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二百六十四章 朱雀城

第二百六十四章 朱雀城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经历一天一夜的黄泉,自北部边荒,直达南部边境。

    朱雀城,繁荣昌盛,有武者修行,有百姓安居,一片祥和。

    这里守卫不多,但个个都是精锐,即便守护城门的,都要有地灵境的修为。

    这在大周也非常少见,由此可见霓凰神帝的势力可怕。

    距离朱雀城,尚有一段距离,黄泉便落地而行,因为不想太过于招摇,引起别人注意,但他很快又想到那饮命侯只说朱雀城汇合,却未言何地,倒是颇为郁闷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只得先往城中赶去。

    “站住,你是何人,来自何处,进城有何事处理?”

    还没进城,就被守卫拦住,他高声质问黄泉,眼中也露出警惕之色。

    “吾名黄泉,来自大周皇城,进城只为找寻一名约定已久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被拦住去路,黄泉心中虽不悦,但也知道,朱雀城,不是自己所能放肆之处,也只得淡然回应。

    “你要找何人?”

    但那守卫丝毫没有要放过黄泉的打算,他再次质问,内心却颤抖不安。

    但凡要入城者,都会被城门两侧的元力石所影响,这是用来勘测入城人的修为,以免出现意外,但让他意外的是,自从此身背神秘剑锋的剑者来到这里,那元力石波动异常,险些要炸开,这是从未出现过的,他生怕眼前剑者会危机朱雀城,因此竭力阻拦。

    “吾找饮命侯。”

    看了那紧张的守卫一眼,黄泉眸光一冷,却未发作,只得沉声回答。

    “饮命侯?此人未曾听闻。”

    守护被黄泉眸子一扫,如临寒渊,待听到是为找寻饮命侯这陌生名字后,更加警惕,他倒退两步,朝两边守卫挥手道:“将之拿下,听候城主发落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两旁守卫闻言,手持着长戈,就要拿下黄泉。

    “放肆!”

    这时,从城内,传来一声呵斥,紧接着就闻一声唳鸣。

    “鸣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唳鸣声起,城门处,温度骤然升高,旋即就见一尾形似朱雀的生物盘旋而出,来至城门外,她挥舞着翅膀,盘旋虚空,周遭附带恐怖火焰,不能熄灭。

    “是朱雀使!”

    那守卫见到来人,慌忙跪在地上,恭声道:“恭迎朱雀使前来。”

    “起身吧。”

    就见悬浮虚空的巨大朱雀沐浴火海中,扑闪翅膀,发出声音,是一名女子。

    守卫起身后,缓缓退至一旁,而后朱雀落至地面,化作人形。

    就见女子身着紫色长裙,发丝轻票,被面纱蒙住俏脸,即便如此,那裸露在外的白皙皮肤携带香风,让人心生留恋之意。

    仅这惊鸿一瞥,黄泉也知道,此女人间少有了。

    “阁下是冠军侯黄泉吗?”

    女子落地,莲步轻移,一双紫色的眸子上下打量眼前黑衣,轻声询问。

    “不错,吾名黄泉,来寻饮命侯。”

    既然对方叫出自己身份,而此地又属大周南部边境,显然,朱雀城与大周对待四王朝的态度截然相反,他也不隐瞒,直截了当地表明来意。

    “那阁下随小女子来吧。”

    确认了黄泉身份,朱雀使轻轻点头行礼,做了一个“请”的姿势,请黄泉进入城中。

    不明所以,但他看到朱雀使莲步轻移,往城内走去,只得快步跟上,进入城中。

    城内,与城外不同,这里繁荣昌盛,处处都有叫卖声,人来人往,而且很少有士卒巡城,这内中,尚有不少佩戴刀剑的武者,从他们气息来看,强弱不一。

    有不堪一击的通灵境武者,也有少数达到地魂境的小高手,在跟随朱雀使往前方走的同时,黄泉也闭目,以神识查探四周,却发觉朱雀城内,有数多地方堪不破,甚至还有不少地神境高手在此隐伏。

    终于,随着神识扩展,他也发现了饮命侯的踪迹,微微一怔,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因为此刻的饮命侯在一处酒楼饮酒,而且也将眸光望向自己所在方向。

    他睁开眸子,收敛神识后,就见朱雀使带着自己来到一处酒楼。

    招牌上写着“天风吟”

    “这里便是冠军侯要找之人所在了。”

    朱雀使步伐停在酒楼外,转眸对黄泉轻声提醒。

    “多谢,不知阁下是谁?”

    黄泉瞥了一眼二楼窗台,就与饮命侯四目相对,他回过神来,看向一袭紫衣的朱雀使。

    “吾乃霓凰神帝座下朱雀使,负责朱雀城安全,阁下赴会便是。”

    朱雀使没有多言,但从她此番作为,倒是可以确定她与饮命侯认识,否则也无须这般安排了。

    “多谢朱雀使。”

    念及此处,黄泉拱手,便与朱雀使分开,往酒楼二楼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二楼空无一人,仅有身穿深紫长袍,头戴高冠的粉面剑者。

    剑者气质阴柔,即便提起茶壶,也是手捻兰花指。

    黄泉毫不怀疑眼前优雅的剑者是个太监。

    “你终于来了。”

    饮命侯为黄泉倒了一杯茶后,挥手示意请其坐下。

    黄泉也不客气,他坐下后,将茶一饮而尽,旋即笑道:“没想到,饮命侯与霓凰神帝也颇有交情,能在此地来去自如,甚至当了短暂据点。”

    “哈,冠军侯说笑了。”

    饮命侯闻言,微微摇头,再问黄泉那空杯子内倒了一壶茶后,方才放下,轻笑道:“吾只是与朱雀使有些交情,霓凰神帝常年闭关修炼,吾无缘得见,之所以与你相约在此处,也是因此地离咱们接下来要走的路途颇近,才这般选择。”

    他虽没见过黄泉的真实模样,不过仅凭背后那口鬼神诀就验证了眼前剑者的身份,更何况那缕傲然剑意,无论如何,都不能伪装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,你吾还有事情要完成吗?”

    黄泉听出了话中重点,显然,要想参加剑道争锋,恐怕还有一段路要行,但随着与饮命侯的接触,他隐隐多了几分不安的预感。

    果然,在黄泉问出这句话的时候,饮命侯阴柔一笑,道:“你将此局想的太过于简单了,自南晋入境后,要到达吾师尊所处隐剑山,其中相隔十八剑宗,作为对魔剑道之主的尊重,十八剑宗宗主皆会出战,以阻你之步伐,倘若你能成功闯关,才有进入隐剑山的资格。”

    “十八剑宗……”

    黄泉闻言蹙眉,不过很快舒展开来,显然,这是早有预谋的,但既答应下来,就无反悔必要,他点头挥手道:“若真要如此,那黄泉会让你见识一番真正的魔剑道。”

    “让吾?那倒不用。”

    看到黄泉凝视自己,岂料饮命侯忙摆手道:“吾尚有要事待办,不能与你同行,此十八剑宗与你相约地点,乃是无妄之巅,你独自前往便可。”

    这算什么?下套吗?

    黄泉盯着饮命侯,暗淡眸子仿佛能看穿一切,这让饮命侯有些不自在,他起身,拱手道:“你吾就此别过,阁下珍重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转身往楼下走去,很快就消失了踪迹。

    “究竟在搞什么鬼?”

    黄泉独自坐在二楼,回味方才饮命侯所言,总觉得哪里不对劲,但至于哪里,他却察觉不出。

    沉吟半晌后,他起身就要离开,前往南晋。

    “客官,您的帐还没付呢。”

    这时,店小二见黄泉要离开,满脸堆笑的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黄泉顿时有些无语,怪不得饮命侯跑得这么快,竟然还没付账,无奈之下,他只得自掏腰包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日落西升,草木被斜阳映照,呈现夕红色彩,照耀在山坡上,照耀在山坡上的小小盘膝而坐的身影上。

    凝神感悟的天罗,不愧是天生武骨,卓然非凡,仅仅数日的成果,就让他有了突飞猛进的进步。

    山坡上,不见人皇的踪影,因为天色还未暗淡,他出现,很有可能被天罗的母亲采女撞到,所以,他选择隐匿起来,凭借强大的神识关注天罗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天罗天生武骨,加上破除封印,使得他原本的体质变化非凡,与之当初更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

    隐约可见,一缕缕淡淡紫色光华旋转,从草木山石上剥落而出,汇纳在小小身躯上,而远处的昊阳神辉趁着还未完全落下,同样贡献了一缕光华。

    小小的年纪,从通灵境,一跃而至通魂境。

    这仅仅是几日的功夫啊,让数年成就的武者汗颜至极。

    不过人皇知道,天罗血脉非凡,加上体质特殊,即便不修炼,他也会日渐强大,十九岁的他,本该跃入地魂境,但因遭到封印而寸步难行,现在封印解除,那原本活泛的特殊血脉也跟着变化,短短几日功夫,就能从丝毫不会修炼的普通孩童,到达通魂境的修为。

    相信即便被称为小天骄的墨白,也要在天罗面前自惭形秽。

    如此速度发展下去,小天罗恐怕会在二十岁突破至地神巅峰。

    如果运气好,遇到一些机缘的话,恐怕会更快,而且跃入传闻中的道境也恐怕不是难事儿。

    人皇感叹,心里也多了几分愧疚,天罗,如果早在自己悉心指导下,早已成为墨白一般的存在了,或许比墨白还要强大,哪里会落得这个田地?

    不过他也庆幸,自己昔年受创,一直以来在竭力恢复,如果被有心人发现天罗,将会为其带来危险。

    念及此处,他也有些感激无双神侯,一代皇者,本不该多愁善感,但人至迟暮,再掩饰内心真正的自己,是否太过于残忍了?

    人皇自知时日无多,他现在只盼天罗母子平安,大周繁荣昌盛罢了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