椅在地面转了两圈,晃得墨白头晕目眩,再回过神来时,就被眼前的景象震慑。

    只见前方鬼火点点,有宫殿悬浮,周遭布满死气,如同阴间地狱,那死气丛生的宫殿大开,两旁悬浮绿色鬼火,仿佛真的来到黄泉路上。

    “进入。”

    黑白无常的声音自四面八方传来。

    墨白回头,却见不到任何人,眼前只剩下了混沌黑暗,再无其他,而黑白无常却莫名其妙消失了,真正的鬼影无踪。

    没有办法,后面已经没了退路,墨白无奈,只得独自推着轮椅,缓缓往宫殿驶去……

    他不知道前方究竟有什么在等待,但内心强烈的预感越来越重,好像前方会有一个熟悉的人在等待自己。

    轮椅上了宫殿,两边鬼火也随着轮椅的移动而逐渐熄灭,前方路依旧,后面却成为一片黑暗,不见回时路。

    这是一条充满诡异,死气的幽冥之路。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”

    不知走了多久,墨白抬眸,看到宫殿上,阴森森的,却站着身穿白衣的女子,白衣没有回头,但那苗条倩影的熟悉感觉让墨白认出了身份,他试探性地问道:“北冥雪?”

    “哈,墨白,没想到你还记得吾。”

    果然,在说出名字后,白衣女子转身,嘴角含笑,一张倾国倾城的俏脸浮现在墨白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怎会在此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是北冥雪,墨白悬着的心也放松了几分,太神秘了,这里神秘无比,气息也古怪,而且还有黑白无常送行,让他感觉如梦似幻,至于眼前俏美人的真实身份,他实在猜不透。

    “这是吾所在,吾自然在咯。”

    北冥雪还是一如既往,但多了几分俏皮,嬉笑道:“怎么,本姑娘救了你,你不说声感谢吗?”

    “多谢!”

    微微一怔,墨白想到会有人来救自己,但也仅限于四尊等人,他万万没有想到,出手的是北冥雪,那个初次见面还在躲避追杀的俏美人。

    如今摇身一变,神秘不可测了。

    “噫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墨白说的如此勉强,北冥雪有些不高兴,她哼了一声,道:“知道本姑娘带你来此,是何意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……”

    墨白确实不知道,这里太诡异了,充满了死亡气息,与此刻的北冥雪格格不入,他很难想象,这里真是北冥雪的地盘儿。

    北冥雪见墨白摇头,心里更加得意,似乎能打击一下墨白,也是蛮不错的选择,她轻笑道:“吾只是一道魂身,本尊仍在干娘那里,但这幽冥殿,却是吾所创下,自从你离开后,干娘日思夜想,满是担忧,而吾也卜算了一卦,发现你确实有难关要度,好在本姑娘也恢复了不少修为,否则还真帮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嘛……”

    北冥雪神秘一笑,道:“本姑娘最近也确实对神州之事感兴趣,所以派出黑白无常,将你接来此地,一来是要与你共同商议,做一件颇为有趣的事情,二来,也为你化去一劫,不知你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“有趣的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墨白神色古怪,撇了一眼倾国倾城的北冥雪,讪笑道:“什么有趣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“如今神州大地,北荒有珈羅殿蓄势待发,还有魔幽势力隐匿,神州有魔武皇逆周势力出动,而再牵扯更加久远的,就是魔域之魔主也复生,加上处处捣乱的幽玄之主,以及皇城的变化争端,你虽残废,但仍旧引人注目,本姑娘就让你当这幽冥殿殿主,化明为暗,解决如今的皇族祸乱以及魔族,珈羅殿,魔幽等势力,也算是完成干娘的一个小小心愿了。”

    纵观全局,北冥雪负手,虽言语轻佻俏皮,但不知不觉间,总有一股上位者的气息显露,而且她竟口口声声说完成干娘一个小小心愿。

    墨白皱了皱眉头,轻笑问道:“我母亲有何心愿?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墨白问出这句话,北冥雪嘲弄地看了他一眼,道:“干娘自然希望你平安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就肯帮我?”

    “不然呢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墨白心存疑虑,一双金色眸子意味深长,不知为何,眼前的俏佳人不敢与之正视。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沉吟片刻,墨白也不过多追问,他点头道:“不论你所言对谁而言,都是极为有利,我确实想解决眼前麻烦,那就多谢你之援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无须客气。”

    北冥雪摆了摆手,似乎自己只做了一件无足轻重的小事儿,但很快又似乎想起什么,她又转过身来,神情郑重,叮嘱墨白道:“吾因为一些特殊原因,不能总是出手帮你,此幽冥殿,是我久远前所创立,原本有黑白无常,幽冥六宫,但眼下仅余下黑白无常二人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