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二百五十九章 饮命侯

第二百五十九章 饮命侯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荒野之上,月色如水,冷氛簌簌,伴随浓浓白雾,更添诡氛。

    立于荒野的人不语,剑锋寒,任凭千百剑意临身,巍然不动。

    “让路。”

    终于,随着对方眼眸中的挑衅之意骤生升,天虎剑者黄泉冷眉一凛,下达最后通牒。

    “哈,让路,那便留下你背后之剑吧。”

    唇红齿白西宫影兰花指轻捻,捻过发丝,一双冷峻的眸子盯住了黄泉身后佩剑—鬼神诀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见来人心志甚坚,意在自己兵器,黄泉再不多言,足踏地面,双指并拢,旋即狂风骤起,暗月降临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

    月色如水,随着黄泉生怒,渐渐转为淡黄色,如黄泉死路,开酆送行。

    “呵,饮命侯之前,任你挣扎也是徒劳。”

    眼见黄泉出手,西宫影战意陡升,划过发丝的兰花指轻弹,伴随空间嗡鸣,一道凌厉剑气瞬间斩向黄泉。

    “嗖……”

    剑气凌厉,快,狠,准,破风而啸,内中锋芒不显,却在地面划出一道深壑,直取头戴天虎面具的剑者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面对西宫影试探之招,黄泉冷笑,鬼神诀不出,但一掌印出,就犹如狂风骇浪,滚滚而出,卷起千堆叶,与剑气撞击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剑气炸开,气劲溃散,双强交汇第一击,就使得荒野变色,草木如摧枯拉朽一般,尽数湮灭。

    “不简单……”

    被磅礴气浪扫中,饮命侯微不可查的退了半步,那一双深紫色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兴奋,是对剑的执着,更是对剑者的欢喜,他嗓子尖锐,如太监一般,对黄泉道:“吾出剑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铿然”轻响,背上的朱红应声而出,划出锐利惊艳的剑芒,旋转落至西宫影手中,旋即快,快得不及眨眼的攻势,袭向黄泉。

    黄泉不语,任凭剑气纵横临身,他整个人如同风雨飘摇中的一叶孤舟,在狂风暴雨之下,举步维艰,却又四平八稳,不被近身。

    “嗖嗖嗖!”

    剑气纵横,皆在其身边穿梭而过,气劲透过山石,猛然炸开,轰入地面,出现深坑,击中古树,转瞬断成两截。

    两人一进一退,进者看似占尽上风,却有苦难说,退者看似艰难,却胸有成竹。

    不断交手,不断的剑气纵横,终于,随着西宫影气竭一刻,空门显露,而一直蓄势待发的飘摇孤舟出手了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一道剑气瞬间凝成,自指尖透出,暗芒瞬间袭向西宫影。

    “叮!”

    西宫影眼疾手快,朱红身前格挡,拦下剑气的同时,他整个人也被轰退数十丈,身形翻转而出,在落地一刻,剑至地面,微微弯曲过后,就闻“嗖”的一声,赤芒瞬间弹射而出,击向黄泉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黄泉出手,将之挡下,但没有进逼,只是冷眼旁观,凝视西宫影,道:“说出来意吧。”

    “哈。”

    看到黄泉识破自己的意图,西宫影也没有继续进逼,他挥手,朱红消弭,重新归于背上后,兰花指再次捻住发丝,轻笑道:“吾名饮命侯,来自南晋,是为师尊之事而来。”

    “师尊?”

    黄泉听到这两个字,神色变得古怪,但因为天虎面具的缘故,没有被发现,他深邃蓝眸盯住饮命侯,挥手道:“你师尊是谁,与吾何干。”

    “与你没有关系,但与你背后的剑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西宫影眸光锁定了黄泉背后未曾出鞘的鬼神诀,笑道:“若吾所料不错,此剑,当是昔年魔剑道之主御苍玄所持之物。”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”

    “这足以验证你之身份,乃是御苍玄亲传弟子。”

    面对黄泉的高傲,饮命侯不以为意,自顾自地说道:“昔年,吾师与令师曾约定,剑道争锋,但时世境迁,转眼已过数百年,距离约定之期也更为近了,因此,吾奉师尊之命前来,一试御苍玄弟子手段,今日一见,果真令人惊叹啊……”

    饮命侯不掩饰其对黄泉的赞叹之意,显然十分欣赏。

    但对于黄泉而言,剑道争锋,约定之期,已经奉了师尊之命这些言语,他却十分陌生。

    沉吟片刻,他对饮命侯道:“阁下有所不知,师尊有三名弟子,吾只是其中之一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噫……”

    饮命侯闻言,却是挥手,阴阳怪气地说道:“你背后鬼神诀便是证明,只有得到魔剑道之主认可的,才能拿到此神兵,这也意味着你将代替魔剑道之主,竞逐即将展开的剑道争锋。”

    竟有这等事。

    黄泉闻言微微错愕,但很快恢复过来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这些,御苍玄从未说过,他也不知晓分毫,但看饮命侯模样,又不似说谎,究竟是怎样一回事。

    “怎么,难道魔剑道之主,未曾与你言明吗?”

    看到黄泉沉默不语,且似乎有些意外,顿了顿,饮命侯皱眉问出心中疑惑,不过很快他又笑着捻起兰花指,轻声道:“无关紧要,你可回去问个明白,近些日子,吾会在大周南部边境的朱雀城等你,待得你确定之后,可往朱雀城寻吾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没有即刻答应,黄泉点头,觉得有必要回去问个明白,当即拱手,身躯旋转,化作流光远去。

    “哈,看来御苍玄有意为之啊……”

    目送黄泉离去,而起一无所知的茫然让饮命侯颇为意外,他转身,摇头叹气不止,嘴角邪笑不减:“师尊啊师尊,你究竟要搞什么鬼,徒儿可是好奇的紧啊……”

    面对邪笑询问,无人回应,即便是风,也簌簌不语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矗天壁附近,山水依旧,早先留下的战痕也随着时间流逝而渐渐隐去踪迹,一入过往的草木遍地,密林紧锁。

    这一日,旭日东升,昊阳普照大地,而一名**岁的孩童历经艰险,来到此地。

    孩童粉雕玉琢,即便长久以来的跋涉让他灰头土脸,也难以掩饰那深邃明亮如星辰的紫色眸子,以及可爱的脸蛋儿。

    天罗,是天罗,孩童天罗不顾艰难险阻,终于来到了墨无踪所言的矗天壁。

    “这里就是矗天壁吗?”

    天罗水汪汪的大眼睛抬起来,看向远处高耸入云,毫无捷径的矗天壁,开始犯愁了。

    “太高了,我根本上不去。”

    天罗紫色眸子里露出失望之色,他来此地就是为了玲珑骨。

    因为在村落时,墨无踪叔叔亲口说与母亲听的,这里的玲珑骨神奇,可以改变体质。

    对于改变,他太渴望了。

    一个十九岁的年轻人,始终被困在**岁孩童的身躯内,他渴望成长,成长起来,然后为母亲分担,这样母亲就可以少干些活了。

    可就是这么一个小小的愿望,他等了一年又一年,直到如今,也没有丝毫变化。

    他该恨吗?

    恨自己这副身躯的无能吗?

    他连恨,也不知道该恨谁。

    可悲啊……

    天罗抬眸,凝视这高耸入云的山巅,过往被嘲弄的一幕幕,在脑海里一一浮现,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他渴望改变,一定要改变!

    天罗握紧了拳头,凝视矗天壁,决心要攀爬上去,只要爬上去,找到玲珑骨,他就能恢复正常了!

    看似**岁模样的孩童,内心里只有这么一个念头,可就是这么一个念头,疯狂生长,生长到他也不能控制,甚至支撑他不远百里,来到矗天壁,其中的艰难险阻,只有半人高的孩童无法言喻。

    他也从来没有想过,万一玲珑骨被取走了怎么办?

    他只知道,自己一定要爬上去,找到玲珑骨,让自己能够和正常小孩一样,慢慢长大,为自己的母亲贡献一份心力。

    “不管这么多了,先想办法爬上去!”

    看了又看,高耸入云让小天罗惧怕,但内心的渴望终于战胜一切,他看向高耸入云,高达三千丈的矗天壁,终于下定决心,要设法走上去。

    一步一步向前,越是靠近,越有一股浓郁血腥味在放肆,不断肆虐,让人闻之作呕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怪味儿。”

    天罗年幼,不曾经历鲜血洗礼,闻到这个味道,他只觉得内心一阵厌恶,这阵厌恶迫使他掩住鼻息,皱起可爱的眉头,但尽管如此,还是没能阻止他的步伐……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草丛里,突然传出一声微弱的呻吟,这让小天罗如临大敌。

    “这里难道还有鬼吗?”

    小天罗听到这诡异的声音,吓得魂飞魄散,小脸煞白,但很快,他就注意到远处草丛里,有一个人形生物躺在那里,而且有血迹流出,缓缓蔓延,显然那些怪味道就是从他身上传来的。

    心中好奇,小天罗不顾危险,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,当他拨开草丛,却意外看到一名中年人躺在草丛里。

    只见中年人一袭黄色长袍,威武不凡,远处还有一口散发紫色光华的神枪,褶褶生辉,显然不是凡物。

    而这个中年人嘴角的鲜血未曾停止,连带着手上虎口也例外,气息微弱游丝,似乎随时都有丧命的可能。

    “这里,怎会躺着一个人呢!”

    小天罗走进了看,水汪汪的大眼睛里露出疑惑之色,也有几分担忧:该不会是坏人半路抢劫,被人打跑了,最后躺在这里半死不活吧?

    不行,我不能救,如果救了他,他是坏人,要杀我怎么办?

    小天罗心中打着退堂鼓,想到这里,他也慢慢松开手,起身犹豫着往回走。

    “嗤嗤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小天罗转身的时候,背后血液突然迸射出来,流的更多了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再次微弱呻吟,皇者受创,已经危在旦夕,甚至连起身说话的力气也没有了。

    小天罗听到这个声音,再次回头,又露出为难之色,半晌,他才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,自言自语道:“母亲曾经说过,做人,一定要心怀善意,见死不救的人,一定没有好报,天罗是个好孩子,只有做好事,才能有好报,算了算了,我去找草药救救他吧!”

    小小年纪,心怀善意,小天罗从小跟着母亲学了不少草药偏方,看到那血水不断流出,知道得先止血,干脆快步找草药去,连带着寻找玲珑骨都被他短暂抛诸脑后。

    ps:今天依旧三章,家里网络好像出了点毛病,水波自身有个癖好,只能听一些特定的音乐才能写下去,偏偏,我都是在线听,这下就很尴尬了,明天或许两章,也或许三章,不太确定,希望大家能多支持水波,有月票的投一投,有要龙套的评论区留言,本书网首发,在下面我就看得到,有问题联系水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