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二百六十一章 回家

第二百六十一章 回家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随着夜幕降临,血魔潜出皇城,他打算往修罗血海汇报魔武皇,但出了官道之后,就察觉有异常。

    他抬起眸子,发现远处血色长河依旧,没有溃散现象,而在远处的山巅上,一袭白衣猎猎,在月光下,显得尤为出尘。

    “是魔主。”

    血魔眯起双眼,看到来人,顿了顿,还是踏步,化作血色流光,往远处山巅上赶去。

    来到山巅上,血魔不敢太过放肆,一举一动都十分恭敬,直至来到一袭白衣身前,这才恭敬拱手道:“魔主,不知您前来,有何贵干。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白衣转身,依旧俊朗的容颜,魔主撇了一眼十分恭敬的血魔,负手道:“太皇之巅一役,人皇溃败,不知所踪,本座与魔武皇商议,分头行动,由他追查人皇下落,而本座则守在此地,防止人皇潜入皇城养伤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血魔恍然,人皇重创,他一定会找地方疗养,而最好的场所自然是皇城,不过他看了一眼魔主,就知道恐怕没有等到人皇上钩,于是恭敬问道:“可有需要属下前往安排的?”

    “有。”

    魔主点头,他守在此地,自信可以拿下人皇,但显然,人皇也料到自己会守在此处,因此没有回返,于是他吩咐血魔道:“你往葬魂渊,前往打探情况,查看本座神魂情况如何,若有可能,本座会尽快设法破除结界,摄取神魂,重回往昔巅峰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血魔得到命令,就要去办,可转身之余他又想到墨白之事,微一沉吟,便转过身来,再次拱手恭敬道:“启禀魔主,人皇曾在临行前,将此处交予墨白,但吾与之一战,却被两名神秘使者拦下,他们以神秘鬼轿将墨白接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魔主闻言,有些意外,在记忆深处,邃无邪的神魂卷缩一团,无法寸进,但随着墨白二字出现,也开始微微泛动,魔主本想设法找出墨白踪迹,然后击杀,只是体内产生的变化让他犹豫,生怕体内邃无邪隐匿的神魂会强行反扑,玉石俱焚,无奈之下,他只得挥手对血魔道:“此事吾来处理,你往葬魂渊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血魔点头,只要魔主答应下来,他就放心了,毕竟这等存在不是谁都能挑衅的,哪怕墨白拥有地神巅峰的修为,也不堪一击,至于那神秘的黑白无常,不入道境,终究蝼蚁,他也无须担忧。

    血魔转身,化作血色流光,隐匿虚空血色长河中,往葬魂渊赶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七魔山,受伤的幽玄之主踉跄而行,跌跌撞撞,脑海中一片混沌,往七魔殿赶去,眼前浮现的尽皆是商子洛惊艳一刀,那一刀,让他不能忘却,曾经不能,如今亦不能。

    他清楚记得,商子洛与太白剑阿所行之道,相似的很,两人几乎走在了同一条道路上,唯一不同的是,一者刀,一者剑,但相同的是,这都是无上之道。

    “商子洛虽只剩下道境修为,但这一刀也足以让吾重创了。”

    察觉体内刀气萦绕不散,且隐隐有散布身体四周的现象,他强行挺住,来到了七魔山下,没有继续前进,反而盘膝坐在地上,开始运转真元,欲要强行逼迫出体内刀劲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只是片刻,随着幽玄之主魔元运转,黑色暗淡光华浮现,包裹自身,他欲要强行以修为,逼出刀劲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然而,就在幽玄之主以魔元探查刀劲的刹那,那隐伏不动的刀劲登时爆冲,让他整个人都险些四分五裂,幽玄之主闷哼一声,嘴角鲜血溢出,他知道强行将之逼出,必将耗损功体,可此时,若不逼出,必成大患。

    他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!

    就在这时,危机的关头,远处有血芒破空而至,在落下身形之后,一袭长袍的魔武皇便负手而出,他阴沉的眸子凝视正在全力驱逐体内刀劲的幽玄之主,也不犹豫,沉喝一声,那携带着无尽魔元的一掌划出血色光华,全数印在幽玄之主的背后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正在全力对抗刀劲的幽玄之主,突然得到意外之助,顿时来了底气,他借助这个血色魔元,加上自身真元,与那刀劲正式抗衡!

    “嗖嗖!”

    随着两大强者联手,那刀劲被逼迫而出,旋转飞向远处,将一座高山削去半截,才算结束,那恐怖的威力,令人咋舌。

    “多谢魔武皇了。”

    体内刀劲卸出,幽玄之主虽然有些伤,却已无大碍,他转身拱手,微微表示谢意。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

    魔武皇摆手,不以为意,直言来意道:“本皇今日前来,是想与你合作,共同对付商子洛!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幽玄之主闻言,有些意外,看向神色如常的魔武皇,暗道商子洛的手段难道他不知道吗?不过为了保险起见,他还是好心提醒了一句:“商子洛,成名于两千五百年前。”

    “此事,吾已知晓,但他如今只有道境修为,凭借,你,吾,魔主,三人之力。相信他再无敌,也不是对手。”

    魔武皇看到幽玄之主也颇为忌惮,心中不悦,冷哼道:“难道幽玄之主你也有怕的一天吗?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面对魔武皇的言语相激,幽玄之主挥手,他比魔武皇更加了解商子洛的恐怖,不过他更相信此刻魔武皇的目标不再此,于是直言道:“若要对付商子洛,不是一时半刻就能成的,不如你先把握现在,解决人皇这个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。”

    魔武皇也只是出言试探,他知道,活了不知多少年的老怪物,不会因为自己的三言两语而被激怒,只不过他此行,目地在于试探这位存在的反应,同时也继续与他保持合作关系罢了。

    他瞥了幽玄之主一眼,不急不缓地说道:“希望你能好好思量,否则,商子洛早晚会坏你吾大事!”

    说罢,他转身就化作暗芒消失在天际,继续追捕人皇去了。

    凝视魔武皇远去的身影,幽玄之主负手,阴鹜的眸子里露出不屑之色,自言自语道:“不知所谓,待得本座事情了结,你将知道,自己错的有多离谱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离开了?”

    这时,身后又传来轻柔的声音,幽玄之主回眸,就看到倩影缓步而来。

    依旧那么动人心魄,但似乎因仇恨掩心,俊美人儿的俏脸上阴沉许多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幽玄之主微微点头,说道:“近些日子,你与那头戴天虎面具的剑者一同,可有什么收获?”

    “无……”

    七叶直截了当的摇头,想也未想。

    但这细微的变化,怎有可能瞒过幽玄之主,他见七叶这般模样,冷笑着盯住她,道:“在本座面前,你所有的一切都暴露无遗,但你要记住,你这一身修为是本座给你的,你也只能听本座的,否则,本座杀你,易如反掌!”

    七叶闻言,身躯微不可查的颤抖了一下,那一双明亮的眸子更加凌冽了,半晌,她摇头道:“吾自有分寸,接下来可还有需要吾去做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“有,替我去杀两人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“天剑院的两人,映冥与映雪!”

    幽玄之主幽幽开口,森冷阴寒的语气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“此二人与你无冤无仇,为何要杀?”

    “难道本座做事,还需要向你汇报吗?”

    看到七叶提出询问,幽玄之主阴鹜眸子里杀意一闪而逝,如寒风刺骨,让七叶身躯屹立不稳,她再次拱手,沉声道:“吾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七叶转而化作黑芒,消失在山下,找寻映雪与映冥踪迹去了。

    此二人是盛华年的下属,他要想办法将两人铲除,彻底断绝盛华年的后路,只有如此,这名初入道境的剑者才会彻底为自己所用。

    一名道境强者能掌控在手中,这比一百个地神境高手还要有用。

    精于算计的幽玄之主怎会错过呢,负手而立的黑影,诺大黑袍子内传出冷笑声,旋即往山上赶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晨曦破晓,旭日东升,昊阳神辉莅临一刻,天下皆受到普照,从而生机尽显。

    山洞内,天罗与人皇休息了一夜,终于迎来了早晨的第一缕阳光。

    而经过短暂的调息,人皇伤势也渐渐压制,但距离痊愈,尚有不断的距离,他睁开眸子,看到盘膝而坐在面前的孩童天罗一脸认真的模样,正在尝试感悟天地元力。

    自古以来,混沌分阴阳,阴阳化五行,五行生万物,而人则依靠五行之力来汲取灵气,孕养己身。

    但天罗不同,他体质罕见,可五行同修,就意味着能运转阴阳,成就混沌之力。

    混沌,一直以来,都是神秘难测的存在,谁也不知道它究竟拥有多少强大力量,若是天罗能成就地神巅峰境界,一旦踏入道境,便能进化成传闻中的混沌之躯,这等体质,世所罕见,也鲜有人听闻,一旦大成,世间难寻对手。

    人皇,一代皇者,在面对天罗这等罕见资质后,也露出满意之色,他看着那粉雕玉琢的脸蛋,思绪万千,脑海中的过往一一浮现,那是一段美好的记忆,但是,记忆短暂,让他以为只是一场梦幻。

    皇族无情,有的只是杀戮,他是如此,而他所生的诸多子嗣亦然。

    皇族,始终都是这般绝情,因为权力的诱惑,无人能挡,他也不例外,否则,又何必与魔武皇翻脸呢……

    但事情已经做了,就再无后悔的必要,他姬言相信,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对的,没有错,不然以魔武皇的性格,真让魔族与人类共生,那整个神州大地都会因此而紊乱,也许,两千五百年前的恐怖决战会再次展开,他不希望看到,因为,受苦,受伤的,总是那些手无寸铁的黎民百姓。

    “师傅,你醒了?”

    这时,略带稚嫩的声音在翻腾过往回忆的人耳畔响起,人皇回过神来,看到是天罗,他已经初步掌握吐纳之法,只是一夜的功夫,就有这般进步,当真少有。

    人皇满意点头,伸手轻轻抚摸天罗的额头,眼眸里的柔和之色不减,轻笑道:“你果真天才,再勤加练习几日,吾会将吾毕生所修的一套武学传授与你,届时,没有玲珑骨,你的身体也能与常人一般,逐渐长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听到自己的身体能慢慢长大,天罗瞪大了眼睛,欣喜不已,他觉得自己走运了,碰到这么一个大高手,而且还收自己做徒弟,甚至传授自己武学,这一切的一切,好像做梦一般。

    但事实就是如此,不过很快,他那满是期待的眼神也开始慢慢变得暗淡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?不开心吗?”

    人皇见天罗神情变得低落,内心莫名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是,我只是觉得离开家里好几天了,母亲一定很着急,天罗想回去看看母亲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说着,天罗眼角流出泪水,那是对自己的自责,更是对母亲的思念。

    人皇闻言一怔,看着那粉雕玉琢的脸蛋儿,是啊,他才不过十岁左右的心智,还有很重的依赖性,而且他心中,那一抹不曾离去的影子也渐渐浮现,已经有多久未曾见到了?

    十九年了吧……

    “走,吾带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半晌,人皇嘴角含笑,拉起天罗,要带他回家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