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二百六十章 人皇 天罗

第二百六十章 人皇 天罗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小天罗自小跟在母亲身边,虽然母亲没有那些修道者的本事,但据说年轻时,也是一名采药女,因一次机缘巧合之下,救了自己的父亲,由此产生情愫,最终才生出自己。

    可怜的父亲无缘一见,就已经战死沙场,如今母子相依为命,天罗也渐渐习惯,对心目中那缘浅的父亲有的只是一丝好奇罢了。

    矗天壁周遭灵气氤氲,也很容易生出疗伤止血的药草,小天罗四下找寻,在接连翻过两个山头后,才找齐了止血药草。

    他不顾满头大汗,按照原路返回,直至来到那受伤的中年人身前。

    他将药草胡乱的塞在嘴里,不断咀嚼,弄成糊状后,看到那肩头瘆人的血窟窿,年幼的天罗还是十分害怕,他颤抖着手,眼一闭,牙一咬,就将药糊按在了上面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被草药的丝丝凉意侵袭,突如其来的疼痛感让中年人皱起眉头,旋即睁开眸子,但他已经没有力气了,声音虚弱,但仍带有警惕:“是……谁?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他勉强睁开眸子,看到的却是一个瘦弱孩童,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怯生生地盯着自己,仿佛会说话一般,让中年人愕然。

    两人互相注视良久,小天罗终于不敢再继续看下去,他低下头颅,小声解释道:“我……我见你昏倒在这里……就给你找了些草药,帮你止血……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皇者微微一怔,恍然,他上下打量了一番面前的孩童,发现其有一双罕见的紫色眸子,且根骨不凡,乃是修道的奇才,只是隐隐觉得有哪里不对劲。

    因为是眼前的孩童救了自己,人皇语气也缓和了几分,笑问道:“小英雄,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小天罗没有因为皇者柔和的语气而感到轻松,他觉得面对这么一个威严的中年人,压抑得让他喘不过气来,只是低着头,小声道:“我从家里跑出来的,我家住在离这里一百多里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人皇闻言,颇为惊讶,一个看似只有**岁的孩子,竟然跑了一百多里地,他反而更加好奇了,饶有兴致地问道:“你也没有武功,尚且年幼,怎么跑这么远的地方来呢?”

    他看了看四周,就发现远处那高耸入云的山巅,微微一怔:自己竟然来到了矗天壁。

    这里是矗天壁,秘密他也知道几分,从之前的太皇之巅一战后,他知道魔武皇肯定会派人在回皇城的路上堵截自己,为了避免冲突,他只得绕道而行,打算找到无双神侯,养好伤后,再返皇城,没想到受伤实在太重,最终坠落在矗天壁这里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小天罗看到威严的中年人问自己,吞吞吐吐道:“我得了一种怪病,从来长不大,我听人说这里有玲珑骨,可以改变体质,所以特地跑来找寻的。”

    “怪病!”

    人皇闻言,这才忍不住上下打量了小天罗一番,发现其体质特殊,好似被人封印,以至于心智生成缓慢,而身体更是停留,不再动弹。

    他觉得很意外,因为眼前的孩童体质非凡,仅仅**岁,就有一副天生的武骨,如果让其成长,未来绝对会是一个名动天下的存在。

    或许是怕被人发现,从而夭折,故意封印的吧。

    念及此处,他伸手,拍了拍孩童的脑袋,笑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被中年人拍着脑袋,小天罗下意识地要闪躲,但最终还是硬着头皮没有动弹,待眼前中年人抚摸过后,他才小声说道:“我叫天罗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人皇闻言,身躯登时一震,他变了脸色,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孩童,再三确认道:“你……你叫天罗?”

    “是啊……”

    天罗看到中年人激动的模样,心中紧张,小手也攥在了一起,暗道这人怎么了,是不是有病啊……

    “哦抱歉!”

    看到天罗露出害怕模样,人皇知道自己方才的举动吓到了他,他眸光变得柔和,嘴角露出一抹笑意,但声音还是难以压制的微微颤抖:“你……你母亲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我母亲。”

    天罗伸出小指头放在下巴上,水汪汪的大眼睛上下打量了人皇一番,以为是母亲的朋友,于是说道:“我母亲叫没有名字,但人家都叫她采女。”

    “是她……”

    人皇听到这个名字后,沉默下来,似乎扯到伤口,他轻轻咳嗽两声,半晌过后,他渐渐平复下来,看向坐在一旁的天罗,突然笑问道:“你为什么一定要找到玲珑骨,要长大呢?”

    “只有长大了,我才能照顾母亲,母亲慢慢变老,但我还是这个样子,以后还要母亲照顾我,我不愿意。”

    小天罗很孝顺,粉雕玉琢得了脸蛋上,满是不甘,他知道随着年龄的增长,母亲会慢慢变老,母亲已经养育自己快二十年了,他不希望自己永远成为母亲的负担,他要改变,这就是为了得到玲珑骨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看小天罗这般模样,人皇有些感慨,他微微点头,满意笑道:“既然如此,你愿不愿意拜我为师?我可以传你武学,这样以后你就可以保护你的母亲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愿意教我?”

    小天罗闻言,露出惊喜的模样,要知道,他想学武功已经很久了,可惜墨无踪不肯教,而墨大叔也不肯教,现在终于有了机会,他肯定不愿意放弃,可很快,又犹豫起来,他犹豫不绝,怯生生地看着人皇,问道:“你不会骗我吧?”

    “呵!朕……呃吾怎会骗你呢。”

    人皇平日里的自称险些脱口而出,但好在最后他及时改口,笑看着小天罗,笑道:“你是修道天才,天生的武骨,只要肯用心,将来会强过很多人,哪怕吾,未来也不会是你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不,我不要师傅做我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岂料,听到这句话的时候,小天罗头摇的和拨浪鼓似的,小脸上努力做出一副正经的模样,跪在地上道:“师傅你肯收我做徒弟,徒弟怎么能和你动手呢。”

    “噫……”

    人皇看了看小天罗,不禁哑然失笑,摆手道:“举个例子罢了,无碍,这样,你先扶吾起来,找个地方歇息,吾教你一些基础法门,你先修炼几天为好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小天罗听到自己能学武功了,激动不已,他点头,忙起身,努力垫高脚尖要扶起人皇,最后人皇勉强起身,在小天罗的搀扶下,捡起地上的神枪天怒,渐行渐远,缓缓消失在密林中。

    一老一少,远去的背影,被风呼呼吹拂,空气中似乎也多了几分感慨无奈,尽皆化作风声,湮灭在天地之中:吾儿,原谅父皇不能与你相认啊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太皇之巅一战,传遍天下,人皇被偷袭败阵,神秘高手现身救下,但人皇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这则消息,很快传遍天下,传遍了大周,甚至四大王朝,而大周皇城也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。

    皇宫之中,炸开了锅。

    人皇失踪,生死不明,这等消息,可让众多皇族子嗣担忧。

    而偏偏此时,白衣神策也被神秘势力劫持,一时间,大周皇城连坐镇之人也没了,众多百姓陷入恐慌,皇宫深处也乱作一团。

    紧闭宫门不出的皇后娘娘听到这则消息,美眸里露出一抹遗憾之色,人皇啊人皇,如果你肯与本宫共谋,又怎会落得这般下场呢?

    “掌夜使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皇后娘娘沉吟之际,从四面八方突然出现诡异声音,伴随阵阵血腥味,皇后娘娘回过神来,就见一袭血色长袍出现在自己身后,她恢复平静,微一拱手,不冷不淡地道:“不知墨白状况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消失无踪,突然出现的两人抬着鬼轿将其带走,吾有预感,那两人不简单。”

    血魔缓缓开口,回忆起黑白无常双使的手段,他还心有余悸,倘若一对一,他或许能胜过一人,但二人联手,即便再加一个自己,也难是对手。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看到血魔脸色都微微变化,深知其根底的皇后娘娘顿了顿,意外道:“吾不曾听闻皇城之内,还有这等隐秘势力,即便人皇也不可能培养出来,或许又有神秘势力介入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此事吾当汇报吾皇,皇城中,墨白已经消失,接下来如何使得此处易主,就等吾皇命令吧。”

    血魔点头,对那神秘势力突然出手,抓走墨白,他心中疑惑不解,不过不论墨白生死,这皇城之中,都再无人坐镇,他需要找寻魔武皇,问接下来的一步该做什么。

    说罢,他自己转身,身形化作一缕血芒,缓缓消失在深宫之内,不复存在。

    灯火通明,目送血魔离去,皇后娘娘沉默不语,既然人皇失败,她已经别无选择,只能继续为魔武皇办事了……

    人生,总是有太多无奈,谁也不知何时不幸会降临,不幸降临后,谁也不知道,接下来自己的命运会如何?

    他们只能随波逐流,尽量保全自己了……

    ps:卷三发布了,千山追日月,吾道大江流,本卷完结,将是大周变故划下终点的时候,不过水波还是要说,等这一卷结束,或许才是一个真正的开始,太长了,不是吗- -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