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武侠仙侠 > 剑道争锋 > 第二百六十八章 地麟

第二百六十八章 地麟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愕然的魔武皇凝视天罗身后。

    小小的身躯,难以掩饰那儒雅身影。

    身穿紫色战甲,头戴紫色麒麟面具,没有见过的人,身上散发出足以震慑魔武皇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魔武皇快速抽退,落至院子的另一端,血水伴着长枪翻涌而出,滴落在院子里,他的面色变白。

    天怒,曾经人皇的神枪,这里面蕴含莫大威能,罡气不破,他也不会受伤。

    但罡气被破,紫色氤氲的九龙之气肆虐,让他感受到一丝威胁。

    他止住鲜血,看着怔怔失神的孩童,近在咫尺,只要出手,就能要了这孩子的性命,以绝后患。

    然而突然出现的神秘武者,让他不敢再轻举妄动了、

    “地麟。”

    儒雅武者开口,即便身穿紫色战甲,他的声音依旧平淡,但任谁都听得出,内中蕴含了一丝歉意。

    是对天罗的歉意,是对地上那一团余灰的歉意。

    “地麟?不曾听闻。”

    魔武皇皱起眉头,那一枪,让他魔元倾泻,体内气机不稳,很难有把握胜过眼前人。

    但他不想放过天罗,因为天罗的武骨太过于惊人,踌躇犹豫,让他进退两难。

    “人皇已死,你又何必赶尽杀绝呢?”

    地麟没有出手,因为他也无绝对把握,现在,他更关心的是眼前的孩童,那一双隐藏在麒麟面具下的紫色眸子带了一丝歉意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提到“人皇”二字,魔武皇顿了顿,不知为何,他的心里再次浮现一抹悲伤,下意识地看向眼前被仇恨覆盖眼眸的孩童,仿佛看到了自己的曾经。

    曾几何时?为了报仇,自己变得不择手段。

    但即便报了仇,也让他难以心安,因为死去的人不会再生,而被杀的人也彻底印在了心里。

    他这一生,将带着复杂的情绪走完。

    对了吗?

    错了吗?

    魔武皇再次询问自己。

    可依旧没有答案。

    他抬起头,冷漠眸子盯住了抱着长枪,满面恨意的孩童,冷声道:“吾为魔武皇姬允,你若报仇,以后尽管来吧。”

    说罢,魔武皇不顾体内伤势,转身化作血芒,离开了院子。渐行渐远,终于,消失在小天罗的视线当中。

    “玎珰”一声,随着魔武皇的离开,年幼的天罗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无助情绪,天怒神枪被他丢在了地上,他坐在院子里再次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“娘亲……娘亲……”

    哭的声嘶力竭,哭得令人动容,然而眼前留下的,只有一团被火烧过变黑的地面。

    先前一刻,还在院子里抱住他的人,下一刻,却再也回不来了。

    人之哀痛,非经历不能明白。

    若这一生,孤苦无依,那苍天,将我留在这个世上,是为了什么?

    报仇吗?

    如果报仇有用,可不可以换回死去的至亲?

    如果报仇有用,可不可以再恢复往昔的岁月?

    不能了……一切都不能再回头了。

    哭的声音嘶哑,哭的最后一丝力气也用尽,天罗就这么跪着,眼泪流干了,也就发不出声音。

    身后的儒雅武者就这么看着,静静等待,看着双眸无神的孩童,往前走了两步,半蹲下身子,轻声道:“抱歉,吾来迟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谁……”

    天罗抬起眸子,很难看到光彩,他毫无生气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现在,天罗不知道自己还拥有什么?

    “吾?”

    顿了顿,儒雅武者回答道:“吾是你的师傅,地麟。”

    “师傅……”

    天罗听到这两个字,眸子里多了一些光彩,可很快又暗淡下去,他摇头抽泣道:“师傅已经死了,娘亲也死了,都死了,天罗什么都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。”

    儒雅武者轻声安慰道:“天罗还有吾,吾以后就是你的师傅,跟着吾,你要证明自己拥有活下去的勇气,不能让为你而死的人失望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活着,我要好好活着。”

    天罗似乎想起了什么,眸子里的恨意逐渐增加,他咬牙切齿道:“我要为娘亲报仇,要为师傅报仇。”

    “呵,很好。”

    看到天罗这个样子,地麟叹了口气,知道这是能让天罗重新振作的方法,他点头起身,拉住天罗的手,道:“跟吾走,今后你将有新的身份,幽冥殿的圣子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南晋王朝,黄泉一人独行,但随着十八剑宗身亡的消息传开,竟然比他赶往隐剑山的速度还要快。

    短暂一日功夫,传遍了整个南晋。

    剑界的十八剑宗被御苍玄弟子黄泉所杀。

    听听,**裸的栽赃陷害。

    黄泉在路过茶馆的路上,讨了杯茶喝,就听到这些消息,恨得他咬牙切齿,暗道被饮命侯给骗了。

    如果见了他,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!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突然,就坐在邻桌的两伙人似乎发现了什么,很快围拢上来,将一脸茫然的黄泉围在中央。

    “你是黄泉?”

    一名俊俏女子走出,手中长剑裸露半尺,试探性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咳咳,黄泉,谁是黄泉?”

    不会吧,这都能认出来?按理说没有这么快的速度啊!

    黄泉整个脸都拉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还敢狡辩!”

    一旁,有一名剑者突然从怀里掏出画像,呼啦啦展开后,与黄泉比量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黄泉看到画像中的人,大吃一惊,没想到真的是自己,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来南晋才几天啊,竟然人手一副画像,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他,杀!”

    看到黄泉变了脸色,那为首女子再不留情,体内气机爆发,地灵巅峰的修为全数引动,携着吞吐剑芒的长剑刺向黄泉。

    “喂喂喂,大家有话好好说嘛!”

    黄泉不愿意误会再加深,更何况眼前最厉害的人,也不过地灵巅峰,自己弹指间便可覆灭,但再继续杀人,那可真是有理也说不清了。

    眼见一剑斩来,黄泉身形瞬闪,就见那张茶桌瞬间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黄泉也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,眉头一挑,不悦道:“你们是何人,报上名来。”

    “本姑娘名叫龙千舞,今天遇到我,算你倒霉!”

    龙千舞,一袭红衣,五官精致,但显然,有些稚嫩,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的模样,她面露得意之色,显然不知天高地厚。

    要知道,十五六岁能达到地灵巅峰,堪比天才行列。

    黄泉皱眉,也没觉得眼前小姑娘有天赋过人之处,难道机缘胜过他人?

    “小姐,此人不简单,咱们还是不要贸然出手的好。”

    身旁,两名剑者在黄泉离开座位的刹那,捕捉到了一丝恐怖气息,这让他们心生警惕,并且小声提醒自家小姐,以免吃亏。

    “你们怕什么,天大的事,有我帮你们撑着,给我上!”

    龙千舞看两人退缩,当即有些不满了,险些一脚踢上去。

    两人无奈,只好运转真元,长剑出鞘,袭向黄泉。

    “不知所谓,吾可不愿与你们浪费时间。”

    两名剑者也不过地灵巅峰,加上身边杂七杂八的一堆,黄泉丝毫不放在眼里,他双指并拢,旋即剑指挥动,就有数道剑气斩向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两人本想做做样子,但没想到黄泉出手,那看似若有若无的剑气中,携带了恐怖的力量,两人变了脸色,忙挥剑格挡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

    接连数声巨响,两人倒飞而回,虎口崩裂,受了点轻伤,再回过神来时,待得硝烟散尽,就已经不见黄泉踪迹,这等手段,让他们更加心惊。

    一人心有余悸的转身,看向完好无损,并没有受到波及的龙千舞,拱手道:“小姐,不如我等回去报信,再设法捉拿此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可真是没用,连一个年轻小子都拿不下。”

    龙千舞气的直跺脚,认为都是这群手下没用。

    众人闻言汗颜,要知道这可是斩杀十八剑宗的人,自己再强也不可能是对手阿,但他们也知道眼前小姑娘的身份,不敢多言,分出一人回去报信后,众人继续启程,往隐剑山赶去,要参加难得的剑道盛会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大周皇朝,人皇陨落的消息尚未传开,但皇城方面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。

    夕阳西下,月色如钩,映照一弯潜水,皇城郊外,旭日之巅,一袭白衣猎猎,不曾离去,魔主在等,等魔武皇的消息传来。

    可随着数日过去,魔武皇也没了消息,这让他心中疑虑,以为出了事情。

    “嗖……”

    此时,远处有血芒破空而来,散出熟悉的气息,魔主微微抬眸,就看到是魔武皇赶来了,心中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如何?”

    魔武皇落地,魔主便开口询问,但很快,他就发现魔武皇脸色不对,有些难看,而且腹部的伤口尚未完全止血,他皱起眉头,不解道:“人皇已经受伤,绝不可能在短时间内痊愈,你如何会受伤?”

    “此事无关紧要。”

    魔武皇想起天罗那双满是恨意的眸子,不知为何,心中深深受到触动,曾几何时,那双仇恨的眼神,他也看到过,但早已随着岁月的消逝而尘封记忆里。

    这一次,又轻轻启封,半晌,他叹了口气,道:“人皇已身亡,大周此刻成为无主之地,你吾可进攻皇城了。”

    “暂时不可。”

    看魔武皇神色不对,魔主微微蹙眉,但又听闻他要夺取大周统治权,当即摇头阻止道:“前些日子,皇城内,有黑白无常架着鬼轿前来,带走墨白,本座怀疑是当年的幽冥殿复出了。”

    “幽冥殿?”

    魔武皇闻言变了脸色:“怎有可能,那只是传闻中的存在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传闻?哈!”

    看到魔武皇这般惊讶模样,魔主也能理解,毕竟幽冥殿成立甚早,在两千五百年前,就已经崭露头角,但次数不多,不过每次出手,都将有一位在未来会引动天下大势的人物被收割,这次带走了墨白,他不得不担忧,也不得不谨慎。

    沉吟片刻,魔主开口建议道:“不如你吾等待一段时间,本座有预感,幽冥殿恐怕潜伏在大周,等到下一步动作出现,你吾再决定是否出手。”

    对于幽冥殿的传说,魔主很忌惮,因此十分谨慎,也劝阻魔武皇,不要轻举妄动,以免引来不必要的麻烦。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魔武皇知道魔主比自己见多识广,多听取一些意见,总没有坏处,商量完毕后,魔主也点头道:“是时候收下盛华年的性命,彻底与邃无邪了断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