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二百五十七章 无双刀神

第二百五十七章 无双刀神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交战的人全力出手,浑然不觉危机降临,直至临身一刻,人皇气竭抽身刹那,磅礴魔气瞬间爆发,摧枯拉朽,要毁灭人皇生机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恐怖魔能携带灭世之祸,甫一出手,雷霆迅猛,不能躲避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一击,只一击,猝不及防的人皇被狂霸魔劲击中,登时倒飞而回,不可一世的皇者首都现红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倒退数百丈,屹立半步的人皇擦干嘴角血迹,凝视一袭白衣,微微错愕,转瞬面色变得阴沉,他认出了来人,虽然变得年轻,但那熟悉的魔气依旧无法泯灭。

    “魔主,时至如今,你也学会偷袭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成王败寇,不择手段,这不正是你当初惯用的吗?”

    面对人皇的嘲弄,魔主负手,不以为意,出言反击。

    “少说废话,直接将其击杀!”

    魔武皇眼见人皇重创,知道机不可失,手中帝血挥舞,登时长枪绽放血色光华,划出千丈枪芒,袭向人皇。

    “即便如此,朕也不会败!”

    面对魔武皇的绝情手段,人皇怒吼一声,天怒神枪现出紫芒,贯通天地。

    “吟……”

    龙吟怒吼,啸动天地,伴随周身浮现的紫色光华,人皇立身其中,宛若战神,睥睨之姿,依旧绝世无双。

    “御天九—雨龙泣!”

    人皇凝视魔武皇与魔主,口诵枪决,无尽紫芒覆盖天地,旋即化作紫色雨滴,点点滴落,如皇之泣泪,又如皇之杀,太皇之巅,如神之泣泪,化作条条紫龙,不断盘旋而冲,攻向两人。

    “帝八式—回龙天落!”

    “藏剑式—斩!”

    面对人皇的临死反扑,双皇不敢大意,纷纷急招上手,就见血,黑两色光华弥漫,旋转冲出天际,与无数紫龙撞击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

    三方绝杀,不留余地,诺大威能震撼整个太皇之巅,山石崩,草木摧,风云涌,地火腾。

    随着三人交手,太皇之巅被三色光华笼罩,交击刹那,天地寂寥,旋即就见人影横飞而出,伟岸皇者身影倒飞,口吐殷红,血洒天地,是人皇!

    “不好,人皇要败了。”

    “太可恨了,竟然用这等下三滥的招数!”

    观战的人看到人皇被击飞,口吐鲜血,个个露出愤怒之色,说好的是双皇对决,但突然出现的白衣太可恶,竟然偷袭,并且联合魔武皇出手对付人皇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山巅上,被削平百丈,战局依旧,幽玄之主黑衣染血,气息极其不稳。

    再看商子洛,白衣刀神,依旧无双之姿,眸中凌冽,他凝视黑影,沉声道:“你终究不是他,若他来,吾恐怕要费一些心力,但你,还不能与吾为敌!”

    “吾只拦你一刻钟!”

    然而不论商子洛如何劝说,幽玄之主依旧不肯退,他招手,暗芒出现,释放锐利化光,一剑,划开生死界限,长达千丈的猛烈剑气呼啸而出,斩向商子洛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!”

    商子洛凝视黑影,任凭剑气临身,周遭护体罡气生出银白光华,“铿然”一声,将之挡下,他开口质问幽玄之主。

    “你不会明白。”

    幽玄之主不解答,暗芒在手,他口诵剑诀,雷霆起式:“一剑擎天!”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剑芒丛生,笼罩方圆,恐怖力量化作一道暗芒携带无尽剑意,涌向山巅上的白衣刀神。

    面对幽玄之主的执迷不悟,面对那恐怖足以毁灭山巅的锐芒,面对不明所以阴沉的内心,商子洛不再留手。

    “一刀,一刀败你!”

    他凝视黑影,口出无情,双指并拢,旋即银芒乍现,背后不曾出鞘的天刀随着气机牵引,缓缓开锋。

    “嗤—”

    刀锋裸露,寒芒映眼,极致刹那,就见刀芒千闪,锐光冲霄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天刀未完全出鞘,仅仅裸露半尺,但就是这半尺,催生无尽锐芒,天地为之黯然失色。

    惊艳一刀,使得天地无声,面临无处可避的一刀,幽玄之主再催真元,与之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刀芒迸射,极致光华璀璨耀目的一刻,就见黑影横飞,鲜血染身,踉跄着,落至山巅上,他染血,阴鹜眸子里流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你之修为已落至道境,为何还能拥有这般力量!”

    感受那至极一刀,无可避开的一刀,幽玄之主吼了一声,但他被刀气击中,体内萦绕不散,短时间内,无法驱除,意味着,此刻的他,已无再战之力。

    商子洛看了他一眼,面无表情:“刀道,与修为无关!”

    说完后,他转眸看向太皇之巅,旋即一步踏出,再无人阻拦,化作银芒赶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刀道……与修为无关……”

    半跪于地,凝视那远处的银芒,幽玄之主声音颤抖,自言自语:“难道……这么些年来,吾一直都错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会的。”

    幽玄之主摇头,他挣扎着起身,语气也渐渐的恢复平静,他看向商子洛远去的身形,沉声道:“你走的是,太白剑阿当年的路,吾不同,吾有自己的道,终有一天,你会明白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此时的太皇之巅,随着人皇败阵,双王齐出手,魔主掌运魔元化凌厉锐芒,袭向人皇。

    而魔武皇手执帝血,血色长龙蔓延天际,无物不破,直取人皇性命。

    远处,山巅上,一袭紫色长袍,负手而立的魔厌,没有出手的**,他本想救下人皇,但看到白衣刀神出手了。

    这个曾经在两千五百年前,三教六道之战中,大放异彩的绝代刀神,魔厌相信,商子洛会解决眼前的一切麻烦,保下人皇。

    至于他,则选择隐匿,于情于理,他都不该和魔主发生冲突,除非迫不得已,不过眼下商子洛的出现,让他避免了与魔主发生冲突的可能,念及此处,他倒有些感谢那银芒中的绝代身影。

    “一切都该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眼看人皇无再战之力,魔武皇嘴角露出冷漠笑容,三百年的仇,今日,终于得以偿还!

    “吟……”

    血龙咆哮,张牙舞爪,要将眼前皇者吞噬,魔主出手,同样不留余地,这一切的一切,看似终结,没有悬念了。

    但突兀出现的银芒,让两大强者感到一阵心悸,纷纷回头刹那,就见银芒破空而至。

    那无尽的刀芒,闪烁银白光华,在一袭白衣的带领下,仿佛能够毁灭一切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魔武皇见强者来袭,原本轰向人皇的一枪急速旋转,枪头一挑,血龙咆哮,轰向即将赶来的白衣。

    而魔主也不敢大意,他倾尽一身真元,只得收拢,同样轰向赶来的银芒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面对当世强者的两道杀机,商子洛神情依旧,冷漠生寒,一步踏出,无尽刀芒瞬间斩向两大王者。

    “嗖嗖嗖!”

    刀芒发出破空声响,银芒映目,不能直视,不断斩向两人。

    “叮叮叮!”

    血色长龙被击中,惨嚎一声,旋即溃散,磅礴的魔气也不能支撑太久,纷纷炸开,气浪翻滚,白衣刀神商子洛趁机一跃而出,拦在人皇身前,要一对两大王者!

    “是你……”

    气浪翻滚过后,魔主屹立身形,初见白衣后,瞳孔微微一缩。

    仍是记忆中的白衣,仍是记忆中的白发,那不曾出鞘的天刀依旧深不可测,气息也如过往一般渊沉似海。

    他凝视商子洛,沉声道:“你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“吾之所做所为,你尚不够资格过问。”

    白衣孤傲,对当世魔主,仍旧不屑一顾,不过,他有这个资格。

    魔主印象中,两千五百年前就已名闻神州的恐怖刀者,此刻再现,虽然只有道境,但昔年的恐怖记忆犹新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被商子洛救下的人皇捂住胸口,嘴角鲜血不断溢出,他看到拦在身前的白衣,那出尘之姿,让他心中稍安,他拱手,声音虚弱道:“多谢阁下出手!”

    “你离开吧。”

    商子洛没有回头,却谨记墨白的叮嘱:救下人皇,现在他已经完成一半任务了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看白衣如此高傲,皇者心中虽不悦,但终究是救命恩人,他轻笑一声,眸光撇向魔武皇,冷声道:“今日偷袭之仇,朕来日会让你偿还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转身化作流光远去。

    “追!”

    看到人皇要离开,魔武皇大惊,这是他早就设计好的,但万万没有料到,会出现一名白衣刀者拦路,如果放虎归山,未来人皇将会成为他最大阻碍,他不愿放过,就要出手,但很快,一只沉重有力的手掌压在了其肩头,阻止他所作所为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魔武皇被拦下,回头就见是魔主,眉头皱起,不悦问道。

    “离开吧。”

    魔主叹了口气,虽心有不甘,但他知道,今日有商子洛,两人占不到便宜,不如退一步,避免与刀神结怨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魔武皇见魔主这般模样,心中愤懑,但他再看了刀神一眼,没来由地一阵心悸之意,冷哼一声,收起帝血,转身化作流光离去,连魔主都不等了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凝视远去的流光,魔主知道魔武皇心有不满,不过这也怨不得他,因为姬允没有见过昔年的刀神之威,否则也不会如此模样了,念及此处,他转身就要离开,但商子洛开口叫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魔主,记住神州之上的规矩。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吾记下了。”

    魔主身躯一顿,冷笑一声,转而化作流光离去。

    一场巅峰对决,随着白衣刀神商子洛的介入,顿时止戈,双方不欢而散,人们见到那白衣无双,尽皆露出好奇之色,议论纷纷,猜测其来历。

    然而面对众人的指指点点,身处太皇之巅的刀神不语,甚至不曾去看一眼,转身负手,便化作银芒而去。

    远处高山上,白衣公子与西宫影也很意外。。

    西宫影凝视屹立片刻,化光离去的白衣刀神,诧异道:“能拦下双皇,这恐怕是当年的强者吧。”

    “**不离十。”

    白衣公子也不住点头,若有所思,能让魔主,魔武皇忌惮的人物,必然已入道境,这等存在,神州之上,屈指可数,而且那白衣身上恐怖的刀气前所未见,这等强者,恐怕再当年也是了不得的人物。

    只是令人奇怪,为何这等存在会插手大周之事,莫非有人授意?

    可达到他们这等境界,谁又能授意他们呢?

    百思不得其解,白衣公子有些头疼,干脆不去理会,他转身对西宫影道:“这次,你可以……哎,人呢?”

    白衣公子转身,却发现西宫影已经消不见了,暗道:这小子,走的可真快,一定是去找那戴面具的剑者了……

    念及此处,他抬眸看向远处山巅,果然,山巅上头戴天虎面具的剑者已经不见踪迹。

    “多事之秋啊……”

    愣了半晌,白衣公子叹气,摇了摇头,负手也转身慢悠悠下山去了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