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二百六十三章 传授

第二百六十三章 传授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一番述说之后,盘膝而坐魔云顶的苏辛就看到洞内,黄泉拉着一张脸走出,模样十分不悦。

    他知道黄泉一定受到御苍玄责难,作为师弟,他也只得幸灾乐祸两句。

    “怎样?看你脸色,师尊恐怕又将你教训一顿吧。”

    “若真如此,吾倒开心。”

    黄泉瞥了一眼苏辛,摇头叹道:“听闻南晋有一场剑道争锋,师尊命吾前往赴约,若无法胜出,便宰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动不动就要宰了黄泉,苏辛闻之汗颜,要知道,御苍玄外冷内热,尤其对几个徒弟,更是看好,偏偏以墨白为首,连带着分身黄泉也跟着遭殃,总而言之,他觉得师尊说出这句话,多半能做到,倒有几分为黄泉担忧了。

    他拍了拍黄泉肩膀,如送行般郑重道:“好自为之吧!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你也要勤加修炼,省的日后吾要为你劳神!”

    看苏辛一本正经,却憋住笑意的脸色,黄泉没好气的讥讽了一句,旋即化作暗芒,消失在魔云顶上空。

    说走就走,这是黄泉一贯风格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路往南行,要前往南晋,就意味着需要从大周地界穿行而过。

    横跨整个大周,直到南部边城朱雀城,才能进入南晋地界。

    朱雀城,相传,乃是五方神帝之一的霓凰神帝居所。

    而霓凰神帝此人神秘,为大周五方神帝之一,曾协助无双神侯镇压四朝联合大军,可以说,也颇有渊源。

    传闻霓凰神帝,得世间奇火之一的南明离火为己用,更是以朱雀化身而成,但也有人言,其乃当代人皇族亲,至于此中真假版本,也难以辨别。

    不过不可否定的是,霓凰神帝修为强大,掌控神火之一为己用。

    即便邃无邪手中四灵神剑之一的朱雀终,蕴含的离火精华,也不及这位神帝。

    她长久居住朱雀城,不问世事,饮命侯却选择在朱雀城与自己汇合,恐怕也略有深意,但这都不是黄泉所关注的重点,他只想知道,所谓的剑道争锋,究竟有几人能与自己为敌?除了这单纯的剑约目地,是否还有其他含义?

    不过这一切,现状都没有头绪,只能等到了南晋才会一一展开。

    念及此处,边飞边思虑的黄泉有些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,自己这便宜师傅看似人畜无害,但他总觉得有些诡异,而且心中也隐隐有不安预感,恐怕南晋之行,不会很太平……

    “管他呢,总而言之,这一切,都是对吾黄泉的挑战,而吾黄泉,从不畏惧这些!”

    将这些杂念抛诸脑后,黄泉嘴角露出标志性的邪笑,旋即化作流光,破空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在黄泉经过大周北部边荒,天际流光划过的一瞬,荒野之中,有皇者携着孩童行走于荒野之中,似有察觉,皇者抬眸,正巧看到流光急速而去,速度之快,转眼不见踪迹。

    人皇见状皱眉,那是从北荒赶来的气息,什么时候,北荒也有这般强大的武者了?

    “师傅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突然停下脚步,这让小天罗好奇,他抬眸看向师傅,扯了扯人皇衣炔,问道。

    “哦,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回过神来的人皇看到天罗古怪的望着自己,笑着摇了摇头,这些都不是小天罗适合知道的,他只对拥有一双紫色眸子的孩童笑道:“前方便是你所言的村子了,吾便不与你同行,你快些回家,与母亲团聚吧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,师傅不跟我去看看吗?”

    天罗似乎没有想到人皇不跟着去见自己的母亲,大眼睛里满是疑惑不解。

    呵,吾又何尝不想呢?

    看着天罗这般模样,人皇心底苦笑,但表面不动声色,他摇头道:“你不许告诉任何人,吾的存在,哪怕母亲也不行,以后,每至夜深,你便往这座小山头上来找吾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他伸手指向不远处的小山头,不过百丈高,也颇为平缓。

    村外的小山头,天罗也经常独自前来玩耍,他循着人皇所指的方向看去,就看到这便是那平日里自己经常出没的地方,当即点头郑重道:“师傅放心,天罗每天晚上都会来找您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、”

    人皇会心一笑,目光变得柔和,轻轻抚摸天罗脑袋,道:“去吧,你母亲在等着你.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小天罗点头,蹦蹦跳跳,快步往村子里走去,很快,便消失在村道的尽头。

    就这么看着,静静的看着,人皇负手,早已失去往昔的威严,这座村落,他的记忆仍旧存在,只是模糊到以为是幻境,如今再踏足这里,他很想再见见她,但是,他没有这个勇气。

    一代人皇,镇压无数妖邪鬼怪,治理天下,甚至能呵护关怀至黎民百姓,却唯独照顾不了她。

    皇者的眸子里闪过遗憾之色,但也仅仅是遗憾,不为其他,只因他为人皇,大周人皇!

    “吾皇,您……来了。”

    回忆过往的人丝毫未曾察觉身边已经多出一道身影,人皇回过神来,转身看到一袭黑衣的墨无踪正拱手行礼,这位无双神侯的义子,曾经也十分得到他的欣赏,甚至连这等隐秘也知晓。

    “墨无踪,这十九年来,真是多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人皇有些感慨,看着墨无踪那已然成熟的面孔,威严的眸子缓和,露出感激之意。

    这是一桩秘密,谁都不知道的秘密,而能保守十九年,不为他人所知,墨无踪,功不可没……

    “不敢。”

    墨无踪拱手,在天罗失踪后,他曾派出城主府数百人寻找,终于在前往矗天壁的路上,找到了这位小主儿,不过他没有惊动天罗,反而遣散众人,暗自跟随保护,只是未曾料到,竟遇到了人皇,即便如此,他也未曾露面。

    有些事,还不是天罗知道的时候,最起码眼前皇者没有开口,身为臣子,他更不能言。

    “最近云逸,情况如何了?”

    没有继续这个话题,人皇话锋一转,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云逸,自然是无双神侯墨云逸了。

    时至如今,很少再有人这般称呼无双神侯,但人皇例外,因为两人曾有一段不为人知的过往,即便墨无踪也一知半解,他恭敬回答道:“义父在闭关突破,短暂时间内,不会出关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听到无双神侯突破,人皇不惊反喜,他嘴角露出一抹笑意,道:“云逸注定非是凡人,只是短短数十年,便有突破道境的可能,实在令朕意外,他那宝贝儿子,你之小弟墨白,也同样天资卓越,这二人,恐怕才是未来大周的顶梁柱吧。”

    “吾皇……”

    人皇说出这番话,配上那一副淡然模样,总有一股迟暮之感,好像在交待后世一般,这让墨无踪不知如何是好,颇为惶恐道:“吾皇您之龙躯受创,不如随微臣往城主府,微臣请药师为您疗养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人皇身体状况,他自己最为清楚,挥手道:“此事,你继续帮吾保密,这段时间,吾会留在此处,传授天罗武学,你也不用再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天罗武骨惊人,乃是奇才,只因当初为防止有心人知晓他的真是身份,方才设下封印,但现在看来,人皇已经决意传授其武学,那封印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,他不敢多过问,心中虽有疑虑,却也拱手离开。

    凝视墨无踪离去,人皇看了一眼村落方向,转身,往远处小山上走去,他希望能在接下来的时间里,将所有武学,全数传与天罗。

    或许,这是身为一个父亲该做的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再说天罗回到村子内,来到自家院落前,有些踌蹴,没有直接进去,一声不响的就离开,难免会让母亲担忧,现在,他很怕母亲生气。

    “吱呀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,院子的门打开,小天罗还未回过生来,就看到母亲采女正看着自己,他水汪汪的大眼睛微微一缩,有些胆怯,不敢动弹。

    “天罗,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岂料,没有想象中,母亲采女看到小天罗回来,露出慈祥的笑容,伸手摸了摸他的小脑袋,柔声道:“怎么不进来呢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怕娘亲您生气。”

    小天罗仿佛做错事一般,低下头去,小声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母亲不奢求什么,只盼你平安就好。”

    采女看天罗模样,走上前,将之搂在怀里,她轻轻摇头道:“记住,以后出去,都要和母亲说,母亲不会拦着你,但也不要母亲为你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被母亲揽在怀里,天罗感受到浓浓的爱意,他心中的悔意更明显了,暗自下定决心,一定要好好孝顺母亲……

    天罗跟着采女回家后,饱饱的吃了一顿后,又和母亲闲聊了许久,他不敢违逆师傅的话,因此对于人皇的事情,只字不提,虽然隐瞒了母亲,但他也是不希望母亲为自己担心才出此下策。

    而采女听到天罗是为了找玲珑骨,恢复身体,她心中也跟着悸动,美眸中同样流露出一丝遗憾之色,这些实情,她不敢告诉天罗,生怕有一天,会惹来仇杀,这些,她希望天罗一辈子不要知道,做个普通人便好。

    但一切真能如愿吗?

    夜深了,烛火渐熄,在采女安然睡下之后,小天罗偷偷从门外跑出,借着月色,他往村子外的小山坡赶去。

    一路上,没有犹豫,不停地奔跑着,直至来到小山坡上。

    上坡上,就见一袭布衣的中年道者屹立,映着月色,迎风猎猎,即便现在穿的朴素,也难以掩饰他那股惊人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你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人皇负手回头,看到是天罗,嘴角露出笑意。

    “嗯,师傅,我得等到娘亲睡觉才能出来。”

    小天罗如实回答原因。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

    听到是瞒着采女出来的,没来由地,人皇松了口气,他笑着对小天罗道:“你体内有一股力量,这股力量封印了你,因此才让你的躯体,永远停留在九岁,吾帮你解开,此后,你便能与正常人一般无二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小天罗听到自己终于可以摆脱这该死的身体了,兴奋地大叫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人皇笑而不语,他轻轻挥手,就见紫色光华氤氲,缓缓包裹小天罗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光华发出轻鸣,包裹小天罗,旋即一缕缕淡淡的银华自其体内剥落,缓缓消散。

    随着银色光华被剥离后,小天罗就觉得自己身体轻松了许多,他知道这都是眼前师傅的帮忙,挥了挥小小拳头,虎虎生风,他兴奋对人皇道:“多谢师傅。”

    “哈,这算不得什么,来,吾教你一套武学,你需好生领悟。”

    看到小天罗兴奋模样,人皇也露出会心笑意,他轻轻挥手,虚空颤抖,天怒缓缓现出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