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二百六十五章 无妄之灾

第二百六十五章 无妄之灾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初入南晋王朝,幅员辽阔,一望无际。

    任凭平原狂风骤起,任凭长河波澜壮阔,任凭千山阻碍万重。

    流光破空,发出惊天巨响,意味着有人速度行至极致,连守护边境的南晋守军都未曾察觉。

    当然,这有人察觉,可同样保持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太多,眨眼闭眼也就任其越过边境。

    黄泉负手,身形化光,游走在天地之间,仿佛天地再无能拘他之物,任览壮阔河山,心中也生出无尽豪情。

    道者,当该如此。

    按照约定,在游览了大好河山之后,黄泉赶往无妄之巅,因为饮命侯说过,他在这里,将会与十八剑宗宗主比试。

    十八剑宗,对黄泉而言,颇为陌生,因此在赶往无妄之巅时,他专门打听了十八剑宗。

    “十八剑宗,乃是当初十八个剑道宗门组成,他们每个都是剑道宗师,有地神初境的修为,而且经过无数岁月的创新,十八人也组成了令人惊怕的十八天剑阵,但凡陷入此剑阵的人,哪怕地神巅峰高手,都很难逃出生天。是南晋王朝非常有名的十八位大宗师。”

    耳畔依旧响起路上遇到的老人言语,他对老人那尊敬的眼神记忆犹新,显然这十八剑宗不简单,而且还有阵法加持,若想取胜,恐怕要费一些心力与功夫。

    他自认自己地神初境的时候,就有挑战地神巅峰的本事,现如今,他已臻至地神巅峰,至于初境的对手,更不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不过想想十八人啊……

    他还是有些担忧的。

    无妄之巅,高达三千丈,屹立云霄,风云涌动,蔚为壮观。

    随着流光落地,黄泉现出身形,落至山巅上,环顾四周,就见无妄之巅上,广袤至极,不见草木,而地面上,印刻剑痕无数,满目狼藉,剑印斑驳,已有一段岁月。

    “轰轰轰!”

    随着黄泉的驻足,突兀,风起云涌,天际深处,剑气纵横而落,发出璀璨光华,令人不能直视,将无妄之巅轰击的隆隆作响,紧接着,就有十数道流光落地,他们尽皆身穿白色长袍,须发洁白,面容冷肃。

    “来者可是魔剑道黄泉?”

    随着十八剑宗落地,风云涌动之余,一名剑宗凝视黑衣,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黄泉皱眉,这眼前的十八人,杀意似乎太过于猛烈,让他感觉到了危机感,以及陷入圈套的不安。

    “很好,此行,吾十八剑宗便送你下黄泉!”

    岂料,随着黄泉承认身份,十八人同时出手,登时剑光漫天,化作无匹雄威,全数轰向不明所以的黑衣。

    “你们!”

    只是回答身份,就遭到众人围杀,而且杀意凌冽,完全不似对决,反倒像生死杀局!

    不言语,更不给说话机会,十八剑宗一同出手,无数剑气四射而出,从四面八方轰向黄泉。

    “双阳!”

    面对众多剑宗联合出手,那磅礴恐怖的压力震撼整个无妄之巅,黄泉也不再犹豫。

    他是黄泉,也是墨白,九阳天诀,他也同样会用。

    “砰砰!”

    随着两声震鸣,鬼神诀铿然出鞘,被黄泉握在手中后朝天一指,登时双阳同出,旋转而上,转而化作无数剑气,分别扫向四周,与那些剑气撞击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轰轰轰!”

    剑气与剑气相撞,金,银色彩变幻,不断撞击,击打的虚空都要裂开,恐怖威力扫向四面八方,恐怖气浪翻滚,将十八剑宗击退,而黄泉也不好受,他整个人都被震退至无妄之巅边缘,若非他以鬼神诀入地,划出深壑,恐怕要坠落下去了。

    他凝视十八剑宗,沉声道:“诸位,吾与你们无冤无仇,只是武决,何须下此杀手?”

    这已经超出武决的范围了,简直就是生死搏杀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然而面对黄泉的质问,十八剑宗好似早已商量好的一般,也不回答,互视一眼后,共同起阵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十八剑宗高举手中长剑,灌注真元,就见十八道光华汇聚,蔓延天际,形成一张莫大剑网,被剑网包裹的整个无妄之巅内,诡异的真元运转。

    身在阵法中的黄泉只觉得体内真元瞬间被压制三层,连带着双腿都险些没入地底。

    他皱眉,不知道这十八剑宗发的什么疯,竟然想要自己的性命,他可不愿意死,所以只能奋力反抗。

    “嗖嗖嗖!”

    这时,十八剑宗分别杀来,吞吐的剑芒好似毒蛇牵引,一定要将眼前的黑衣斩杀。

    “这是尔等逼吾的!”

    眼见十八剑宗下手越来越凌厉,甚至布下阵法,黄泉眉头一挑,鬼神诀翻转,倒提右手的刹那,左手捏剑印,口中诵剑诀:“魔剑道—星流!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星流之招铺天掩地,随着剑诀展开的刹那,天地一片暗淡,仿佛转瞬沦为黑夜,而随着夜幕降临,虚空无数星辉洒落,汇聚剑声,而后凝成一口巨大紫色剑芒,长达千丈,吞天灭地一般的威势,在十八剑宗临身的刹那,诺大剑芒猛然劈落。

    旋即恐怖力量爆开,化作无数剑气,携带星流光华,席卷众人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十八剑宗见状警惕,纷纷后退,躲避这些恐怖剑芒。

    而在避退十八剑宗后,那数之不尽的紫色星辉开始撞击在阵法上。

    “噗噗噗……”

    初时,阵法还能承受,吸纳紫色星辉之力,然而随着不断有剑气斩来,阵法也难以撑持,在下一刻,猛然爆碎,天地再恢复正常。

    而黄泉的功体因阵法散去的刹那,也再次体质巅峰,他看到将众多剑宗击退,身化九影,穿梭于战场之上。

    “叮叮叮!”

    黄泉踪迹难寻,运用的正是冥神之步—九幽幻影,在短暂片刻,将十八剑宗手中长剑全数挑飞,并且个个染红,而后他收起鬼神诀,再出现时,负手屹立无妄之巅上,凝视受伤的十八剑宗,声音转冷道:“是何人让尔等所为,要对吾出手?”

    “并无人指使。”

    为首剑宗护住手中鲜血,他被伤到筋脉,短暂时间内,无法动武了,面色有些发白,十分震撼黄泉的手段,能以一己之力,击败十八剑宗,这等剑道造诣,从未有听闻,眼前黑衣黄泉的强大,实在超乎想象,不过他还是否定一切,只是恨恨的看着黄泉,因为没有斩杀眼前人而恼怒。

    从始至终,黄泉都受到了无妄之灾,当真与此地应景。

    无妄之巅—无妄之灾……

    黄泉凝视十八剑宗,剑指挥动,于身前铿然划下恐怖剑痕,沉声道:“若不说明真相,吾必杀你们!”

    “哼,黄泉,你身为魔剑道之主的徒弟,就该知道御苍玄当年的暴行,他依仗剑道修为卓越,来南晋大肆屠戮顶尖剑者,使得南晋多年来不曾恢复元气,如今你再来南晋,难道吾等会让你再以吾南晋剑者磨剑吗?”

    终于,有一位剑宗忍不住,说出真相。

    真相一出,反倒是让黄泉愕然。

    他脸色变得十分难看,没想到当年御苍玄还做过这等事,斩杀剑者用以磨剑,很多人都做过,不过他们的目标都是顶尖剑者,想必当年的御苍玄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只是这种行为太过于血腥,黄泉不屑为之,自己那便宜师尊果然是个狠角色,当年血迹斑斑啊!

    “你们离开吧,吾不随意杀人,也与师尊御苍玄不同,吾此行,只为参与剑道争锋,这便告辞。”

    没有多言,黄泉不愿意多造杀业,转身负手,化作暗芒,消失在天际。

    速度很快,转瞬消弭得不见踪迹。

    “他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“不知,难道他不是来养剑的?”

    众多剑宗看到黄泉离开,皆露出愕然之色。

    他们之所以这般拼命,就是因为得到消息,说昔年血债累累的御苍玄收了一名徒弟,而此人会再来南晋养剑,且会特来无妄之巅观摩,因此,他们十八人商议,决定前来除恶,要将这人扼杀在萌芽之中。

    不过他们怎么也没想到,此人会如此强大,即便十八人联手,也难以匹敌,这等武学造诣,比之当年的魔剑道之主御苍玄还要可怕。

    令人意外的是,他只是将众人打伤,短暂时间内无法动武,却不赶尽杀绝,众多剑宗沉默,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呼呼呼……”

    此时,风簌簌,天云变化,紧接着一团黑色光华缓缓从远处飘来,散出寂灭气息,来至山巅上,其周遭散出恐怖力量,光华也明灭起伏不定,来到了众多剑宗面前,问道:“事情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哼,你所言似乎有误,黄泉只是将吾等击败,并未赶尽杀绝。”

    一名剑宗手上还流淌鲜血,他不悦开口,传信的不是别人,正是眼前这团黑色光华,他不以真面目示人,本就可疑,如今再来询问,不免仍众人觉得被戏弄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黑色光华内的声音有些惊讶,啧啧赞叹道:“没想到黄泉修为如此惊人,你十八剑宗联手都不能与之匹敌,吾忽略他的能为了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,你还有何话要说?”

    十八剑宗终于醒悟,他们被眼前神秘人当枪使了,因为黄泉没有做出与御苍玄当年一般的血案,众人不悦,怒目而视,纷纷质疑。

    “没了。”

    岂料黑色光华回答的十分果断,但接下来他的动作就让十八剑宗意外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看到自黑色光华内,缓缓生出数道剑气,与方才黄泉使用的魔剑道同出一源,那紫色的寂灭星辉散出恐怖力量,袭向众剑宗……

    而此时,众剑宗因被黄泉击败,伤了筋脉,短暂时间内,不能动武,只能眼睁睁看着这数道恐怖剑气斩来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