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二百六十七章 帝王殇

第二百六十七章 帝王殇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村落的山坡上,日已正午,葱郁碧绿的树荫下,孤独的影凝视师傅远去的方向,心中祈祷远去的人平安。

    而树下,插在地上的紫色长枪似乎感应主人状况,不住地颤抖。

    每颤抖一分,瞪大眼睛的孩童也跟着紧张一分。

    难道这世上,师徒关系,都是这样短暂吗?

    天罗不知,不愿,却也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他希望,希望平安的人归来。

    数日的交集,让从未体会过父爱的天罗,第一次产生异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希望那高大的师傅能陪着自己,照顾自己,缺失的爱,是否就能如愿以偿?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矗天壁上,血流不止的皇者,不肯屈落黄土的双膝,人皇嘴角流出鲜血,额头上也是,模糊的双眼被血色覆盖。

    他几乎分不清眼前的是真是假,心中唯一的念头,就是不曾放心的影子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雷霆滚动,夺命一枪再次袭来,人皇提着紫色长剑抵挡,然而面对磅礴伟力,他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只能眼睁睁看着长枪挑飞长剑,击打在自己的肩头。

    痛,痛彻心扉。

    但又怎及内心的那一抹不甘。

    咳血,不断的咳血,任凭鲜血覆盖面颊,早已看不清真容的皇者依旧没有倒下。

    “呵哈哈哈……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面对再无反抗能力的皇者,魔武皇狂笑,疯狂的脸色仿佛压抑了无数岁月,他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仇人要丧绝生机。

    临到最后,却怎么也找不到那一丝复仇的快感。

    “小言,你上次偷了父亲的金丹给我疗伤,如果被发现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就说那个金丹被我吃了,父皇最多责怪我两句罢了,大哥你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过往的一幕幕,回忆在脑海,形成一幅幅画面,挥之不去,这一刻,他笑的苦涩,笑的疯狂,已经分不出是哭,还是笑。

    魔武皇看着眼前皇者,这个曾经生死与共的兄弟再也支撑不住,不肯屈服的双膝缓缓跪倒在黄土之中。

    “噗通……”

    多么令人心碎的声音,期待了多久?

    魔武皇不记得了,他看着已经跪在自己面前的兄弟,仇人,这一刻,心中的恨意全数释放,他高举帝血,血色长枪化作怒龙咆哮,引动风云色变。

    “大……哥!”

    再无生机可言的皇者抬眸,脸上被血迹覆盖,看不清真容,他的嘴唇轻轻蠕动。

    “咔嚓!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的魔武皇微微一顿,眼中的决然更盛,闭眼刹那,帝血落下,伴随清脆的碎裂声,这一枪,狠狠敲打在人皇天灵上。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

    天灵碎裂,血水翻涌而出,人皇眼前缓缓变得模糊,跪在黄土上的他再也无力支撑身躯,随着双眼阖上的刹那,脑海中无数画面闪过,他仿佛看到了远处带着笑脸,朝自己招手的小天罗,他被母亲牵着,缓缓向自己走来。

    一代皇者,至死不曾与亲子相认,渐渐阖上的双眼迷茫,看着渐行渐近的母子,人皇满脸是血,颤抖着,含笑拼劲最后一丝力气,伸手要抓住。

    可就是这么短暂的距离,却成了世上最遥远的距离。

    人的一生,要带着多少憾恨离去?

    如果苍天知道,为何不回应?

    如果苍天知道,为何不成全?

    因为,苍天也不知……

    在右手垂下的刹那,不可一世的枭皇头颅也跟着垂下,血水流落,滑下一抹清泪,带着遗憾,飘散在风中。

    “天罗、吾儿……”

    用尽一生力气也未说出的四个字终于也随风幽幽飘逝

    未曾听到的人,不曾相认的父子。

    在皇者闭眼的一刻,彻底掩埋在记忆中,成为了永恒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远在村落里的采女,此刻她正在做饭,不知为何,心里一悸,惊呼出声,她看着不小心切中的手指,突然眼圈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,泪水不受控制的滑落,厨房内,悲伤的气氛流转。无声的人不敢哭泣出声,只能强行压抑内心的痛苦。

    他,终究还是离开了……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在村落外面,那杆紫色神枪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威力,紫色光华贯通天地,神枪哀吟,天落血雨。

    “下的是血……”

    古树下的孩童,在人皇身陨的一刻,身上禁制也被解除,他看着震怒的神枪,抬头仰望天空,伸手抚摸滴落在脸上的雨水,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他看到的是雨,红色的雨……

    懵懂的孩童,只觉得突然变得很难过,仿佛自己至关重要的人离自己而去了。

    他强行忍住泪水,看着那发怒,离地漂浮的紫色神枪,努力爬起身子,朝紫色神枪踉跄着走去。

    他伸手,不顾狂暴力量肆虐,抚摸枪身,在接触的刹那,眼眸中的清泪再也止不住,号啕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“师傅……师傅……”

    任凭红色的雨落下,淋湿了了干净的衣服,小天罗抱着天怒放声大哭。

    这一生,他得到了多少?又失去了多少?

    一个绝望的孩子,终于遇到了可以相信的人,可转眼,这一切又都消失。

    是命运弄人,还是命该如此?

    小小年纪的天罗不懂,他只知道师傅离开了,永远地离开了自己。

    他跪在地上,看着被血雨染红的地面,不住的抽泣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矗天壁上,皇者陨落,魔武皇手中执着帝血,上面落下滴滴血水,这是属于人皇的血。

    报仇了。

    魔武皇怔怔看着地面上冰冷的躯体,没有想象中,报复后的快感,也没有想象中,大仇得报的喜悦,有的是,一抹不知从何而来的悲伤。

    这抹悲伤,让他沉默,也让他烦躁。

    错了吗?

    魔武皇问自己,但没有人回答,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是对是错。

    但下一刻,他眸光变得坚定,转而看向百里处的村落,杀意一闪而逝,旋即化作血芒往村落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既然杀了人皇,就要斩草除根!

    魔武皇化作血芒,在空中划出辞色光华,那血雨也跟着停歇。

    百里对他而言,不过一瞬,等到降临小山村后,他就看到失落的幼影拖着那口长长的,曾经名动天下的神兵,一步一步,往院子里走去。

    是跟在人皇身边的孩子。

    魔武皇看到后,杀意再次升起,他负手,缓步跟着。

    可很快,就见到内中一名妇人走出,她的眼圈泛红,却依旧努力保持着笑容,往孩童方向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采女看到天罗回来,走上前,将其抱在怀里,压抑不住颤抖的声音轻声道:“天罗……你……你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“娘亲,师傅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人已死,天罗再也不能隐瞒,他哭着丢下天怒,抱着采女述说:“师……师傅……他是个很好的……人,他……他教天罗武功,修炼……他走了……永远的离开天罗了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天罗的述说,采女心如刀割,她保住天罗,哽咽道:“天罗不哭……你的师傅,一定不希望看到你不开心的样子……你要坚强,活的比任何人都要好,你要记住,你的师傅从未离开你,他在天上看着你,永远不会离开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天罗天性纯真,懵懵懂懂,他努力擦干眼角的泪水,抬头望天,露出期盼的神色,可很快,他就失望了。

    因为天空,除了云彩,一无所有。

    “师傅……他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你师傅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候,隐藏在暗处的魔武皇出现了,他身上带着强大,恐怖的气息,来至天罗与采女面前,要击碎眼前孩童最后的希望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满身魔气的恐怖皇者出现,采女紧张,忙将天罗护在身后,即便天壤之别,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,她也不退让,质问道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本皇是谁?本皇是来收命的人。”

    既然要赶尽杀绝,魔武皇就不允许有祸患留着,而且他也看出天罗天生武骨,未来会是莫大的威胁,因此,他不愿放过。

    “轰……”

    掌中运起魔元,恐怖威能释放,使得整个院子都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“天罗,快走!”

    采女变了脸色,终于知道眼前人的恐怖,她伸手推了一把天罗,不顾一切的要拦住魔武皇。

    然而人与魔的差距,怎么能情以弥补?

    采女奋不顾身的阻拦,留下的也不过是一具尸体。

    魔武皇杀人如麻,从不在乎多杀一人,哪怕眼前的是一名女子,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

    掌中魔元灌注,拼命阻拦的采女在魔气临身一刻,身形如狂澜中的一叶孤舟一般,不可逆转的往后方倒去。

    “娘亲!”

    看到血色飘红,最熟悉的身影飞了过来,坐在地上的天罗怔住了,反应过来的他声嘶力竭,慌忙趴着,要去接住那瘦弱的身躯。

    “扑通”

    采女倒飞而回,坠落至地上,整个人被魔气包裹,紧接着,魔气生出紫色的火焰,转瞬将最熟悉的躯体焚烧成灰烬。

    一切都太突然了,突然到天罗甚至忘记了哭泣。

    他不相信,不敢相信,最亲的人,一夕之间,在自己面前消失。

    娘亲去哪了?

    天罗胡乱的在地上爬着,看到那一团被烈火焚烧后漆黑的地面,不断的伸手去抓,任凭指甲碎裂,他毫无所觉,鲜血遍布在手上,这让年幼的天罗再也承受不了打击,他“啊”怒吼一声,不顾一切的爬起来,捡起地面的天怒神枪,拼尽全力,往最令他憎恨的人身上刺去!

    “天真!”

    看到发狂如小猛兽的天罗,那幼小的身躯举着曾经让人皇傲然天地的神兵,魔武皇眸中闪过一丝不屑,任由天罗将神枪刺在自己身上,然而护体罡气出现,将之拦下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不论天罗如何疯狂,如何拼尽全力,神枪散出微弱的紫芒,始终不能破除魔武皇的护体罡气,更不用说伤到他了。

    他如同看蝼蚁一般的看着眼前天罗,有些怜悯,冷声道:“看你如今的状态,不如本皇行行好,送你与他们团聚吧。”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话语方落之际,魔武皇闷哼一声,突然一阵疼痛感袭身,他露出愕然的神色不敢置信的看向自己的身躯,因为那杆紫色神枪竟然突破护体罡气,伤到了自己。

    不对!

    紧接着,魔武皇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,再抬眸,就看到瘦弱孩童身后,竟然出现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