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二百五十八章 刀神来历

第二百五十八章 刀神来历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太皇之巅,风云散尽,烟销不复,唯有满目狼藉验证此战惨烈。

    这是一场尚未结束之战,也是一场迟早再开的一战。

    谁都不知道,谁会倒落黄沙。

    但他们都知道,曾经的皇族兄弟,早已变成了不共戴天。

    月明星稀,夜色依旧,沉沉,如水般的月色流转,凉意更甚。

    荒野中,密林簇簇,草木沙沙作响,渐隐渐现的白雾,包裹两人身形,前方路途依旧,行走的人仿佛失了方向。

    一袭黑衣,容颜倾城,神情失落,一步一步,不曾察觉周遭变化的一切,唯有脚步跟随头戴天虎面具的人,不声不响,不止不歇。

    七叶沉默,跟着步伐起落,脑海里浮现的都是那白衣神武之姿,即便远远观望,她也知道,两人的差距,天壤之别,自己根本没有一丝取胜的可能。

    她亲眼看到,幽玄之主,曾经帮助自己提升修为的幽玄之主,在其手上惨败。

    这等差距,让人绝望。

    但七叶不同,越是绝望,她内心迫切提升的**便更加强烈。

    或许,这才是她存在的意义。

    “你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突兀地,就在七叶沉思之际,前行的人停下脚步,回头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七叶抬眸,看到头戴天虎面具的黄泉,一双星邃蓝眸正盯着自己,她回过神来,微微摇投:“没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在想商子洛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虽然她不言明,但黄泉仍旧猜的出,对于一个满心仇恨的人,杀了仇人,是她最大的期盼,也是其存在的意义,不然,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活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被点破,七叶微微一怔,也不隐瞒,道:“商子洛,吾一定会找他报仇。”

    “但现在,你毫无获胜可能,为何还要执着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生,报不了仇,吾七叶存在就形同虚设。”

    黄泉闻言,凝视黑衣美人儿,沉默不语,任凭风簌簌,不停歇,任凭凉意盛,月成水雾,降下白霜,最终,他幽幽开口道:“其实,在仇恨之外,你有另一种选择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七叶微微一怔,但再看向天虎剑者的时候,就发现黄泉已经缓步离开,凝视他尚未远去的背影,七叶忙叫道:“你要去哪?”

    “你需要静一静,如果想明白了,可往天外方山留信。”

    黄泉头也不回地说道,旋即身形渐行渐远,渐渐消失在黑衣美人儿视线中。

    “另一种选择……哈,真的有吗?”

    细细思索,目送黄泉离开,半晌,七叶俏脸上露出无奈之色,美眸里的悲伤不减,她起身,往相反方向而去,她要去找幽玄之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急速的流光,不断远离太皇之巅,魔武皇没有回头,携带无尽怒火,降落无名山下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恐怖的气息肆虐,似在宣泄心中愤怒,方圆百丈如临灭顶之灾,草木摧折,一片狼藉。

    他愤怒,心中的怒火难以遏制,眼看即将功成,却又被突然的白衣拦下。

    白衣啊白衣,素不相识,何必多管闲事!

    魔武皇握紧了拳头,回想其方才,眼睁睁看着受创的人皇离去而无能为力,他就越加生气。

    可恶的白衣,究竟是谁!

    “踏……”

    此时,背后脚步声响起,熟悉的气息传来,魔武皇转身,凝视一袭白衣—魔主,沉声问道:“那刀者究竟是谁,连你也不敢与之抗衡!”

    “抗衡?”

    魔主闻言,神色古怪,微微摇头道:“若吾全盛时期,尚有一战之力,但眼下被封印六层神魂,怎可能是他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他究竟是谁?”

    魔武皇见魔主那不以为意的模样,心生不耐,再次质问。

    “他……两千五百年前,三教六道,皆称其为白衣刀神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魔武皇闻言错愕,他以为自己听错了,两千五百年前的强者?

    三教还是六道?

    不论三教或者六道,都已退出神州大地,如今只以五大皇朝为首,怎么还会有这等强者随意出入,难道就无人过问吗?

    现在,他看向魔主的眸光,这才多了几分心平气和,毕竟那是昔年三教六道之战中的强者,而自己,只是三百年前的大周皇族而已,不认识也很正常,而且也稍微理解魔主不战而退的心思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还是忍不住内心疑惑,问道:“那白衣刀神真的很强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魔主很凝重地点了点头,凝视魔武皇,认真道:“商子洛,成名于两千五百年前,那时,三教六道之战,水深火热,而白衣刀神出现的场景,吾记忆犹新。”

    说着说着,魔主似乎陷入了过往回忆,一双暗淡眸子里也出现缅怀之色:“那时,三教六道平分秋色,旗鼓相当,六域联合攻打神州,而儒释道三教则布下阵法守护,就在一度成功的时候,随着一口天外神刀的出现,整个战局都出现了变化!”

    “商子洛,满头白发,身背天刀,而且还带着一只雪白大獒,那雪獒周遭散出奇异力量,仿佛时间都为之所用,将那一战中的所有人都影响,然后,便是出鞘的天刀,斩杀了无数六域高手,真正的以一己之力,战败六域高手,此后,他便成名于神州,此人怪异,本以为是三教援手,但没想到此后他便消弭无踪,虽偶尔再出,但三教六道,他都有所针对,因其修为恐怖,行踪成谜,又有神秘雪獒为伴,因此无人敢招惹,后来他便消失无踪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魔主叹了口气,道:“没想到两千五百年后的今天,他又出现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竟有这等人物?”

    魔武皇闻言震惊,他试想过商子洛的恐怖,但没曾料,即将两千五百年前,强者如云的神州大地上,那白衣刀者都能横行无忌,且不理会任何人,他很难想象,一人一刀一条雪獒,便能让神州为之惊惧,避退。

    越是如此,他心中疑惑越胜,不解道:“若商子洛依喜好行事,那为何又要救人皇?若真为人皇朋友,合该不放过你吾,为何只拦,不杀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魔主听到魔武皇的疑惑,也跟着犹豫,沉吟片刻后,他只得猜测道:“一来,此刻的商子洛仅有道境修为,还不足以镇压你吾,二者,或许他受人之托吧。”

    “受人之托?”

    听到这四个字,魔武皇倒觉得有迹可循了,他点头沉吟道:“或许真是受了某人的托付,才不得已而为之,不过这天下之中,谁又与他有所关联,甚至请动其出手?”

    “这恐怕就不是那么简单知晓的了。”

    魔主闻言摇头,看现在的魔武皇怒气随着商子洛身份揭晓而渐渐消弭,也露出一抹笑意,道:“人皇受吾之武学伤害,绝不可能痊愈,你可前往找寻,将之斩杀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也好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魔主的建议,魔武皇点头,确实,人皇受到重创,短时间内,无法痊愈,这是他最好的机会,不过为了防止人皇逃回皇城,他对魔主道:“那就请你往大周皇城附近守护,若人皇回京,将其灭杀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看魔武皇如此谨慎,魔主心中倒也乐的安稳,从这小小细节,便能看到魔武皇足智多谋,与其合作,不亏,但他还是适当地提醒道:“幽玄之主曾阻挡商子洛,恐怕受创非轻,你前往关心一番,最好能与其达成共识,多幽玄之主这个帮手,倒也多了几分把握,如果你吾三人联手,相信此刻的商子洛也难是对手,咱们都需要做好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魔武皇明白魔主的意思,两人虽然退走,但不代表不敢抗衡商子洛,毕竟其再强,终究只剩下道境修为,三名道境联手,足以对付他了,只是现在不宜如此快的树敌,先挨个解决麻烦才是。

    于是两人分头行动,魔主往皇城而行,魔武皇则赶去了七魔山—幽玄之主休养生息的地方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与七叶分开后,黄泉行走荒野之中,随着雾气渐浓,阴气更盛,连带着若有若无的杀意也变得凛冽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

    伴随狂风骤起,荒野密林中,浓雾溃散,黄泉抬眸,就见远处,身穿紫色长袍,头戴高冠的清冷剑者负手而来,磅礴真元滚动,阴气更盛。

    黄泉凝视来人,微微轻嗯……一股凌冽的杀意,伴随强大的剑道意志,宛若巍冷寒嶽,拦住去路。

    “西宫深锁,紫薇无姓,化惊鸿无影,任西风萧瑟,千里留行……”

    脚步起落,口诵诗号,阴柔之声,自四面八方传来,头戴高冠的剑者,面色白净无须的俊脸儿,随着冷峻的眸子,拦住天虎步伐。

    “阁下何人,又是何意?“

    内心虽惊却不慌乱,经历短暂的错愕,早已今非昔比的黄泉不动如山,任凭狂风扑面,长袍猎猎,天虎面具始终迎风傲立,难以撼动。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

    巍然不动的对手,才值得紫袍剑者重视,他眉头一挑,手捏兰花指,凝视天虎剑者,轻笑道:“吾名西宫影,人称饮命侯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